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马儿失控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19本章字数:3306字

        洛惠兰听到霍之柔的话语,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手紧紧地抓着帕子,丫鬟,这个臭丫头竟然敢把她当丫鬟使唤!

        霍之柔看着此时洛惠兰难看的脸色,冷冷一笑,“怎么?不愿意?既然不愿意,就好好给我在府里面呆着!”

        霍之柔说完,甩袖子离去,她可不同洛惠兰废话,此时纪清润还在等着她呢。

        洛惠兰看着霍之柔离去的背影,气得脸色铁青,一旁的丫鬟提醒道:“小姐,还去法源寺吗?”

        “去!法源寺又不是霍之柔她的,凭什么她能去,我就不能去?”洛惠兰气恼地说道,此前蒋谷秋叮嘱着让她和霍之柔打好关系,因此才有了今天这一幕,却没有想到被霍之柔毫不客气拒绝了。

        丫鬟听到洛惠兰的话语,随即道:“那奴婢叫人准备马车!”

        “嗯!”洛惠兰点点头,如果她真的听霍之柔留在府上,还真成了蠢货了。

        霍之柔带着丫鬟来到二门,看到纪清润马车旁边站在一个身着靓蓝色菱锦长衫的男子,顿时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正是纪清润兄长纪俊驰。

        “见过纪大哥!”霍之柔朝着纪俊驰微微行了一个礼。

        “柔儿太客气了!”纪俊驰虚扶着霍之柔。

        还没有等霍之柔说话,只见马车帘布被撩开,纪清润出现在马车里,笑着对着霍之柔道:“柔儿,你快上来,今天哥哥送我们去法源寺!”

        纪俊驰听到自家妹妹的话语,脸上露出无奈的笑意,而霍之柔微微皱起眉头,这件事为什么昨天纪清润没有告诉她?

        霍之柔虽然疑惑,但还是对着纪俊驰道:“纪大哥,今天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你和润儿都是我妹妹!”纪俊驰听到霍之柔客气的话语,立刻回应道。

        可是,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马车才出了霍家大门,只见纪家的下人拦住了纪俊驰,说纪家老爷找他,无奈,纪俊驰只能和自家妹子爽约返回家中。

        霍之柔看着身边气得脸颊子鼓鼓的纪清润,轻笑道:“怎么了?你哥哥不陪你去法源寺生气了?”

        纪清润看着霍之柔脸上的笑容,没好气地说道:“这家伙真不会把握机会!”

        霍之柔听到纪清润这句话,顿时哭笑不得,无奈地对着纪清润说道:“润儿,我当你哥哥只是兄长。”

        纪清润眉头皱了起来,不满地说道:“柔儿,我哥哥不好吗?记得霍姨还在的时候,还和我娘亲说将来我们两家结成亲家呢,我也希望你能当我的嫂子。”

        “润儿,这话别乱说了,记住,我和纪大哥是不可能的!”霍之柔严肃地说道,至于理由,她不想再说什么,并不是纪俊驰不好,只是纪俊驰不是她的良人。

        纪清润听到霍之柔的话语赌气地别过脸,一副不想理会霍之柔的样子。

        而就在这个时候,马车猛地停住,让马车里面坐着的霍之柔和纪清润身子猛地向前倾,差点摔倒。

        此时心情不好的纪清润恼怒地对着外面叫道:“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马夫听到纪清润的怒骂,随即道:“小姐,突然冲出来一对母子,马车撞到她们了!”

        马夫的话才落下,只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震天动地地哭声,让马车里面的霍之柔眉头皱了起来。

        “我的儿啊!你命怎么那么苦,本来陪着娘去法源寺祈福,怎么就被这不长眼的马车给撞到了!你可是我的命根子啊!你死了,你让娘怎么办啊?哇……”

        马夫听到妇人的哭诉,他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起来,这妇人这不是骂他不长眼吗?气愤地指着她道:“明明就是你们撞过来的!”

        妇人听到马夫的话语,气得一张脸通红地说道:“你胡说!难道我们想寻死吗?这路那么宽,我们走得好好的,你们就这样撞过来的!大家评评理,这撞到人了还有理了!”

        这条路是通往法源寺的唯一一条官道,今日去法源寺上香祈福的香客很多,如今这一出闹剧引来了不少人的观看。

        而在霍之柔马车后的不远处,洛惠兰幸灾乐祸地看着前面发生的一切,庆幸刚才没有和霍之柔同乘一辆马车,否则这事情不是闹得她脸都没有了?

        “活该!看你还嚣张!”洛惠兰得意地说道。

        马夫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围观者,脸色越来越难看了起来,对着马车里面的纪清润说道:“小姐,怎……怎么办?”

        此时的纪清润心情极其不好,听到马夫的话语,不耐烦的声音说道:“直接用银子打发不就好了!”

        马夫应声从怀里拿出几块碎银子,直接扔到妇人的身上,恨恨地说道:“拿了银子赶紧给我走!”

