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姨娘设套陷害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21本章字数:3248字

        徐大夫被霍家召唤而来,这些天来霍家发生了不少人,也让徐大夫也意识到,这霍家要变天了,以后说不定将来霍家做主的人真的是这位霍家的大小姐,而不是洛兴为!

        徐大夫有些后悔当初收了蒋谷秋的银子,如果霍之柔知道的话,估计以后不会请他来霍家看病的,越想,徐大夫心越不安了起来。

        坐在不远处的霍之柔看到徐大夫久久都没有出声,手指敲打桌面的节奏更是乱了,最后她不耐烦地出声问道:“徐大夫,我爹很严重吗?”

        霍之柔的声音立刻让徐大夫回过神来,他收起搭在洛兴为手腕上的手指,对着霍之柔回道:“回霍小姐,洛老爷只是受了打击,老夫开一些安神药,等到清醒之后,不要情绪太过激动便好!”

        霍之柔听到徐大夫的话语,撇撇嘴,不让她爹情绪激动?这估计很难办到,如今她解除了婚事,这件事就如同一根鱼刺卡住他的喉咙一般,让他全身上下都没有一处自在的。

        霍之柔虽然这样想,但还是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春晓,送徐大夫出去!顺便去抓药回来!”

        “是,小姐!”春晓听到霍之柔的命令,对着徐大夫说道:“徐大夫,请!”

        “老夫告辞!”徐大夫也不想在霍家多呆一刻,免得沾上麻烦事,立刻收拾好他的药箱、对着霍之柔说道。

        “嗯,徐大夫慢走!”霍之柔看着徐大夫离去之后,走到床边,看着紧闭着眼睛,脸色不好的洛兴为,虽然此时洛兴为是昏睡的,可是他的眉头一直紧皱着。

        霍之柔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对着昏睡的洛兴为冷着一张俏脸道:“爹爹啊爹爹,如果你安安分分地给我呆在家里,不兴起什么风浪,女儿还是像以前那样尊敬你,可是为什么,你偏偏要抢夺霍家的财产,甚至还把你的算计用在我的身上呢?到底我是不是你的女儿,以前你对我的疼爱都是虚假的?目的只是为了降低我对你的戒备之心?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爹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和陈炳的婚事女儿已经解决掉了,这是无法改变的,你还是早点接受这个事实吧,还有,以后你就给我安分在在家里享清福,别老是生起什么歪念头,否则女儿真是对你不客气了!”

        霍之柔说完这句话,也顾不上此时的洛兴为听不听得见,转身出了里屋。她没有看到,在她转身的时候,床上的洛兴为手紧紧地握成一个拳头……

        春晓送徐大夫出霍家,却没有想到在半途中被蒋姨娘的丫鬟给截住了。

        落香一脸愁容地看着春晓,脸上难掩着担忧的表情,对着春晓说道:“春晓姐姐,姨娘身体又不舒服了,听说徐大夫进府里面,所以想请徐大夫给姨娘看看。”

        春晓的心里还是挺喜欢眼前这个丫鬟的,她脸上的担忧不像是虚假,加上上次落香拼命要救蒋谷秋的样子,让春晓心里生起怜惜之心,可惜啊,跟了一个这样的主子!

        春晓心里虽然对落香好感,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听到她的话之后,冷冷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道:“蒋姨娘事还真多,每天不叫痛一次不舒服是吗?我真怀疑她肚子里面是不是生了一个妖孽了!”

        春晓的话语顿时让落香尴尬不已,吞吞吐吐地说道:“这……这奴婢不知道……”

        这个回答顿时让春晓翻了一个白眼,对着身边的徐大夫说道:“既然蒋姨娘身体不舒服,徐大夫你就辛苦一点,去看看蒋姨娘到底是怎么一个回事吧!”

        此时的徐大夫压根不想再给蒋谷秋看什么病了,他心里明白,就算蒋谷秋真的生了,也会像春晓说的那样,会生出一个妖孽出来,可是这样的话,他可不敢告诉霍之柔,因为他收了蒋谷秋的钱。可是如今,他拒绝给蒋谷秋看病的话,说不定更是让人疑心。

        徐大夫心里无奈,面上还是带着笑容,点点头,说道:“不要紧,老夫再走一趟也没什么!”

        落香听到徐大夫的话语,顿时激动不已,“徐大夫,这边请!”

        徐大夫点点头,随着落香离去。待看到周围都没有人之后,徐大夫对着落香不耐烦地说道:“以后你家姨娘要看病,去找别的大夫就行了,别来找我,知道吗?该说了,我都和你家姨娘说好了,这个孩子,保不得!”

        落香听到徐大夫的话语,并不像之前在春晓面前表现的那么柔弱,脸色一沉,眼眸布满寒霜,直直地盯着徐大夫,不悦的声音说道:“徐大夫,你可是收了我家夫人的银子,既然收了银子,就要学会办事,可不要这样不听话!”

