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四章打电话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4本章字数:2246字

    说完,他掏出电话,给陆燕拨打电话。

    似乎懒得跟吴小静废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没有人接听。

    陆燕正在跟客户谈事情,手机调成了振动。

    见陆辰风打电话,吴小静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电话打不通,回头看见吴小静委屈的眼神,陆辰风来气的朝她吼:“你杵在这里干什么?”

    路易斯看不下去了,扯过吴小静的胳膊,小声说:“你别惹老陆,他大姨爹来了。”

    虽然路易斯说话有几分嘲讽,陆辰风见他将吴小静拖走,心中竟有几分感激。

    此刻他需要清静,必须第一时间联系上陆燕,既然已经来了,他就不打算放弃。

    电话不接,他就继续拨打陆燕的电话,隔了好一阵,电话终于接通。

    陆燕的助手接电话,见是陆辰风的电话,她说的很小声:“陆总,你好,有什么事情我可以转告燕姐。”

    陆辰风情绪已经稳定了许多,他说:“让她接电话。”

    助理为难的说:“陆总,燕姐在谈很重要的商业合同。”

    “不管什么合同,让她马上接电话,有很重要的事情跟她说。”陆辰风语气不容置疑,都什么时候了,再重要的合同也不如父亲的身体重要。

    原本不打算给陆燕说,可事到如今只有跟她商量,这是唯一的办法。

    助理见陆辰风口气坚决,怕耽搁不起,只好将电话给陆燕。

    陆燕撇了一眼电话,摇摇头,不打算接听。

    助理小声在她耳边说:“你就接吧!”

    迟疑了下,陆燕跟客户打了个招呼,走出屋子,向外面接起电话。

    她语气冷冷:“说。”

    拨打她电话陆辰风就一个信念,一定要跟她说清楚,事情的重要性。

    可当听到陆燕声音的时候,他又不知如何开口。

    因为陆庆军曾再三叮嘱,不要告诉她,害怕她承受不了打击。

    事到如今没有选择,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愣了一会儿,他恭敬道:“燕姐,有点事情跟你说。”

    陆燕点一支烟,抽了一口,有几分不耐烦:“有话就说。”

    “是这样,爸爸,跟我们来法国……”

    陆燕抖着手上的烟灰,漫不经心说:“陆辰风,你想说什么就说,我只有几分钟时间,你以为我像你这样闲,带着未婚妻子去法国还搞什么借口是公司年假,以前不见这样大方。”

    知道姐姐误会了,陆辰风连忙解释:“燕姐,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是有别的事情。”

    “我不管你那些事情,你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你不赚钱,我要赚钱。”

    陆辰风到底是说不出口,生怕陆燕知道情况着急,他左右为难。

    最后,他不得不说:“燕姐,爸爸偷偷跑回来了。”

    这下轮到陆燕惊慌了,她诧异到:“你们这不刚走没多久,怎么又回来了?”

    “对呀,说来都怪小静,她太不懂事。”

    提及吴小静,陆燕闷闷的咳嗽一声:“辰风不是我说你,吴秘书这样的没思想,没内涵,你找她到底有什么好处,难道就是贪图她家的财产?”

    陆燕说到有些刻薄,想来想去都觉得吴陆两家联姻,对自己没一点好处,到时候陆辰风集一身优势,最好还是别让这两人在一起。

    本来嘛,她也看不惯女人活到吴小静这个份上。

    任陆燕怎么样尖酸,陆辰风都耐着性子,他叹息一声:“姐,我知道,但现在重要的不是这,爸爸突然离开,我很担心。”

    陆燕不知道情况,十分坦然说:“回来就回来,大概是他放不下毛毛吧,这个世界他放不下的有你还有就是毛毛。”

    “姐,你能不能趁他回来的时候,马上把他送回来?”

    陆燕的一支烟抽完了,将烟头熄灭,淡定自若说:“你这是干嘛,他不想在法国待,依他好了。”

    “不是这样,他必须回来。”

    “为什么必须回来?难道你们要马上在法国举行婚礼,他必须要出席?”

    陆辰风费了很大的力气也说不出口,到底是心疼她,生怕她知道真相无法接受。

    可不说真相,陆燕是不会帮忙。

    陆辰风一横心,他道:“这次不是来度假,是给爸爸看身体的。”

    果然,在他说完这句话,陆燕就有些紧张,她问:“爸爸身体怎么了?”

    “一直没给你说,爸爸得了癌症,他不让我告诉你,害怕你知道真相接受不了,他说你性子急,所以才迟迟没有告诉你。”

    陆燕的手在抖,她确实不相信,父亲一向身体保养得不错,经常在健身房,生活饮食也有专人搭理,怎么会得癌症。

    癌症就像无底的绝望,让人看不到尽头。

    陆燕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可她还是百般难受,她一直责怪父亲,他眼中只有儿子,对她冷落。

    无论她多么努力,陆庆军都看不到,小时候为了引起他注意,她拼了一切时间学习,不会女孩子踢毽子、跳格儿,跳绳这些课外活动。

    每次陆燕捧着奖状的时候,陆庆军脸上并没有多少骄傲,隐约还有些忧虑。

    陆庆军曾说,他是不想她活得太累,他希望女儿可以过得快乐舒坦,不要事事逞强,偏偏她性子急,做事情又不肯认输。

    她脑海出现很多小时候的画面,那时候有爸爸妈妈,有哥哥,她们是幸福的一家人。

    如今妈妈和哥哥不在了,只剩她和爸爸相依为命,陆辰风对她来说,只是一个从天而降的弟弟,她们并没有深厚的感情基础。

    她不能不再失去爸爸,陆燕极力克制自己。

    电话那端,陆辰风还是听见她隐隐在抽泣,他轻声说:“姐,你别难过。”

    陆燕怎么不难过,好好的一个家,现在只剩下两人,爸爸要是再出事,这世上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隔了很久,也没见陆燕说话,她真的很伤心。

    陆辰风知道说了会让姐姐伤心,平常刚烈的她,一遇上事情就失控了。

    现在重要的事情是要拦住父亲,让把他再次送回来。

    愣了愣,陆辰风又道:“姐,这边医生都联系好了,听说是这方面的专家,所以你一定要将爸爸送回来,我再这边等着。”

    陆燕让自己情绪渐渐平静,她恢复了些理智:“好,我知道了。”

    “我等你电话,一定要早点将他送过来,我在这边等。”

    陆燕气结:“陆辰风,如果不是出这事情,你是不是还不打算告诉我?”

    “爸爸怕你伤心过度,怕你承受不了打击。”

    “陆辰风,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爸爸要是出事,我跟你没完。”

    “好了,我知道错了,以后有事情都跟你商量。”

    “吴小静,你打算怎么处理?我看你们还是别订婚了,趁早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