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打落肚里孩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21本章字数:3554字

        落香看着咬牙切齿的徐大夫,眼里警惕不已地看着他,以防止这个家伙突然上前做出什么失礼的举动。

        好在徐大夫还是有理智的,他知道如今他处于弱势,一旦再和眼前这对恶毒的主仆争吵下去,那么后面吃亏的就是他了!

        “蒋姨娘,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徐大夫语气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明明老夫已经答应你保守秘密,为什么你还要做出这样的事情出来!”

        蒋谷秋听到徐大夫叫她“蒋姨娘”,脸上流露出不满,“徐大夫,以前你可不是这样叫我的?姨娘?哼!早晚有一天,这个霍家是本夫人的!”

        徐大夫听到蒋谷秋如此大言不惭的话语,眼眸顿时一缩,这个女人好大的野心,“好,夫人,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蒋谷秋听到徐大夫改口,满意点点头,“本夫人不想做什么,只想让徐大夫你好好给本夫人做事,我问你,老爷怎么了?”

        蒋谷秋听说洛兴为被抬回府,这才出去没多久,就被抬回来了,于是叫了落香去打听,却得知徐大夫被请来府上的事情,于是将计就计,也将徐大夫请来这里。

        徐大夫听到蒋谷秋的问话,老实地说道:“洛老爷没事,只是惊吓过度而已。”

        “惊吓过度?”蒋谷秋眉头皱了起来,霍之柔这个臭丫头又做了什么事?刚才她派人回来请洛兴为去望江楼,说是那里陈知府和陈夫人也在那里,难道这个婚事被破坏了?

        “徐大夫,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事情?”蒋谷秋凌厉地看着眼前一脸淡定的徐大夫,显然他就知道洛兴为为什么会惊吓。

        “老夫听说今天在望江楼霍小姐和知府公子的婚事取消了,不仅仅如此,陈家还给霍小姐五千两的银子作为补偿。”这件事如今传得晋城上下沸沸扬扬的,徐大夫隐瞒也没有什么意思,既然蒋谷秋问,他就说。

        “可恶!”蒋谷秋手重重地捶在软榻上,脸有些扭曲了起来,本想着洛兴为难得做了一个好决定将霍之柔许配了陈炳,如果霍之柔出嫁之后,那么霍家就不会受她的控制了,却没有想到这个婚事还是被霍之柔给破坏了,还让陈家给了五千两补偿她,到底这个臭丫头使用了什么妖术,竟然那么轻易地解决了这个婚约。

        蒋谷秋气得小腹都疼了,额头上冒出冷汗,手捂着高耸的小腹。

        落香看到蒋谷秋这个样子,随即紧张地说道:“夫人,您怎么了?”

        “疼……”蒋谷秋脸上苍白,就连嘴唇疼得发白了起来,眼中冒出血丝,额角都爆出了青筋。

        “徐大夫,上来给夫人看看到底怎么了?”落香看到蒋谷秋这个变化,焦急地回过头,大声地对着徐大夫说道。

        徐大夫听到落香的话语,心有不愿,但看到落香瞪着他看的这一副凶狠的模样,老老实实地上前,给蒋谷秋把脉了之后,“嘶”了一声。

        “怎么样?”落香听到徐大夫这一声音紧张不已地问道,而蒋谷秋睁着一双赤红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徐大夫。

        徐大夫看着蒋谷秋这一副恐怖的样子,有些害怕地咽了咽唾液,对着她们说道:“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情况不太好,已经有小产的征兆,如果夫人执意要保住孩子,将会危及你的性命!”

        徐大夫的话语立刻将落香吓得脸色苍白,惊慌地看着蒋谷秋,“夫人,这……这怎么会这样?”

        蒋谷秋紧紧地咬着牙关,徐大夫的话在她脑海中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孩子会害死她!怎么可能,这个可是和她血脉相连的孩子,怎么会害死她!

        蒋谷秋紧紧地抓着身下的暖被,指尖因为用力而发白,目光紧紧地盯着徐大夫,“徐大夫,你骗我?你要让我打掉我的孩子,是不是!”

        徐大夫听到蒋谷秋对他的质疑,气得吹胡子瞪眼,猛地站了起来,愤怒地说道:“夫人竟然不相信老夫,那以后老夫也不会过来这里,你是生是死,和老夫没有任何关系!”

