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章不得不妥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3本章字数:2232字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席若之手捏起拳头,身体各个器官都在罢工,她不得不妥协。

    愣了愣,她说:“好,我答应让你。”

    反正她们又不是没亲过,何况她也没有选择。

    陆辰风心情大好,他喝了点水,润了润喉咙,朝她慢慢走近。

    在他快靠近的时候,她惯性的朝后面移了移,陆辰风顿时停住脚步。

    见他停住脚步,席若之意识到自己的动作让他不愉快,连忙笑容可掬说:“你是惯性。”

    “席若之,你就这样排斥我?”

    “没有,都说了,是惯性而已。”席若之愣愣的看着他,有些小声说。

    大掌伸来,如摸小狗一样,陆辰风拍拍她的头,嬉笑说:“过来,我更喜欢你主动点。”

    席若之为了应付他,一直压抑着自己心中的一股火,为了不冒犯他,为了可以早点去睡觉,她只有忍。

    随后,她踮起脚尖,微微抬眸,在他脸颊蜻蜓点水式的吻了吻。

    近距离看他的皮肤真好,脸上有那么一点点黑色发髻线,使得他更加狂野不羁,抛开性格和暴脾气,陆辰风的五官和外形是完美的化身。

    错愕的看着这个梦中出现了无数次脸的人,她忍不住再一次吻了吻他。

    忽然,他抱起她,反攻为主,朝着卧室就走。

    而这一刻,席若之忘了所有动作。

    她的身体仿佛被掏空,大脑停止运转。

    唯一依存的人是他,她紧紧的抓住他的手臂。

    对于她的反应,陆辰风很满意。

    此刻,两人像亲密恋人一样。

    将她放到床上,附身要进一步的时候,席若之清醒了许多,她声音很低沉:“陆辰风,谢谢你抱我进来。”

    如果她没有说话,陆辰风会顺其自然的进行下一步,男人管不了这么多,面对一个日思夜想的女人,他只想用男人的方式跟她直接交手。

    他是男人,她是他的初恋。

    她们已经错过太多,他不想再错过。

    身体被施了魔法一样,他艰难的起身,看了看床上的人,喉咙一张一合,他说:“席若之,我想要怎么办?”

    说来也奇怪,席若之的困意全无,此刻无比的清醒。

    到了关键时候,她还是做不到,守住最后一道防线。

    有时候她自己都想笑,她为谁忠贞?

    分明她心里爱的人是他,为什么偏偏对他这样冷冷淡淡。

    她一次次问自己,为什么?

    也许因为她是女人,也许因为她是人妻,也许因为她心里真正有他。

    心里想太多,总是欲罢不能。

    席若之背对着她,索性不看她,难以启齿的说:“你能不能自己解决。”

    自己解决?

    她是在开玩笑吗?

    这个女人看来还是不笨,只是他并不想自己解决。

    陆辰风执拗的站在原地,看着她一字一句说:“去给我倒杯冰水。”

    “你要冰水干什么?”天气那么冷,还要冰水。

    陆辰风面色难看,不高兴说:“灭火。”

    席若之躺在床上,根本无法入睡,她干脆坐起来,看着他说:“你何必呢?”

    “席若之,你懂不懂什么叫七情六欲?你以为我是和尚。”

    她没有看他,径直走向冰柜,给他倒了一杯冰水。

    冰凉的水让她更加清醒,她记得曾经在电视上看到一个新闻,有个才20多岁的小伙子因为长期爱喝凉水,身体很糟糕,脱发,身体很容易感冒,却检查不出具体原因。

    后来他去一家大医院看病,医生询问了他平常的生活习惯,他自我介绍说,爱运动,又不挑食,而且睡眠也很好。

    后来医生叮嘱他不要喝凉水,他多说了一句:“医生,我最爱喝凉白开水。”

    正是这句话,医生明白了他身体状况不好的根本,一个人的习惯养成,可能就会种下很不好的后果。

    席如之突然将冰水又放回了原来位置,她空着手进去。

    陆辰风见她两手空空进来,他皱眉:“水呢?”

    “冰水不能降火。”她不想给喝冷水。

    “冰水不是降火的吗?”

    “………”席若之一时无法回答他这个问题,她抓了抓脑袋,郑重说:“其实,我看了电视上说,不能喝凉水,那样对身体不好。”

    “压抑天性也是对身体不好,那怎么办?”陆辰风俊美的脸上,绽放出一个魔力的笑脸,他朝她走进一步,诚心戏弄她:“你有更好的办法?要不要试试?”

    看见她亮闪闪的眼睛,一张可爱的娃娃脸,身上自然的清香,他真的恨不得抱着亲两口。

    不,两口怎么够呢。

    要一直抱着,一直跟她一起才好。

    “我,,我没……”席若之话还没说完,陆辰风已经抓住她的身子,将她提到自己面前,利用身高优势,轻易的就吻住了她的红唇。

    吻了好一阵,他才说:“你不会吗?我可以教你。”

    她口中的香甜带着花果一样的清香,比任何一种水果都好吃,百吃不厌。

    席若之在短暂的失神后,就开始拼命的挣扎,她着急的喊:“喂,陆辰风,你别乱来。”

    她拼命挣扎,却换来更深的索取。

    突然,陆辰风一把推开她,不可置信的抚摸着自己渗出血丝的唇,这个女人居然急了咬他。

    终于得空逃出魔掌,席若之头昏脑胀。

    今天也真是奇怪,两次同样的感觉,身体被掏空,她的意识不清醒,再这样的情况下,她跟着他的步伐,每次都好危险。

    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惊心动魄。

    席若之还没站稳,她的头发就被陆辰风抓在手里,他狠心一扯,席若之便倒进他怀里,他动作有些快速,黑着脸说:“席若之,你是狗?你敢咬我,你会后悔吗?”

    淡淡是声音在耳边响起,陆辰风站在她身后,一只手扯着她的头发,一只手围着她的腰,身子贴近她,姿势要多亲密有多亲密,他不满的说:“你说怎么罚你好?”

    “陆辰风,是你先破坏规矩。”

    这个女人跟他谈规矩,陆辰风戏谑的笑了,他手戳了戳她白净的脖子,意味深长说:“你洗这么干净不就是在等我么?口是心非的女人。”

    陆辰风手从她的腰间钻入衣服,摸着她光洁的肌肤,看着她惊恐的样子,满意的打量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席若之双手捏紧拳头,她整个身子都在抖,陆辰风异常温柔的搂着她,脖子传来麻酥酥的电流感,她一身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可刚才咬了他,不敢再惹怒陆辰风了。

    与此,陆辰风也料定她不敢再有所动作,他便更加肆无忌惮。

    难道就这样任他继续下去吗?

    只怕接下来会有更加火爆的场面,她快要支撑不住了,她的内心早已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