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妖孽速速现身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20本章字数:3384字

        霍之柔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渐渐昏暗的天气,沉默不语,站在霍之柔身边的春晓感觉出自家小姐心情不好,都不敢出一声,直到曹管家到来,春晓才出声说道:“小姐,曹管家来了!”

        霍之柔听到春晓的话语,淡淡的“嗯”了一声,依旧没有转身,对着身后的曹管家问道:“我爹处置那个女人了?”

        曹管家脸色极其不好,听到霍之柔问道,恼恨地说道:“老爷并没有将蒋谷秋赶出去!”

        霍之柔听到曹管家的话语,俏脸变得冷酷,锐利带有些许戾气的眸子仿佛因为她的不悦而越发的锋利了一些,她还真是小瞧了这个女人了,竟然还能脱险!

        “小姐,接下来怎么办?”曹管家恨不得将蒋谷秋给杀了,这个女人竟然贪走了霍家那么多钱财,而老爷也真是瞎了眼。

        “如今霍家的店铺管事已经换上我的人,但是我爹恐怕不会服气的,他能掌管了霍家那么多年,霍家也有他的人手,曹叔如今你先进府上我爹的人给除去再说,而店铺那边我也尽快将店铺完全掌控在我的手中。”

        曹管事听到霍之柔的问话,恭敬地应道,“回小姐,小的知道了,府上您就放心吧!”

        “嗯!”霍之柔眯着眼睛看着天边落下最后的残阳,“我们可得抓紧时间,否则迟了让他们反扑就不好了!”

        飞鹤楼,元博瀚听到元剑汇报关于今天霍之柔整治管事的十八大酷刑的时候,他第一次失去形象地从嘴里喷出茶水,随后拍着大腿哈哈大笑起来。

        正进门的元音看到元博瀚的这个样子,嘴角猛地抽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主子竟然变成这个样子,难道是那位霍小姐的?唯有她才能让主子表现出这样的一面出来。

        元音看了看屋子里面的元剑,忍不住好奇出声问道:“主子,您怎么了?”

        元博瀚摆摆手,示意元剑退下,抬头含笑地看着元音说道:“元音,你知道十八般酷刑吗?”

        元音不解元博瀚为什么要说这件事,但还是点点头,回道:“奴婢知道。”

        “想看看十八般酷刑是什么样的吗?”元博瀚眼里浮现出坏笑,兴趣盎然地看着贴身婢女。

        元音一听,立刻打了一个冷颤,看十八般酷刑,如此血腥的刑法主子竟然感兴趣,摇摇头,说道:“奴婢不想看,也对它们不感兴趣!”

        元博瀚看着婢女一副嫌弃的样子,笑着说道:“可是有人竟然感兴趣呢,你说,改天要不要带她去看看十八般酷刑呢?这没有看得出她竟然对这个玩意感兴趣。”

        元音看着主子摸着下巴一脸坏笑的样子,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主子口中的她不会是那位霍家大小姐吧?天啊!她怎么没有想到这位霍家大小姐和主子一样,是如此变态的人呢?

        “不过估计这丫头没有时间,她府上还有麻烦事情等着她呢,可惜啊可惜!”元博瀚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元音听到元博瀚遗憾的话语,带着深意的目光看着元博瀚,主子啊主子,您难道没有察觉到自己对这位霍家大小姐不一样吗?这仅仅只是感兴趣而已吗?

        荷香院,灵菊刚服侍洛兴为离去,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丫鬟捧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托盘上放在一碗苦涩的汤药。

        “张姨娘,请喝药!”丫鬟朝着灵菊行了一个礼之后,将手中的托盘居高。

        灵菊看着这碗汤药,眼里露出冷光,紧紧地抿着嘴唇,蒋谷秋啊蒋谷秋,你真想斩尽杀绝啊!她还没有成为洛兴为女人的时候,就给她喝了凉药断绝了她作为母亲的权利,这还不放心,每次伺候完洛兴为第二天,还要给她喝绝子汤!

        “张姨娘!”丫鬟看到灵菊久久没有拿起汤水,抬起头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灵菊收住眼里的冷光,拿起汤水,快速地喝进肚子里,冷声道:“出去!”

        丫鬟并没有出去,从怀里拿出一个白色的布偶小人,递给灵菊,对着她说道:“夫人叫你将这个放进大小姐的院子里!”

        灵菊拿了过来,打量了一个,发现布偶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洛兴为的生辰八字,而布偶上甚至拿了不少针扎着它,看到这个,灵菊脸色刷地一下苍白了起来,她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蒋谷秋竟然用这个蛊毒之物来陷害霍之柔。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灵菊垂下眼睑,掩饰住她的惊恐对着丫鬟说道。

        丫鬟听到灵菊的话语,提醒道:“夫人让你三天之内一定要放进大小姐的院子里,切记!”说完,丫鬟退了下去。

        待丫鬟离去之后,灵菊快速地走到一旁。手指快速地伸进喉咙,将刚才喝下的汤水给吐出来,做完这一切之后,她舒了一口气。

        灵菊侧头看着身边的布偶,深思了起来,蒋谷秋好狠的心,竟然自己亲身做了这样一个布偶出来谋害自己的良人,不过她不敢当这个坏人,而让她去做。

        灵菊嘴角露出讥讽的表情,拿起布偶,蒋谷秋当自己是蠢人啊!呵呵,难道她觉得一切都掌控在她的手中吗?

