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另有目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19本章字数:3307字

        司昊然听到洛惠兰的话语,将目光投在她的身上。只见今日的洛惠兰身着身穿一件米黄底妆花连珠团花锦衣,驼色彩绣百蝶穿花纹长裙,头挽百花髻,插着盘丝八吉纹密腊头花,看起来是一个清秀的小佳人。

        这样的女子在京城不计其数,并没有激起司昊然的任何好感,不过想到之前了解的霍家情况。霍之柔的生父在外养的外室,并将外室和其儿女带进了霍家,那么眼前这位就是洛兴为外室所生的女儿了?

        司昊然淡淡一笑,点点头,说道:“姑娘客气!”说完,他不想再同洛惠兰多说什么。

        洛惠兰看着司昊然要离去,着急不已,大声地叫道:“等等!”她转过头,对着面无表情的霍之柔道:“姐姐,这位公子救了你,难道你不请他进去坐坐吗?”

        霍之柔冷笑,她可没有忽略掉刚才洛惠兰对司昊然的好感,她可不想招惹一头狼进霍家,淡淡的声音道:“最近霍家太乱了,等改天再答谢齐公子!”

        司昊然听到霍之柔的拒绝,轻轻一笑,“霍之柔客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再下告辞!”这一次,他头也不回地离去。

        洛惠兰看着司昊然离去的背影,不满地跺了跺脚。

        “主子,就这样子走了?”杨昌有些不解地看着司昊然,好不容易有机会和霍之柔接触,怎么自家的主子就轻易离去了?

        司昊然听到杨昌的话语,淡淡的声音道:“不急于一时,霍之柔本就不想和我太多接触,这女子明白自己的身份,一旦我刻意亲近,反而让她升起警惕,反正今天救了她一命,她心里一定有感激,事情慢慢来,你想办法,让人混进霍家,务必找到那个东西!”

        “属下明白!”杨昌听到司昊然的话语恭敬地应下。

        “姐姐,姐姐!”洛惠兰追上前面的霍之柔,抱怨的口气道:“你怎么让这位公子走了呢?他好歹救了姐姐一命,你应该请来进来坐了坐,答谢一番才是。”

        霍之柔听到洛惠兰话语中的指责,脚步猛地一顿,转过身,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那目光太过冰冷,竟让洛惠兰不自觉的闭了嘴。

        看着洛惠兰不说话,霍之柔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冷笑,伸出手,捏住洛惠兰的下颚,讥讽的口气道:“我请不请他进来,管你什么事?”

        霍之柔的手指冰冷,此时紧紧地捏住她的下颚,让洛惠兰感觉到浑身冰冷,呼吸也不由自主地屏住,而近看霍之柔的表情,黝黑的眼眸如深邃的潭水,仿佛能将人的灵魂吸入毁灭一般,而此时上扬的嘴角含着冰冷的讽意。

        “怎么?哑巴了?”霍之柔看着洛惠兰苍白的脸色,一副害怕的模样立刻取悦了她,松开掐着洛惠兰下颚的手,手掌轻轻地拍打着洛惠兰的脸颊子。

        “今天我出门的时候说过的话是不是忘记了?我说过,让你老老实实地呆在府上,还敢给我出府?”

        霍之柔森冷的口气让洛惠兰眉目间含着惊恐,她脸上露出一抹僵硬的笑容,“姐……姐,今日是观世音菩萨成道日,如此好的日子,妹妹也想去祈福平安,保佑爹和姐姐健健康康的。”

        “哼!”霍之柔听到洛惠兰的心虚地说出这番话,不屑地哼了一声之后道:“给我老老实实地呆在西跨院里,否则别怪哪天我心情不好,直接将你们扔出去!”

        霍之柔说完,也不想同眼前的洛惠兰废话,转身离去。

        洛惠兰在霍之柔离去之后,身子顿时一软,幸好身边的丫鬟发现她的异常,及时扶住了她。

        “小姐,您还好吗?”丫鬟担忧地看着脸色煞白的洛惠兰。

        洛惠兰手紧紧地握成拳头,眼里含恨地看着霍之柔的背影,恨不得在霍之柔的身上戳出一个洞出来,听到丫鬟的问话,她恼怒地说道:“走,回去!”

        一进蒋谷秋的院子,洛惠兰哭得扑向蒋谷秋,“娘,您要为女儿做主啊!”

        蒋谷秋才喝完保胎药,只见女儿哭泣的扑上来,生怕伤了肚子里面的孩子,立刻避开,脸一拉,语气不佳地说道:“怎么了?不是叫你去法源寺吗?”

        洛惠兰看到蒋谷秋的动作,跺了跺脚,哭得更加伤心道:“娘你果然不疼兰儿了,只想着肚子里面的弟弟。”

        蒋谷秋听到洛惠兰的抱怨,脸上露出无奈,拉着洛惠兰坐下来,随即道:“好了,发生什么事了?”

        洛惠兰嘟着嘴巴,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道了出来,蒋谷秋听着,脸上越来越严重,眼里也露出遗憾的表情,霍之柔这臭丫头怎么就平安无事呢?

        洛惠兰说完事情之后,拉着蒋谷秋的手臂,撒娇道:“娘,我们让爹将那位齐公子请来府上如何?”

