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五章仓皇逃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3本章字数:2262字

    “……”

    “席若之,你听不见吗?”

    “我,我还是去做卫生好了。”席若之扔下枕头,仓皇逃跑。

    陆辰风被她气得不行,待她走了后,他怎么也睡不着。

    陆辰风起身打开电脑,跟法国那边的朋友路易斯联系。

    路易斯是陆辰风大学时候的朋友,他是法国人,曾来中国来念书,开始的时候听了他的姓氏,陆辰风还很高兴的说:“你们法国也有姓陆的?”

    “当然,法国贵族这个姓氏特别多。”

    第一次见到路易斯的时候,他马上要毕业了,一个人在学校酒吧喝闷酒,那时候陆辰风刚失恋,第一次走进酒吧,看到三三两两的情侣受了刺激的他转身要走。

    路易斯抓住了他,扯着他衣袖说:“会喝酒吗?”

    陆辰风心情不好,正想喝闷酒解闷,他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除了学习没什么朋友,没了席若之他失魂落魄。

    路易斯的话正中下怀,他没好气的说:“会。”

    “陪我喝喝酒,这也许是我在中国最后一顿酒了。”

    陆辰风坐下,才发现对面这个金发碧眼的男人,长得很好看,蓝色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他脸上有点胡子,皮肤很白,他自我介绍说学中文的。

    两人聊了一会人,陆辰风发现,他们沟通竟然无障碍。

    路易斯心情不好,他说毕业就要回国,女朋友不跟自己去法国,而他也不可能留在中国,家里还有酒庄等着他回去经营。

    这些年,他也常常来中国,两人时不时的见面。

    路易斯跟他视频,他开心的说:“老陆,你还是这么帅。”

    陆辰风恭维道:“老路,你比原来更帅了。”

    两人一阵恭维,陆辰风的朋友不多,路易斯算一个,曾经两人一起喝酒被偷拍,还给冠上了一个同性的帽子。

    陆辰风随后敲了一排字:“路易斯,我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路易斯发了个笑脸,乐呵呵说:“当然,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好,咱们到时候见。”

    路易斯发了一个拥抱,恋恋不舍的问:“有美女吗?”

    “当然,很多很多美女,就怕你吃不消。”

    “老陆,我又失恋了。”

    陆辰风认识他这么久,听得最多就是这一句。

    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只是偶然,后来,他渐渐习惯,许是他长得太帅,女人没有安全感,他的恋爱来得快,去得快。

    有时候他还婆羡慕他,路易斯是一个有激情的人,哪怕只是看一滩水,他也会兴奋得像小孩一样跳起来。

    听说他失恋了,陆辰风非但没安慰他,反而笑笑说:“恭喜啊。”

    “老陆,变坏了。”

    “你要不失恋,我都觉得奇怪,慢慢习惯就好。”

    “老陆,你呢?”

    “我什么我?”

    “你还是没找到合适的人?”

    “嗯。”

    “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陆辰风差点一口水,差点喷在电脑上,他发了一个锤子敲脑袋的表情过去:“别自作多情。”

    “我知道,你还是忘不了那个女人?”

    “不用操心我,记得帮我落实好医院。”

    “当然,我早就给你联系好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先带你的父亲来我庄园看看,说不准心情好了,病也好了。”

    “别开玩笑,这次主要是给他看身体,以后会去你庄园的。”

    路易斯发了一个撇嘴的表情,有些失落说:“我给家人都说好了,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路易斯,你理解一下,我爸爸身体特殊,如果是良性一切好说,可如果是恶性,我那有心思。”

    听了这番话,路易斯也不强求了,他安慰的说:“放心,你爸爸没事。”

    “恩。路易斯,谢谢你。”

    “老陆,见面我要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让咱们法国媒体也写写咱们的故事。”说完他有叹息一声:“可惜,咱们在咱们法国两个男人恋爱一点也不稀奇。”

    “路易斯,你早点休息吧!”

    “我这还是白天,休息什么,你晕头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陆辰风才收线。

    将闹钟时间设置好,陆辰风有点困意,他伸了个懒腰,倒头便睡。

    第二天,当一抹太阳从窗外照射进来。

    陆辰风从梦中醒来。

    他梦到一行人去法国的路上。

    陆庆军趁着大巴车要开的时候去上厕所,等了好久都没见他回来,后来到处都找不到他。

    他是被急醒了。

    这个梦提示陆辰风必须要注意陆庆军的安全,他身上有太多小孩子性格,很容易就着迷,最怕的是他贪玩错过了和医生约定的时间。

    陆辰风揉了揉眼睛,他刚清醒一点,想起席若之这个女人。

    他光着脚,拖鞋都来不及穿。

    蹬蹬的,冲下楼。

    客厅没见她的影子,卧室、杂物间仍然没有她的身影。

    陆辰风心凉了半截,她不会半夜又逃跑了吧!

    难道那个梦就是一个暗示。

    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去了厨房。

    门虚掩着。

    果然里面灯开着,她真忙碌的做早饭。

    陆辰风依靠在门口,就这样默默的看着她。

    席若之丝毫不知道后面有一双眼在盯着她。

    为了变换花样,她特意煮了海鲜粥,还加了点瘦肉,和鸡蛋菜叶进去。

    锅里的饭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为了尝尝饭有没有盐味,席若之用小勺子舀了点饭,拿到嘴边吹了吹。

    尝了尝味道不错,她满意的点头,给陆辰风洗了一个大碗,而自己选了一个小碗。

    这一幕,陆辰风看得清清楚楚。

    席若之盛好饭,将围裙放在一旁,准备端着饭出门,想想先去开门。

    待她转身,看见身后的人,失神的退了一步,惊恐道:“你干嘛?”

    陆辰风两手操在一起,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薄唇微启。

    笑意很深说:“席若之,你偷吃了早餐。”

    席若之连忙摆手,委屈的说:“没有,我只是尝尝味道罢了。”

    “可你将勺子放在我碗上是什么居心?”

    席若之并没有想太多,顺手一放而已。

    陆辰风的视线在房间里四处打量,他警惕的说:“卫生都做好了?”

    席若之点点头,客气说:“都做好了。”

    “你有没有偷偷睡觉?”

    席若之打了一个哈欠,她真的是一夜没睡,就怕陆辰风装怪,她还在客厅看了会电视。

    其实她也曾偷偷的在沙发上小歇了一会儿,不过她不会承认。

    席若之露出洁白的牙齿,朝他莞尔一笑:“我当然没有睡觉。”

    “真的没睡?”其实,他并不是真要她不睡觉,只不过说说而已。

    审视的目光在她身上扫来扫去,席若之颇有些不自在,她补充道:“我,我做完卫生看了会电视。”

    陆辰风似乎不太相信,表示怀疑,他点点头说:“我去看监控,要是你敢违背我的命令,后果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