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章初见路易斯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3本章字数:2127字

    “老陆,你终于来了。”路易斯将手中的横幅甩给旁边的人,用蹩脚的汉语说道。

    陆庆军惊讶的看着这个人,他并不知道是儿子的朋友,见他喊老陆,以为是自己,看见他向他奔来,高兴的举起手,将路易斯拥抱了一番,他高兴说:“法国的孩子真热情。”

    路易斯吐着舌头,朝陆辰风扮鬼脸,他手放在陆庆军的肩上,客气的说:“陆伯伯你好啊。”

    “真是个乖孩子。”

    陆辰风连忙给两人做起了介绍,他指了指父亲说:“路易斯,我爸爸。”

    “恩,陆爸爸比你更帅。”路易斯看了看陆庆军,恭维的说。

    法国的天气,果然是明媚阳光,比在国内暖和多了。

    陆庆军脸上堆满皱褶,他拍着路易斯肩膀说:“小子,叔叔喜欢你这样诚实的孩子。”

    陆辰风随即又对父亲介绍,“爸,这是我朋友,路易斯,他家在法国,今天我们要去的地方就是他们自己家的酒庄。”

    听说对方还开酒庄,陆庆军两眼放着光芒,他伸出手,热情说:“真的吗?”

    路易斯是个热情的人,连连点头说:“陆伯伯,当然是真的了。”

    有了路易斯领路,这陆庆军也不管吴小静和何俊熙了,完全是小孩子性格,看见好玩的人,便跟路易斯打得火热。

    看见父亲跟路易斯谈得如此投机,陆辰风也不忍心打断。

    原本想趁着间隙问问他什么时候去医院的事情,一想到出来也是为了陆庆军身体,先让他开心开心也好。

    巴黎时间,教堂的时钟刚好指向十点。

    路易斯找了一辆豪华大巴,还请了专业的导游向导,看来是花了时间或精力。

    路易斯介绍说,巴黎是欧洲浪漫中心,来了法国就不得不去巴黎歌剧院、还有巴黎圣母院、协和广场、埃菲尔铁塔、凯旋门、凡尔赛宫、以及香榭丽舍大街,车子先带大家去环游一圈。

    一路上美人,美景,看得人眼花缭乱。

    到了异国他乡,见到不一样的人群,仿佛来到另一个世界。

    路易斯很照顾大家的情绪,生怕大家听不懂他的汉语,回国后很少说汉语,他越是客气,陆庆军越是喜欢,他笑意的对陆辰风说:“儿子,你怎么没早点告诉我,你有这样的朋友。”

    路易斯和大家一一打招呼,缠着陆辰风让他介绍。

    陆辰风只好一一介绍,他先从高洁开始,将这次一起的人都介绍给他听。

    当介绍到席若之的时候,陆辰风简单介绍说:“这个叫洛之,是我们公司新签约的艺人。”

    “什么之?”

    “洛之。”

    路易斯忽然想起什么,他捂嘴,然后奇怪的表情打量着席若之,他说:“弱智吗?”

    “洛之。”

    “路之?啊,你好,你好,咱们还是家门哟。”路易斯伸出手,友好的套近乎。

    陆辰风挡住他,不紧不慢说:“她跟你哪门子家门,人家又不姓路。”

    “洛,三点水的洛。”

    “老陆,你还是这样,一本正经,能不能不要打扰我跟美女说话。”

    啧啧,这路易斯说话完全就不遮掩。

    因为他的热情,陆庆军也注意到席若之了。

    这个女孩好像在哪儿见过。

    他想了很久也没想起来。

    车子缓缓前进,陆庆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想起这个人跟陆氏另外一个女的曾和陆辰风传绯闻。

    绯闻嘛,自然是为了经济效益,有时候一部电影上映之前,总得找话题让人关注,一场秀更是如此。

    路易斯的话引起了他的高度戒备。

    席若之话不多,态度不卑不亢。

    陆庆军目光在席若之和陆辰风身上扫来扫去,想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传闻中说的那样,到底是新欢还只是操作。

    吴小静见他神色慌慌张张,以为他不舒服,忙过去安抚他:“陆叔叔,你没事吧!”

    陆庆军咳嗽一声,掩饰自己的慌乱,他说:“没事,没事。”

    一路上,因为有路易斯,整个车站都爆发阵阵不停的笑声。

    席若之和她们不一样,她认真看窗外的风景。

    当车子在巴黎圣母院停下的时候,路易斯招呼大家:“如果有特别喜欢的,可以去留影做纪念,要是不愿意走动的就在车上休息。”

    路易斯话刚说完,大家压抑不住兴奋,个个摩拳擦掌,都想去一睹巴黎圣母院的风采。

    远远的就可以看到巴黎圣母院的哥特式风格建筑,游客可以登上塔楼参观。

    陆庆军和吴小静还有何俊熙一起走在前面。

    车上的人差不多都走完了,只有林娜和席若之还在。

    这一次出来,失落的莫过于林娜,当她看到吴小静走在陆庆军的左右便意识到自己如野草一样被排斥掉。

    原来传闻并非空穴来风,她们真的是豪门联姻,都怪自己出生不好,看见她们亲热的黏在一起,她没有想玩的心情。

    只是当她目光碰触到同样落寞的席若之的时候,顿时又扬起了眉梢,撇了撇嘴讥讽说:“怎么不去看风景啊。”

    席若之将脸别向一边,没有搭理她。

    林娜心情很不爽,席若之的反应令他更不爽,她忽然一跃而起,冲到她面前,语气不友好说:“席若之,你听不见我在跟你说话?”

    席若之依然不理,看着窗外的人群。

    林娜真是气得不行,原本一直将希望寄托在跟陆辰风发展,为了他自己错过很多机会,希望他有一天能发现自己的好,可等来等去总是白欢喜一场。

    陆辰风她不能发火,也没有理由发火,人家也没有说跟她恋爱,而且不止一次说还是很好的合作关系,是自己想多了。

    偏偏她还一往情深。

    席若之不声不坑,她的力气好像打在棉花上,任她暴跳如雷,席若之都不理她。

    愣了愣林娜改了态度,轻言细语说:“你难道就甘心她们两人走在一起?”

    席若之不得不回头,目光在她脸上停了片刻。

    林娜美丽的脸有斑斑泪痕,看得出她哭过。

    一刹那,她心一软,有些同情。

    看到她犹如看到另外一个自己,她叹息说:“林娜放手吧!”

    这是对林娜说的话,也是对自己的说的话。

    席若之看着不远处人群里的陆辰风,即便在欧洲这些高个子人群里,1.80的陆辰风还是很亮眼,他总是人群最耀眼的那个,或许因为她赋予了他爱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