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五章刺眼的一幕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4本章字数:2148字

    说话的是陆辰风,当他一路风尘仆仆赶来时,居然看见这样刺眼的一幕,自然说话不会好听。

    何俊熙抬头,看了他一眼,闷闷道:“你知道什么,她生病了。”

    陆辰风上下仔细打量席若之,看上去她的脸红红的,整个人看上去比平常妩媚了许多,想起两人坐飞机的时候,头挨着头,近距离的接触,让他很不舒服。

    她们的距离很近,席若之却觉得隔了一个世界。

    独在异国他乡,她想起了过去的约定,如今他带着新欢秀恩爱,这一切不怪他,只是心还是痛。

    席若之没有看他一眼,她拉过何俊熙的手,冷冷说:“咱们走。”

    何俊熙搀扶着席若之,转身就走。

    身后,陆辰风拳头捏紧,仿佛自己心爱的玩具被人抢走,他迟迟没有回过神来。

    两人走了一段距离,他才回过神来。

    陆辰风没有忘记,他的目的是找父亲,其他儿女情场的事情,他不想考虑太多,一切顺其自然。

    偏偏,他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

    原来,他根本就没有忘记。

    她掌握着他的情绪,她的笑,她的愁都会牵动着他。

    一时间,他没有心情再逛了,想要早点离开,去路易斯的山庄逛逛,就带父亲和席若之一起去检查。

    走了好长一段路也没见到父亲和吴小静。

    打电话又打不通。

    陆辰风如热锅的蚂蚁,他只好给路易斯打电话,通知他帮自己找人。

    却说陆庆军跟吴小静走了一段路,陆庆军问:“小静,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吴小静十分淡定自若的说:“陆叔叔,一切都安排好了,等去了庄园,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走。”

    想了想,吴小静又说:“陆叔叔,到时候我可能不好走,要不要你一个人回去?”

    陆庆军本来也没想吴小静跟自己一起,他连连点头,“好,我一个人回去,你们慢慢玩。”

    忽然,陆庆军想起来了,他说:“对了,那个瘦瘦白白净净的女孩,是上一次跟辰风传绯闻的女人?”

    吴小静知道说的是席若之,她点点头说:“啊,是的。”

    “小静,你要是不喜欢她,让辰风找个理由跟她解约,把她放到别的公司去就行了,我可不想因为一些旁人影响你们的关系。”

    解约?

    席若之刚参加完比赛,陆续被霸屏,后期有许多商业合作,可以说操作得好的话,她又将跟何俊熙和林娜那样炙手可热的明星,对陆氏来说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吴小静对席若之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有亲近有防备,但更多的是好奇,兴许她和陆辰风没有什么过节,愣了一下说:“不用,她没什么。”

    见吴小静很大度,陆庆军很宽慰,他说:“女人要大气,你如果难过,有心事可以给叔叔说,你燕儿姐的脾气,你也是知道,多担待一些。”

    “放心吧,我会因为爱他而迁就他。”

    陆庆军既欣慰,又有些对不住她,“静儿,劳你费心了。”

    “陆叔叔,只要跟辰风哥一起,我就开心,这些都不算什么。”

    巴黎的天空,特别干净,阳光略有刺眼,一阵风吹来,舒服惬意。

    陆庆军也不再跟她说这个话题,转身问:“我的机票那些订好了没有?”

    “陆叔叔,你放心,我都安排好了。”

    说完话,两人皆是一望,这地方是什么地方?

    好几年没有到法国,吴小静也有些迷路了,再说原来到这里来的时候也不多。

    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到原点了,陆庆军的手机在车子上,吴小静手机没电了,两人都着急了。

    吴小静生怕到时候令陆辰风着急,去通道问工作人员,才找到回钟楼的地方。

    随后,两人找到大巴车停放的地方。

    远远的,路易斯就看到她们两,朝着她们热情的挥手。

    吴小静用法语跟他客气的打招呼。

    陆庆军扯了一下她的衣角,担心的说:“小静,你必须把我的事情办妥,不然穿帮了,咱们都难堪。”

    吴小静点点头说:“放心吧,陆叔叔,我安排好了。”

    路易斯用蹩脚的中文说:“陆伯伯,你们去哪儿了?辰风到处在找你们。”

    “我们买水,有点渴。”

    路易斯给陆辰风打电话,通知他人已到齐,她们准备去路易斯的葡萄酒庄园了,车子上的人只差他和林娜,还有何俊熙和席若之。

    陆辰风接了电话,让林娜先回车上,自己又倒回去找何俊熙和席若之。

    果然,她们还在药店。

    远远的,陆辰风看到何俊熙在给席若之敷热毛巾,只见他一脸焦急,不安的叹息。

    陆辰风明白过来,她是真的病了。

    微微闭上的眼睛透露着疲惫,忽然一阵心酸。

    席若之突然生病有些措手不及,他加快脚步。

    走到席若之面前,陆辰风拿过何俊熙手中的毛巾,一脸平静的说:“辛苦你了,我来。”

    手中的毛巾被抢走,何俊熙不满的看他一眼,悻悻说:“你不去找二舅么?”

    “已经找到了。”陆尘风将热毛巾敷在她脸上,手放在她的额头上。

    席若之从来没有这样晕乎过,在她最难受的时候,她多希望陆辰风可以带她去买药,可他冷嘲热讽说,她一直很骚。

    在她仅有的意识里,席若之不满推开他,“陆辰风,你走开,不要碰我。”

    明明生病,她哪儿来的力气推阻他,陆辰风耐着性子说:“你病了。”

    “你走开,我不要你。”

    刚才陆辰风抢了何俊熙手中的毛巾,他一直在一旁抽闷烟,这时听见席若之对陆辰风发火,他忙附和的说:“辰风,你不要跟她置气,她病了。”

    他的语气不友好,陆辰风态度也好不到哪儿去,他没好气回应:“俊熙你别胡闹,病了就上医院,你在这里干什么,随便乱买药,要是出什么问题,你能担得起责任?”

    “你现在知道她病了,刚才怎么不说,还一副冷嘲热讽。”

    “……”陆辰风竟然无言以对。

    坐在椅子上的席若之瞪了陆辰风一眼,附和的说:“俊熙,你别跟他争,我的生与死都和他无关。”

    她居然喊他俊熙,陆辰风的脸黑得难看。

    这个女人不知道在挑战自己的底线吗?

    下一秒,他不由分说的拖着她就走。

    席若之又是蹬,又是抓,奈何她们力气悬殊太大。

    最后席若之有气无力的说:“陆辰风,你放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