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告状,动了胎气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19本章字数:3541字

        霍之柔站在西跨院中,看着陈旧的院子,嘴角微微勾了起来,这个地方确实适合蒋谷秋他们母子三人住。

        蒋谷秋的贴身丫鬟看到霍之柔到来,立刻快速地进去禀告,不一会儿,这个丫鬟又走了出来,对着还站在院中的霍之柔,朝着她屈膝行了一个礼之后,说道:“大小姐,老爷请您进去!”

        霍之柔看着眼前这个丫鬟,这个丫鬟正是蒋谷秋身边伺候的丫鬟灵菊,上一世,这个丫鬟仗着她在蒋谷秋身边的地位,可是瞧不起她这个霍家的大小姐。

        霍之柔冷眼看着灵菊,并没有叫她起身,慢慢地走到她面前,伸出手,挑起她的下巴,将丫鬟眼里的恨意看的一清二楚,她轻轻一笑,对着面前的丫鬟道:“你不是府上的丫鬟?”

        灵菊并没有料到霍之柔竟然会有这样的举动,心里的恨意来不及收回来,有些惊慌地说道:“奴……奴婢是跟着夫人,不,蒋……蒋姨娘一起来的。”

        “原来如此!”霍之柔听到灵菊的话语,点点头,脸上的笑容依旧没有变化,反而更加灿烂,对着灵菊说道:“既然进来的霍家,以后也是霍家发你的例银,应该和霍家签卖身契,是不是这个道理?”

        灵菊听到霍之柔的话语,脸色刷地一下苍白了起来,此时屈膝的脚微微颤抖着。

        霍之柔冷眼看着灵菊害怕的模样,笑不入眼,对着身边的春晓道:“告诉曹叔,这次蒋姨娘带进霍府的下人全都签订卖身契,不签卖身契的人,霍家不留不是霍家奴!”

        霍之柔看着丫鬟害怕的脸色视而不见,脚步往屋子里面走了进去。

        屋子里,脸色惨白的蒋谷秋躺在床上,洛兴为坐在床头紧紧地抓着她的手,而在床边站在洛惠兰和洛凯风两姐弟。

        当洛惠兰看到霍之柔进门,立刻对着霍之柔怒声指责道:“都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娘亲就不会动了胎气!”

        霍之柔看着洛惠兰怒指她的动作,脸上浮现出不悦,走到洛惠兰的前面将她的手拍打下来之后,朝着洛兴为行了一个礼,“女儿见过爹爹!”

        洛兴为脸色阴沉地看着朝着他行礼的霍之柔,并不叫她起身。

        霍之柔看着洛兴为这一副刁难的模样,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自顾地站了起来,说道:“爹,女儿做错了什么事了?让您那么恼的,连一声都不哼的?”

        洛惠兰看着霍之柔直接起身,顿时傻眼了,这个臭丫头,还真是大胆啊!

        “不孝女!”洛兴为脸色铁青地看着霍之柔,咬牙切齿地说道:“你想让秋儿落胎,是吗?”

        霍之柔听到洛兴为的指责,脸上适时露出委屈的表情,“爹,您说的什么话,女儿怎么可能想让蒋姨娘落胎呢?怎么说她肚子里面的孩子,说不定是爹的女儿或者儿子呢!”

        躺在床上的蒋谷秋听到霍之柔的最后一句话,顿时气得情绪激动地对着霍之柔说道:“什么说不定,我肚子里面的孩子就是老爷的!”

        霍之柔听到蒋谷秋气急败坏的反驳,讥讽一笑道:“蒋姨娘,刚才我回府的时候听说你动了胎气,如今中气十足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动胎气的样子啊!再说了,您气愤什么呢?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解释就是掩饰嘛,爹前段时间不是不在晋城吗?怎么您肚子里面就有了一个孩子呢?让人不得不怀疑啊!”

        蒋谷秋听到霍之柔的这番话,眼眸顿时一缩,紧紧地咬着牙齿,正想朝着洛兴为诉冤,只见洛兴为带着怀疑的目光看着她的肚子,顿时让蒋谷秋心里咯噔跳了一下,难道洛兴为怀疑她?

        蒋谷秋眼圈通红了起来,拉着洛兴为的手,委屈地说道:“老爷,妾身肚子里面的孩子确确实实就是您的,您不要听大小姐她胡言乱语,她是想要将妾身赶走,不让妾身留在您的身边。”

        眼前的这个女人毕竟是他疼爱的女人,洛兴为看着蒋谷秋流泪,随即将怀疑打消,怒视着霍之柔,说道:“别乱说八道!”

        “好吧,女儿不说了,女儿这不是不想爹您戴绿帽子吗?”霍之柔耸了耸肩说道。

        霍之柔这句无辜的话,顿时让躺在床上的蒋谷秋气得够呛的。

        “老爷,您要为妾身评评理,妾身自从跟了您之后,谨守妇道,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小姐她竟然这样冤枉妾身,妾身,妾身不活了!哇!”

        蒋谷秋抱着被子直接痛哭流涕起来。

        洛兴为一边安抚着怀里的女人,一边怒视着霍之柔,“给我向秋儿道歉!”

        霍之柔收起脸上的笑容,阴沉着一张俏脸看着洛兴为,“爹,你确定让我向一个妾道歉?女儿还以为,昨个您抱了娘亲的牌位睡了一夜,知道孰是孰非了,没有想到今天您又犯糊涂了!”