        妇人看到马夫扔到她身后的碎银,脸色变得铁青不已,拾去碎银,直接朝着马夫砸了过去,愤愤不平地说道:“你当是去乞丐吗?撞了人,直接给银子就了事了!如果真收了你的银子,还真是当我们是敲诈的了!”

        “你!”马夫没有想到妇人会这样一个举动,对着马车里面的纪清润说道:“小姐,怎么办?”

        “没用的东西!”纪清润一直注意着外面的动静,她听到马夫连这点小事都做不了,气得她撩开车帘布,冲着外面抱着孩子的妇人讥讽无法地说道:“怎么?嫌弃银子太少了?说说,到底多少银子才能了事?”

        “你!”妇人怒指着纪清润,气愤不已道:“你们当还有没有王法了?撞了人,还没银子来解决事情,好!既然如此,我们去官府去解决这件事!”

        霍之柔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她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到这个地步,原本她因为只是碰瓷想要敲诈银子,却没有想到给了银子妇人不肯要,反而要闹到官府去。

        她的目光落在妇人怀里的孩子上,只见孩子脸色苍白,嘴唇也是毫无血色,她沉思了一番,对着身边气得胸脯上下起伏的纪清润说道:“润儿,这件事闹到官府去,影响可不好。”

        “那怎么办?明明就是……”

        “行了!”霍之柔阻止纪清润不满的话语,对着外面不善罢甘休的妇人道:“抱歉,我们赚了你们,只是此时最要紧的不应该是带着你的孩子去看大夫吗?现在他的情况可不是很好!”

        妇人听到霍之柔的话语,低头看向怀里的孩子,惊慌道:“狗儿,你别吓娘啊!”

        “你派人送他们去看大夫,务必让大夫好好给他们治好伤!”霍之柔对着马夫道。

        马夫听到霍之柔的吩咐,犹豫地看着他家小姐,不甘的纪清润撇撇嘴,点点头,道:“听柔儿的!”

        “是,小姐!”马夫听到纪清润的话语,示意身边纪家的下人,让一个人抱着孩子,带着妇人去看大夫。

        围观的人群中,四个人高马大的侍卫围着一个高挑秀雅的男子,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他嘴角噙着一抹淡笑看着眼前的闹剧,对着身边的侍卫说道:“杨昌,这件事是你派人做的?”

        男子身边的一个侍卫听到他的问话,摇摇头,恭敬地回道:“主子,卑职并没有吩咐人这样做!”

        “哦?那这一出戏说做的,还真不错!“男子挑了挑眉头道,“确定马车里面的正是霍家的小姐霍之柔吗?”

        “是的,主子,据暗卫禀告,马车里面身着粉色衣裳的女子正是霍之柔。”杨昌听到男子的问话立刻道。

        “你说?有什么能吸引她的注意?”男子手中的扇子轻轻地拍打着手心,眼里露出精光看着马车里面坐着的霍之柔。

        杨昌听到男子的话语,随即道:“主子,自古就有英雄救美之说,在危难之中救人,更让人心怀感激,主子您想做的事情更是顺利!”

        男子听到身边侍卫的提议,轻笑地点点头,说道:“这注意还真是不错,只是现在何来危难?”

        “这容易!”杨昌听到男子的反问,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细长的针,手指一弹,往此时霍之柔所乘坐马车的牵头马儿射去。

        解决了麻烦事之后,霍之柔吩咐马夫继续驾车往法源寺而去,却没有想到马夫扬起手中的马鞭朝着马儿挥打而去的时候,马儿突然扬起马蹄,发出长鸣的声音。

        坐在马车里面的霍之柔和纪清润只感受到马车一阵剧烈的颠簸,紧接着车外传来了百姓的尖叫声和马夫和下人惊慌失措的呼救声。

        “啊……”

        在马车颠簸那一瞬间,霍之柔就下意识的将纪清润搂在怀里,一手牢牢的抓住车窗,稳住自己的身子。

        “柔儿,怎……怎么回事?”纪清润伸手紧紧的抱住霍之柔,语气里有着掩不住的惊慌。

        随着马儿的发疯,马车里面的霍之柔和纪清润一次次的往车壁上撞去,马车外,受惊的马儿赤红着一双眼睛发狂地在官道上奔驰着,也不顾被马儿惊吓得乱跑的百姓,车夫声嘶力竭的控制发狂的马儿,却被它猛地一甩,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霍家、纪家的下人们追赶着发狂的马儿,可惜受惊的马儿只顾着往前冲,随着狂性越重,有不少人无辜的百姓被撞伤……

        “柔儿,怎么办?”纪清润苍白的脸色,惊恐得眼泪流了下来。

        霍之柔抱着纪清润,指尖深深的潜入窗框里,本来修得整齐的指甲此时上翻,已经鲜血淋漓,可是她并没有叫痛,听到纪清润的问话,她摇摇头。

        就在这个时候,“嗖”的一声,一支利箭破空之声传来,直直射穿了马儿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