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砸场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20本章字数:3251字

        时间很快到了上官氏邀请晋城贵妇们喝茶听曲的这一天,这一天,霍之柔让自家的丫鬟给自己打扮得柔弱一点。

        春晓听到霍之柔的话语,会意地点点头,从箱子里面翻找出了一套看起来比较柔弱的衣裳给霍之柔换上。

        一件白底印花缎面圆领中衣,逶迤拖地樱草色掐牙蝴蝶葡萄八幅裙,云鬓里插着攒珠银簪,这个打扮看起来简单让人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强势,霍之柔看着镜子的自己,满意地点点头。

        霍之柔带着春晓走到门口,看着大门那里站在十个身强力壮的家丁,嘴角微微地勾了起来,想着她马车后面跟着十个家丁,这样的架势会不会很拉风,会不会让晋城百姓都过来看热闹呢?想着,霍之柔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小姐,您看这些人合适吗?”曹管家挑选了一天,总算将霍家看起来身强力壮又可以拿出去示人的家丁挑了十个出来。

        霍之柔听到曹管家的话语,绕着十个家丁面前走了一圈,身强力壮,嗯,不错,打架起来的话也能制胜,满意地点点头,说道:“很不错!望江楼那边去看过了吗?今日陈夫人真的在那里宴客?”

        霍之柔心里还不放心,想着如果上官氏取消了今日邀请晋州的贵妇,那她的准备不就是白费了吗?

        曹管家听到霍之柔的话语,点点头,说道:“小姐放心,小的派张李子去看了,刚才他回来告诉小的,说已经有不少夫人在那里等候着陈夫人的到来。”

        霍之柔听到曹管家的回答,很是满意,想着这几天都没有见到她爹,难道这个家伙又去寻欢作乐了?

        “我爹呢?”霍之柔秀眉蹙了起来对着曹管家询问道。

        “老爷这几天一直都在灵菊那里一直都没有外出。”曹管家回道,洛兴为知道蒋谷秋做的事情之后,就不再待见蒋谷秋,归府的时候就直接去了灵菊那里。

        霍之柔挑了挑眉头,这灵菊还真够可以的,捅出了那么大一个篓子,竟然还能抓住洛兴为的心,看来她真是小看了她了!难得洛兴为几天都没有外出,这还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不管了,等到解决了这件事,再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曹叔,我出发了,府上的事情就麻烦你了!”霍之柔对着曹叔叮嘱着,她可不希望在她做事做到一半的时候,府上又发生了什么事,让她不得不赶回来,到时努力了一番又毁于一旦!

        曹管家点点头,脸上还是不放心霍之柔就这样带着十个家丁去望江楼找陈夫人,对着霍之柔叮嘱地说道:“小姐,您可要千万小心一点,就算不成功了,我们再另想办法就是了!”

        霍之柔看着曹管家一副不安又担忧的模样,含笑点头上了马车,她的嘴上虽然没有回答,可是她心里知道,这件事一定要在今天给解决了!

        霍府不远处停着一辆不起眼的马车,马车虽然看起来简朴,可是里面的装饰却极其的豪华和舒适。元博瀚慵懒的坐在马车里面,手里捧着一本书,目不斜视,在他的身边,元音正透过车窗观察着霍之柔这边的饿情况,等到霍之柔出发的时候,元音对着元博瀚说道:“当家,霍小姐出发了!”

        “嗯,跟上去!”元博瀚听到婢女的话语,头也不抬地命令道。

        元音听到元博瀚的话语,无奈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对着马夫吩咐悄悄跟在霍之柔他们的身后。

        此时的元音对于自家主子竟然亲自玩起了跟踪这个行为表示无奈。今天早上,主子听说霍之柔要出发解决她和陈炳这个家伙的婚事便叫人准备马车,他要看看霍小姐是什么解决的,元音还是第一次看到主子竟然对一个女子有如此大的兴趣,还不让人去打听,还要自己亲自去看,她该怎么说主子好呢?眼里一向只有生意的主子竟然开始对女人有兴趣了,说给门里面的老家伙听肯定一个也不相信!

        而此时,正在灵菊这里躲避着霍之柔的洛兴为还不知道今天自家女儿的将要做一番大举动。自从上次在书房和霍之柔闹翻之后,洛兴为就不打算见这个女儿,更不打算将这个婚事毁了,反正有婚契在这里,女儿不嫁也必须嫁!

