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九章有点印象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2本章字数:2240字

    对方的脸终于舒缓点,席若之松了一口气,忙趁机追问:“你看见他没有?”

    “有点印象。”

    “他人呢?车子是不是移了位置?”实话说席若之不相信,陆辰风会将她扔在这里。

    要知道她身上根本就没有这么多钱,后来高洁给的钱都给了家里,她自己所剩无几。

    保安抓了抓脑袋,一脸淡定说:“他开车走了。”

    席若之不敢相信,她说:“不,不可能吧!”

    “真走了,那个人我记得,他外形很出众,像电影偶像明星,气质很好,不过你一说他是男公关,我就能理解了,他们那一行当然得有一副好皮囊。”

    席若之如掉进冰窟,此刻她没有半点心情开玩笑。

    陪同她一起来的娜娜脸色开始大变,为了防止席若之逃跑给保安递眼色,让他机灵点。

    这下丢脸丢到外婆家去了。

    席若之对娜娜说:“别急,我马上给他打电话。”

    “我们不急,你要是拿不出钱,摇头一万字收拾你的办法。”

    席若之忙拿出手机,迫不及待的拨通陆辰风的电话。

    手机响了好几声没有人接听。

    娜娜冷笑一声:“不买单就跟我们走一趟吧!”

    “等等,再等等。”

    “你少耍花招。”

    她继续拨打,说时迟那时快,陆辰风那边终于接电话了。

    席若之谢天谢地,她想发火,想将他找出来揍一顿,可现在手上还有大麻烦,她不能任性,她极其温柔的喊了一声:“辰风,你去哪儿了?”

    陆辰风以为自己看错号码了,席若之向来像木头一样,跟他说话硬梆梆的。

    看了看电话,确认没错,是她,他嘴角有一抹无法掩饰的笑意,才一会儿时间,她就等不及了。

    刚才车子没油,他去附近加油,正在回来的路上。

    席若之的态度让他很受用,心里很激动,却是一脸冰寒说:“怎么了?”

    “你是不是在附近?”

    “干什么?”

    面对他不冷不热,席若之陪着笑脸说:“我出来没看见你,我担心你哟。”

    “我有什么好担心?”

    “你好久回来?”

    陆辰风卖起了关子,他故作清高道:“不知道。”

    “辰风,你能早点回来吗?”

    “干嘛?”

    “人家想你了嘛!”她学着林娜那样粘人的口吻。

    陆辰风总觉得哪儿没对劲,席若之今天的态度不同于往常,这女人还真是演戏上瘾了?

    不过,他很喜欢这样温柔的她。

    只是莫名的改变画风,他不太敢信是同一个人。

    心里暖暖的,却是一本正经道:“我有什么可想。”

    娜娜和保镖一左一右的将席若之暗中包围,生怕她一不留神就逃跑,两人不断眼神交流。

    这一幕,席若之看在眼里,她是真急了,为了让陆辰风早点到,她不得不继续跟他撒娇:“辰风,你能不能快点过来?”

    陆辰风其实离饭店的位置很近,几乎能看见,席若之的一番话令他很开心,却是言不由衷的说:“快不了。”

    席若之顿时跌入谷底,她欲哭无泪:“辰风,求你快点来。”

    这时陆辰风不由分说挂掉电话。

    席若之拿着手机,处于奔溃边缘,手机无端给挂了,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娜娜和保安异口同声说:“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席若之脑海闪现一个人,李小玲,如果她现在也可以帮自己周转或者想想办法。

    她苦笑说:“容我再打一个电话试试。”

    “劝你还是别白费心思了,几万块可不是几千块,更不是几百块。”

    席若之苦苦哀求:“你们相信我,再打一个电话好不好?”

    “若是再没有结果,跟我们走一趟。”

    席若之无奈的点头,急急忙忙拨通李小玲的电话。

    可更悲催的事情发生了,李小玲的手机打不通,无法接通中。

    而另一端的陆辰风刚才之所以挂掉电话,是陆庆军给他打电话过来,他只好先接他电话。

    刚一接通,陆庆军就叽叽哼哼说:“儿子,你在哪儿?”

    陆辰风每次一接到父亲电话,心里一紧,他不安的说:“我在外面。”

    “你回来一趟。”

    陆辰风想着席若之刚才那番话,他顿了顿说:“有事吗?”

    陆庆军靠在沙发上,一副精神萎靡不振的样子,懒懒的说:“爸爸,突然很难受,感觉快死了。”

    “爸,你怎么了?”

    “你回来吧。”

    陆辰风满脑子都是父亲出状况的画面,不敢多想,车子掉头向另一个方向开去。

    李小玲的电话打不通,席若之苦逼极了了,她正要再拨打电话的时候,手机被娜娜夺了过去,她怒目的看着她:“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

    席若之脑海一片乱糟糟,今天还真是悲催的一天。

    陆辰风是故意坑她?

    越想越觉得是这样,不然何以让她买单,分明是早就想好了加害于她。

    席若之的手被娜娜和保安两人架着,纵然有一千张嘴,也无法解释。

    难堪、尴尬,席若之恨不得把陆辰风揪出来拼命。

    饭店的人陆陆续续出来还几个,她们有的嘲讽,有的嬉笑。

    一会儿,几个人一起到了派出所。

    娜娜对警察说,席若之去店里点了很多昂贵菜品,许多菜只吃一两口,恶意的造成店方损失。

    警察眉头皱了皱,看席若之文文弱弱,怎么也不像吃白食的顾客,他微微一笑:“你讲诉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

    席若之刚开口,她的手机响了。

    电话是陆辰风打来的,他刚到陆家大院,想到还有一个人在等他忙给她打电话。

    席若之虽然恨,这电话还得接,要想出去,还得靠陆辰风。

    她接起电话,冷意的说:“什么事?”

    陆辰风将电话拿过一边,看了看,以为自己拨错了号码,这人前后几分钟态度变化很大,是一个人吗?

    没错,是席若之。

    他清了清嗓子,悻悻道:“怎么了?”

    席若之没好气说:“没什么,托你洪福进派出所了。”

    “啊,搞什么飞机,你去派出所干什么?”陆辰风一脸惊讶,完全不明白这席若之那根筋没对。

    “派出所来买衣服包包。”席若之没好气的呛他。

    这时,一起来的保镖笑意很深的说:“警察同志,她把钱都给男,公关,而且那男的开路虎,所以没钱买单了。”

    刺耳的话,飘入陆辰风的耳朵,他脸黑破了。

    居然有人说他是男,公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辰风极力镇定自己,他咳嗽一声不高兴问:“喂,席若之到底怎么回事?”

    “都你干的好事,没钱买单,现在派出所。”

    “没钱买单?”陆辰风居然忘了这一茬,当真没想这么多。

    “陆辰风你是故意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