        这个布偶要不要告诉霍之柔?

        不!绝对不能告诉!

        蒋谷秋当她是棋子,霍之柔就不是了吗?她们都觉得自己是愚蠢的人,只有除了她们,霍家才有她的安身之处!

        想到这里,灵菊已经有了打算。

        霍之柔这些天一直外出着处理店铺的事情,每次归府,都看到灵菊在她的院子里等候着,让她极其不满,不是告诉这个女人不用时不时来到她院子吗?真当自己的话是耳边风啊!

        灵菊看到霍之柔的不满,随即委屈地说道:“小姐,奴婢这不是做戏给蒋姨娘看吗?”

        “灵菊,为了做戏,连我的命令都敢违背,呵呵,我还怀疑你在我面前是不是也做戏!”霍之柔冷笑地看着灵菊。

        灵菊听到霍之柔的话语,脸色刷地一下苍白了起来,跪在地上,“奴婢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

        “滚!”霍之柔不想废话,今天她的心情极其不好,洛兴为竟然去找了霍家货品的供应商,要求他们暂停给店铺供应货物,真不知道她这个爹是真蠢还是假蠢,想要毁掉霍家的生意,难道他不知道,毁了霍家就等于毁了他自己?

        灵菊听到霍之柔口气不佳,也不敢多逗留,转身离开了屋子,离去之前,她带着深意的目光看了某一个角落。

        “小姐,您消消气,别生气了!”春晓看到霍之柔这个模样,立刻送上一盏降火的茶水给霍之柔。

        霍之柔大口喝下,揉了揉发疼的眉心……

        翌日,霍之柔被外面敲敲打打的声音给闹醒了,起床气十足地说道:“春晓,怎么回事?”

        春晓听到霍之柔的话语,立刻快步地走到床边,对着霍之柔说道:“小姐,老爷请了一个道人到府上做法,说府上有妖孽,要擒拿这个妖孽。”

        霍之柔听到春晓的话语,脸色瞬间黑了下来,语气不悦地说道:“扶我起来,帮我更衣,我倒是要看看,到底哪里来的妖孽!”

        “是,小姐!”春晓听到霍之柔的话语,立刻快速地服侍霍之柔更衣梳妆。

        霍之柔才踏出屋子,准备去看看到底怎么一个回事,却听到敲敲打打的声音在耳边越来越清晰,让她眉头皱了起来。

        “小姐,您看!”春晓看到从院门涌进不少人,惊讶地出声道。

        只见带头的正是头戴时新密结不长不短鬓帽,身穿秋香夹软纱道袍,脚穿玄色浅面靴头鞋的道长,他一手持一根桃木枝,一手拿着铃铛,神色严峻。

        道长看到霍之柔,眼珠子立刻瞪大,手中的桃木枝指向霍之柔,厉声说道:“妖孽,速速现身!”

        霍之柔听到这句话,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看着道长以及他身后的洛兴为和蒋谷秋,随即问道:“哦?哪里来的妖孽?”

        “妖孽还敢笑,贫道乃玉清元始天尊座下第三百五十代徒孙,自然看出你这个妖孽的圆形!”道长一脸耿直地说道。

        霍之柔翻了一个白眼,得,吹大话吹到了这个份上,也够可以的!

        还没有等霍之柔说话,只听到蒋谷秋急切地对着道长说道:“道长所言可是真的?我家大小姐真的是妖孽?”

        “贫僧从不说谎。”道长捻着胡须:“且那妖孽就在这个女子身上!”

        “你说谎!我家小姐才不是妖孽,要是有妖孽也是你身边这个大肚子的女人!”春晓气愤不已地说道。

        道长却不理会一脸怒气的春晓,将目光投在洛兴为的身上,出声说道:“洛老爷,这个妖孽还弄了一个妖物来危害您,贫道得知这个妖物放在何处,如今重要的是先要将这个妖物拿出来,否则家宅不安!”

        洛兴为听到这个道长说霍之柔是妖孽的时候,眼眸中射出杀戮之光,恨不得将霍之柔给杀了,此时听到有妖物危害他,立刻紧张了起来,“那道长,您快点,快点将这个东西给找出来!”

        “好!”道长听到洛兴为的话语,脚步立刻往大厅走去。

        “站住!我家小姐的院子,你一个男人也敢进来!”春晓气愤地挡住道长的去路。

        “还不赶快给我把这个丫鬟给拉走!”洛兴为看到春晓挡住道长的去路立刻气急败坏地怒指他说道。

        听到洛兴为的话语,跟在洛兴为身后的下人犹豫地看了一下霍之柔。

        霍之柔轻轻一笑,眼眸中却是寒关凛冽,对着春晓说道:“春晓,让开,我也看看我屋子里面到底有什么妖物。”

        “小姐!”春晓跺了跺脚,却在霍之柔警告的目光下避让开来。

        道长走进大厅,从大厅主位旁边的花瓶里面拿出了一个扎着针的玩偶,看到这个玩偶,在场的人脸色齐齐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