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六章毕恭毕敬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3本章字数:2230字

    人群里,席若之看见陆辰风的时候,一眼也看到了吴小静和另外一个中年男人,说是中年,严格说来是中老年,形象气质很好,大家对他的态度也毕恭毕敬。

    有人说:“这是老陆总。”

    “对呀,你看陆总五官跟他多像啊!”

    “这吴秘书据说是他朋友的女儿,他特别喜欢吴秘书,看样子要许配给陆总。”

    “对了,听说吴秘书家底很丰厚,人家也是大千金,真是同人不同命,听说她爸爸妈妈特别疼她,家里只有一个。”

    “吴秘书真不错,不像别的女孩子,一点也不矫情,跟大家一起吃食堂,还有一点也不摆架子。”

    “对呀,这才叫修养,那个林娜没得比,听说两人已经订婚了。”

    “哎呦,这钻石王老五眼睁睁要进别人嘴里了。”

    几个女人私底下悄悄小声八卦,然而这些话还是传进了席若之的耳朵,她终于明白陆辰风说是去接父亲,他并没撒谎。

    当他提出要跟她发生关系的时候,她说,陆辰风你要是睡我就要娶我,你能做到吗?

    她傻傻的问这样的话。

    完全忽略了他生活在鲜花中。

    原来跟吴小静早已有婚约,可为什么还要做出对自己一往情深。

    席若之很伤心,她杵在角落,心情别提多难过。

    许璐这会儿跟一个新同事打得火热,无暇顾及她。

    陆辰风来了,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他看也不看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席若之觉得自己就不该去法国,他是故意高调秀恩爱。

    正在她沉醉在悲愤的时候,有人拍了拍她肩膀:“洛之,好久不见。”

    席若之抬头,看见笑意盎然的何俊熙,他穿了一件黑色的小礼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他伸出手要跟她握手。

    错愕间,她倪了一眼陆辰风,她伸出手:“好久不见。”

    何俊熙对助手挥挥手,那人便拿着他的行李在另一边。

    两人站在一块,却不知道说什么。

    最后,何俊熙开口:“席小姐,我有个新歌要拍MV,到时候想请你当女主角,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要知道,何俊熙现在的势头很火,他每一首歌都是请的专业团队打造,作词作曲都是他自己,成为他MV的女主角,以为着她又提升了一个平台。

    席若之迟迟没有回应,何俊熙着急了,他问:“怎么?你不乐意?”

    愣了愣,席若之偷偷瞄了一眼路辰风,他正跟高洁在说什么,根本就没有理会他们这边。

    她心中堵着一口气,却又极力掩饰,她苦涩说:“怎么会不乐意,我是很高兴,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幸运。”

    何俊熙脸上随即绽放花一样的笑容,他开心说:“真的吗?”

    出名又赚钱的事情没有人不乐意,席若之更是如此,她想多赚点钱以后可以摆脱唐家。

    过了一会儿,高洁通知大家准备过安检了。

    何俊熙很绅士的问:“你的行李箱呢?”

    席若之愣了愣说:“我东西给她们了。”

    “哦,这样的啊!”

    “是啊。”

    两人无谓的说着话,不知为何,席若之对他总是有些防备,也有些保留,说话总是心不在焉。

    在过安检的时候,许璐终于结束了和同事的对话,她跑了过来,挽着席若之的手说:“若之,一会儿我们一起坐吧!”

    席若之当然没意见,她点点头说:“好啊。”

    两人一对票发现,根本就没有挨着。

    这时,高洁在队伍说:“大家按着票的位置坐。”

    何俊熙看了一眼席若之的票,抿了抿嘴说:“原来你说我邻坐。”

    这下席若之有些惊讶了,她说:“不会吧!”

    何俊熙拿出自己的票,跟她一对比,两人的位置,还真是挨着。

    许璐眉头皱了皱,郁闷的说:“也不知道高经理会不会给我赐一个帅哥。”

    席若之其实想跟许璐坐,听说行程得十多个小时,万一旅途打瞌睡也方便点。

    几个人,一起过了安检。

    许璐挽着席若之的手问:“洛之,你说说,巴黎这会儿是什么时间,我还第一次去呢。”

    席若之笑笑,客气说:“我也是第一次去。”

    机场有些嗡嗡作响的声音,席若之头脑晕晕沉沉。

    昨晚一夜没睡,她真的担心今天跟何俊熙坐会不方便。

    想要提出换位置,又怕不礼貌,无奈只好忍着。

    何俊熙很开心,他每走一步都感觉像踩在棉花上,生在娱乐圈,见过各色美女,也谈过恋爱,甚至现在自己也有相爱的女友,可就是止不住对席若之的喜欢。

    有些人她长得不见得貌美如花,但是却让人很欢喜。

    当她们都端端的坐好,陆辰风带着陆庆军和吴小静才姗姗来迟。

    陆辰风上了飞机,第一眼便看到了席若之,当他看到旁边的人,眉头皱了皱。

    一行人,大步流星的朝着位置走。

    何俊熙看见陆庆军的时候,他站了起来亲切的打招呼:“二舅,你也要一起去?”

    “小俊,你好啊。”

    何俊熙一脸笑意跟陆辰风也点点头,客气说:“辰风你好。”

    “你怎么在这里?”

    何俊席一脸不以为然说:“我怎么不能在这里?”

    “……”

    席若之明白过来,原来这又是一个皇亲国戚。

    看来人脉很多搭建大多是亲戚关系,没想到陆辰风的爸爸是何俊熙的二舅。

    待她们离开后,席若之小声问:“你们是亲戚?”

    何俊熙毫不掩饰说:“对呀。”

    席若之望着陆辰风的身影,悻悻道:“他的父母不是种菜卖菜的嘛!”

    何俊熙声音很小,他凑到她耳边说:“那个是他的养父母,这个才是他亲爹。”

    席若之倒是有点印象,陆辰风好像说过记忆中,好像又没说过。

    一时间,她脑袋更是昏昏赫赫。

    从陆辰风的角度看,何俊熙正在跟席若之咬耳朵,两人看上去异常亲密。

    也不知道何俊熙说的什么,席若之不时捂嘴在笑。

    她是一个表情并不丰富的人,跟何俊熙一起,她笑得很开心。

    陆辰风心中有股莫名的火,这高洁怎样安排的座位,怎么偏偏他们两人按在一起。

    因为要照顾父亲,他倒是特意打了招呼,要跟陆庆军挨着着,吴小静自然也跟他一起,两人一左一右。

    陆庆军上了飞机,就半眯着眼睛休息,其实他有点恐高,每次坐飞机都特别害怕,以前年轻的时候去异地出差能坐火车绝不坐飞机。

    然后,关于自己这个小缺点,他还不好意思承认。

    陆辰风将这次的位置,一直归结于高洁的安排,他很不安逸,特别是当他看见席若之在另一个男人面前笑颜如花,心里如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