• 第一百三十七章情浓我浓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1本章字数:2192字

    沙发上的两人正在情浓我浓的时候,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安宁。

    叮铃铃,陆辰风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过不停。

    陆辰风的手脚并用,显然他不想管那个电话。

    此刻,席若之却忽然清醒了不少,她小声提醒:“你手机响了。”

    下一秒,她的嘴被堵住。

    电话一直响过不停。

    该死。

    谁这么执着给他打电话,陆辰风不得不暂停一下。

    他起身拿过电话,只看一眼便明白。

    吴小静打来的电话,他不耐的接起来。

    电话刚通,说话的是陆庆军,他一脸和气的说:“你走到哪儿了?”

    陆辰风反应过来,他早上的时候,给吴小静说晚上要回陆家大院,瞧这记性。

    即便喝了两瓶酒,他也全部都记起来了。

    头痛欲裂。

    顿了顿,他说:“我回了一趟维多利亚。”

    “那你赶紧过来呀。”

    陆辰风心不在焉的说:“知道了。”

    “你今天做什么去了?不跟小静一起?她可是你秘书,你却单独行动,早点回来。”陆庆军看见吴小静的时候还以为儿子跟他躲猫猫,故意逗他玩。

    吴小静在家里都坐了好久,也不见他回来。

    他用自己手机打了几次,没有人接听。

    后来他又用吴小静的电话给他打,这一次没响两声,陆辰风便接了电话。

    当他接起电话的时候,陆庆军还给吴小静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看来他还是爱小静,像小静这乖巧的女孩,他娶到是他的福气。

    吴小静一边给削苹果,一边安静的看着陆庆军跟陆辰风通话。

    陆辰风清了清嗓子,笑了笑说:“我有点别的事情,所以就没有跟她一起。”

    “好了,我不跟你追究这,赶紧回来。”

    此时此刻,陆辰风除了点头答应,没有拒绝的理由。

    他恭敬的说:“好,我马上回来。”

    挂了电话,他才想起自己喝了两瓶酒要开车,肯定不行。

    他看了看桌子上的钥匙,漫不经心问:“席若之,你会开车吗?”

    席若之摇头,她表示爱莫能助,“我没学过驾驶。”

    陆辰风给小苗打电话,陆家大院他必须得回去一趟,要商量出行,担心陆庆军不愿意同行,才特意叫吴小静一起去。

    今天去若辰基金居然将这事情给忘记了。

    小苗接了电话,很快便赶过来。

    看见陆辰风要走,席若之试探问:“你要去哪儿?”

    陆辰风撇了一眼她,悠悠道:“这不是你操心的问题。”

    他要离开,席若之也不想在这里待,她想回去看看母亲和父亲。

    顿了顿,她语气温和的说:“那个,我可以请假嘛?”

    “请假?”

    “对呀,你反正也要走,我也可以走吗?”

    “你哪儿也别去,就待在这里。”

    席若之抬头,看着他委屈的说:“可你都不在这里嘛。”

    “怎么了?让你一个人在这里很委屈?”

    “我不要留在这里,我要离开,我一个人害怕。”

    说话间,小苗已经赶到了,他在外面敲门:“辰风哥,你收拾好了吗?”

    陆辰风拿过钥匙,临走的时候对她说了一句:“席若之你给我老实点,哪儿也别去,我们的账回来再说。”

    陆辰风的脾气越来越大。

    看着他渐渐远去。

    席若之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

    他走了应该轻松才对,可她一点也安静不下来。

    满脑子都是陆辰风那些奇奇怪怪的话,他到底要开始什么样的生活?

    不对,她想起早上的时候,对吴小静说的那番话。

    难道他跟吴小静才是一对?

    如果这样,那她彻底完了。

    吴小静性格好,家势好,对他又崇拜得不行。

    公司有传是她单恋陆辰风,因为喜欢陆辰风才到公司来做他的秘书。

    如果是林娜,她还有点信心,因为陆辰风不喜欢嚣张的女孩,可要是温柔听话的,那就不一定了。

    其实也不见得,她跟陆辰风的时候也未见得多温柔听话。

    有时候,她还会欺负他。

    陆辰风嘴巴笨,反应有些慢,以前她经常捉弄他。

    席若之努力说服自己,不要去想他,凡是跟他有关的事情都不要想。

    可待在他的屋子,怎么能不想他?

    于是,席若之决定离开这里。

    实话说来了几次维多利亚,她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位置,只知道离市区有些远,可要走多久,怎么走她真是一无所知。

    此刻,她管不了这么多,必须离开这里。

    想来想去,她打算去医院看看母亲和父亲。

    席若之给陈素兰打了一个电话。

    那端,陈素兰接通电话便是:“若之啊,你在哪儿?”

    席若之看了看窗外,茫茫的一片海水,她说:“我在外面。”

    “对了,你跟小陆进展怎么样?有没有进一步发展啊,我给你说千万别矜持,现在的小年轻都是结婚和满月酒一起办,你得下手快点,不然就没你的事了。”

    席若之听了母亲这番毁三观的话,一种说不出的伤感。

    她摇摇头,一脸无奈说:“妈,你想什么呢?我跟他只是同事关系。”

    “同事关系?”

    “是的,并不是你揣测的那样。”

    换了医院后,这里环境不错,陈素兰正在花台附近悠转,她憋了一口气,闷闷道:“你别骗我。”

    席若之想笑,她极力克制自己,平静的说:“妈,我真没骗你。”

    “不可能,你们要是没点儿关系,陆辰风会对你好吗?”

    席若之面对陈素兰的这番话,很想质问,她到底是不是她的亲妈。

    陆辰风对她好吗?

    如果说有,那也是他要加倍看她痛苦。

    他就是故意让她站得高,看她从高处跌下来。

    她懒得跟母亲争论这个没必要的问题,顿了顿她问:“妈,你们现在在那个医院?我要过来看看你和爸爸。”

    陈素兰打了一个哈欠,将地址告诉了她。

    刚说完她又补充一句:“你没事别来,我们在这里很好,小陆安排得不错,你多陪陪他。”

    “妈,你什么意思嘛。”

    “若之啊,妈妈不会害你,把握住小陆这个人,你就拥有全世界。”

    “妈,你说这话是不是欠考虑?我现在有什么资格去把握他?”

    陈素兰显然不认同女儿的观点,她不以为然说:“你这傻子,如果一个男人喜欢你,即便你生过孩子他也不会嫌弃你,何况你还是完整身子,你要是告诉他实情,小陆会跟你在一起的。”

    席若之心一沉,让她告诉陆辰风自己跟唐胜利只是一张纸婚,她们什么关系也没有,他现在对她满脸嫌弃,岂不是自取其辱,他对她的态度根本就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