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二假惺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3本章字数:2187字

    席若之发现跟他说话很容易绕来绕去,她无奈的看着他。

    见她不回应自己,陆辰风撇嘴,“别假惺惺说什么对身体不好,你能给我降火,可你不给,所以你赶紧去给我拿冰水,不要讲大道理。”

    “我没说不给,只是倘若你真要这样,就得娶我,你敢吗?”

    陆辰风的喉结动了动,扫视了她一眼。

    没有说话,却比随意的话还残忍。

    席若之一狠心,她说:“你等着,我给你冰水。”

    女人果然是最无情的,完全对他不管不顾。

    席若之去冰柜里抓两块冰,放进水杯里,不大的杯子,却是沉甸甸。

    一次而已,应该也没什么大不了,总不能搭上自己的清白。

    当她捧着水杯进去的时候,陆辰风已经穿好了衣服,他站在窗台,看外面的风景。

    欧式阳台,四面透光,阳光打在他身上,有一抹亮光,让人移不开眼睛。

    一阵风吹来,他的身影有些落寞。

    她一步步接近他。

    忽然,陆辰风一个转身,她的手一抖,杯子掉在地上,水撒了一地。

    悠地,她微凉的手被捉住,陆辰风厉声质问:“你在干什么?”

    “我不小心。”

    “席若之,你最好不要一再触碰我底线。”

    四目相对,席若之忐忑不安,她急忙说:“我马上去打扫。”

    他眯了眯眼,不耐的说:“做事不要毛手毛脚。”

    “好,要不,你去客厅休息,我很快就可以打扫干净。”

    “………”

    稍后,陆辰风转身去了客厅。

    席若之拿了吸尘器将室内又打扫了一番。

    在清理房间的过程,她一直回想刚才两人那番对话,当她提出要成为陆太太的时候,陆辰风满是嘲讽。

    其实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只是他的员工,何况她根本没资格成为他太太。

    虽然跟唐胜利的婚姻属于父母包办,可好歹也是拿了证,没有尽头的婚姻,让人十分沮丧。

    收拾好卫生,席若之去了另外一个客卧,打算好好休息一会儿。

    她太累了。

    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一想到陆辰风那么干脆的话,她就特别难过。

    尽管她自己没资格,但知道他的态度那么坚决,还是伤心。

    脑海总是闪现,他的身影,他说话的样子。

    过了不知多久,席若之才渐渐睡去。

    一会儿,她梦到回到大学第一年,她们刚去的时候,两人一起坐火车。

    那时候位置没有挨着,后来是她去跟别人换票,才挨在一起。

    她们家的城市离学校坐车,得坐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困了她就趴在他腿上睡觉。

    陆辰风生怕惊扰到她,一直保持一个姿势。

    那样的场景,已经久远,她还记得。

    梦里,她再次回到火车,睡在他腿上。

    朦胧中,席若之听见有声音。

    当她缓缓睁开眼,看见电视里微弱的声音,再一看自己此刻,正睡在他的腿上。

    明明她睡在客房卧室,什么时候她又到了客厅。

    陆辰风看电视,看得很认真。

    平常他没有习惯看电视,工作很忙,难得的清闲。

    席若之慢慢的抬起来,而此刻,陆辰风将电视关掉,柔声道:“你醒了?”

    “我怎么在这里?”

    “你梦游了。”

    席若之错愕的看着他,难得她真的梦游了,可她什么也记不起来。

    好在他们都穿戴整齐。

    她尴尬说:“我梦到咱们坐火车。”

    陆辰风起身,他伸了一个懒腰。

    席若之不是梦游,而是她做恶梦了,他路过的时候,听见她呼喊,陆辰风将她抱到客厅沙发上,让她趴在自己腿上睡觉,而他则看动物世界。

    电视里是肯尼亚角马迁徙,为了生存,它们必须过一条很宽,很长的河,里面有潜水的鳄鱼,角马必须过了这条河才可以觅食到赖以生存的食物。

    险象环生的水里有准备打开杀戒的鳄鱼,角马为了生存,迁徙的时候都是大部队一起横塘而过。

    当它们冲进水里,场面极其壮观,瞬间漫天尘土,为了淌过这条急流的河,有些角马摔断腿,或者被鳄鱼吃掉,当然大部分会活下来。

    看到关键时候,席若之醒了,陆辰风也没心情看电视了。

    看看时间,离要去机场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太阳挂在远远的天边。

    夕阳的余辉,在海的那端。

    陆辰风没有为难她,他扯了扯衣领说:“你清点一下东西,一会儿有人来接我们。”

    东西都收拾好了,席若之想了想,还是应该跟母亲通电话,告诉她要离开一段时间。

    想到这,她问:“对了,我们去法国多久?”

    “现在还不清楚。”

    “大概多久?”

    陆辰风抿了抿薄唇,仍然是:“不知道。”

    “好。”

    席若之去了外面给母亲打电话,因为席杉杉的电话,她吸取了教训,再也不当着他的面接电话了。

    以免尴尬和麻烦。

    陈素兰这几天跟席建兵总是拌嘴,好几次她都想离开他,可是离开他还真是无处可去。

    席若之打去电话的时候,她刚跟席建兵吵完架,心情还不平静,接起电话郁闷道:“若之,什么事。”

    “你跟爸爸还好吗?”

    陈素兰阴阳怪气说:“都活着的。”

    “妈,你怎么了?”

    “我没什么,是你爸,简直变成了老怪物,我受不了他。”

    席若之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要说这两人,到底谁有错,她还真是无法判决,原来有几分不满,母亲对弟弟偏袒,对爸爸也是一贯纵容,好不容易现在有自己个性了,可家庭矛盾又恶化了。

    陈素兰叽叽咕咕,又抱怨了一堆,“我真是造孽啊,这席建兵害我一个人还不够,还要连累咱们一家。”

    说到这,她忽然画风一转:“对了,你跟小陆怎么样?”

    席若之明显感觉到母亲态度柔和了几倍,她满是期待的等着席若之的回答。

    一阵风吹来,有点冷。

    席若之打了一个寒颤,她微微撅嘴:“妈,你别想多了,我跟他就是工作关系。”

    这时,她的身上多了一件外套。

    为了不让陆辰风捣蛋,她故意在门外接电话,哪怕吹冷风也无所谓。

    没想到这家伙还是过来了,给她披了一件他的风衣,他默默的看着她。

    席若之用眼睛跟他说话,示意他不要开口。

    那端陈素兰听了女儿的话,有些炸毛的吼:“我说,你怎么搞的,道现在你俩还是工作关系?”

    席若之头疼欲裂,她一定是充话费送的,陈素兰脑子只有一个想法,让她无论如何也要靠近陆辰风,跟他关系回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