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他竟然是?!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19本章字数:3277字

        “小姐,您刚才把他们吓得够呛的!”春晓想到刚才霍之柔的架势,她拍了拍也被霍之柔吓到了小心肝,惊悚地说道。

        霍之柔看着自家胆子还没有练硬的丫鬟,白了她一眼,随即说道:“记得和曹叔说好,今天务必将蒋谷秋带过来的人一个个签好卖身契,谁不签的,这样的人不必留下霍家!”

        签上卖身契,这些下人才真正和霍家有关联,一旦背叛了她,霍之柔才好处置这下家伙,蒋谷秋要争要吵,也争不过理!

        春晓听到霍之柔的话语,收起脸上的惊吓,恭敬地说道:“奴婢知道了!”

        霍之柔听到春晓的回答,满意地点点头。

        而蒋谷秋这边,她也从她的丫鬟那里得知了霍之柔要给她带来霍家的下人全都签上卖身契的时候,气得小腹一阵阵抽疼。

        蒋谷秋忍着疼意,拉着洛兴为的手臂,说道:“老爷,大小姐她过分了,她这样做,让妾身怎么活?”

        洛兴为的脸色也是极其不好,听到蒋谷秋的话语,沉着脸色看着蒋谷秋,说道:“不活了?这样就不活了?霍家的家业我还没有拿到手呢!”

        蒋谷秋听到洛兴为的话语,将不快压下,心里顿时冷静了下来,是的,霍家的家业她还没有拿到手,她还没有收拾霍之柔这个臭丫头,怎么能不活了呢?她死了,也要拉霍之柔一起下地狱!

        蒋谷秋眼里露出滔天的恨意,来到霍家这两天受到的耻辱,她这辈子也不会忘记!总有一天,这耻辱她得一笔一笔地还给霍之柔!

        “你如今还怀着身子,实在不行,先离开霍府,等我将这里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再接你们母子三人回来。”洛兴为想了想,对着蒋谷秋说道。

        “不要!”蒋谷秋听到洛兴为的建议,毫不犹豫地拒绝道,她好不容易踏进了霍家大门,怎么就这样轻易地离开,离开了,就是代表了她害怕霍之柔这个臭丫头,不行,绝对不行!何况今天的局势看起来,洛兴为竟然收拾不了霍之柔这个丫头,让她极其失望。

        洛兴为听到蒋谷秋的拒绝,眉头顿时蹙了起来,不满地说道:“在这里你又受着气,如果肚子里面的孩子出了什么事,那我可要唯你是问!”

        蒋谷秋听到洛兴为的话语,拉着洛兴为的手臂说道:“老爷,妾身会小心的,你在这里孤军奋战,妾身怎么能在外面享福呢?妾身也留下来帮帮您,可好?”

        洛兴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蒋谷秋的手背,怜惜地说道:“委屈你了!”

        蒋谷秋将脑袋搭在洛兴为的肩膀上,对着他说道:“妾身不委屈,只是为老爷您心疼,明明大小姐也是您的女儿,为什么她就不能尊重您呢?”

        “她?”洛兴为眼里露出凶意,气恼地说道:“她和她那个死去的娘一样,有气死人的本事,当初我就应该让她陪着她娘,留下她,真是留下了祸患!”

        蒋谷秋想到以前洛兴为提及霍之柔的时候,并没有说这个臭丫头有那么厉害的,怎么她看起来,这个丫头是一个难缠的家伙。

        “老爷,以前您不是说大小姐会接受我们吗?为什么和您说的不一样呢?”蒋谷秋眉头深深地蹙了起来。

        洛兴为听到蒋谷秋的话语,沉思了起来,过了一会,他点点头,说道:“我感觉她确实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都不见这个丫头敢忤逆我的,现在胆子倒是大了不少。”

        “这大小姐会不会受什么人的怂恿了?难道是那个曹管家,妾身看他这个家伙不顺眼,总是和您作对。”蒋谷秋俏脸一拉,想到她进门的时候就被这个下人轻视,语气也不好了起来。

        “他?”洛兴为冷笑,“他以为他是霍家老头子留下的人就可以眼高于顶了,放心吧,早晚有一天,我会好好地收拾这个家伙!”

        蒋谷秋听到洛兴为的话语,想到刚才卖身契的事情,话题重新转了回来,说道“那真的要妾身带进来的人签卖身契吗?”

        洛兴为听到蒋谷秋的话语,无奈地说道:“让你离开你又不愿意,只能这样了,放心了,就算签了卖身契,将来也会是我们的人!”

        蒋谷秋听到洛兴为的话语,只能憋屈地点点头。

        而跪在地上的丫鬟听到蒋谷秋的话语,心里拔凉拔凉的,让他们签了卖身契,他们还会是夫人的人吗?看这位霍家的大小姐就不简单,现在她都不敢轻视这位才十四岁的大小姐。

        丫鬟心里觉得悲哀,可是身为下人的她们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呢?

