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凤令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20本章字数:3566字

        “张姨娘,你不好好伺候爹,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霍之柔斜坐在软榻上,看着面前的灵菊似笑非笑地问道。

        灵菊成为洛兴为的妾之后,她本姓张,也成为了“张姨娘”。

        灵菊听到霍之柔的话语,脸上恭敬而卑微地说道:“小姐,奴婢虽然成为老爷的妾,但还是知道自己的本分的!”

        “哦?那你告诉我,你的本分是什么?”霍之柔手撑着下巴,看着面前的灵菊,不知道这个丫鬟在蒋谷秋面前是不是也说一样的话。

        灵菊听到霍之柔的问话,呼吸沉了一分,随即道:“小姐让奴婢做什么,奴婢会按照小姐的吩咐去做,奴婢的主子是小姐。”

        “呵呵,灵菊,你说的这句话真好听,本小姐喜欢,今日怎么那么有胆子来到我院子?”霍之柔可是记得,以前让灵菊过来的时候,她还胆小如鼠,生怕被蒋谷秋发现了,难道成了姨娘之后,这胆子就变大了?

        灵菊一听霍之柔这句话,脸上顿时浮现出尴尬的表情,随即说道:“回小姐,是蒋谷秋吩咐奴婢这样做的,她让奴婢好好和大小姐相处。”

        “哦?”霍之柔听到灵菊这话,脸上露出玩味的表情,可是眼眸却一片冰冷,这蒋谷秋还真以后她真的看重了眼前这个丫鬟,让灵菊亲近自己,然后好在自己身边安排一颗棋子?

        蒋谷秋真的有那么愚蠢,认为她真的会信任这个丫鬟吗?

        “小姐,您说奴婢接下来该怎么做?”灵菊看到霍之柔微笑不语,她心里忐忑不安,忍不住出声问道。

        霍之柔听到灵菊的话,坐直了身子,轻笑道:“你现在主要做的,不应该是好好伺候我爹吗?让他无暇顾及蒋谷秋那边,将我爹对蒋谷秋的宠爱给夺过来,不是吗?”

        灵菊一愣,眉头顿时蹙了起来,很快她回道:“奴婢知道了,奴婢会好好伺候老爷的!”

        “下去吧!”霍之柔摆摆手,该说的,她已经说了,她要看看这个灵菊到底聪不聪明。

        灵菊离开之后,春晓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眉头皱了起来,对着身边品茗的霍之柔说道:“小姐,奴婢看到她,眼皮总是跳着,总觉得她不安分。”

        “呵呵!霍之柔听到春晓的话语,冷冷一笑说道:“她自然不安分,既想讨好我,又想讨好蒋谷秋,想要两边受益!”

        春晓听到霍之柔这句话,脸上浮现出愤愤不平的表情,“这个灵菊太可恶了!不过小姐,您既然知道她是这样的人,为什么不揭穿她呢?”

        “她还能利用,为什么要揭穿她呢?就看着她是跳梁的小丑,看看她能够跳多高!”霍之柔脸上冷笑。

        元音将手头的账本快速地处理好了,可是却一直不见霍之柔过来,心里疑惑不已,难道霍家真的发生了什么事?

        元音看着身边还在忙碌的两个管事,对着他们说道:“我回去一趟,你们处理好了,就直接回去。”

        两个管事听到元音的话语,停下手中的动作,起身对着元音说道:“知道了,元音姑娘!”

        元音回到飞鹤楼,将霍之柔的异常告诉了元博瀚,元博瀚听到元音的话语,手指微微地敲打了一下桌面,随即淡淡的声音说道:“知道什么事吗?”

        “奴婢听说是有人上门报恩,然后霍小姐就回府处理了。”元音回道。

        “报恩?让人查一下!”元博瀚自己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关心霍之柔这个丫头的事情。

        元音点点头,让暗卫下去查一查。

        不过一会,只见元剑亲自过来汇报,“主子,您让属下查的事情有些进展了。”

        元博瀚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霍之柔的祖母是陈太傅的嫡女,当年陈太傅带一家回乡丁忧,却不料在路上发生意外,一家老小被贼人杀害,而陈太傅的嫡女逃过一劫,被当时霍之柔的祖父霍宏远所救,而后成为他的夫人。”

        “当初陈太傅是兰后最信任的臣子,随着兰后过世,凤令也随之消失,有消息传出,兰后将凤令给了陈太傅,当年陈家一难,也是因为凤令而起的。”

        元博瀚听到这里,脸上尤为凝重了起来。凤令?北翼国皇室唯有元后能掌握的密令,凤令能号召皇室的凤卫,凤卫和皇室暗卫是北翼皇室的秘密,只是随着凤令的消息,凤卫也渐渐没有踪影。

        兰后是先帝的元后,可惜先帝宠爱慧贵妃,也就是当今皇帝的生母,兰后生有一子,出生之后便被立为太子,太子聪慧,贤德,可惜身体并不佳,在十七岁的时候便过世,而兰后因为太子的过世郁郁而终。

        元博瀚没有想到,霍家就因为一块凤令被牵扯进来,他眼眸一沉,这丫头恐怕不知道凤令或许在她霍家当中呢!

