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柳暗花明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19本章字数:3282字

        这一夜,除了霍之柔睡得香甜之外,霍家上下谁都睡不安稳。

        翌日,霍之柔起床之后,春晓一边服侍着她梳洗打扮,一边含笑地说道:“小姐,听说昨夜西跨院一夜通明,似乎一夜都未安寝。”

        打哈欠的霍之柔听到春晓的话语,动作一顿,随后懒洋洋的声音说道:“我爹昨晚没去西跨院?”

        春晓听到霍之柔的话语,回道:“听说本来想去的,您派了两个嬷嬷在西跨院守着,老爷一出现,两个嬷嬷就把您的话转告老爷,最后老爷气呼呼地离府。”

        霍之柔嘲讽一笑,还真如她所料的一样,此时的洛兴为还没有打算动她。

        “派人去告诉蒋姨娘,一般豪门贵族,每天早上妾室都会给主母请安问礼,虽然如今霍家的嫡夫人不在了,但是如果蒋姨娘有诚心做霍家的姨娘的话,是不是每天都应该给我娘的牌位行妾礼,当然,如今蒋姨娘因为怀有身子,不方便,我也不勉强。”霍之柔眼里露出坏笑,她不能整死蒋谷秋,但是也不会让她好过的。

        春晓听到霍之柔的话语,顿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朝着霍之柔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小姐,您真厉害,奴婢立刻就去转告蒋姨娘。”

        霍之柔看着自己的贴身丫鬟要亲自去做这件事,立刻将她拉住,没好气地说道:“用得着你去吗?派别的丫鬟过去便可!”

        “是!”春晓点点头,下去交待。

        春晓离去之后,别的丫鬟接手妆扮霍之柔。霍之柔看着镜中的自己,眼眸深沉,她的手段还算轻了,想到自己的娘亲竟然被父亲蒙骗了那么多年,心里以为父亲对她情比金坚,却没有想到,竟然在外已经有了外室,还有了一对儿女。不仅仅是她的娘亲被骗,连她都深受蒙蔽,她的娘亲死后,这位“仁父”不仅仅一次又一次地骗她将“霍宅”改成“洛宅”,俨然就忘记了他的身份!

        霍之柔不管那边蒋谷秋的反应是如何的,吃完早膳之后,曹管家便来通知已经准备好马车可以随时出发去作坊。

        霍之柔戴着纱帽,带上春晓出门。

        霍家晋锦的作坊位于晋锦店铺的后面,当霍之柔到来的时候,李管事一脸愁容地对着霍之柔道:“小姐,您来了!”

        霍之柔看着李管事脸上的表情,点点头,说道:“李叔,最近作坊如何?”

        李管事听到霍之柔的问话,轻轻地叹了一口说道:“几个师傅走之后,作坊就停工了,如今作坊工人无所事事,这样下去,如何了得?”

        霍之柔听李管事的话语,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说道道:“还是找不到合适的师傅?”

        “这些天小的也见了几个师傅,手艺根本就比不上之前的几位师傅。”李管事无奈说道。

        “那就将之前的几位师傅请回来!”霍之柔看着李管家道。

        李管家听到霍之柔的话语,苦笑,随即道:“小姐,小的去请了,可是,这几位师傅已经在别的店铺干活,晚了一步,如今人家压根就不愿意回来!”

        李管家的话语顿时让霍之柔脸色沉了几分,一时间,屋子里面变得安静不已,谁都不愿意说话。

        “小姐!”春晓脸露喜色地走了进来,激动不已地说道:“司徒公子改变主意了!”

        春晓的话一落下,只见霍家的一个下人带着司徒范出现在她的身上。

        霍之柔看到司徒范,眼睛顿时一亮,起身对着司徒范道:“司徒公子!”

        司徒范看着霍之柔欣喜的模样,轻轻一笑,对着霍之柔抱拳道:“霍小姐,不知道我改变主意还来不来得及?”

        “我求之不得司徒公子改变主意!”霍之柔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这几天积压在心里的郁气一扫而空,还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霍小姐您太客气了,以后在下可是帮你做事的人,别司徒公子司徒公子地叫了,在下不是什么大家公子,只是一个平民百姓而已,直接称呼的名字就好!”司徒范无奈地说道。

        霍之柔轻轻一笑,摇摇头,说道:“司徒先生能过来帮忙,我感激不尽,您可是霍家的救命恩人,不能说您是帮我做事的人,应该说我们是互利互惠!这样,我叫你司徒师傅,以后这里还得靠你才是!”

        司徒范听到霍之柔的话语,对于霍之柔的奉承,让他心里舒坦,点点头之后说道:“这称呼也成!不过霍小姐,这件事,不用和尊父商量吗?”

        司徒范虽然知道霍家的情形是怎么样的,但他想着他如果进霍家帮忙,如果没有霍之柔的父亲允许,如果帮到一半,他被赶跑了,那该如何?

