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四章偶然相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2本章字数:2131字

    太爱一个人,时刻都牵挂着,很可能适得其反。

    女儿是她们唯一的宝贝,她可不想她再走自己老路。

    当年她就是喜欢上吴志军,那时候他还有一个谈了三年的女友。

    偶然的相识,吴志军身上透露着儒雅气息,她第一次看到他就喜欢上他。

    再然后,她制造各种机会,两人相识。

    再后来,吴志军也喜欢上她。

    爱情是甜蜜的,她以为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

    当她们一步步走进现实,才发现很多她未曾了解的秉性。

    说来她跟吴志军算是庆幸的,好歹也风雨同舟这么些年,他对她说不上好,也说不上糟糕,总还算有责任吧。

    吴小静听母亲说,不要订婚,她嘟嘴不高兴说:“什么嘛,我跟辰风哥是两情相悦。”

    夏秀的手戳了一下她额头,不满的说:“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自己一门心思,他那有多积极,一次也没来过咱们家拜访,根本就没有诚意。”

    吴小静起身,朝父亲撒娇:“爸,你看看妈妈,她怎么学起了法海。”

    吴志军向来对女儿有求必应,有人笑他是爱女成魔。

    他瞪了妻子一眼,没好气说:“我看小陆挺好的,你怎么看不上?不是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吴小静给父亲捶背,小声说:“爸爸,妈妈就是偏见。”

    “爸爸给你做主。”

    每当发生意见不统一的时候,吴志军都站在女儿那一方。

    夏秀撇嘴,不高兴说:“你呀,总有一天要后悔,孩子给你惯得不像样子,她吃亏就来不及了。”

    “妈,能吃什么亏,爱就是付出,爱就是宽容。”

    吴志军摊开手,很开心的说:“你看女儿好有境界,你呀就是太小气。”

    夏秀哭笑不得,自己付出了一辈子,宽容了一辈子,她不想女儿走自己老路,看来她根本就阻拦不了。

    吴志军拉着女儿的手,关切的问:“静静,刚才你陆叔叔跟你说了什么?”

    吴小静想起母亲的话,担心她要是得知这一切都只是她跟陆庆军导演的戏,只怕不会赞成她跟陆辰风继续交往。

    愣了愣,她说:“陆叔叔,就是叮嘱我带证件啊,还有让我给他准备一个笔记本电脑,他要拍很多照片。”

    吴志军不傻,他摇头说:“你这孩子没说实话,如果只是这些,他怎么可能跑一趟。”

    这时,夏秀起身去收拾外面凉的衣服。

    吴小静小声说:“爸,如果真如妈妈说的那样,只是我一个人单相思,你还支持我跟他一起吗?”

    吴志军看了看女儿,嘴唇动了动了。

    不等他说话,吴小静抢先道:“都说了是如果,当然不是了。”

    “静静,追求自己幸福没错,不要伤害别人,也不要伤害自己。”

    “爸,我好喜欢他,就算他现在还不够爱我,但我相信以后会发现我的好。”

    “静静,你看上他什么?”

    “与众不同啊。”

    “他哪儿与众不同了?我看是你走火入魔,其实爸爸也担心你,希望你过得幸福开心。”

    吴小静撇了撇嘴,郁闷道:“可要是没有他,我怎么会幸福。”

    “好吧,爸爸不会干涉你,但希望你的选择是快乐。”

    “谢谢爸爸。”

    吴志军倪了她一眼,小声说:“现在总可以告诉爸爸,陆叔叔跟你商量什么吧!”

    “真没什么,就是一些琐碎,还有他担心辰风哥太粗糙,会不会伤害到我。”

    吴志军听了,心里一阵暖暖的,陆庆军的细心让人很放心。

    曾经他和夏秀担心,如果两人真在一起,会不会陆辰风的养父母她们再来参合,还有陆燕加进来,这事情就复杂了。

    陆庆军拍着胸说,一切都不是问题。

    看了他那么费心,吴志军嘴角还有一抹笑意。

    吴小静看在眼里,苦在心里。

    她总觉得自己的选择确实有点偏离,陆辰风对她过于淡漠。

    可是,放手她又做不到。

    陆庆军能保证一个美好的未来吗?

    未来的事情,谁能料到?

    无论如何,她都不想放手。

    回到维多利亚别墅。

    陆辰风径直走在前面,两人谁也不理睬谁。

    席若之很郁闷,分明自己被摆了一道,她没有讨要说法,倒是陆辰风黑嘴垮脸,她不跟小气的男人计较。

    有那么一秒,席若之产生转身就走的念头。

    只是一想到上次离开的时候,一路上的担惊受怕,她是真的不敢再自做主离开。

    好在那一次遇上何俊熙,他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屏幕上很高冷,对她却很绅士,他有着跟陆辰风不同的气质。

    当她脑海产生这样的念头,及时打住。

    如今她的身份尴尬,还是别去想任何男人,大概这辈子注定孤单。

    一只脚迈进别墅,包里的手机嗡嗡作响。

    掏出电话,是一个陌生号码。

    第一个跳出来的人可能是唐胜利,陆辰风径直上了楼,电话依旧在响。

    犹豫片刻,她决定接电话。

    折回到别墅外。

    席若之接通电话。

    那端果然是唐胜利打来的电话,刚一接通,他便可怜兮兮说:“老婆,你终于肯接电话了。”

    席若之差点连早上的早餐都吐出来了。

    过去他不曾这样叫他,自从上次他在卧室掏出那些恶心的女性用品,她对他本来不好的印象更加烦躁。

    她忍住耐心,冷冷的说:“不是说了别打电话吗?”

    “我到底做错什么了,若之你不能这样对我。”

    “我有事情,你别说了。”

    “若之,你真狠心,好歹咱们也是几年的夫妻。”

    夫妻?

    她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没有同一天房,这样的夫妻算是夫妻吗?

    “我真的有事,有什么以后再说。”

    “你别以为我没办法,我可以去给媒体爆料,也可以到你们公司来闹,只是我不想让你难堪,难道你不愿意给我一个名分上的安稳?非要我鱼死网破。”

    最后一句话提醒了席若之,唐胜利的性格说到做到,他本就不是一个善辈。

    为了不激发他,只有妥协说:“你别这样,咱们好说好商量。”

    唐胜利联系不到她的时候,跟父母发气,在家里扔东西。

    换了无数电话拨打,每次都是没人接听,这一次好不容易接听,他不想跟席若之断绝往来。

    他不懂什么是爱,只知道她是他的面子,没有她自己活着没有意义,无论如何,他也要将她留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