        洛兴为不想去蒋谷秋那里,一个怀着身子的女人也不能伺候他,加上她做出了那种事,让洛兴为不愿见这样的女人。

        可惜此时的他钱袋子空空无一铜钱,而铺子里面也被霍之柔明令一个银子给不给他,让他寸步难行,只能窝在灵菊这里呆着。

        灵菊自然看得出洛兴为这些天不高兴,她身体的不适消失之后,便小心翼翼地伺候着洛兴为,在这个府上她只能指望洛兴为了,只有把洛兴为伺候舒服了,她才能保住她的性命。“老爷,您这样躲避着大小姐也不是办法,您是她的爹,这婚事竟然一定订下,也不能违背的,您应该让大小姐明白这个道理才是。”伺候着洛兴为吃东西的灵菊轻声轻语地劝说道。

        洛兴为听到灵菊的话语,好好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冷哼了一声,不满地说道:“你以为我没说过吗?这个死丫头说不会嫁给陈公子的,还将婚约给撕毁了,反正她不嫁也给我嫁了,陈家我是得罪不起的,我可不想被陈知府关到牢房里面。”

        灵菊看到洛兴为胆小的样子,心里尤为不屑,想着蒋谷秋如此精明的人,怎么会挑了这样的男人呢?害了自己,也害了她!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丫鬟脸上有些疑惑地走了进来,朝着洛兴为和灵菊行礼之后,对着两个人说道:“老爷、姨娘,奴婢从外面回来,看到大小姐带了不少家丁出去,不知道要去做什么事。”

        灵菊听到丫鬟的话语,疑惑地看着洛兴为,而洛兴为也眉头紧皱,这个丫头又要搞什么鬼?

        而在西跨院子的蒋谷秋也得到了霍之柔带着不少家丁出门的消息,她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这个臭丫头,又要做出什么大举动了?

        “小姐,到了!”春晓对着身边闭目养神的霍之柔说道,随后将车帘布拿起来,她率先下车。

        一路上,霍之柔这一番架势已经吸引了不少百姓的好奇,在望江楼附近的商铺有不少人探头探脑地好奇看着他们这边。甚至有些人已经认出了这辆马车是霍家的马车,想到这两天在晋城上下流传着霍之柔将要嫁给知府公子的流言,有心人顿时心里猜测,难道今天这位霍家大小姐是过来见她未来婆婆的?

        跟着霍之柔身后的元门的马车里,元音透过车帘布,看着霍之柔下了马车,随即对着身边的元博瀚说道:“当家,霍小姐进去了。”

        “嗯!”元博瀚听到元音的话语,将手中的书本放下,脸上兴致极高,“走,我们也去看看,这个丫头到底是怎么处理的!”

        此时望江楼的二楼都被上官氏给包下了,这里现在一片热闹,戏台上正唱着春江花月夜的曲子,而上官氏脸上带着高傲的笑容,她的身边围绕着晋州的贵妇们,一个个都夸赞着今天上官氏的装扮,让上官氏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她就这样现在这些人对她谄媚的模样!

        “夫人,霍家大小姐求见!”上官氏的贴身婢女轻声地对着上官氏说道。

        上官氏听到自家婢女的话语,脸上的笑容顿时落下,脸上浮现出不悦的表情,她从自家的儿子那里得知这个孩子竟然私下和霍之柔的父亲洛兴为签下婚约,将陈家大少夫人的位置给了这个臭丫头,气得她当场拧了儿子的耳朵,而她的相公更是想要暴打儿子一番,要不是她阻止,如今她的宝贝儿子早就被打得皮开肉绽了。

        如今的上官氏对霍之柔可是恨至极,想着要不是霍之柔勾引了她的宝贝儿子,否则她儿子怎么会那么叛逆?

        “让她给我滚!”上官氏怒斥地说道。

        上官氏的话语立刻让周围的贵妇一个个停下了交流,齐齐将目光投在上官氏的身上,看到上官氏脸上难掩着怒气,都好奇不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让这位知府夫人那么气愤的。

        婢女听到上官氏的话语,立刻领命去将霍之柔赶走,却没有想到,她还没有下楼,只看到霍之柔带着人一脸笑眯眯地走了上来。

        “陈夫人不想见小女吗?”霍之柔一路走上来,对身旁指着她议论的妇人们视而不见,而是目光都投在上官氏的身上。

        上官氏看到霍之柔不经过通报就直接闯了上来,她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看着霍之柔脸上的笑脸,眼里划过厌恶,果然就是一个妖女,不知道儿子是怎么被迷惑住的。

        “霍小姐的规矩学得真好,就这样大大咧咧地闯了进来,如果你娘亲没有教会你规矩!”上官氏嘲讽不已地说道。

        霍之柔听到上官氏话语中对她的讽刺还不忘记了将她过世的生母给牵连上,眼眸顿时冷了下来,好,很好,这笔账她一样给记下了!

        霍之柔脸上适时露出一抹委屈不已的表情,对着上官氏回道:“陈夫人,您知道的,生母早就过世了,小女没人教导,不过,等到小女嫁入了陈家,上官夫人您就是小女的母亲了,到时您可要好好地教导小女!”

        霍之柔的这句话一落下,在场的贵妇顿时倒吸了一口气,而上官氏脸上的表情一下子破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