        霍之柔请司徒范坐下,让春晓给司徒范上茶,随即道:“司徒先生放心,这件事父亲已经交给我!”

        司徒范听到霍之柔的话语,顿时放下心来。

        “司徒先生,我和你说说现在情况吧,不久之后,元门将会来到晋城挑选晋锦的商家,而我们霍家没有一丝把握,据说城东浣彩坊的张掌握了一门手艺,能让晋锦更为出色,所以霍家要在这次元门挑选中获胜,真的难!”

        司徒范还没等霍之柔说完话,他的脸色骤然一变,站了起来,对着霍之柔问道:“霍小姐,你说是城东浣彩坊的张掌柜?他叫什么?”

        霍之柔看着司徒范脸色不对劲的模样,不解,但是还是就他的问题将目光投在一旁站着的李管事身上。

        李管事会意地上前回道:“张掌柜姓张名开济!”

        “是他!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回来了!”司徒范听到李管事的话语,脸庞有些扭曲,咬牙切齿。

        霍之柔看到司徒范脸上表情的变化,不解地说道:“怎么了司徒先生。”

        “这个家伙过去他曾经是我的姑父,可是却是一个负心汉,看重了一个俏寡妇,不惜将和他同甘共苦二十年夫妻的我的姑母给休妻,并留下一大堆债务给姑母,姑母就是这个负心汉给毁掉的!”

        霍之柔听到司徒范的解释,眼睛顿时瞪大,没有想到司徒颖和那个张掌柜竟然是夫妻,而司徒颖还被抛弃过,这件事,当初司徒颖教导她的时候从来就没有提及过,也是,所谓家丑不外扬,她怎么会说呢?

        司徒范朝着霍之柔拱手,对着她坚定地说道:“霍小姐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这个奸恶之徒在元门挑选中获胜!”

        霍之柔听到司徒范的话语,站了起来,“那我多谢司徒先生帮助!您放心,只要获胜,与元门合作的话,将来获得的收入将要一半是司徒先生的。”

        霍之柔的话顿时让在屋子里面的其他人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最先说话的便是司徒范,他没有想到霍之柔会给他如此大的报酬,惊讶地说道:“霍小姐,一半收入,这……”

        霍之柔打断司徒范的话语,含笑地说道:“这是司徒先生应得的!”说完,看着曹管家,说道:“李叔,你和李叔去拟定契约!”

        李管事眉头微微蹙了起来,看着坚持的霍之柔,他点点头离去,不一会,他带着写好的契约进来,先递给霍之柔看了一遍。

        霍之柔仔细一看,确实没有问题,递给司徒范道:“司徒先生如果觉得没有问题,那么我们就达成合作,您就在上面写上您的大名,将它收起来,将来以这个为证!”

        司徒范听到霍之柔的话语,犹豫了一下,随后在协约上签上他的名字,霍之柔看着他落笔的那一刻,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放下。做完这一切之后,便让下人亲自送他回去。

        “小姐!”李管事看到司徒范离去之后,再也忍不住,犹豫不决地看着霍之柔。

        霍之柔看到李管事这个表情,挑了挑眉头,说道:“怎么了?有什么事不能说的?”

        “小姐,您给司徒先生一半的晋锦收入,这是不是太多了?如果老爷知道的话,一定会责备您的!”李管事担心不已地看着霍之柔。

        霍之柔笑着摇摇头,“不多,如果司徒范真的能帮助霍家拿下和元门的生意,以后带给霍家的不仅仅是银子上的增多,还有别的东西,这些相信李叔你也知道,还有,如今司徒范不是霍家的伙计,也不是霍家的下人,我们和他只是合作的关系,既然合作,就要有诚意,不是吗?”

        李管事听到霍之柔的这一番分析,点点头,“那这件事,用告诉老爷吗?”

        霍之柔冷冷一笑,“这件事由我告诉他便好,李叔,这件事你也不要说出去,司徒范过来做事的事情,让伙计们都被我保密,不要透露出去一分一毫!”

        “小的明白!”李管事听到霍之柔的话语,立刻保证道。

        霍之柔交待好一些事情之后,便离开了作坊回府。

        回到霍府,在大门,看到了送大夫出门的一个下人,霍之柔眉头蹙了起来,对着下人说道:“怎么回事?”

        下人看到霍之柔归来,朝着她行了一个礼之后说道:“蒋姨娘动了胎气,老爷此时正在她那里呢!”

        “哦,动了胎气?还没有小产?”霍之柔眼里露出嘲讽目光,果然如她所料的,蒋谷秋拿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当成尚方宝剑了,时不时就闹腾一下。

        “小姐,老爷还说了,让您过去蒋姨娘那里,语气似乎不好。”下人跟着霍之柔进府之后说道。

        “他的小妾动了胎气,自然不高兴,走吧,我也去看看这位动了胎气的蒋姨娘!”霍之柔脚步一转,往西跨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