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六章只好作罢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2本章字数:2105字

    面对他赤果果的威胁,席若之只好作罢。

    看了一眼号码,她便后悔不已。

    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唐胜利,这电话不接也不是,接也不是。

    迟疑片刻,她还是接了。

    为了防止陆辰风偷听她说话的内容,故意将话筒离自己耳朵很近,接通电话她有几分不耐说:“不是说了回来再联系,你怎么还打过来。”

    “老婆大人,你怎么了?”

    “唐胜利,你能不能正常点,我很忙。”

    席若之话米说完,她腰间的手渐渐下移,他刻意的,轻缓的,温柔的触摸她每一寸肌肤。

    唐胜利见她发飙,厚着脸皮说:“我想你,有点想你而已。”

    “没什么事情我挂了。”

    “若之,你要不要跟孩子通话。”

    这唐胜利是个神经病,唐一那么小,怎么可以说话,她撇嘴不耐说:“好了,我先挂了。”

    她实在没法忍受陆辰风这黑暗中的进攻。

    他是她的情感禁,区。

    无论如何,她都不要再跟唐胜利讲话,否则陆辰风会做出很过分的事情来。

    啪嗒。

    再次挂掉电话。

    不仅如此,席若之干脆将手机关掉。

    耳边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算你知趣。”

    趁他腾出一只手,席若之轻快起身:“我去开灯。”

    然而,她刚迈出一只脚,手就被擒住。

    陆辰风将她一把扯回自己怀里,他说:“你给我安静的待着。”

    席若之以为会有十分劲,爆的画面出现。

    黑暗中,陆辰风按了开关。

    微柔的灯光,欧式建筑,窗帘是墨绿色。

    陆辰风在她旁边坐下来,他一脸认真的问:“今天派出所是怎么回事。”

    她等了很久。

    终于等到他主动提出派出所的事情,她倪了他一眼没好气说:“陆辰风,你问我怎么回事,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你故意设局坑我好玩吗?”

    “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够狠啊,吃顿饭都5万2。”

    “你身上连这点钱都没有?”

    席若之紧握拳头,恨不得将这家伙揍一顿。

    她努力平静自己情绪,自己只能忍,她讥讽的说:“我当然没钱,谁叫我遇上一个黑心老板,说是几千万的奖金,缩水只有十几万块了。”

    “席若之,你嫌弃钱少?”

    “陆辰风,你要算计我就明来好了,别躲在阴暗的角落偷偷算。”

    “等法国回来后,会给你安排很多通告只怕你到时候不是埋怨钱少,而是连上街买衣服的时间都没有。”

    说到买衣服,陆辰风停顿一下问:“对了,让你买的内,衣都买了吧?”

    席若之想起自己故意买的那种打特价的衣服,而且是适合中老年人穿的,她嘴角露出一抹得逞的笑:“你吩咐的事情自然不敢不照做。”

    “晚点,你用箱子给我收起来,带在旅途的时候穿。”

    席若之可以想象陆辰风穿上廉价的衣服,是什么效果,那一定很搞笑吧。

    想到这一幕,她忍不住脸上的笑意愈发更深。

    陆辰风的手在她眼前晃悠:“席若之,你发什么痴,听到我说的话没有?”

    她闷闷道:“听到了。”

    “今天的事情,我考虑不周,你受委屈了。”

    席若之诧异的看着他,这是她认识的陆辰风吗?

    只见他环抱着自己,继续淡定的说:“这次去法国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办。”

    话说一半的时候,陆辰风又及时住嘴。

    席若之望着他,期待下半句。

    然而,陆辰风话锋一转:“你不用带太多衣服,法国那边有很多中国没有的款式,到时候给你过去买就可以了。”

    席若之心里一暖,说不出的感动。

    “………”

    “席若之处理好你家里的事情,不要影响工作。”

    “……”

    迷离的灯光下,他的黑眸更加有神。

    她的心在一瞬间万分失落。

    陆辰风对她的态度,大抵只有怨恨吧。

    就在刚才,他说衣服去法国买还高兴得上天,瞬间又跌入地狱的感觉。

    陆辰风见他说什么,席若之都呆呆傻傻,他伸手摸了摸她额头自言自语说:“你没生病嘛!”

    她摇头,神情不太自然。

    “席若之,你说话。”

    “你说去法国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事情?”

    不知为何,她冥冥中觉得,说不准这件事情跟自己有关。

    陆辰风深邃的目光,落在茶杯上,他浅浅一笑:“跟你无关。”

    温和的脸透露着看不见的冷漠。

    她想太多,自作多情。

    他忘了她,而她还恋着他。

    看见她眼里有一丝失落,陆辰风很高兴。

    他嘴角有一抹不易察觉的得逞。

    他清了清嗓子:“没别的事情,去给我做宵夜。”

    席若之心底发出一万个不乐意,她端坐在位置上,没有动作。

    陆辰风抬手,推了推她僵硬的身子:“喂,你听不见我说的话?”

    隔了好一阵,席若之才回过神:“请问陆大少要吃什么宵夜。”

    “来一两面条,再来一份小菜,再来一份养生汤。”

    没有这样折腾的,他分明是故意耍她。

    席若之欠了欠身子,不着痕迹的说:“没问题,只是这煲汤的时间可能有点长,你要是有耐心等,我没问题。”

    席若之起身离开,她的手臂被他抓过,“你若是不想做,也可以换一种方式。”

    “我马上就去给你做。”

    “不如现在我们做。”

    “陆辰风你别玩文字游戏,我怀疑你……”

    “怀疑我什么?”

    席若之话说了一半,她没敢说太多。

    唐胜利小儿麻痹,先天性下半身麻木,所以他不能人道,这陆辰风如果也不能人道,只能说是命。

    不过陆辰风应该不会是这样,记忆中她们有过温馨的缠绵,虽然没有到最后一步,可明显感觉他的身体是正常,只是这接连几次来维多利

    亚他都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

    他越是疏离,她越是怀疑。

    他这么久也没有固定恋爱,对她言语上的捉弄,并没有进一步事态。

    只是,她怎么会想这个问题。

    心有不甘,还是念念不忘。

    陆辰风见她脸一下红得如火烧云一样,他顿时明白她说那话的含义。

    女人敢质疑他的能力,换做任何男人都无法接受,何况一向自信的他。

    陆辰风速度反应过来,欺身而上,他整个身子跟她贴近,零距离的相拥。

    他在她耳边轻轻说:“你怀疑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