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八章换了一张脸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1本章字数:2175字

    有些时候,她也觉得陆辰风对她似乎还旧情未料,可一会儿他又换了一张脸。

    她不了解他,她们分开了五年。

    五年足够做很多事情,她成了人妻,他也从穷小子一下进入另外一个阶层。

    她们都变了。

    没有人一直在原地,唯有变化是永恒。

    无疑陈素兰的话,挑起她心中的痛。

    久久的,她冒出一句:“妈,你打住,咱们不说我好不好?我不是你爸爸情况怎么样了?”

    陈素兰对席若之有种恨铁不成钢,她没好气说:“他没事,他好了,他能吃能喝,你考虑一下你自己吧,难道你要一辈子呆在唐家那个鬼地方?”

    实话说,席若之一天也不想待在唐家。

    可她能怎么样?

    至少目前,她还没有能力跟唐家谈判。

    她希望可以早点羽翼丰满,她有足够的条件谈判的时候,唐家也会识时务。

    席若之想到这里,更是待不下去了。

    她拿着自己东西,说走就走。

    出了维多利亚别墅,有好几条岔路口,她完全靠蒙。

    不仅如此,这里也很少有车辆通行。

    她只有凭着直觉走。

    坐在车上的时候,看两边是享受。

    不得不说,维多利亚这一带风景特别好,两边种满了山茶花,风一吹就有一股扑鼻来的清香。

    天渐渐暗了。

    两边是茂密的树子,月亮有些清冷。

    席若之走了很长一段路也没有遇上一辆车。

    离维多利亚别墅越来越远,她心里越是害怕。

    脑海出现很多诡异,可怕的事情。

    会不会有怪兽,又或者遇上抢劫的人。

    当她这么想的时候,整个人高度紧张。

    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可她越害怕,周边的一切更加可怕。

    风吹得树子哗啦啦的声音。

    席若之几乎是小跑,她从来没有如现在这样惊慌。

    她想倒回去,可亦然是走远了。

    怎么办?

    给陆辰风打电话,他一定会骂死她。

    这条路是自己选的,就算错她也只有咬牙坚持。

    偏偏这条路像没有尽头,一直延伸。

    以前每次坐车都没有意识到这条路有如此长,看不见行人,看不见房屋,好像一个荒岛。

    怎么办?

    继续前进,不知道何时是尽头,倒回去也不现实。

    席若之一咬牙,硬着头皮,唱歌给自己助威。

    嘟嘟。

    随着车子喇叭声,席若之回头看见身后有一辆白色的车子。

    在她万念俱灰的时候,突然出现的车子,仿佛是救命稻草,她忙招手,希望车子能载她一程,哪怕是问问,现在自己走到什么位置了。

    很快,车子停下。

    何俊熙从车上走了下来,看见眼前的人是席若之,他微微一笑:“席小姐,你怎么在这里?”

    席若之看到是他,顿时轻松了许多,她高兴说:“啊,原来是你。”

    “对呀,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席若之实在不好意思说从陆辰风的房子哪儿跑出来,她们必须避嫌,陆辰风是老板,而她是女艺人。

    顿了顿,她避重就轻说:“你能载我一程吗?”

    何俊熙站在离她很近的位置,随意的将她手中的包接过,微笑说:“当然,你是要回城里?”

    她点点头说:“是啊,我去医院。”

    随后,两人一起上车。

    何俊熙没有再追问她为什么一个人独自在这荒郊野外,他专注的开车。

    时不时瞄她一眼,他话不多,却很随和。

    席若之记得有次他们一起唱歌,他曾帮她解难,所以对他印象特别好。

    要知道何俊熙有很多粉丝,他不光是颜值高,而且唱歌、跳舞、演戏都是全才,他跟林娜是公司的台柱子,有人戏称两个人养活一个公司。

    当然陆氏除了明星演艺事业,还有地产、股票、餐饮,涉及的行业广泛。

    车上放着外文歌曲,走了一段路程,何俊熙随意的问:“席小姐,你家人有人生病吗?”

    席若之没有隐藏,很随和的说:“是啊,我爸爸生病了。”

    “哦,他好些了吗?”

    见何俊熙主动跟自己搭话,她也热络了许多,“恩,应该好些了吧,从参加比赛就没来得及好好照顾他。”

    何俊熙一边开车,一边漫不经心的说:“让我想想,席小姐该不会是卖身救父。”

    刚说完,他随即又解释:“我说的卖身,是签合约将自己的演艺事业卖给陆氏?”

    对于他这个问题,席若之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她模糊的说:“也不这样说,我很幸运能参加这次比赛。”

    “是的,你若是不参加比赛,我都不认识你。”

    “何先生,你真会开玩笑。”

    车子一会儿就进入了市区,看着熟悉的地方,席若之顿时踏实多了。

    回到熟悉的地方,车窗外,高楼大厦变得十分亲切。

    何俊熙余光瞄见她在笑,他好奇的问:“怎么了?有什么开心的事情?”

    席若之笑了笑,客气的说:“刚才,我都以为自己会迷失找不到路,会不会那样一直走下去,幸好遇上你了。”

    “原来是这样啊,席小姐,你会开车吗?”

    同样的问题,一天被问了两次,她摇摇头:“不会。”

    “你有机会还是去学,到时候方便点,当然你也可以不学,女孩子还是坐车方便点,对,女孩子还是别学了,我看了一篇新闻,有女司机打电话求助,夏天的时候,她在车里热中暑了,打电话求救,后来别人去,才知道她将空调开着热风。”

    稍后,车子到了医院。

    何俊席将车子停稳,客气的说:“要不要我陪你一起。”

    席若之生怕陈素兰误会,她忙感激的说:“不用,你能送我过来已经很好了。”

    “席小姐。你别客气,咱们是同事也是朋友不是吗?”

    席若之推开车门,朝他挥手:“好了,谢谢你哟。”

    “那个,如果我不方便上去,就在这里等你吧!”

    席若之错愕的看着他,没有反应过来,好几秒才道:“你等我干嘛?”

    “你一会儿不回家吗?”

    席若之难得来一趟,今晚她想好好陪父母,跟他们说说话,自己也没地方可去,她说:“不回去,我现在不能回家。”

    何俊熙诧异的看着她,不解道:“为什么?”

    “家里暂时没住人,都在医院照顾爸爸。”

    何俊熙恍然大悟,他点点头说:“好,那也行,咱们再会。”

    到了医院,席若之才发现手机没电了,恰恰手机充电器又放在公司的宿舍里。

    陈素兰见她一个人来,目光四处探寻,不甘心的说:“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小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