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打砸婚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18本章字数:1220字

        今日风和日丽,无疑是一个宜娶宜嫁的好日子,晋城上下流传着今日晋城首富霍家入赘的女婿洛兴为将迎娶他的新夫人。

        年方三十的洛兴为身着一身新郎装,满脸喜色,骑着一匹白马,人逢喜事精神爽,后面带着一个花轿,一路吹吹打打往府邸而去。

        花轿必先经过晋城繁华的大街上,此时大街上的商户都纷纷探出脑袋看着这难得的热闹。而在晋城最繁华的茶楼——望江楼二楼,大病初愈的霍之柔站着窗边,手曲成拳头,轻轻地咳嗽着,冰冷的目光看着渐渐走进的迎娶队伍,对着身边的婢女问道:“都准备好了吗?”

        她身边的婢女春晓听到自家小姐的问话,脸上浮现出担忧的表情,说道:“小姐,都准备好了,只是这样好吗?要不等大少爷回来再处理,您身体还未痊愈呢!”

        “等哥哥回来就晚了!不用废话,照我说的去做!”霍之柔略有苍白的脸上浮现出狠色道。

        “是……”春晓听到霍之柔的话语,无奈地点点头。

        当迎新队伍走到望江楼前,只听到一声冷冽的女声,“泼!”

        只见从望江楼以及它对面的商户二楼,从上而下泼出带着腥臭的水,而遭殃的,自然是打前头的新郎官和轿夫们。

        “谁,谁弄的!”洛兴为闻着身上的臭味,气恼不已地怒吼道。

        一身嫣红色白底印花散花锦琵琶襟绸衫,靛蓝色蝴蝶子裙的霍之柔优雅地走出望江楼大门,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一脸铁青的洛兴为说道:“爹,女儿有礼了,今天是您大喜的日子,女儿给您的大礼,您觉得可好?”

        “你……”洛兴为看着眼前的霍之柔,怒指着她说道:“你这个不孝女!”

        霍之柔轻轻一笑,帕子掩饰了一下她嘲讽的嘴角,冷目看着洛兴为,“父亲,我是不孝女?那你呢?是不是应该是不忠夫?您是不是忘记了,母亲尸骨未寒,而您可是入赘霍家的,如今您抬进新妇要进的家门可是霍家,可还不是洛府!”

        霍之柔的话语顿时让周围看热闹的百姓们议论纷纷,晋江百姓都知道,洛兴为因为入赘了霍家,有了霍家的帮助,他才能飞黄腾达,谁想,他的夫人还未去世一年,寡情的他竟然要娶新夫人了!

        霍之柔看也不看此时气得说不出话的洛兴为,捂着鼻子走到花轿边。她的目光清透,冷冽,仿若能将轿子看透,朝着嘲笑对着里面的新娘说道:“蒋姑娘,哦,不!不应该叫你姑娘了,委屈你跟了我爹,还伺候了他那么多年,为他生了一儿一女,今日他才要将你迎娶进门,真是太委屈你了,我做女儿的,替我爹给了道个歉!”

        霍之柔说完这句话,朝着花轿行了一个屈膝礼,随后起身,接着说道:“可惜啊,我爹怎么说也是霍家入赘的女婿,是不可能让你进霍家大门的,要不,我让人把你送去别院,你们这大婚,哦,不!应该说纳妾之礼,就在别院里面进行吧!”

        霍之柔的这句话,顿时让花轿里面的蒋谷秋气得将头顶的花盖头拿下来,画着精致妆容的一张脸气得极度扭曲,眼里露出凶狠的目光,一口银牙差点咬碎,却不敢发出一句声音。

        而洛兴为听到霍之柔的这一番话,看着周围的看客对着他指指点点的样子,脸色由红转白,再由白转青,咬牙切齿地看着面前破坏他喜事的女儿,用尽全力的力气,对着她怒吼道:“我要和你断绝父女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