        霍之柔的话语顿时让发怒中的洛兴为身子一震,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爹,您虽然是我的生父,可是这里是霍家,在霍家是不是应该给女儿一个面子?让女儿给一个妾道歉,而且这个妾又是对不起娘亲的女人,你不觉得,这就等于打了女儿一个耳光吗?要女儿道歉,可以,等到我道歉完的时候,蒋姨娘,还有她的儿女,立刻给我收拾东西,立刻给我滚出霍家大门!”霍之柔冷声而道。

        霍之柔这句狠话顿时让哭泣中的蒋谷秋停下了哭声,眼睛顿时瞪大了,不敢置信地看着如此毒辣的霍之柔。

        洛兴为被霍之柔的威胁的话语也是吓得一时间说不出话了。

        霍之柔看着屋子里面给她的狠话吓到的众人,很是满意这个效果,这样才能让他们知道,霍家真正的主子是谁?不是洛兴为,而是她,霍之柔!

        霍之柔目光冷冽地看着洛兴为,微微抬着下巴,一脸冷傲道:“爹,您现在还要让我给蒋姨娘道歉吗?”

        洛兴为被霍之柔的声音唤回了神,脸拉下来,保持了沉默,这个女儿,威胁的话都说出来了,而她一向说到做到,到时真的将他们三个都赶出霍府。

        在床上的蒋谷秋看着洛兴为的样子,紧紧地抿了抿嘴,知道他心里的矛盾,沉思了一番之后,随即拉着洛兴为的衣服,沙哑的声音说道:“不用大小姐道歉,是妾身的错,不关大小姐的事!”

        洛兴为听到蒋谷秋将错包揽在她的身上,眼里心疼地看着她,这个女人,跟了他受委屈了!

        霍之柔听到蒋谷秋的话语,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这个女人,还是聪明的,知道一旦被赶出了霍家,她的算计就如同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爹,女儿可是提醒你,可不要替别人家养孩子!”霍之柔语重心长地对着洛兴为提醒道。

        霍之柔的这句话话语顿时让蒋谷秋咬牙,想着她都让步到这个份上了,霍之柔竟然还不肯放过她。

        而洛兴为也噎住,可是到蒋谷秋如今动了胎气,压下怒火,对着霍之柔质问道:“我问你,为什么要让秋儿每天早上给你母亲牌位请安?”

        霍之柔看到洛兴为将这件事揭过,也不再纠缠,挑了挑眉头,看着床上的蒋谷秋说道:“蒋姨娘,是我要求你一定要给母亲的牌位每天都请安吗?”

        “你……”蒋谷秋听到霍之柔的反问,顿时噎住了,今天早上霍之柔派丫鬟过来和她说的是如果她有诚心做霍家的妾的话,就要给霍氏的牌位每天行妾礼,但是并不勉强她,这句话,让她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如今告状起来,她压根没有筹码。

        “怎么?难道我逼着你每天给娘亲的牌位请安了?”霍之柔看着蒋姨娘噎住的样子,再次反问地说道。

        蒋姨娘听到霍之柔的话语,手紧紧地抓着被子,一言不发。

        霍之柔看着蒋姨娘以沉默来代替她的回答,冷哼了一声,将目光投在洛兴为的身上,说道:“爹,您看,蒋姨娘她都回答不出来了!这到底是谁应该告状呢?本就不是女儿的错,女儿还要过来这里受您的火气!”

        霍之柔说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果然没娘的孩子就是草……”

        霍之柔的最后一句话顿时让洛兴为恼羞成怒,看着看着眼前这个女儿,厌恶的目光表露无疑,这个女儿,越来越像他的亡妻霍氏,也越来越让他厌恶了!

        “滚!给我滚出去!”洛兴为大声冲着霍之柔道。

        霍之柔听到洛兴为语气不善的话语,撇撇嘴,转身准备离开,却走了一步,止住了脚步,锐利的目光投在洛惠兰的身上。

        四目相对,洛惠兰吓得脚步后退了一步,如今霍之柔竟然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全身而退,连她的娘亲都对付不了她,何况是她自己。

        霍之柔看到洛惠兰被吓到的样子,顿时轻轻一笑,随即说道:“妹妹,我又不吃你,你害怕什么?”

        “你要干什么?”洛惠兰看着霍之柔,眼里有些警惕,声音有些发颤地问道。

        蒋谷秋看到霍之柔将注意力投在她女儿的身上,也变得紧张不已,她知道,自己的女儿可是对付不了霍之柔的。

        “没干什么!”霍之柔将笑容收了起来,对着洛惠兰说道:“昨个我已经和妹妹说过来,进来了霍家,你的娘亲,你的嫡母只能是我的娘亲,所以你称呼霍姨娘,要称呼为‘姨娘’,可不能叫错了称谓,否则,再有下次,家法处置,知道了没有?”

        霍之柔看着洛惠兰听到她的话语,脸上浮现出不甘的表情,立刻板着脸,大声说道:“听到没有!”

        洛惠兰被霍之柔突如其来的大声吓了一大跳,脸色发白地点点头,声音如蚊地说道:“知……知道了。”

        霍之柔听到洛惠兰的应声,满意地点点头,将目光投在洛惠兰身边的洛凯风身上,经过这两天在霍家发生的事情,洛凯风虽然小,也是知道眼前的霍之柔是他得罪不起的,看到霍之柔将目光投在他的身上,吓得立刻往洛惠兰的身后躲着。

        “凯风弟弟,希望你也像你姐姐一样听话,知道吗?”霍之柔看着她将一个胆大包天的小混球吓成了这个样子,嘴角微微地勾了起来,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屋子。

        当霍之柔踏出屋子的那一刻,洛凯风的大哭声响彻了整个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