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一章坑回去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2本章字数:2225字

    小苗的表情要多可怜有多可怜,他腾出一只手讨好的说:“席姐姐,你就帮帮我,不然到时候受罪的是我,一定要帮帮我。”

    席若之被摇晃得有些头晕。

    最关键的是,现在他真开着车,她担心自己不答应,小苗有情绪,去买就买吧,他可以坑她,她也可以坑回去。

    于是,她欣然接受:“看在你的面子,我就去买吧。”

    “席小姐,谢谢你,你真是一个好人。”

    “这陆辰风还真是六亲不认。”

    “哎,辰风哥这人处事就是干脆,不拖泥带水,其实他也是为我好,只是方式太极端了,根本不考虑我能不能承受。”小苗试图为陆辰风撇清。

    稍后,两人一起到了超市。

    席若之根据陆辰风的购物单,一一采购,在内,衣区她特意选了一些款式比较土气,适合中老年人穿,她想象陆辰风穿上的时候一定会脸气绿。

    想想就觉得好玩,她特意选了加大码,适合胖子穿的衣服,总之跟他完全不搭。

    小苗一路跟随着席若之步伐,他只管提东西,至于选什么,完全由席若之做主。

    一会儿,她们采购的东西就齐了。

    两人一起去结账,小苗主动买了单。

    刚走出超市,小苗的手机就响了。

    陆辰风处理完家里的事情,打算回维多利亚别墅,问小苗现在她们在哪儿。

    小苗实话实说:“我们在超市门口。”

    “好,你们在哪儿等我,一会到。”

    刚才陆辰风急急忙忙回到家,陆庆军根本没事,他正乐呵呵拿了一把花生,逗毛毛自己剥花生玩。

    看见陆辰风,他脸上笑意很深:“儿子,你回来了。”

    陆辰风斜了一眼毛毛,几分无奈:“爸,你没事?”

    “刚才有点不舒服,这会儿好了,你看毛毛好乖啊,它可以自己剥花生了,这畜生简直就是人精。”

    陆辰风对这傻大个毛毛,印象一般,他没有父亲那么多闲时间。

    本以为他身体有状况,谁知道他什么事儿也没有。

    这陆庆军要说没事,其实也有事,他看新闻说,许多空巢老人闹出自杀、甚至离家出走,就是希望孩子可以回家看看自己,当然还有人谎称自己生病了,这样可以及时将孩子召回到身边。

    于是,他便自导自演了这一幕。

    看见儿子心不在焉,陆庆军起身,他欲言又止:“辰风,爸爸不是故意骗你,爸爸实在是想你。”

    “爸,我手上还有事情,你怎么跟老小孩一样。”

    陆庆军的手僵在半空,他叹息说:“辰风,我真有事情跟你说。”

    “嗯,什么事情?”

    陆庆军想了想,暂时说这个话题未免不是时候,他转移话题:“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一个人太孤单。”

    陆辰风以为他是想找老伴,他笑了笑大度说:“如果是找老伴,没问题,我可以支持你,相信姐姐也会支持你。”

    陆庆军撇嘴,摇摇头,他是想找老伴,只是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想找的人。

    无论如何,要说的这个问题,还是有点难以启齿。

    隔了好几秒,陆庆军淡定自若的说:“不是我的问题,我想你要是跟静静早点结婚,生个孩子,有人陪伴我,自然我就不会骚扰你。”

    结婚?生子?

    这个问题,陆辰风想过,但不是跟静静。

    而是那个无情冷漠,爱钱的女人。

    一阵沉默。

    陆庆军摇晃儿子胳膊:“不要让爸爸带着遗憾走行不行?”

    陆辰风从恍惚中,回过神,他一脸认真说:“爸,你放心,不会的。”

    “那你跟静静什么时候订婚?”

    “我会安排的。”

    “爸爸怕身体等不了。”

    “爸,你身体一定能等到,我会生很多孩子,让她们天天陪你,不用跟一只狗玩耍。”

    陆庆军一脸笑意,开心说:“好小子,我就喜欢这样,你可要加快脚步,现在流行喜酒和满月一起办。”

    “爸,你收拾一下东西,我们明天要去法国。”

    陆庆军看儿子一脸正经,他想起了什么,不安的问:“去法国干什么?”

    “去法国玩啊,静静和我都去,咱们一起去法国。”陆辰风避重就轻,没有说太仔细。

    不对,陆庆军大脑闪现,儿子曾说要去法国给他看病,这不是就露破绽了。

    他看了看了陈辰风,不动声色的想着如何化险为夷,这是两父子的一场拉锯战,他要是知道自己没病,他们的关系岂不是又回到从前,而且跟静静的婚事估计也就黄了。

    陆辰风并不知道父亲一脸沉重在思考什么,他拍拍父亲的肩膀,宽慰说:“我们不再的时候,毛毛有保姆照顾,你不用担心。”

    陆庆军担心的才不是狗,而是自己的谎言要是被戳穿,那可就丢脸丢大了。

    他握着儿子的手,认真问:“静静确定要去吗?”

    陆辰风点点头,客气说:“当然,她必须一起去,这下你放心了吧。”

    有吴小静一起,陆庆军要踏实点儿,他说:“好,没问题。”

    一会儿,趁着陆辰风刚离开,陆庆军就给吴小静打电话。

    那端吴小静不知道陆庆军又何事情,她接起电话开心的喊了一声:“陆叔叔好啊。”

    “小静,你能过来一趟吗?”

    吴小静好不思考,她欣然答应:“好,没问题。”

    “算了,你别过来,还是我到你家来。”

    陆辰风很快开车赶到超市门口。

    远远的席若之就看见那辆熟悉的车,她心情起伏波动。

    看着他就有几分气,他给自己的太多独特的记忆,爱与恨,都是他赐给她的一道无法愈合的疤痕。

    车子停在她们旁边,陆辰风对着席若之招手:“上来。”

    席若之别过脸,假装没听见。

    小苗用胳膊撞她,善意提醒:“席小姐,辰风哥叫你。”

    席若之何尝不知道,她故意冷着脸说:“我不去。”

    “席小姐,你别任性了,要是林娜,她巴不得扑上去,辰风哥是真心对你好,你可别跟他抬杠。”

    要不是因为家里需要钱,要不是解约需要更大一笔钱,她还真是说撂摊子说不干就不干。

    小苗一副苦口婆心,他就不懂了,陆辰风这样的男人,有几个女人可以坐得住,单凭那张脸就足以让人动容,他浑身散发着贵族气息,即便他还是一个穷小子的时候,他单单的站在人群就鹤立鸡群。

    如今他的身份,可是了得,陆氏继承人,要风得风,要不是那个女人骗了他的感情,现在他应该很幸福。

    陆辰风等了好一阵也不见席若之下车,她不过来,他便过去。

    只是他的眼里迸发出一股寒意,看到他的时候,席若之身子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