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章心不在焉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3本章字数:2109字

    手上的电话没有挂,苗兰不厌其烦的叮嘱:“你得带点备用的药,那边药店不好找,害怕水土不服,你得小心点儿啊。”

    陆辰风手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摸索,嘴里心不在焉的说:“嗯嗯,妈,我知道了,你别担心,回来第一时间给你联系。”

    “辰风啊,上次你带回来的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

    这几天,苗兰都翻来覆去的想,那个女孩真不错,是陆辰风第一次带回去的人,要说两个人没一点关系不太可能,她恍然记起前阵子的报纸上的新闻,还特意找来报纸对比。

    果然是报纸上的那个人,苗兰越想越觉得两人合适。

    这才是她今天打电话来的目的,她想要知道儿子的近况,要知道在她们老家农村那个地方,像陆辰风这么大的早是两个孩子的爹了,偏偏他一直不恋爱,很为他担心。

    提及席若之,陆辰风的手缩了回去,他黯然起身,去了靠近阳台的位置,声音很轻柔说:“妈,只是一个同事而已。”

    “你别骗妈妈了,那女孩是不是刚入行?”

    辰风点点头,应承说:“是这样的。”

    “如果是刚入行的新人,你好把控点,如果喜欢就好好对人家。”

    陆辰风脸上有几分不耐,却一直克制自己情绪,他辩解说:“哪有。”

    “儿子,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妈妈一眼就能看穿,你是喜欢她。”

    被人看穿不好,即便那个人是自己母亲,他也觉得没面子,何况这个人是她的心中无法逾越的伤。

    愣了愣他轻描淡写说:“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辰风你还在为那个女人封闭自己?”

    “没有,我早忘了。”

    “你别骗我了,你能骗得了别人,骗得了自己吗?”

    “………”

    “妈妈打电话给你,是希望你不要再伤感,好姑娘多的是,何必为一个不值得的人耽搁一辈子。”

    陆辰风一只手撑着台板,一只手接听电话。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顿了顿说:“妈,我真的早已放下,只是一直没遇上合适的。”

    “我看那个姑娘挺合适的你,不如你先试试跟她交往吧!”

    苗兰文化不高,待人和善,对儿子的事情尤其上心。

    母亲的一番苦心,陆辰风何尝不懂,他小声说:“妈,真跟她没什么,过阵子我带一个回来。”

    苗兰听闻,有些失落。

    陆辰风说过很多次,带回来,带回来,结果呢,都一样,不了了之。

    孩子大了,很多事情,她们已经无法干涉,何况他现在情形,用老家那些人的话说,陆辰风对她们比亲儿子还亲,将她们两人接到城里,从没有对她们说过红脸话。

    陆辰风从小到大,不用她们操心,自己知道拼命学习,回到家里帮忙干活,对待乡亲也特别友善,唯一让人头疼的就是他的婚姻了。

    那个没有蒙面的女孩,将他的感情盗走,从此他就再也没有快乐。

    苗兰摇摇头,难过的说:“你就知道搪塞我。”

    时间不早了,陆辰风害怕耽搁母亲睡觉,也不想一直说这个没有营养的话题,他问:“爸呢?”

    “你爸在旁边抽烟。”

    “你让爸接电话,我跟他说两句。”

    苗兰随即将电话递给了丈夫,她默默的站在一旁。

    陆辰风对陆保华说:“爸,你少抽点烟。”

    陆保华声音有些沙哑,他嘿嘿一笑说:“莫事,如果不抽,浑身不舒服。”

    “我不在的时候,你跟妈妈保重,回来给你们带礼物。”

    “辰风,你不用带,记得常回来就好。”

    “好,你们早点休息。”

    每次跟母亲说话,都找不到理由挂电话,陆保华干脆,说不了几句,就会挂电话。

    果然,下一秒,陆保华高兴说:“你早点休息,没事我就挂了。”

    不等他回话,那边电话已经挂掉了。

    陆辰风站在阳台,一阵风吹来,有点冷。

    站了好一阵,他才徐徐回到房间。

    席若之已经将这次出行的衣服收拾整齐,叠放在旁边。

    看见陆辰风进来,她不自然的说:“你看这些衣服够了吗?”

    陆辰风没有看她,径直朝另一家屋走。

    只是刚到门口,他又折了回去,他站在她面前,冷冷的说:“席若之,警告你下次要再敢砸我,后果自负。”

    他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不生气才怪,差一点就砸中他的额头。

    这事情也不能怪她一个人,如果他不做出那么过分的事情,她也不会那么激动。

    不过,人家到底并没如何,倒是她差点致他受伤。

    席若之咬了咬嘴唇,不安的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总之,这种事情以后要敢再犯,后果严重。”

    “好,我知道了。”

    “席若之为了惩罚你,今天晚上别睡觉,别墅外面的你不用打扫,但是这里面的房间必须全部一一打扫干净咯,这就是你不听话的下场。”

    面对陆辰风提出的这个无理请求,她只有认栽:“好,我答应你。”

    说完,陆辰风并没有走,而是远远的看着她。

    这种眼神像饿极了的猎人见到救命的食物,目光灼灼,她的衣服好像被一团火烧掉。

    席若之极其不自然,她尴尬说:“还有什么吩咐?”

    隔了好久,陆辰风才扬起一抹笑,得意的说:“介于你今天的情节恶劣,你得先陪我睡觉。”

    睡觉?

    席若之顿时眼睛睁大了不少,她激动说:“陆辰风咱们先说好,让我做卫生没事,但是若是别的过分的要求请你收回去。”

    陆辰风看着她,目光暗含一丝嘲讽。

    他戏谑的说:“你想什么呢?”

    “总之,打扫卫生没问题,如果你生理需要,可以找别人,不管是林娜,还是酒店的女人都可以。”

    陆辰风的脸大变,他手捏成拳头,恨不得将这女人一拳头打醒。

    他是一个洁身自好的人,还没有想过去酒店找什么女人,她竟然这样想自己?

    陆辰风朝前迈了一步,她们原本距离很近,这下更加紧密贴近,在她耳边吹了口气,捉弄的说:“可我就想你陪我睡觉。”

    “不行。”

    他一只手擒住了她,声音拔高了几分:“席若之,你有资格拒绝吗?”

    席若之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她瑟瑟的打了一个寒颤:“陆辰风,你别陆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