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四章生病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4本章字数:2143字

    他不说,还不觉得,何俊熙一说她确实感到有些不舒服,身体轻飘飘,感觉一身无力。

    她病了,开始的时候,还以为只是车马劳顿,没有休息好所以没精神。

    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说病就病了。

    她是真的病了,不想麻烦他,席若之站直了身体:“谢谢你,我不要吃药。”

    何俊熙根本就不跟她讲道理,拉着她的手就要走。

    席若之像被钉子钉住一般,立在原地,不肯跟他去买药。

    何俊熙费力一拉,她便整个人贴了上去。

    不知为何,此刻她心里想着的人是陆辰风,如果被他看到了,一定会误会,被谁误会也不要被他误会,否则他会发飙,会找她麻烦。

    何俊熙很热情的将她搀扶着,一只手将她的头埋进自己胸口,他霸道的说:“不管你乐意不乐意,这个忙我都要帮。”

    他身上有一股好闻的清香,和陆辰风不同,然而,她却没有那种砰然心动,回想开始那种心跳,大概是担心会被陆辰风撞见,她心里始终住着一个人,只有他一个人。

    陆辰风啊,她一直爱着他。

    走了一段路,何俊熙见她精神状态不够好,他蹲下说:“洛之,我背你吧。”

    席若之没有考虑,毫不犹豫的拒绝:“不,不要。”

    “洛之,我没别的意思,你快上来,咱们赶紧去药店买药,别耽搁了病情。”

    说话中,何俊熙将她朝自己身上揽,一用力,她便倒在他的身上。

    许是太累,又或者是生病的原因,席若之没有再挣扎。

    何俊熙很满意的背着她去找药房,他略懂法文,所以要找药房也不是难事,只是这里属于旅游区,药房隔得比较远。

    另一端,陆辰风原本去看父亲,找了一圈,并没看到她们的身影,倒是遇上了落寞的林娜。

    林娜一见陆辰风,顿时眉眼都笑了,她麻利的奔了过去:“辰风,你怎么了?”

    看见陆辰风本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可他垮着脸,好像全世界都欠他什么似的。

    林娜的小心翼翼,陆辰风回过神来,他平静的说:“没什么,你看见我爸爸他们了吗?”

    林娜其实有看到陆庆军跟何俊熙向回头的方向走,不过难得有这样单独相处的机会,她略有所思说:“刚才还看见何俊熙跟你爸爸有说有笑,应该是走那边了。”

    “好,我知道了。”陆辰风丝毫不怀疑她的话,转身便朝她指的方向。

    见他要走,林娜追上他,恭敬的说:“辰风,我陪你一起吧。”

    陆辰风没有拒绝,他淡然的说:“恩。”

    离队伍越来越远,只剩两个人的时候,林娜试着问:“辰风,那个吴秘书跟你关系很要好是不是?”

    “恩。”

    “你不会喜欢她吧?”

    陆辰风找了好大一圈,也没看见他们,有些没耐心责备她:“林娜,你到底有没有看清楚,他们走这边了?”

    林娜眉头微微一皱,遮掩的说:“我刚才有看到走这边,兴许他们有走别的地方去了。”

    找不到父亲,陆辰风心情不爽,他有几分自责,自己若不是走神,也不至于跟丢,拿出手机给何俊熙打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那端才接起来。

    何俊熙已经找到药店,刚买了药,正要喂席若之的时候,电话就来了,他把药放在席若之手上,态度异常温柔说:“你先吃药我接电话。”

    “怎么了?”何俊熙接电话一边说话,目光却落在席若之身上。

    电话终于接通,陆辰风总算踏实了点,他问:“俊熙,你跟我爸在哪儿啊?”

    何俊熙两眼始终没有离开席若之,看到她将手中的药喂进嘴里,迟疑了下说:“我,我没跟舅舅一起。”

    “什么?你没跟他一起?刚才不是你俩一路吗?”陆辰风停住脚步,心情异常紧张。

    停顿一下,他着急问:“俊熙,你们在哪儿分开的?他一个人离开的?”

    “刚才在大门口,吴秘书带舅舅去买东西去了。”

    听到这一句,陆辰风的心终于又缓和了许多,他叹息一声说:“好,我知道了。”

    何俊熙原本想告诉陆辰风席若之生病的事情,话到嘴边,他还是没有说出来。

    陆辰风在得知父亲跟吴小静一起,着急给吴小静打电话,招呼也没来得及跟何俊熙打,就挂了电话。

    电话突然挂断,何俊熙望着手机,有刹那失神。

    陆辰风对他来说,是一个有心结的人,如果没有他,现在自己的一切可能会更好,那时候一切都准备好了,他要给舅舅当儿子,从小舅舅就疼他,两人感情特别好。

    何俊熙一时间心情特别复杂,他想起往事,如果没有陆辰风,他就是舅舅的儿子,舅舅的一切都是他的,突然空降而来的他改变了一切。

    好在,陆庆军并没有因为陆辰风回来而冷落他,处处照顾着他,一路狂推,他终于成了炙手可热的明星,他拥有常人不可实现的东西。

    何俊熙的心中仍然有些小疙瘩,本来他跟陆燕要亲近,如此更是要亲密得多。

    不知为何,何俊熙仿佛看到陆辰风看待席若之的眼神不一样,有人说穷和恋爱都无法掩饰。

    陆辰风夺走了原本属于他的东西,他怎么甘心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他人夺走。

    回头,看见席若之耷拉着脑袋,他靠近她说:“席小姐,你好点了吗?”

    席若之脑袋晕晕沉沉,感觉要爆炸一般,她撑起精神说:“我没事,何先生谢谢你。”

    “让我看看,你好点没有。”说话间,他伸出手,摸了摸额头。

    依然有些烫,何俊熙很着急的用法语问旁边的销售员,“怎么回事,你们的药没效果。”

    “药的反应需要一段时间,你别太着急。”

    何俊熙很着急,固执的跟销售员吵起来了。

    席若之见状,连忙去拉他,小声说:“何先生,不要这样。”

    虽然她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但她能感觉到何俊熙很生气,从来没见他这样生气过。

    何俊熙原本很生气,情绪很激动。

    席若之轻轻的拉,他整个人就不听使唤的飘了起来,他看了看她,露出洁白的牙齿说:“洛之,我担心你。”

    “不要担心,我没事。”

    何俊熙的手放在她额头上,忧心忡忡说:“你看,还是这么烧。”

    他话刚说完,头顶传来一个不太友好的声音:“对,她一直那么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