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狮子大开口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19本章字数:3517字

        “你……”

        洛兴为才说了一个字,却被元音给打断了他的话语,催促地说道:“霍大小姐,当家还在等着,当家的耐性可不好!”

        霍之柔听到元音的话语,点点头,侧头对着脸上不满的洛兴为说道:“爹爹,我先见元大当家,回府了再去见您!”说完,不等洛兴为说话跟在元音后面离去。

        而李管事看了看洛兴为一眼,也紧跟在霍之柔身后。

        来到一间雅室,霍之柔被请了进去,她看着里面真正品茗的元博瀚,霍之柔咬牙切齿,想到元博瀚对她的戏弄,她正想好好收拾这个家伙一顿,可是,现在不行。

        霍之柔忍住她的冲动,朝着行了一个礼道:“小女见过元大当家!”

        “霍小姐,坐!”元博瀚指着身边的位置,随后元音奉上茶水。

        元博瀚含笑地看着霍柔之,“霍小姐果然没有让元某失望,霍家店铺能做出如此精美绝伦的晋锦。”

        霍之柔听到元博瀚的话语,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说道:“这还得感谢元当家的好心,将这个机会给了霍家。”

        元博瀚看着霍之柔一脸假笑,而说出的话语中“好心”两个字重重地从嘴里吐出,让他眼里的笑意更加浓了,随即说道:“元某人接受霍小姐的感激之情!”

        元博瀚的这一句话顿时让霍之柔噎住,瞪圆了眼睛看着元博瀚,这个家伙脸皮还真厚!

        元博瀚逗弄霍之柔结束,收起脸上的笑容,开始谈正事,“既然霍家能夺得头彩,接下来我们得谈谈霍家如何供货了,按照往常的习惯,需要每月供应千匹晋锦给元门。”

        霍之柔听到元博瀚的话语,眉头顿时蹙了起来,千匹晋锦,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今天展示的四匹晋锦都花了十天的时间,每月交货千匹简直是一件极其困难的。

        元博瀚看着霍之柔蹙着眉头沉默的模样,挑了挑眉头,“霍小姐,难道有问题?”

        霍之柔认真的表情看着元博瀚,说道:“元大当家,今天霍家的晋锦你觉得如何?”

        元博瀚听到霍之柔的问话,称赞地说道:“自然精妙绝伦,相信霍家也因为这晋锦名扬天下的。”

        “小女子没有太大的野心,只要霍家能守住基业便好,这次能得到元大当家的青睐,功劳不在霍家,而在司徒范,想必元大当家也知道,霍家不抢这个功劳。”

        元博瀚听到霍之柔的话语点点头,心里想着看来眼前这个霍家小姐还有一些自知之明的。

        “元大当家也知道,能做出这样的晋锦,所要耗费的时间和精力不少,今日所出的四匹晋锦,足足耗费了司徒范以及作坊的师傅们十天的时间。”

        元博瀚听到霍之柔这句话,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眸光一凛,眯着眼睛看着霍之柔,平静的黑眸犹如深邃的潭,深不见底,却暗含着令人窒息的威压,淡淡的口气道:“霍小姐,你的意思是霍家没有能力能在月供千匹晋锦给元门?”

        站在元博瀚身后的元音看着自家的主子气势一变,立刻替眼前的霍家大小姐捏了一把冷汗。

        霍之柔也被元博瀚的气势给吓到了,连着进门的李管事脸色苍白,额头上冒出虚汗,这位元门大当家让人生畏。

        霍之柔手下意识地紧紧握成拳头,故作勇气,直直地看着元博瀚,不逃避,回答道:“是的,霍家不能在一个月的时间里面提供出如此多的晋锦,但是,如果元当家您要普通的晋锦,霍家足以在一个月时间里面提供!”

        元博瀚听到霍之柔的话语,轻蔑一笑而道:“霍小姐,如果元门真的要普通的晋锦的话,晋城有的是锦庄提供给我们元门,而我们元门也不用大费周章地举办今天这场大会!”

        霍之柔知道,如果今天不能争取元门的合作,回去她可吃不了好果子,如今走了九十九步,就差一步了,这一步,怎么也不能失败!

        霍之柔深呼吸了一口气,压下心里的紧张,对着元博瀚道:“元大当家,所谓物以稀为贵,而今天霍家提供的晋锦也让不少人大开眼界,很多人也想得到这样的晋锦,特别是有权有势的人家,而一旦元门拿出这样的晋锦出去售卖,更让人知道,元门所出东西不凡,而一旦这样的布匹便多了,人人都能得到,这还叫什么珍品呢?”

        元博瀚听完霍之柔的这番话,拿起手边的茶盏,轻轻地抿了一口,而一手拿着茶盖,轻轻地敲着茶杯,发出轻微的声音。

        声音虽小,可是在一片安静的雅间里面显得特别的大声,就如同霍之柔的心跳,砰砰地响着,她看着元博瀚沉默思考,生怕她的这番话也无法打动元博瀚,这个男人,深不可测,不是她这个刚出茅庐的小丫头能对付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让霍之柔感觉到手心冒出汗水,脚也僵硬的时候,元博瀚目光投在霍之柔的身上,看着霍之柔一副紧张的模样,他突然嘴角勾了起来,含笑地说道:“霍小姐,你的口才不错,让元某人很是心动!”