        徐大夫听到落香这句话,气得吹胡子瞪眼,恼怒地说道:“老夫是收了她的银子,可是我可是明确说过,我会将她肚子里面孩子的情况保密的,老夫说到做到,老夫可没有答应别的事情!”

        落香看着徐大夫这幅气愤的表情,果然如她家夫人所说的,这样的人不好好抓住他的软肋,就不会听话的!

        “徐大夫,听说前段时间你开错了药,将人给治死了,是吗?”落香冷笑地看着徐大夫说道。

        徐大夫听到落香的话语,脸上的怒气顿时散去,只留下惊恐的表情,指着落香,情绪有些不安地说道:“你……你从哪里听说的,乱说什么?老夫什么时候治死了人!”

        “是不是乱说,我想徐大夫比奴婢还要清楚不是吗?如果现在徐大夫不跟奴婢去看夫人,那么奴婢就将这件事传出去,不管是真是假,总有人会相信的,届时,徐大夫您在晋城的名气会怎么样呢?”

        “你,你,你!”徐大夫听到落香威胁的话语,害怕得嘴唇都发白了起来。

        “徐大夫,你到底要不要和奴婢去看夫人?”落香看着吓到的徐大夫反问道。

        “带路!”徐大夫听到落香的话语,没好气地低吼道。

        落香带着徐大夫来到西跨院,此时院子里面安安静静的,洛惠兰和洛凯风被蒋谷秋命令乖乖地带在他们的屋子里不许出来。

        “夫人,徐大夫来了!”落香踏进了屋子里,对着软榻上的蒋谷秋说道,随后上前,将刚才徐大夫的反抗一五一十地在蒋谷秋耳边耳语道。

        蒋谷秋听到落香的话语,本来脸色不佳的她更是难看了几分,对着徐大夫不悦地说道:“徐大夫,本夫人本是信任你,可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不想给本夫人看病?”

        徐大夫听到蒋谷秋的质问,冷冷哼了一声说道:“信任我?所谓的信任就是一路上你的丫鬟还威胁老夫!”

        蒋谷秋掩嘴笑了起来,对着徐大夫说道:“威胁?徐大夫,我的丫鬟说的可是事实啊?前段时间你治死的那个人,那可是我的嫂子,你说,我是不是应该给我的嫂子报仇呢?”

        徐大夫听到蒋谷秋的话语,脚顿时一软,幸好及时扶住了一旁的桌子,才避免了摔倒在地上,他没有想到,前段时间他治死的那个女人竟然和蒋谷秋有关系。

        前些天,徐大夫被请去晋城外看病,本来徐大夫不愿出城,可是当时过来请他的那个男人给了他好大一笔银子,看在钱的份上,徐大夫便随着这个男人出了城,却没有想到,这个外出诊病竟然成了他人生的污点,他将一个女人给治死了!

        本来只是小小的病症,他开了药方之后本想回城,可是那个女人的相公,也就是请他去看病的男人执意让女人喝完药,看看药性如何再送他回去,却没有想到女人喝完药之后,竟然七窍流血死了!

        当时他吓傻了,想上去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一个回事,可是没有想到男人不给他这个机会,直接拎着他,一拳将他打晕了,待他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竟然被扔在了晋城城门,当时他还以为自己做一个噩梦,否则那个男的怎么就这样轻易地将他放了,就在他准备忘记这件事的时候,蒋谷秋竟然提起了。

        徐大夫越想越是不对劲,那个女人只是小小的风寒,他开的药也是普通的草药,那个女人怎么会死了?而这个女人死了那个男人为什么只是打晕了他之后将他送到城门外,这不合常理,而如今,蒋谷秋竟然知道这件事,还威胁他。

        这一刻,徐大夫突然想通了,他脸上露出怒气,怒指着蒋谷秋,“是你们下的套子?设计陷害老夫!”

        “我们下的套子?”蒋谷秋冷笑,“有证据吗?不过,我们倒是有证据证明徐大夫你杀了人!”

        徐大夫脸色又一变,反驳地说道:“明明是你们毒杀了那个女人,还将这个杀人罪嫁祸到我的头上,老夫要去衙门告你们一状!”

        徐大夫说完,转身准备离去。

        “去吧!”蒋谷秋看着徐大夫的话语脸上一点都没有惧意,在他准备踏出屋子的时候,蒋谷秋淡淡地说道:“徐大夫,告我们要讲究真凭实据的?我们手头可是有你治死人的证据,不单单的人证、物证,到时你去官府告状了,不知道到底是谁进了大牢,你可要想清楚了,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徐,大,夫!”

        这句话,让徐大夫眼眸一缩,脚步一停,回过头,咬着牙看着蒋谷秋,这个女人还真狠心,就这样和她的兄长合谋杀了她嫂子,还嫁祸到他的身上!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在阴沟里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