        “属下发现,不仅仅是齐王注意到凤令在霍家,还有某些人也注意到了,今日上霍家报恩的那对母子不简单!他们便是上次霍之柔上法源寺的路上马车撞到的母子,而当时马车也失控,最后霍之柔被齐王所救,属下查出他们并不是齐王的人,到底他们是谁命令进霍家的,目前属下还没有查到。”元剑说到最后,脸上露出惭愧的表情,还是没有将事情办好。

        元博瀚手指敲打桌面的动作更快了,恐怕上次撞人的事情是这对母子专门算计这个丫头的,啧,这丫头是不是单纯了点,就如此让外人轻易进了自己的家门。

        “从暗门挑选女暗卫的事情怎么样了?”元博瀚出声问道。

        “回主子,已经在霍之柔身边监视着。”元剑说道。

        元博瀚点点头,他的心里正考虑着一件事……

        霍之柔并不晓得自己的身边危机重重,接下来的两天,她还是来到绣坊看元音他们查账,而元音也没有将这些事告诉霍之柔。

        元音率先查完了账本,她将其中一本账本递给霍之柔,“霍小姐,您看看!”

        霍之柔接过账本,打开一看,当看到上面元音揪出来的漏洞的时候,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

        元音对于霍之柔难看的脸色视而不见,对着她说道:“这只是其中的一本,奴婢算了一下,在去年霍家的账本中,有五十万两银子凭空消失了,至于还有两年的账本,两个管事还没有算好!”

        元音的话让霍之柔咬牙切齿,五十万两,这笔数目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这些年来霍家的生意渐渐低落了,在去年的收益仅仅是二百万两,谁想到,竟然有五十两银子被人贪去了!

        霍之柔紧紧地抓着手中的账本,脸色也被气得红了起来。

        而书房里面的其他两个管事也将他们手头的账给算好,同样的,他们那里账本的问题也不少,一个人算出在前年消失六十万两,而另一个人算出了,大前年消失了一百一十万两!

        霍之柔此时有一股杀人的冲动,可是想到现在是什么地方,生生地将怒火给压下了,对着元音说道:“让元音笑话了!”

        元音摇摇头,说道:“没事,相信霍小姐以后会让霍家发展得更好的。”

        霍之柔听到元音这句话,含笑地点头,拿过春晓手中的盒子,将它递给元音,“这是当初承诺的三千两!”

        元音低头看了看霍之柔递过来的盒子,想到元博瀚的交待,拒绝地摇摇头,“不用!”

        霍之柔听到元音拒绝的话语,脸上惊讶不已地看着元音说道:“元音,这可是这三天你们的工钱!”

        元音听到霍之柔的话语,点点头,说道:“奴婢知道,可是当家说了,这三千两等到霍家交晋锦的时候,再从货款里面扣除出来。”

        霍之柔听到元音的话语,失笑出声,摇摇头,说道:“这一笔归一笔,既然说好了三天之后将工钱给你们,我是不会反悔的!”

        元音听到霍之柔的话语,看到霍之柔坚持地将盒子推给她,想了想,于是将盒子接了过来,说道:“既然如此,我将三千两带回去。”

        霍之柔看到元音的动作,含笑地点点头。

        元音带着两个管事告辞离去,霍之柔送走了他们,回到书房,看着这些账本,嘴角冷冷地笑了起来,好,很好,这二百二十万两银子,她要和她这爹好好讨回来才是!

        霍之柔拿起忠心于霍家的谢管事、李管事和王管事管的铺子的账本,打开一看,虽然也有小小的问题,但是问题不大,虽说这三个管事也有一些贪心,但是伸手拿的不多,她可以饶过他们,毕竟帮霍家做事的管事,不给他们一点好处是不行的!

        李管事看着元门的人离去,他此时的心情忐忑不安,其实他在账本里面也动了一些手脚,不知道霍之柔发现了没有,想了想,李管事决定去找霍之柔。

        “大小姐!”李管事站在门口,心里不安。

        霍之柔放下手中的账本,看着门口的李管家,点点头,说道:“李叔,有事吗?”

        李管事扫视了堆在书房里面的账本问道:“大小姐,已经清理完了吗?”

        “嗯!”霍之柔淡淡地应了一声,随即说道:“问题可不小!”

        最后的一句话让李管事额头上冒出了冷汗,看着脸色难掩着厉色,让心里不安的李管事再也隐瞒不下来,朝着霍之柔跪了下来。

        霍之柔看着跪在地上的李管事,眉头蹙了起来,“李叔,你做什么?”

        “大小姐,去年小的老母生病,银子开销很多,小的实在没有办法,动用了店铺里面的五千两银子。”

        霍之柔听到李管事的话语,点点头,确实李管事所管的这间晋锦铺子账本上少了五千两银子。

        霍之柔很是满意李管事的坦诚,对着李管事说道:“这件事我既往不咎,但是如果再发现有谁动用了店铺里面的钱,还弄虚作假,那我就不客气了!”

        李管事听到霍之柔原谅他犯错的话语,顿时舒了一口气,想着一会应该去告诉谢管事和王管事,如果他们真的动用了店铺里面的银子,还是老实地告诉这位大小姐为妙。

        元音将霍家的情况以及霍之柔生病的事情告诉元博瀚,元博瀚点点头,手指轻轻地敲着霍之柔装着银票的盒子,出声道:“既然她给了钱,你们就拿下去分了,这些都是你们这三天的酬劳!”

        元音听到元博瀚的话语,点点头,接了过来,也一点也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