        “兰儿,你可知道你说的是什么话?”蒋谷秋看到女儿说起这个救霍之柔的齐公子脸上难掩小女情态,身为生母的她自然看得出女儿看上了那个男儿。

        “女儿自然知道说的是什么,娘,女儿看得出,这个齐公子身份不简单,他气度不凡,身边还有侍卫伺候,这样的好男儿,怎么能便宜霍之柔呢?她笨女儿可不笨!”洛惠兰脑海中浮现司昊然翩翩公子的模样,她脸颊子也羞红起来。

        蒋谷秋听到女儿的话语,再看看洛惠兰的模样,她眉头深深地蹙了起来,身为外室十多年,她可不是市井之妇,如今的她虽然进霍家,霍之柔让下人称她为姨娘,但是在外人眼里,她还是一个外室。如果女儿口中的那位齐公子真的是家世不凡的话,这样的男儿会看上女儿吗?就算他看上了,就只是妾而已,可是听女儿的言语,这个男儿不错,何况如今女儿也快及笄了!”

        “娘亲,怎么样嘛?”洛惠兰看到蒋谷秋一副沉默不语的样子,撒娇地晃着蒋谷秋的胳膊问道。

        蒋谷秋无奈地点点头,“好了,别摇了,娘会和你爹说的!”

        洛惠兰听到蒋谷秋的话语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

        而站在一旁的灵菊眼眸划过精光,这件事,或许那位大小姐很是感兴趣。

        晋城飞鹤楼,元博瀚正悠哉喂着鸟儿身后的元音面无表情地抱着一大堆请帖拿过来,对着元博瀚道:“当家,今天又送来一堆的请帖!”

        晋城晋锦的商家得知元门大当家来到晋城之后,纷纷开始行动起来,得知元博瀚入住飞鹤楼之后,纷纷上门想要拜访他,以求给这位元门大当家留下好的影响。

        “嗯!”元博瀚听到元音的话语,淡淡地应了一声,随即说道:“有霍家的吗?”

        元音没有想到元博瀚如此关心有没有霍家的请帖,挑了挑眉头,但是还是老实地说道:“回当家的,没有!”

        笼子里面的鸟儿嘴巴一馋,尖锐的嘴巴在吃元博瀚掌中的鸟食的时候,将元博瀚的掌心用力地啄了啄,有些刺痛,让元博瀚眉头蹙了起来,手指立刻弹了一下鸟儿的脑袋,不悦的声音说道:“真不听话,想要吃东西,就要老老实实,还要学会讨好你主子我,不学会讨好,今个你就等着饿肚子吧!”

        元音听到自家主子话语中意有所指,眼里划过笑意,看来自家的主子对这位霍家大小姐高看啊!

        不过想到一件事,元音脸上变得凝重了起来道:“主子,齐王来到了晋城,有侍卫看到今天齐王还亲自送了霍家小姐回府。”

        “嗯?”元博瀚听到元音的话语,转过身,眼里露出疑惑,“司昊然?”

        “没错!”元音点点头,“奴婢有些奇怪,这霍家大小姐怎么和齐王牵扯到了一起?”

        “派人去调查了吗?”元博瀚走到洗手盆前清洗着手,而元音看到元博瀚的举动,立刻拿起一块干净的毛巾伺候着。

        “奴婢已经派人去查了,很快便知道!”元音恭敬地回道。

        说曹操,曹操到!

        只见被元音派去调查的侍卫快步地走了进来,朝着元博瀚行礼之后说道:“当家,属下查到齐王的一些事。”

        “说!”元博瀚将手中的毛巾扔给元音之后淡淡地说道。

        “据说这段时间齐王派人很是关注霍家,还有,今日霍家大小姐去法源寺上香的路上马匹发狂,而齐王正好在现场,救了霍家大小姐一命并送她回府!”侍卫将调查到的事情简单地道了出来。

        元博瀚听到侍卫的话语,眼眸深沉了起来,司昊然派人调查霍府,今日还救了霍之柔,真的有那么巧的事情?

        世人都说司昊然是逍遥皇子,不参与朝堂之争,一心一意地做商贾之事,这传言元博瀚听着一笑而过,他压根就不相信这些话,身为皇子的司昊然不想成为皇帝,简直就是笑话,这家伙就是一匹包着人皮的虚伪狼。

        “去查一下,到底霍家有什么东西让司昊然如此感兴趣的!”元博瀚沉吟一番之后对着前面的侍卫命令道。

        “是,当家!”侍卫听到元博瀚的话语,恭敬地退了下来。

        待侍卫退下之后,元博瀚闭上眼睛,慵懒地坐在椅子上,仿佛一只休憩的狮子,元音静静地站在元博瀚身边,一言不发。

        过了一会,只见元博瀚手指轻轻地在桌面上敲打了三下,不一会儿,只见一个黑衣人出现在元博瀚的面前,蒙着一张脸,看不清此时他是什么样子,但是流露在外的那一双锐利的目光,能让人猜得出,此人不简单。

        “见过主子!”黑衣人朝着元博瀚恭敬地行了一个礼。

        元博瀚睁开双眼,眸中闪过一丝寒意,却微微一笑,轻声道:“元剑,派人去监视霍之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