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出手相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19本章字数:3375字

        伴随马儿的一声惨叫,只见它一头栽在了地上,血流一地,而车厢随着马儿倒下也大幅度的倾斜。

        “砰!”随着一下重击,霍之柔闷哼一声,之后一切归于平静。

        “小姐!”

        霍家和纪家的下人围住车厢,打开车帘布,惊慌失措地将里面有些眩晕的霍之柔和纪清润搀扶出来。

        “小姐,您怎么样了?别吓了奴婢!”这次霍之柔带出来的丫鬟看着霍之柔脸色苍白的模样,哭泣地说道。

        “我没事!”霍之柔微微地摇摇头,刚才肩膀撞击到车厢的侧壁似乎受伤,回头看着纪清润被搀扶出来,她出声道:“润儿,还好吗?”

        “哇!”成功脱险的纪清润听到霍之柔的话语,再也控制不住,上前紧紧地抱住霍之柔哭泣了起来。

        “好了,别哭了,在外面呢!”纪清润的下巴抵住霍之柔受伤的肩膀,让她吃痛地倒吸了一口气,但看着痛哭流泪的纪清润,她忍住想要推开纪清润的冲动,安抚地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身边传来一道温润如玉的嗓音,“两位姑娘,还好吗?”

        霍之柔听到这个嗓音,身子猛地一僵,就算重生了,这声音的主人她永远不会忘记了,缓缓地转过身,看到她身后站的男子,她眼眸一缩,司昊然,他怎么在这里!

        身后这个男子正是上一世她即将要嫁的良人,也是她霍家被满门抄斩的罪魁祸首,九皇子齐王——司昊然!

        以霍之柔对这个男人的了解,他算是众多皇子中的异类,不喜朝政之事,而是喜欢经商做生意,而当今圣上本不愿意做这样的事情,可是随着皇子之间的夺嫡之争越来越激烈,有一个儿子能不参与其中,让他很是欣慰,默认了这个儿子经商之举。

        上一世,霍之柔被洛兴为赶出家族,路遇司昊然,被他所救,而他得知自己是商贾之女之后,便将他的部分产业交给她打理,而身为霍家嫡女的她自然将这些产业弄得蒸蒸日上,也让司昊然许诺迎娶她为侧妃。

        霍之柔想到这里,她紧紧地抿了抿粉唇,垂眸敛睫,遮住那抹让人无所遁形的嘲讽,她可是记得上一世禁军统领夜闯霍家将霍家上下全都斩杀的时候说过的一句话,“霍家参与齐王谋逆!”

        呵呵!

        霍之柔心里冷笑,世人都被眼前的这个男人给欺骗了。不过,此时的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霍之柔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她记得上一世司昊然并没有出现在这里的,难道因为她的重生也改变了不少事情吗?

        霍之柔久久没有出声让司昊然脸上维持的笑容顿时一僵,心里恼恨不已,眼前的这个女子竟然敢忽略他,其心可诛,他堂堂的齐王殿下还从来就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不过,为了那个东西,他要忍!

        司昊然压下心中的怒火,脸上的笑容更加亲切,对着霍之柔说道:“姑娘难道受惊得说不出话了?”

        司昊然的亲切的声音立刻让抱着霍之柔的纪清润转过头,当看到司昊然一张英俊的模样,她脸上浮现出两朵羞云,刚才惊恐的模样一扫而散,羞涩地拉着霍之柔道:“柔儿,是这位公子救了我们吗?”

        霍之柔看着司昊然身边站着一个侍卫,他的手中拿着弓箭,这个侍卫她自然认得,正是司昊然最信任的属下——杨昌,刚才那匹发狂的马儿正是被杨昌给射死的。

        霍之柔点点头,淡淡的声音道:“正是这位公子身边的男子所救。”

        霍之柔的话语顿时让司昊然脸上的笑容一僵,他没有想到霍之柔只认他身边的杨昌所救而不认他!

        纪清润听到霍之柔的回答,娇嗔地白了霍之柔一眼,明眼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个拿着弓箭的男子是这个公子的手下,那就是这个公子派人搭救了她们。

        纪清润朝着司昊然行了一个礼,对着司昊然道:“多谢公子相救。”

        纪清润的话语缓解了司昊然此时的不满,他脸上重新扬起笑容,“姑娘客气了,快请起。”

        纪清润回给司昊然一个娇羞的笑容,缓缓起身。

        霍之柔无奈地看着身边的好友,将目光投在杨昌的身上,朝着他行了一个礼道:“多谢公子相救!”

        杨昌看到霍之柔的动作,轻轻地咳嗽了几声道:“姑娘客气了,是我家公子吩咐小的救下姑娘的!”

        杨昌将功劳归到司昊然的身上,霍之柔听到杨昌的话语,就算心里不舒服,但不得不对一旁似笑非笑看着她的司昊然再次行礼道:“谢公子!”

