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七章尽心尽力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3本章字数:2188字

    只是,很快他提出:“去也可以,你得先去把洗碗了。”

    席若之小鸡啄米一样,不住的点头:“好,没问题,很快就可以洗完。”

    趁着席若之去洗碗的间隙,陆辰风去了书房,检查昨晚席若之到底有没有睡觉。

    虽然他并不是要折腾她,可他还是想看看这个女人有没有乖乖的听话。

    打开电脑,将昨天晚上每个房间的监控调出来看,很快他便看到席若之的身影。

    每个房间,每一次她都尽心尽力,很认真的打扫。

    监控里,席若之还一个人嘴里唱着歌,看上去一点也不困倦,精神得很。

    陆辰风接着往下看,当她看到后面,席若之已经打扫干净房间的时候,内心的愧疚冉冉升起。

    他甚至责怪自己,不该跟她开这个玩笑,他要按摩,她便老老实实按摩。

    只是他提出非分要求时,她拒绝了。

    而他公报私仇,自己睡得倒是踏实。

    当他看到席若之收拾完卫生不敢睡觉,时不时的朝他房间张望,轻手轻脚,后来又偷偷回到沙发上,那种想睡觉的样子真是可怜。

    陆辰风想关掉视频,决定以后再也不这样折腾她了,原来她难过,他也会难过。

    好奇心促使他继续向后面看,当他看到席若之一个人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剧的时候,他又心疼了。

    当他看到席若之强撑着不睡的时候,那种愣是不要倒下的意识,令他愧疚不已。

    每一次,她的目光都盯向陆辰风的房间,总是担心他会不会突然冲出来。

    他在她心里竟然这么可怕,自己真是太混蛋了。

    早餐只有两个碗,席若之很快就洗完了。

    洗完碗席若之又将灶台全部都擦了一遍,才慢慢的走出来。

    看到客厅空无一人时,以为他上了楼,楼上房间也没有。

    当她听到书房传来声音,脚步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

    门虚掩着,没有关严实。

    席若之瞄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电脑里,她正躺在沙发上睡得很安静。

    原本想要阻止他看监控视频,哪知道她只是洗碗的功夫,他已经偷偷打开了。

    此刻,陆辰风并不知道身后有人,看到这里他眼圈有点湿湿的。

    暗暗发誓,以后不要这样欺负她。

    一股香气袭来,陆辰风意识到什么。

    他一回头,两人目光撞个正着。

    席若之看见视频里的自己,既惊讶,又害怕,也有愤怒。

    陆辰风全然忘了刚才自己的誓言,他目光如矩,盯着她说:“席若之,你这下怎么说?”

    席若之真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在自己家里按了监控。

    一时间,她支支吾吾说:“我,我没有睡觉。”

    陆辰风将视频截留在她小声打呼噜的画面,她又气又急说:“陆辰风,你真难伺候,那有你这样的黑心老板,我虽然打瞌睡,可我并没有去床上睡。”

    陆辰风原本没打算追究她,可看到她就忍不住要跟她抬杠。

    还敢骂他是黑心老板,她是第一个。

    陆辰风黑着脸,面色不好:“你总是惹我生气,你说该怎么惩罚你?”

    “你这是不人道的做法,我那么辛苦,给你按摩,又给你做卫生,还给你做早饭,你到底还要怎么?”

    她是真急了,看着眼泪都要流下来。

    陆辰风心一软,可是,一想到昨天她用花瓶砸自己,还有拿枕头跟自己示威,他嘴角微微上扬:“席若之,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我要解约,我要解约,我要解约。”

    席若之接连说了三声,她是真的受不了他这疯狂的折腾。

    照这样下去,她不折寿才怪,忙碌一整天还不能睡觉。

    原本以为可以跟他愉快相处,没想到每一分钟都是煎熬。

    她顾虑太多,如果她们都是单身,如果她们身份不是这样尴尬,一切好说。

    只怪自己现在生在围城里,她不想玷污他,还有自己迈不出这个坎。

    “解约?嗯?”陆辰风冷哼一声,面无表情,他没好气的问。

    “对,我要解约,我不要那上千万了,我什么都不要,我要回到没有参赛前,我无法跟你这个魔鬼继续下去。”

    陆辰风将电脑关上,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他说:“你赔得起合同上的金额吗?”

    她现在可是名符其实的穷人,虽然收获了虚名,她是个不折不扣的穷鬼。

    一句话,破灭了她的幻想。

    陆辰风饶有兴致的说:“你若是能赔得起,我当然同意解约。”

    她赔得起吗?

    现在口袋的钱有多少,数得清楚,她所赚来的钱都给了家里。

    席若之正惆怅满怀的时候,她手机响了。

    这时候,谁会给她打电话,最怕的是唐胜利。

    席若之不打算接听电话,就算要接电话,也得避开陆辰风。

    她刚迈出一步,陆辰风拦住她的去路,笑意很深问:“接电话。”

    “不想接。”

    “我让你接电话。”

    “………”

    看来她不接电话,他是不允许她走。

    手机依然叮铃铃响过不停,刺耳的铃声,执着的在抗议。

    愣了愣,席若之只好拿出手机。

    当她看到一个异地陌生号码,她将手机递给陆辰风看:“你看,是外地陌生号码,可能是骗子。”

    “让你接就接。”陆辰风看了她一眼,冷冷的说。

    席若之看了看电话前面的区号,顿时又想到了什么。

    席杉杉那个城市的号码,会不会是他有什么事情找自己。

    可以这样说,席建兵和陈素兰像两座大山压着她,让她看不到希望,但与此她有责任和义务,必须得好好照顾他们。

    席杉杉不同,他是她能看到的一点点希望。

    小时候他常常跟母亲一起排挤,欺负她,后来渐渐大了,他总是护着她。

    所以无论在外面受多大的委屈,席若之都要为弟弟撑起一片天。

    错愕间,她接起电话。

    席杉杉今天发工资了,第一个想到打电话的人,便是姐姐。

    电话响了好一阵没有人接听,他以为席若之在忙,正打算挂了电话,那边电话又接起来。

    他清脆的喊了一声:“姐姐。”

    隔着话筒,陆辰风也听清了,是席杉杉的声音,他皱起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席若之听到弟弟声音,如沐春风,高兴说:“杉杉,你还好吗?”

    “姐姐,我很好。”

    陆辰风很久没看她这样笑过,似乎重逢后她第一次笑得这样开心,席若之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她笑起来真好看。

    顿时,他的身体仿佛接到某种讯号,不由自主的走到她身后,他的手放在她的腰间,有些不能自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