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四章收拾他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3本章字数:2138字

    “你最好听我说完了,想好了再做决定。”

    陆辰风料定她有阴谋,不过他这会儿满心都是那些她惊慌的画面,想想就觉得开心,他得意的说:“你说。”

    “要我全身按摩不是不可以。”

    “等等,让我猜猜,你会提什么条件。”

    “………”

    “不会是关键时候要我付多少现金吧?”

    “陆辰风,你太小瞧人了,我虽然爱钱,但并不是………”

    “并不是什么?”

    “总之这件事情跟钱无关,你如果非要我全身按摩,我得保持刚才那个力度。”说着她还两手跌在一起,捏得啪啪的响以此威胁。

    果然陆辰风的脸变了色,都说最毒妇人心,看来她还真是居心叵测。

    陆辰风满不在乎的说:“席若之,你是不想看到明天的太阳了对吧?”

    “你可以提要求,我也可以。”

    “别废话,我要全身按摩。”

    席若之想晕倒,费尽了口舌,依然吓唬不了他。

    忽然,她又想到了一个主意,可以一只脚踩在他身上,干脆用脚给他按摩。

    想到这,她便提出:“陆辰风,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陆辰风被她搞得郁闷得不行,她越是不肯,他偏偏想要。

    他白了她一眼,没好气问:“又想到了什么坏主意?”

    “嘿嘿,也不是坏主意。”

    “说来听听。”

    “我可以用脚来代替手吗?”

    “滚。”

    “说真的,很多按摩店都用脚踩背啊,很舒服的。”席若之看见他眼里闪过一道寒光,生怕又犯了他,连忙讨好说。

    陆辰风愣了一下说:“如果是踩背无所谓,我的前面不可以用脚。”

    “怎么不可以嘛,我会很温柔的。”

    “席若之,你别废话,到底要不要跟我做?”

    “………”

    “让你做全身按摩这么难吗?”

    席若之咬牙,谁要听他无礼的要求,看来他今天是铁了心要全身按摩,偏偏她也有自己的态度:“陆辰风,你的要求真的好奇怪,也很过分,我以前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确实不习惯,也很难接受你的尺度。”

    “席若之,你脑袋想什么?”

    “这个不用你操心,我自己知道。”

    “你心里不干净,所以,才特别的在意,你就不能思想纯洁点。”

    每次都这样,分明是他别有目的,到后面都成了她的错。

    刚才按摩她用了很多力气,此刻她已经有些睡意了,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意识到自己困意的时候,她特意的将身子站得更直,只怕陆辰风觉察到她的困意,更加为难她。

    然而,她这细微的动作到底是被陆辰风看见,他一只脚敲在另一条腿上,笑眯眯说:“看样子你也困了。”

    席若之摊开手,一脸无辜:“没有,我精神得很。”

    “女人要认输才惹人疼。”

    “………”

    有人说过,穷和困意是一掩饰不住,席若之即便想强撑,没有打出的哈欠,像憋在心里的一口气,不吐不快。

    陆辰风敏锐的扑捉到这一幕,他拍了拍她肩膀,语重心长说:“席若之,你何必这样为难自己?”

    “不困,不困,就不困。”

    席若之不承认,拔高了声音。

    陆辰风抱着双肩,冷冷的看着她,打了一个哈欠说:“好好好,我还不全身按摩了,你给我滚去做卫生,要是明天我醒来卫生还没做好,别想吃早饭。”

    陆辰风前世一定是周扒皮,不对,周扒皮也没有他这么心狠,通宵干活,不过想想终于不用做全身按摩了,席若之的心情好了许多。

    陆辰风见她微微放松的笑容,一脸冷意。

    这个女人,真是一头倔驴,情愿干苦力,也不愿意哄自己开心。

    听说不用全身按摩,席若之转身就要离开。

    步子刚迈开,后面就传来陆辰风的声音:“席若之。”

    “嗯?又怎么了?”

    “虽然,你不用给我全身按摩,但是,你得先伺候我睡觉,让我睡着了才可以去干活儿。”

    席若之本以为解脱了,哪知道陆辰风又提出如此古怪的要求,她有些绷不住了,“陆辰风,你能不能正常点?”

    他当然正常,只是他喜欢折磨她,看到她气急败坏的样子,他就高兴得很。

    陆辰风摊开手,一副无奈的样子说:“席若之,你让我很不舒服,你认为我会让你舒服吗?”

    “你,你真过分。”

    “给你糖你不要,你喜欢鞭子,这是你自己选择的。”

    陆辰风只穿了一条短裤,上身光洁,短裤很贴身。

    站起来就更显得高大威猛,而他走路的姿势仿佛一个凯旋归来的将军。

    若不是因为他这变态的折腾,她真忍不住扑上去亲一口。

    大概是这夜色朦胧,柔和灯光,她总是产生错觉。

    愣了愣,她低沉说:“你到底想怎样?”

    他径直走向床,一个翻身倒在床上,懒洋洋的看着她,他招招手。

    席若之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陆辰风倪了一眼,脸色不太好看。

    他朝她招手:“席若之,你是聋子?”

    “有什么你吩咐就好了。”

    “你过来,我告诉你。”

    过了好几秒,席若之到底是走了过去。

    刚靠近床的时候,她抓起旁边的枕头提在手上。

    陆辰风瞪了她一眼,警告的说:“你又想干什么?”

    “没什么,我怕你发疯,拿个道具而已。”

    陆辰风半眯着眼,克制着心间的愤怒。

    这个女人如此防备自己,一个枕头岂可当住他?

    再说他并没有想要怎样,只是捉弄她好玩而已。

    他侧过身,表示对她很不理解。

    席若之主动给他盖好被子,还不时拍了拍他的肩膀,像母亲哄小孩一样。

    她的手指柔和,力度轻柔。

    陆辰风没喝酒,却有几分醉意。

    这种温温柔柔的感觉,醒来全都没有了。

    他显得异常烦躁,一把掀开被子,生气的说:“席若之,你就不知道换个动作么?”

    本以为相爱无事,谁知道他这么容易发火。

    席若之像犯了错的小学生,乖乖的站在旁边,陪着笑脸说:“你到底想怎样嘛?”

    陆辰风没有回头,依然是侧着身子。

    灯光下,他的侧身更好看。

    而且她有一种强烈想要抱着他睡觉的感觉。

    席若之极力揉自己眼睛,希望能保持清醒点儿。

    可她越是搓揉,眼睛像冒星星一样,她意识愈加模糊。

    沉默的空气,有种让人无法呼吸,只听陆辰风说:“抱着我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