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怒打渣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19本章字数:3283字

        回到霍府,在大门,看到了在大门等候的曹管家,霍之柔眉头蹙了起来,到底什么贵客能让曹管家那么重视。

        “小姐!”曹管家上前迎接行了一个礼。

        “嗯,曹叔,到底是什么贵客?”霍之柔也不废话直接问道。

        “回小姐,是一个叫齐公子的客人,听说他是您的救命恩人,所以老爷让人叫您回府!”曹管家回道。

        霍之柔听到曹管家的话语,手紧紧地握成拳头,脸上的表情也紧绷了起来,齐公子,救命恩人,除了司昊然这个家伙还有谁?才一天的时间,他竟然就能踏进霍府了,明明她爹并没有归府,而蒋谷秋也没有将事情说出来,他怎么会上霍家?难道是他主动上门的?

        “他怎么进来的?”霍之柔眼眸寒光凛凛,语气极其不佳地问道。

        曹管家听到霍之柔的口气,一愣,随即恭敬地说道:“回小姐,今早老爷在路上遇到麻烦,是齐公子帮了老爷,老爷得知他是您的救命恩人之后,就邀请他过府的!”

        霍之柔眉头蹙了起来,以她对司昊然的了解,这个家伙不像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现在救了她,现在又帮她爹解决麻烦,怎么感觉有点奇怪。

        霍之柔和曹管家说话间已经走到了大厅外,老远就听到洛兴为响亮的嗓门,“哈哈,齐公子缪赞,实在不敢当,鄙人这个小女从小喜茶,这茶艺也是她的喜好,今日献丑了!”

        霍之柔听到洛兴为的话语,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看来大厅里面不止她爹和司昊然啊!她就说嘛,以昨日看洛惠兰对司昊然有兴趣,如今司昊然进霍府,她怎么能坐得住。

        曹管家看着霍之柔站在大厅外却不进去,疑惑地出声道:“小姐,您不进去?”

        霍之柔听到曹管家的问话回过神来,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踏进霍家,脸上也扬起笑容,一进门便说道:“爹,听说今日有人帮您大忙了,是谁?”

        霍之柔的声音立刻将大厅里面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投在霍之柔的身上,司昊然眼光闪烁着,而嘴角噙着的笑容更浓了。

        “柔儿,你回来了,是这位齐公子,今日爹的钱袋子给一个黄毛小子给偷了,幸好这位齐公子解围!”洛兴为听到霍之柔的问话,随即指着司昊然道。

        霍之柔听到洛兴为的话语,将目光投在司昊然的身上,只见此时的他坐在洛兴为的下首,他身后站在杨昌,看到霍之柔看向他,他微微点头,含笑道:“霍小姐,咱们又见面了,没想到洛老爷是你爹啊!”

        司昊然的话一落下,站在洛兴为身边的洛惠兰将嫉妒的目光投在霍之柔的身上,手紧紧地拽着帕子。

        霍之柔轻轻一笑,朝着司昊然行了一个礼之后说道:“多谢齐公子今日相助,本想哪天宴请齐公子,没有想到今日就有这个机会了。”

        “姐姐昨日都叫你请齐公子进府了,你就是不愿意!”洛惠兰插嘴道。

        霍之柔听到洛惠兰的话语,将目光投在洛惠兰的身上,“妹妹?昨日为何我不请齐公子进府,你不是最清楚吗?”

        霍之柔的反问顿时让洛惠兰脸色一变,想到昨日霍之柔对她的威胁,眼里万分不甘。

        一旁坐着的蒋谷秋看到女儿受到霍之柔欺负,眼里露出怒火,但很快消失不见,脸上带着温婉的笑容,对着洛兴为道:“老爷,原来齐公子是您和大小姐的恩人,今日可得好好款待齐公子才是!”

        “没错没错!”洛兴为点点头,对着曹管家吩咐道:“快叫人准备!”

        “是!”曹管家领命离去。

        丰盛的菜肴上桌,霍之柔看着洛惠兰要近身伺候司昊然,她嘴角噙着冷笑,洛惠兰还自降身份当自己是丫鬟了!先是泡茶后是伺候人用膳,真是丢尽了霍家的脸!

        “爹,女儿告退,妹妹,姐姐有事要吩咐你,你随我退下!”霍之柔淡淡的语气说道。

        正准备拿起筷子的洛惠兰听到霍之柔的话语,手中的动作一顿,不满地冲着霍之柔道:“不要!”

        “嗯?”霍之柔眯着眼睛看着洛惠兰,眼里的煞气让洛惠兰打了颤。

        一旁的蒋谷秋眉目布满阴云,她心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女儿还是太弱了。

        “兰儿,和大小姐下去吧!”蒋谷秋为洛惠兰解围道。

        “娘!”洛惠兰听到蒋谷秋竟然帮着霍之柔说话,布满地朝着她叫道。

        霍之柔冷冷一笑,这蒋谷秋还是有脑子的,可惜,这脑子太多算计了!

        “蒋姨娘,你也随我退下,小小的一个妾室也敢在贵客面前,还懂不懂规矩了!真是让人笑话了霍家!”霍之柔也不顾此时司昊然在面前,直接对着蒋谷秋指责道。

        蒋谷秋听到霍之柔毫不客气的呵斥,脸色顿时变得一阵青一阵白起来,不仅仅是她,就连坐着的洛兴为脸色也是极其不好,不悦地说道:“兰儿,齐公子也在这里呢!”

