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九章随手可摘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3本章字数:2121字

    席若之微微点头:“恩,你说。”

    “你抛弃的那个人他现在结婚了吗?”

    “………”

    “我是想帮你分析,分析。”

    “谢谢你的好意,我跟他不会再有可能了。”

    吴小静一着急,声音提供了不少:“为什么?”

    “你有喜欢的人吗?”

    席若之苦笑,这人太热情了,也不是件好事,尤其是前任现任面对面的时候。

    隔了好几秒,她才说:“不是,总之,我们是不会有将来的。”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我可以帮你介绍,我身边有很多单身条件又好的男人。”

    “我暂时不考虑。”

    “洛之,你要是真的跟他不可能,就听我的,重新找一个,让时间来弥补你的伤痛,就算你想做演艺事业,我给你介绍的对象也可以满足你,他们都是家事好,长得也不错。”

    “吴秘书谢谢你。”

    “哎呦,你真是客气,说了多少个谢谢啦,以后别说这几个字,真不爱听。”

    席若之真的有点困了,不时打个哈欠,昨晚一夜没睡好,要不是吴小静一直说话不停,她可能早睡着了。

    知道吴小静夜思一片好心,她只好客气的说:“好,以后我不说谢谢,毫不客气行吗?”

    吴小静将她脖子揽过,笑意很深说:“洛之,我们很多东西都可以分享,除了辰风哥,你要什么我都可以让给你。”

    席若之的笑容僵在脸上,她尴尬的笑笑说:“你说什么呢?”

    “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我知道你跟林娜不一样,你是个正直的女孩。”

    吴小静的话,令她羞愧不已。

    “你别这样夸我,以后你会知道我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好。”

    “总之,以后咱们多交流,我信赖你呀。”

    席若之心间荡起一抹化不开的复杂,真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说关于自己跟陆辰风的事情,她预测未来这慕和谐将不存在。

    她在心里说:“小静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吴小静终于也有些困意袭来的感觉,她打了一个哈欠说:“洛之啊,我困了。”

    “恩,你困就眯一会儿,倒在我身上眯一会儿也行的。”

    吴小静看了她一眼,黑眸亮闪闪的,顺势靠在她手臂,“那我就不客气了,以后我可以叫你姐姐吗?”

    “姐姐?”

    “对呀,我想认你当我姐姐,我们两有事情相互帮助,你有困难,我帮你,我有事情的时候,你要帮我。”

    席若之不敢应承,因为她知道姐妹意味着关系更进一步,只是她们的关系本来就复杂,如何进一步?

    倘若她知道真相一定不会这样说,可自己又无法说出。

    迟迟不见席若之回答,吴小静撒娇说:“不管了,反正以后我叫你姐姐。”

    “吴秘书,不可以。”

    “怎么了?”

    “你身份那么高贵,而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咱们怎么可能成为姐妹呢。”席若之只好随便找个理由搪塞,实在不敢跟她靠太近,只怕日后有一天两人反目成仇。

    即便她跟陆辰风不会有将来,可要让她知道她是陆辰风的过去,量她也没有胸襟接纳她。

    对于这种情形,她是理解,只是不想把问题复杂了。

    很快吴小静便在她手臂上,开始欢欣的打呼噜。

    这个女孩好幸福,从小被宠爱,万众瞩目,偏偏爱错了人。

    不知为何,她为吴小静担忧,爱谁不好,偏偏是陆辰风,在她看来陆辰风冷酷无情,又花心。

    没心没肺真好,说睡就能睡。

    她脑袋耷在她的手臂,动弹一下,生怕会惊扰她。

    算了,她懒得喊醒她解释,说不准明天她就忘记了。

    席若之不经意看了一眼窗外。

    玻璃窗外,云层厚厚,像是绮丽仙境,闪亮的星星随手可摘。

    真的好美。

    她潜意识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陆辰风。

    在目光投向他的时候,他正好也看着她。

    机场里灯光柔和,许多人都在睡觉。

    两人互相打量几眼。

    席若之收回目光,她想起自己对陆辰风提出可笑的要求,他满口拒绝。

    该说他残忍,还是自己傻呢?

    静谧的世界,整个世界都睡了。

    唯有她们两人在观察彼此动向。

    实话说,陆辰风一点也不安稳。

    当他看到坐在她旁边的是何俊熙时,眉头皱成一团,两人亲密的咬耳朵,看得他牙痒痒,真是让人很不舒服。

    好不容易想了一个主意,迫不及待的将吴小静调过去,可没一会儿功夫,他又见她跟吴小静打得火热。

    这女人到底是属什么,跟谁都能聊到一块。

    他不喜欢她在自己面前板着一张脸,同别人就乐开花,她跟小静说了什么?

    看来吴小静很喜欢她,这两人不可以走得太近。

    她们之间有太多的秘密,小静是无辜的。

    机舱温度略有点下降,席若之将毛毯搭在吴小静身上。

    陆辰风收回目光,有几分不解,又有几分伤感。

    这一趟法国之旅,回来以后一切都可能改变。

    侧身看到陆庆军睡得很熟,他的手自然的垂在他的背上,轻轻拍了拍他。

    他想起久远的小时候,曾经一次次抹着眼泪问苍天,他的父母在哪里?

    她们为什么这样狠心,为什么扔下他一个人。

    后来上初中,他已经不再奢望了。

    再后来高中,他是彻底死心了。

    上大学的时候,他根本就不相信自己养父母和自己没血缘关系,因为她们用生命在爱他,这就够了,没有亲生父母,他还是觉得幸福,即便她们身份不够光鲜,她们爱他就够了。

    第二天,当飞机在巴黎机场降落的时候,一起随行的人全都掩饰不住兴奋。

    不一会儿,大家就要下飞机了。

    吴小静对席若之温和说:“我得去照顾陆叔叔,你先跟她们一起。”

    席若之点点头,理解的说:“恩,你去,不用管我。”

    吴小静和何俊熙一左一右的在陆庆军的身边,倒是陆辰风跟在她们身后。

    高洁不停的通知大家,注意队形,不要到处乱走,在出发前就有打了招呼,即便是上厕所也得报备,生怕有散失。

    因为陆庆军要去看酒庄,陆辰风特意跟路易斯商量,让他派车来接他们。

    人群里,路易斯带着他的小伙伴,写了一个横幅,欢迎中国陆氏集团员工亲临玫瑰园酒庄的字样。

    陆辰风一眼瞄见他,对高洁说:“高洁,通知大家一起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