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七章没有挣扎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4本章字数:2154字

    这一次,席若之没有挣扎,很顺从的跟他一起下车。

    路易斯不放心的安排了一个伙伴一起陪同他们,看着他们进医院,才回头将车子开向庄园。

    一路上,路易斯都处于兴奋状态,他抓住何俊熙问:“刚才那位小姐不是你女朋友?”

    何俊熙略沉吟一下,淡淡说:“恩,暂时不是。”

    “那个女孩真是东方美人里的传奇。”

    何俊熙心情不好,每次他看上什么,陆辰风都跟他抢,虽然现在他拥有不少东西,可当他看到席若之那一刻,才觉得自己拥有全世界也不如拥有她的笑颜好。

    今天近距离的接触,他将她看得更加仔细,她和聚光灯下的美女不一样,有着纯天然的好皮肤,身上的气味尤其好闻。

    陆辰风的反应,如他猜想的一样。

    愈是这样,他那颗不安的心更加躁动。

    他能感觉到席若之对陆辰风的不满,她大概是病了,没有自主权,而自己也不想跟他当面争吵起来,还有他不是早晚会跟吴小静结婚嘛!

    倘若他对席若之像对林娜那样,他是绝对不会就此放过他。

    路易斯的小伙伴带着陆辰风她们去了急症室,这家医院不大,却也是有序,不像国内的一些医院挤满了人,她们很快就见到了医生。

    经过医生一系列诊断,席若之是患了上呼吸道感染加重感冒,两个国度气温季节有反差,她的身体还没适应过来。

    医生给她开了一些药,并给她配了输液。

    这一切,陆辰风都亲力亲为。

    高洁只是在旁边打下手,时不时的帮他递东西,看见他额头上有密密的汗,她心疼的说:“陆总,要不你去休息,我来伺候她吧。”

    陆辰风咳嗽一声,一张俊脸摇头说:“我没事。”

    两人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的人,高洁无不羡慕,恨不得躺在床上的人是自己,她主动起身倒了一杯开水递给陆辰风宽慰说:“陆总,你别担心,会好起来的。”

    陆辰风接过水杯,喝了一口:“高洁,回去的时候,你坐她旁边,有你我放心。”

    高洁心中一股莫名的酸涩,大概也许她算是陆辰风最信任的员工,能做到她这样的人不多。

    她点点头,一脸认真说:“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

    原本行程是她们要在这里待一个礼拜,因为席若之身体状况,陆辰风无不担忧的说:“等她好了,你们先回去,我在这边陪爸爸系统的看身体。”

    高洁附和的说:“好,你好好陪老陆总,但愿他没事。”

    “高洁,辛苦你了。”

    “陆总,不用这么客气,都是我应该做的。”

    过了不知多久,席若之才缓缓睁开眼,她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的响,很长时间没有吃东西。

    看见她醒过来,陆辰风沉着脸说:“你怎么样?”

    看清眼前的人,席若之转身,将背对着他:“托你洪福,没死。”

    陆辰风给高洁递眼色,希望她去给席若之买点吃的过来,先应付一下,这个点,早过了吃饭的时间。

    于是路易斯的伙伴带着高洁去买东西,病房里只剩两个人。

    见他们走了,陆辰风手放在她额头上,现在的温度降了不少,他说:“你好些没有。”

    良久,席若之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管你什么事?”

    陆辰风不跟她计较,他低沉又清冽的声音说:“赶快好起来,这样很烦人,玩的心思都没有。”

    席若之躺在床上,身体不断起伏,她说:“我生病不生病跟你没关系,你还是去关心该关心的人。”

    “席若之,你知道不知道你生病了,行程都会改变,原来计划玩一个礼拜,也许过两天你们都统统滚回去,你这身体实在不敢恭维,你不许减肥,要给我多吃点。”

    陆辰风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醒过来的席若之便想起他种种恶行,她生气的说:“我就要减肥,你管得宽。”

    陆辰风强迫将她的身体扳过来,迫使她对着自己,他目光有一股寒气,警告的说:“我不许你减肥,你不为自己着想,总要为你家庭着想,你父母她们也不管了,你死了谁都不会难过,只是可惜你家人没人照顾。”

    陆辰风说的事实,席若之何尝不知道,可这时候,她听来却有几分落井下石的笑话。

    席若之努力从床上坐起来,她咬牙说:“你滚,我死了也跟你没关系。”

    陆辰风不是傻子,怎么听不出席若之一肚子气,他一片苦心关心她,却换来她恶语相加,他愣了愣问:“你是不是嫌我烦?”

    “对,我讨厌你,从来没有这样讨厌一个人,陆辰风,你很虚伪,很不厚道。”

    他的手捏成拳头,却舍不得砸下去,他在忍。

    看在她生病的份上,他让着她。

    “我到底怎么惹你了?”

    席若之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气,在国内都还好,一到法国两人就跟有默契似,相互看不惯。

    隔了许久,席若之气若游丝说:“大概你存在就是一个错误。”

    “席若之,你说的话很欠揍,我给你记着。”

    “陆辰风,你有种就打我,最好打死我。”

    看见她又哭又闹,陆辰风彻底没辙,真不知道这女是什么怪物,他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这样细心,偏偏她还不买账,不但如此非要惹恼她。

    这个女人前世跟他一定有仇。

    看见她泪眼朦胧,陆辰风的心不好受,他强制的将她抱在怀里,命令的口气说:“席若之,你别无理取闹。”

    “陆辰风,你是变色龙吗?”

    “……”

    “你走,你走,我不要看见你。”

    她的小手捶打着陆辰风,十分委屈,她想起曾经的誓言,两人的约定。

    彼时,她们抱在一起,以为对方就是全世界。

    多年后,当她们来到曾经期许的这座城市,没有浪漫,只有伤感。

    席若之病了,是水土不服,更多是心里杂念缠绕,她知道,她的心里一直住着他。

    而他早已忘了。

    有那么些时候,她问自己,席若之,你有什么资格质问他,你没有资格。

    陆辰风讨厌女人的眼泪,尤其是席若之的眼泪,分明做错事情的是她,为什么她还委屈得不行,他握着她的手说:“不管怎样,你是陆氏的员工,我不许你有意外。”

    一句话,席若之的眼泪更加肆无忌惮。

    多情的她还奢望,他的陪伴总有那么一点点是旧情,原来她只是陆氏的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