        “客气!”司昊然微微点点头,态度倒是比起之前冷淡了几分。

        霍之柔对于司昊然的冷淡倒是不觉得什么,将目光投在死去的马儿和倒下的车厢上,肩膀上隐隐有些痛意,她对着纪清润道:“润儿,估计我不能陪你去法源寺上香了。”

        发生了这种事,纪清润自然再也没有上香的打算,她此时还心有余悸,可是看到此时的场景,她小脸垮了下来,说道:“柔儿,我也不想上香了,只是,我们怎么回城呢?”

        霍之柔听到纪清润的话语,她的眉头也是深深地蹙了起来,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司昊然含笑地说道:“如果两位姑娘不介意,我的马车可以送两位小姐一程。”

        还没有等霍之柔回答,只见纪清润眼睛一亮,朝着司昊然感激地说道:“多谢公子!”

        洛惠兰目光紧紧地跟随着司昊然的身影,她的脸上既不满又羡慕,她没有想到霍之柔竟然能逃过这个大难平安无事,羡慕的是她被一个俊美的公子所救,真是好运,为什么她就没有这样的运气呢?

        “走!回府!”洛惠兰对着身边的丫鬟命令道。

        丫鬟听到洛惠兰的话语,疑惑地说道:“小姐,不去法源寺上香了?”

        “去什么去,霍之柔都不去了,我去干什么?”洛惠兰没好气地说道。

        丫鬟听到洛惠兰的话语,立刻吩咐马夫掉头回府。

        霍之柔和纪清润以及两个人的丫鬟坐在司昊然的马车里面,别看马车外表看着朴实,但里面装饰都不简单。

        纪清润属于富贵人家嫡女,自然晓得马车中之物皆是不凡之物,她拉着霍之柔的袖子,忐忑不安地说道:“柔儿,救我们的这位齐公子似乎很不简单啊!”

        霍之柔听到纪清润的话语,点点头说道:“他确实不简单。”

        “柔儿知道他的身份?”纪清润听到霍之柔的这句话,顿时出声道。

        “不知道!”霍之柔摇摇头,她不会告诉纪清润这个男人正是齐王司昊然,此时的他们只是陌路人。

        纪清润听到霍之柔的回答,嘴巴嘟了起来,随即不满地道:“还以为你知道呢,刚才看着你似乎对齐公子一点好感都没有呢!”

        霍之柔眼里划过冷笑,她自然对他一点好感都没有,上一世,他欺骗了她,害得她家破人亡,这笔账,她还没有好好和他算呢!不过这一世,她只想和这个男人毫无一丝瓜葛,皇家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别牵扯到她一个平民百姓的身上。

        霍之柔的目光落在纪清润的身上,刚才她自然看得出纪清润对司昊然有好感,就如同上一世单纯的她,被司昊然所但就之后,一颗芳心就落到了他的身上,只是,这不该是她的良人。

        纪清润身为自己的好友,霍之柔自然不想纪清润重蹈她上一世的覆辙,对着纪清润道:“润儿,这位齐公子身边有几个侍卫,刚才搭救我们的那个男人的身手可见不凡,可见他身份不简单,而我们仅仅是晋城的商贾之女,如果齐公子是大家公子,你觉得这样的人能肖想的吗?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霍之柔的话语顿时让纪清润脸色刷地一下苍白了起来,她知道霍之柔话语告诫她的意思,她们仅仅是商贾之女,如果她看上的这个男人是大家公子,这样的家世怎么可能允许娶她为妻,为妾都算是高看了!

        一时间,纪清润哀伤不已,纪清润身边的丫鬟看到自家小姐芳心破碎的模样,不敢出声,其实她也明白霍小姐说的是,希望自家小姐能看得开点,那位齐公子不是小姐的良人。

        而霍之柔和纪清润的谈话被外面骑马的司昊然听进了耳朵里,他挑了挑眉头,这位霍家小姐还有自知之明啊!要不是为了那个东西,他犯不着对这个女子如此客气,现在看起来,这女子还有点意思。

        司昊然让人先送纪清润回纪府,纪清润虽然被霍之柔的话语说得有些难过,但是对于这位让她芳心相许的司昊然还是迷恋的,当下马车的时候,她恋恋不舍地朝着司昊然的模样,让马车里面的霍之柔无奈不已。

        “齐公子,多谢相送!”霍之柔下了马车对着司昊然道谢道。

        司昊然点点头,“霍小姐客气,既然如此,在下告辞!”说完,他拉着马缰绳准备离去,他晓得霍之柔一定不会邀请他进霍府的,反正有了救命之恩,以后再慢慢改变这姑娘对他的偏见,不急于一时。

        霍之柔看着司昊然离去,暗暗舒了一口气,正准备进府,却没有想到身后传来洛惠兰的声音,“姐姐!”

        霍之柔听到洛惠兰的声音,眉头皱了起来,她明明交待洛惠兰不许出府,没有想到这个丫头竟然敢违背她的命令。

        霍之柔转过身,冰冷的目光直直地投在洛惠兰的身上,顿时让洛惠兰脸上的笑容一僵,很快她便反应过来说道:“姐姐,听说今天去法源寺的路上你出事了,幸好没事,吓死我了!”

        洛惠兰说完,将目光投在将来离去的司昊然身上,脸上露出小女情态,朝着司昊然行了一个礼之后道:“谢谢这位公子救了小女长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