        “爹,女儿说得不对吗?就是因为齐公子在这里,才说的,免得让齐公子觉得我们霍家没有一点规矩,连小小的妾都敢出来待客!”

        霍之柔说到最后,脸上尽是讥讽,不过很快收回去,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一旁一直挂着笑容没变化的司昊然,“齐公子,让您见笑了!”

        司昊然听到霍之柔的话语,轻轻一笑道:“霍小姐客气了!”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蒋谷秋再也没有面子敢呆下来,带着洛惠兰随着霍之柔离去。

        “跪下!”待走到洛兴为和司昊然都看不见听不到的地方之后,霍之柔脚步一顿,转头看着身后蒋谷秋和洛惠兰呵斥道,面目阴沉,眸中含着煞气,恨不得将眼前的这对母女扔出霍府,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让她们踏进霍家!

        “你……”洛惠兰听到霍之柔竟然让她们在大庭广众之下朝她下跪,这不是打她们的脸吗?气得她正想反驳,可惜被蒋谷秋给拉住了。

        霍之柔没有想到蒋谷秋如此听话地跪下,顺便拉下身边想要反驳的洛惠兰。

        “大小姐,妾身错了,请大小姐饶恕!”蒋谷秋微微低下眼睑,掩饰住眼里的憎恨。

        “娘,你凭什么朝她认错,我们根本没错!”洛惠兰看到自个娘亲竟然朝着霍之柔做低伏小,气得不甘地叫道。

        “春晓,给我掌嘴!”霍之柔冷眸看着还反抗的洛惠兰,真当她是霍家小姐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玩意!

        春晓听到霍之柔的话语,立刻应声行动,她早就看洛惠兰不顺眼,呸,什么二小姐,在霍家连下人都不如,如今大小姐给她这个机会教训这个丫头,她当然愿意。

        “啪!”春晓使出了一个吃奶的劲朝着洛惠兰的脸上挥去了一个巴掌,这个巴掌直接将洛惠兰娇嫩的脸蛋打出了一个红肿手掌。

        “你这个贱婢,你竟然敢打我!”洛惠兰被春晓这个巴掌打得楞了一下,当痛意袭来,她气得嘴脸扭曲了起来,朝着春晓扑了过去。

        平时蒋谷秋待亲生女儿如闺中千金,身边也是有丫鬟伺候着,她的力气哪里比得过身为婢女的春晓,很快便被春晓制服,对着身边看傻的霍家婢女道:“上来,抓住她,一会她发疯伤到大小姐,唯你们是问!”

        一旁霍家的婢女听到春晓的话语,再也不敢犹豫,上前抓住发狂的洛惠兰。这个霍家可是霍之柔做主,可不是蒋谷秋母女的。

        臭丫头!跪在地上的蒋谷秋紧握着拳头,看着如此狼狈的亲女,气得眼眸发红,小腹也隐隐作痛了起来,她万万没有想到霍之柔会当众掌打她的女儿!

        就算是心里气愤,可是此时的蒋谷秋还得压下肚子里面的火气,她如今在霍家还处于下峰。

        “大小姐,你大人有大量,饶了兰儿,她怎么说也是你的妹妹啊!”蒋谷秋朝着霍之柔求情道。

        霍之柔轻蔑一笑,“蒋姨娘,你说错话了,我可是小人,不是大人!还有,我没有如此不知羞的妹妹,都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知不知道矜持的,真是丢尽了霍家的脸面!今天一个巴掌还算打轻她了!不说她,你,蒋姨娘,一个小小的妾,也敢出后院招待客人,你还真当自己是主母吗?果然有什么样生母就有生出什么样的女儿,一点羞耻之心都没有的!“

        霍之柔这一番羞辱的话语让蒋谷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起来,想要反驳,却说不出反驳的话语。

        “霍之柔,是我做错事了,你别将错怪在我娘的身上,是我拉着她出来的!”洛惠兰此时清醒了不少,听到霍之柔这一番毫不客气地对着蒋谷秋怒斥的话语,她立刻将错揽到她的身上。

        “再给我掌嘴!”霍之柔目光如眼刀子直射向洛惠兰。

        “啪!”春晓听到霍之柔的命令,再一个巴掌甩到洛惠兰的脸上,刚才那个巴掌她还打得不过瘾,此时自家小姐的命令让她更是激动。

        “你!霍之柔你这个贱人!”洛惠兰气得挣扎了起来,可惜抓着她的两个婢女怎么可能让她靠近霍之柔呢?

        “我和你说过,进了霍家,你该尊谁为母亲?嗯?难道我说的话你都都是耳边风?胆敢骂我?春晓,教教她什么是规矩!”霍之柔朝着洛惠兰森森一笑,眼里冷冽无比。

        “是,小姐!”春晓听到霍之柔的命令,扬起手。

        “啪,啪!”一声声清脆的掌声响彻这个花园,而一旁的蒋谷秋看着被掌捆的女儿,心疼得流泪,看着一脸淡定的霍之柔,恨不得锉骨扬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