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一章朝三暮四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3本章字数:2163字

    陆辰风的手力度很大,疼得席若之全身都是麻痹的疼意,却愣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就在她以为下一秒要被捏碎的时候,陆辰风突然松开她的手,冷冷说:“你别想多了,我有洁癖,你愿意兴许我还不乐意,我是一个专一的人,不像有些人朝三暮四。”

    这一句话比他下手还狠,犹如一把锋利的尖刀,捅进她的心脏。

    席若之痛苦的闭上眼睛。

    只听他冷冷说:“我只是要一个给我讲故事,给我按摩的机器人而已。”

    原来,他是要让她这样。

    席若之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有一抹奇怪的感觉。

    他对她果然只是玩弄和报复,看到她慌张,他很开心,看到她失落,他很高兴。

    总之她的痛苦是他的快乐。

    “………”

    “先给我房间收拾,伺候我睡觉,然后你再挨间房间打扫,就算收拾好了,也不许睡,给我写一万字的认错保证书,警告你下次别犯,可就没这么轻松了。”

    她们之间不公平。

    席若之本想抗议,但知道跟他讲道理,不如留点口水养牙齿,她索性什么也不争论。

    不管怎样,至少暂时她是安全的,她点头说:“好,没问题。”

    “还杵在这里干什么?”

    陆辰风在前面走,她紧随其后。

    稍后,两人来到他的卧室。

    宽敞的房间,柔和的灯光。

    整洁的房间,几乎一尘不染,任谁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席若之站在屋中央,她愣了愣说:“这里要怎么打扫,已经很干净了。”

    “你用抹布,将四周给我擦干净,然后将你的手消毒,再来伺候我。”

    “……”

    说完,陆辰风在旁边的欧式沙发上坐下。

    席若之很快便进入角色,去杂物间拿来了抹布,将房间里的桌子、沙发、窗台、床的四周,只要看得见的地方全部都一一抹了一遍。

    准备收拾去洗手的时候,陆辰风撇了她一眼:“记得再清洗一遍。”

    分明已经很干净,他却还是容不下。

    无奈,她只好又重新做了一遍。

    随后,她用肥皂、洗手液、洗面奶,将手洗得干干净净。

    再次来到陆辰风的房间是,他斜靠在沙发上,看上去睡着了。

    席若之抱着一丝侥幸,他睡着了,那么她也就不用讲故事,更不用按摩了。

    转身,轻手轻脚离开。

    眼看着她快要出门,陆辰风喊了一声:“席若之。”

    席若之及时回头,朝他一笑:“你醒了。”

    “你这是干什么?”

    席若之杵在原地,有几分尴尬,附和的笑:“我,我,我以为你睡着了。”

    “然后呢?”

    “………”

    “想偷工减料?”

    “我是怕打扰你的睡眠,又惹你不高兴。”

    这女人,不得不说,偶尔说话还是挺受用。

    陆辰风坐正了身子,目视着她,一字一句说:“我只是有点累,但并没睡着。”

    席若之知趣的朝他走了过去,在他面前端端的站着。

    陆辰风见她神情自若,将自己的情绪压了下去。

    隔了好几秒,席若之问:“在沙发给你按摩吗?”

    陆辰风没用动,他眼神有些呆滞,好像在想什么心事。

    席若之小心翼翼问:“你是不是不舒服?”

    陆辰风刚才小眯了一会儿,他又梦到她们原来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常常会做梦回到过去,她还是那个小女孩,而他也还是那个穷小子,但他踏实,快乐,以为拥有她便是整个世界。

    梦里最后的场面,她绝情的离他而去。

    这样的梦每次醒来,他心情都不好,再看到她时自然有几分呆滞。

    他当然不舒服,浑身不舒服。

    席若之见他迟迟不回应自己,只好走进他,站在他身后,将一只手搭在他肩上,温柔的说:“我帮你按按。”

    “嗯。”

    陆辰风鼻子发出一个音,便再次眯上了眼。

    “如果你把我按摩舒服了,我可以免去你今天的错误,一会儿你也有机会睡觉。”

    “这个,这个,我尽量,我不是专业的。”

    “你跟谁按摩过?”

    席若之跟席建兵按摩过,当时他身体反应不灵敏,医生就叮嘱没事要多给他按摩。

    只是在陆辰风面前,她习惯不提父亲的名字。

    她沉吟片刻说:“给妈妈按摩过。”

    “哦,是这样的吗?”

    席若之一边娴熟的按摩,一边点头说:“是啊,虽然不是专业的,但我有看过资料,说那样对颈椎啊,对腰腿啊,恢复很好。”

    “给你胜利老公按摩过吗?”一句腰腿让他想起了,那个走路一高一低的男人,陆辰风有几分嘲讽的问。

    席若之放在他肩上的手,停顿了下。

    她是思维也停止了,每次再说到唐胜利的时候,她都很容易激动。

    在这世上有两个人,让她情绪很容易爆棚。

    一个是陆辰风,一个是唐胜利。

    一个因为爱,一个因为不爱。

    总之,爱与不爱都是难题。

    “席若之,你这是干什么?”

    陆辰风有几分不耐,语气也不友好。

    他就不明白了,这女人为何对唐胜利反应这么大,当初不是她主动扑上去么?

    说什么逼不得已,都是爱钱惹的祸。

    察觉陆辰风的俊颜有些不悦,席若之的手重新动了起来,用的力气也比先前大了几分,她老老实实说:“还没给他按过。”

    陆辰风很享受她的力度,痛却又很舒服。

    他指着另一边,淡淡说:“对,就是这个劲儿,这边也给我捏捏。”

    席若之分明想要借机收拾一下他。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结果换来他一句轻描淡写。

    等于他还嫌她力气不够,真是一拳打在棉花上。

    这一切,陆辰风何尝不知道。

    虽然他半眯着眼睛,但是不用看,他也能感受到她的不满,带着情绪想要狠狠的治他一把。

    结果根本就没有鸟用。

    愣了愣,她苦笑说:“你放心,我会给你好好捏。”

    实话说,席若之的力度不错,陆辰风很满意。

    他彻底放松,笑了笑说:“你要是一直这样听话,咱们怎么会有矛盾?”

    席若之用了好大的力气,自己猜知道,她抬手摸摸额头,有汗珠滴下。

    按摩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上辈子一定欠了他很多债,这一世来还债。

    “你以前做过兼职按摩吗?”按了不知道多久,陆辰风嘴里突然飙出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席若之的手有些累,时不时的离开一下,甩甩手。

    见她没有回应,陆辰风捉住她的一只手,有些用力的捏了捏:“席若之,我在问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