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二章豪门恩怨多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4本章字数:2121字

    席若之惯性的问了一句:“为什么这样说?”

    “首先,从我对他的了解,他这个人呆板,不会关心人,也比较冷清,女人还是找个对自己好的男人合适,辰风显然不是那样的人。”

    不等席若之回应,何俊熙又接着说:“他啊,也是最近才跟舅舅关系好点,以前做出一副不爱钱的样子,实则不是也很享受么?”

    席若之就算是个傻子,也听得出何俊熙对陆辰风很不满。

    常有传言豪门世家恩怨多,也许是陆辰风性格问题,席若之淡淡的应了一句:“以前他不愿意接受老陆总?”

    “对呀,穷苦家孩子就是那么矫情,分明爱钱得很,偏偏一副不要不要的姿态。”

    对此言论,席若之不敢苟同,因为自己也是来自一般家庭,虽然她爱钱,但取之有道。

    说完,何俊熙才意识自己有些偏激,他连忙纠正说:“也不是全部,只是一部分吧。”

    “他是怎么改变态度的?”

    何俊熙摇摇头,表示也很茫然,他说:“洛之,我们找给地方慢慢说。”说着他主动拉着她朝外面走,“在你们比赛前,他随时都一副臭臭的样子,对二舅舅不冷不热,一点也不关心,没人会像他那没礼貌。”

    “意思最近才改变态度的?”

    何俊熙点头,笑了笑说:“啊,是这样的。”

    “可能是你舅舅告诉他生病的事情,他才改变态度的吧!”

    何俊熙抓了抓脑袋,又拍拍她的手臂:“洛之,你真是冰雪聪明,大概是这个原因吧,反正只有他对舅舅好就够了。”

    席若之记忆里,陆辰风不善表达,对父母,对亲人确实很有责任。

    现在也没有忘记养父母他们,说来他这个人信任他人的难度比较大。

    陆辰风不是一个轻易跟别人交心的人。

    何俊熙说了一大半,却还是没有说到关键地方。

    对于陆辰风的一切,她都感兴趣,趁机她又问:“何先生,怎么没看见何夫人呢?就是你舅妈。”

    “这个,哎,要是她还健在怎么会有他陆辰风的事情,他是个私生子,是舅舅年轻时候在外面的孩子,所以嘛才送人的。”

    虽然席若之差不多猜到是这个结果,不过当何俊熙一字一句的告诉她的时候,还是很震惊:“你说的是真的?”

    “我骗你干嘛。”

    席若之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陆辰风问她的第一句话,“你有没有被抛弃过吗?”

    原来他曾有这么心酸的事情,即便过去也没听他提及,每当说起家里的事情,他都闪烁其词。

    知道陆辰风的过去,席若之更加心疼他。

    他是一个不会笑的天使,无害却又总是不会事故圆滑。

    见席若之一脸沉重,何俊熙笑了笑说:“看来你对他很有兴趣?”

    “何先生,你见笑了,我只是八卦而已,对他没兴趣。”

    “不会吧,辰风是陆氏的继承人,又很高冷,不是说你们女人就喜欢虐恋情深吗?”

    席若之靠在围栏上,自言自语说:“我不会喜欢他。”

    “是吗?”

    “我跟他只是工作关系。”

    何俊熙眉眼散发着光辉,他掩饰不住欢喜说:“你真这样看,那可就是一件好事,因为你喜欢他也没用。”

    尽管席若之明白,自己跟陆辰风早已是过去。

    如今她们身份的悬殊,无论如何倒转也不可能有将来。

    可即便这样,她还是想知道何俊熙的答案,难道因为门第关系,她问:“你为什么这样肯定的说?”

    “洛之,你第一次参加比赛,有所不知,原来林娜刚出道的时候,也跟他炒作过,后来等她渐渐有些知名度,陆辰风善于炒作用自己来做活广告。”

    “恩,谢谢你。”

    “你不要谢我,记住我今天说的话,不要跟他走太近,你看现在林娜多痛苦,人总是感情动物,哪怕是玩游戏也可能会当真。”说到这里,他停顿一下说:“对了,我听舅舅说,可能不久陆辰风要跟吴秘书订婚。”

    如果说刚才的话只是好心提醒,那么现在的话如一根闷棍敲在她身上。

    这个结果她其实早有第六感,但得到何俊熙亲口证实,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席若之感觉呼吸有些困难,头又有些晕晕沉沉,她说:“何先生,我们进去吧。”

    “洛之,你怎么了?你脸色又像开始那样,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

    “我没事。”

    何俊熙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是自己说的这番话,给她沉重的打击。

    见她神色落寞,他也并没想太多,一个劲儿安慰她说:“进去也好,去吃点药吧。”

    席若之不想吃药,想要对着天空声哭泣。

    只是,她不能哭。

    主动将手伸过去,她想要一个可以靠的肩膀。

    对于她的主动,何俊熙很受用,他大方的将她搀扶着:“你是不是水土不服?”

    席若之抽搐的心,一阵比一阵难过,她苦涩说:“或许是吧!”

    “洛之,你好好加油,记得我说的话,等我新歌,给我当女主角。”

    席若之想起陆辰风说的话,以后会让她赚很多钱,她会有很多钱,再也不会有他。

    她承认自己爱钱,可她更爱他。

    只是现实那么残忍。

    人生那么短,欲,望那么长。

    何俊熙宽厚的肩膀,让她难过的心稍微有点点平静。

    所谓一颗破碎的心,需要另外一个人缝补,大抵如此。

    这一刻,她什么都不愿想,如果能像她对陆辰风说的那样,她会选择性失忆多好。

    她忘了很多事情,唯独无法忘记他。

    这些年她过得好苦,只有偶尔回想他的时候,才有那么一点点甘甜。

    然而,当现实像剥洋葱那样,她看到的更残忍的一面。

    察觉她在抽泣,何俊熙愣住了。

    他十分担忧的问:“洛之,你难受得很吗?”

    “我,我没事,就是有点不舒服而已。”两人贴得很近,从后面角度看像情侣。

    陆辰风跟路易斯从不远处赶回来,看到这一幕,陆辰风冲上前,扯过何俊熙手臂,“何俊熙,你在干什么?”

    突然被陆辰风拉扯,何俊熙一个趔趄,差点摔一跤,他脸色不好看道:“我做什么,管你什么事。”

    陆辰风瞪了席若之一眼,满是道不尽的怨意,薄唇微微动了动,转向何俊熙说:“你不知道她生病么,你干嘛带她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