        元博瀚的微笑一消刚才的气势,也让屋子里面紧绷的气氛一消而散,霍之柔身子一松,可是却有些发软的感觉,后脊背此时都是冷汗,咬了咬牙,控制住想要瘫倒的冲动,对着元博瀚道:“那元大当家您是答应让霍家供应晋锦了?”

        元博瀚点点头,说道:“今日的晋锦霍家每月能提供多少?”

        霍之柔想了想,“十匹,一月十匹!”

        “既然如此,就一月十匹,不过普通的晋锦,霍家也得提供!”元博瀚可不想这次来到晋城的收获就单单这些。

        霍之柔听到元博瀚的话语,暗暗舒了一口气,对着元博瀚行了一个礼,说道:“多谢元大当家!”

        “别谢得太早,霍大小姐还没有说出这十匹晋锦的出价多少呢?”元博瀚身子靠在椅子上,整个人变得如同一只慵懒的狮子。

        霍之柔故作镇定地看着元博瀚道:“一匹千两白银,十匹万两白银!”

        霍之柔的话一落下,元博瀚“噗嗤”一声轻笑出声,似笑非笑地看着霍之柔道:“十匹万两白银,霍小姐果然会狮子大开口,让元某人见识了!”

        霍之柔被元博瀚这样嘲笑,她轻轻地咳嗽几声,昨夜她想了一夜,就是为了今日“狮子大开口”,好报复那天元博瀚的戏弄,当然,她心里也担心戏弄过了,生意搞砸。

        此时被元博瀚嘲笑,霍之柔努力保持着淡定,很快说道:“大当家,小女并不是狮子大开口!”

        元博瀚没有想到霍之柔竟然会反驳自己,这个丫头,还真有胆子!

        “大当家,元门所出的雪绸价值千金,雪绸需经过千位绣工花费七七四十九而成,一年才出十匹,而晋锦虽然没有雪绸如此复杂,但是也需要耗费锦庄绣娘至少十天的时间,才能出一匹,如今小女开价千两,已算便宜!”

        元博瀚听到霍之柔这番话,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拍着手,说道:“别人都说奸商奸商,而身为元门的大当家,元某人也算是奸商的一员,没有想到今天元某人见识到竟然有比元某人还要奸诈的人,还是一个女人,元某人佩服,佩服!”

        霍之柔听到元博瀚的这番话,嘴角顿时抽搐,这位元大当家竟然说她是奸诈的女子!

        元博瀚看着霍之柔咬牙切齿的模样,顿时觉得好玩不已,像一只炸毛的小猫,这丫头,还真是挑起了他的兴趣,千两一匹,说起来,这生意也不亏!

        “元音!”元博瀚含笑地叫了身后的婢女。

        元音听到自家主子的叫唤,恭敬地说道:“主子!”

        “去准备契约!”元博瀚吩咐道。

        元音听到元博瀚的话语,眼里闪过诧异,主子竟然答应下来了!不过很快收起她的惊讶,对着元博瀚说道:“是,主子!”

        霍之柔张大着嘴巴看着元音出去,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元大当家是答应这笔生意了?这是不是真的?

        元博瀚看着霍之柔一副惊讶的模样,轻笑道:“小心苍蝇进嘴巴了!”

        这句话顿时让霍之柔手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可是当反应过来是元博瀚戏弄自己之后,霍之柔脸上又是羞又是恼,可是还是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出声道:“元大当家,您是将晋锦的生意将给霍家做了?”

        “嗯哼!怎么,霍小姐打算还要加价?”元博瀚拿起手边的茶盏,淡淡的声音问道,他元博瀚说出的话,难道有假?这丫头,还敢怀疑他的话!

        “没有。”霍之柔听到元博瀚的话语,立刻摇摇头。

        不过一会,元音拿着写好的两份契约进来,给元博瀚过目之后,盖上元门大印,而霍之柔也在上面签上她的大名,画押。

        霍之柔收起其中一份契约,如释重负地站起来,含笑地对着元博瀚说道:“元当家放心,霍家会按时交货的!”

        元博瀚点点头,他还有事,和这个小狐狸对招,以后有的是机会,“元音,送霍小姐出去!”

        元音听到元博瀚的命令,也亲自将霍之柔送去。

        霍之柔出了雅阁之后,心里的激动和高兴难以形容,当她出了飞鹤楼时,她才反应一件事,“李叔,司徒范呢?”

        李管事听到霍之柔的问话,随即说道:“司徒师傅在刚才挑选大会结束之后,就被元门的人带走了。”

        霍之柔听到李管事的话语,秀眉蹙了起来,带走了?难道是因为张开济的事情?

        霍之柔点点头,随即说道:“李叔,您派人问问司徒范还在这里吗?如果他没有离开,派一个人在这里等着他,说明个我去店里面找他商量事情,对了,今天我们和元门这笔生意,具体的,你先不要告诉我爹。”

        “小的知道了!”李管事听到霍之柔的吩咐随即应道,心里也觉得,这件事不要告诉洛兴为好。

        而当霍之柔离开雅间的那一刻,司徒范从屏风后走了出来,恭敬地对着元博瀚道:“当家!”

        “嗯!”元博瀚淡淡地点点头,也不看眼前的司徒范,毫无波澜的语气说道:“那个李开济的事情怎么没有听你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