        翌日,霍之柔看着手中的一份份卖身契约,满意地点点头,对着面前曹管家最信任的手下说道:“找个机会我要见那个叫秋菊的丫鬟!”

        这下人点点头,随后一脸凝重地对着霍之柔说道:“小姐,还有一件事,今早有人替了帖子给您。”

        霍之柔听到他的话语,有些疑惑,看着他从怀里拿着烫金的请帖,“是谁?”

        下人递给霍之柔,霍之柔接了过来,当看到请帖上显眼的一个“元”字,霍之柔眼眸一缩,“元家人!”

        下人点点头,说道:“是的!”

        霍之柔打开请帖,只见请帖上相邀她去游湖,霍之柔秀眉紧紧地蹙在了一起,对着他问道:“这请帖是给我的?而不是给我爹的?”

        下人听到霍之柔纳闷的问话,恭敬地说道:“小的将这件事告诉曹管家,他也是惊讶不已,曹管家觉得这元门人突然邀请您有些奇怪,而且小的们也怀疑这邀请您的是到底是不是元门的人,您又是女子,一旦是歹徒的话,到时对小姐您可是危险。”

        霍之柔将请帖再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确定确实是给她的请帖,嘴角勾了起来,“去!怎么不去,如果是元门的人,我到要看看是哪位大人物,如果不是元门的人,我看到底是谁想要算计我!大不了,多带些人过去!”

        这个下人听到霍之柔的话语,点点头,一会将大小姐的决定告诉曹管家。

        翌日,阳光明媚,而这一天霍之柔打扮极其精致。

        一件羽蓝色暗花祥云纹晋锦上衣,逶迤拖地撒花百水裙,身披孔雀绿撒花连珠团花锦纹薄烟纱玉锦,乌黑的马尾辫,头绾风流别致百合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织花五彩蝴蝶透玉篦,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金镶珍珠手链,腰系半月水波腰封,上面挂着一个扣合如意堆绣荷包,脚上穿的是绣花鞋,看起来整个人显得清雅秀丽。

        当马车停在晋城城东的月弯湖畔,霍之柔被丫鬟搀扶下了马车,往湖面一望去,只见湖面上,绿叶丛中,一朵朵荷花亭亭玉立,如娇羞的姑娘,满脸绯红,微微含笑。果然是一个游湖赏荷的好时机。

        望眼看去,只见在湖边停着一艘画舫,霍之柔嘴角勾了起来,对着身边的春晓说道:“走吧,去见见这位贵客!”

        岸上站着一位婢女,面无表情,看到霍之柔,朝着她行了一个礼之后说道:“霍小姐,奴婢元音,奉主子命恭候您!”

        霍之柔看着眼前这位婢女,样貌虽然清秀,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却让人生不起厌恶感,她有一双聪慧的明眸,虽是丫鬟,可是气度缺不似丫鬟那么简单,举止比起大家小姐还优雅,如果眼前这位姑娘真的是元门的一个丫鬟的话,看来元门也不简单啊!

        霍之柔想到这里,心里更为期待一会所要见的人,对着元音含笑地点点头说道:“元音姑娘,麻烦你带路!”

        元音点点头,伸出手,示意道:“霍小姐,这边请!”

        霍之柔跟着元音的身后,面上看起来轻松而悠闲,可是眼睛却观察着这艘画舫,奢侈!这是霍之柔给这艘画舫的评价。

        画舫的顶上梁漆着黄漆,漆却不似普通的黄漆,隐隐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却不刺鼻,如果霍之柔没有猜错的话,这黄漆便是简直不菲的香漆,一般都是皇家贵族才会使用。而船柱雕梁上雕刻着百兽,走近,才发现是大家之作,百兽刻得相当的栩栩如生。

        上一世,霍之柔也曾坐过齐王司昊然的画舫,可是,比起这个画舫还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元门果然了不得,而且,他们压根一点也不畏惧财不露白!

        元音带着霍之柔来到画舫最前面视野广阔的屋子,只见四周挂着精致的彩灯。而在里面,一个女子轻纱掩面,身着罗衣轻弹琵琶,而在她的面前,一位身着蓝色雨花锦夹袍的男子,一头乌黑茂密的长发简单地绑着身后,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

        霍之柔虽然是千金大小姐,但是却不是平时养在深闺的小姐,上一世,司昊然手中也有不少生意,常常带她在身边,而霍之柔见过不少男人,而司昊然也是一个英俊的男子,但眼前这位英姿焕发的男子还是让她闪神了一下,不过她却很快反应过来。

        霍之柔含笑地朝着面前一副慵懒模样的男子说道:“请问是元公子吗?”

        元博瀚仔细地看了一番今日霍之柔的打扮,眼里的笑意更加浓了,慢慢地站了起来,身上衣锦随着元博瀚的起身,本来的皱痕一瞬间抚平,元博瀚低沉,却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的声音对着霍之柔说道:“霍小姐,你太客气了,在下元博瀚!”

        元博瀚!

        霍之柔听到眼前男子的介绍,眼眸顿时一缩,眼前这个男子,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元门大当家——元博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