        徐大夫说完,转身拿起他的药箱将要离去。

        蒋谷秋看着徐大夫离开,忍着剧痛,含恨的声音从牙缝里面迸了出来,“你敢离开,不到一刻,你治死人的事传遍整个晋城!”

        “你!”徐大夫听到蒋谷秋的威胁,汗毛都竖立起来,转身怒吼道:“你杀了老夫算了!”

        “杀了你,想得美!”蒋谷秋喘着粗重的气息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很快睁开,猩红的眼里有着决裂道:“肚子里面的孩子真的非打掉不可?”

        “是!”徐大夫坚决地说道。

        “去给我准备药!”蒋谷秋别过脸,手紧紧地抓着小腹,这个孩子,保不住了!

        霍之柔并不知道蒋谷秋的孩子滑胎的事情,她回到自己的院子,便得到消息,说陈家上门送钱的事情,她挑了挑眉头,陈知府速度还挺快的,她还以为陈家会拖延一下呢,想了想,她立刻收拾了一下自己,往前院而去。

        过来给霍之柔送钱的是陈府的管家,他看着霍之柔的目光中难掩着轻视,这样的女人也敢和陈家叫喧,早晚有一天不得好下场!

        霍之柔看着这个趾高气昂的男人,果然这一家人都不是好东西,尽是让人不喜,她心里冷笑,脸上一副淡然道:“陈知府叫你过来送银子?”

        陈府管家听到霍之柔的话语,从袖子里面拿出一沓银票,没好气地说道:“这里是五千两银子,霍小姐拿了银子之后,别再和我家公子有什么纠缠,否则,这银子可不是什么好拿的!”

        霍之柔听到陈府管家拿银子过来还带威胁的话语,脸上浮现出怒气,真当是她是软柿子了,竟然敢上门叫喧!

        霍之柔将手中的茶盏重重地放置在桌上,冷着一张俏脸,还没有等她说话,只听到她身边的春晓抢先一步,语气不善地反驳道:“我家小姐可没有那个闲情和陈公子纠缠,到底是谁纠缠谁,晋城百姓都清楚,除非不是人!既然不是人,霍家也不欢迎!这位管家你把银票放下,可以走了!”

        霍之柔听到春晓这番话,她的嘴角勾了起来。

        “你你你,真是没有规矩的丫鬟,霍小姐,你瞧瞧,你家丫鬟连待客之礼都不会!”陈府管家气得跳脚,手怒指着冲他吼的春晓,在晋城谁不知道他是陈府的管家,都给他三分面子,没想到今天来到霍家,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一个下人竟然给他甩脸。

        霍之柔听到陈府管家的怒骂,轻轻一笑,反问地说道:“你是客人吗?”

        霍之柔的回应更是让春晓底气十足,她微微抬起下巴,手插着腰,一脸傲气地对着陈府管家道:“听到没有,你又不是上门的客人,你是上门送钱的下人而已!这五千两银子是你们陈家赔偿给我家小姐的,有意见,让陈大人过来和我家小姐说,你一个下人,竟然敢在我家小姐面前叫喧,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是什么,不过是一个看门狗而已!”

        陈府管家听到春晓形容他是看门狗,狰狞着一张脸怒视着春晓。

        曹管家看到眼前这个男人这一副样子,立刻上前挡住他,对着一旁的下人说道:“送李管家!”

        “李管家,请!”霍家的下人看到情形不妙,两个身强力壮的下人立刻上前,皮笑肉不笑地对着这位陈府说道。

        陈府看着面前这三个男人,也知道如今他站在的是霍家的地盘上,霍之柔完全不给陈家面子,今天他家夫人被气得回府,原先他还怀疑霍之柔真有这样的本事吗,今天过来送钱,却被霍之柔身边的丫鬟给嘲讽了,这个丫鬟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天高地厚!

        陈府将手中的银票用力地甩到曹管家的脸上,冷哼了一声之后,气呼呼地转身离去。

        曹管家看着人怒气冲冲地离开大厅,再看看地上散落了一地的银票,转过身,再看看身后霍之柔一副悠闲地喝着茶,而春晓一副得意的模样,顿时气着,冲着春晓瞪眼说道:“春晓,连规矩都不会了,小姐都没出声,你一个丫鬟出什么嘴,你也不想想,刚才那个家伙是谁?他是陈府的管家,不看僧面看佛面,你这样骂人家是看门狗,到时他回去,乱说一通,你也不怕给小姐招来祸事!”

        春晓听到曹管家的指责,顿时不服气起来,反驳地说道:“管家,您也不看看那个家伙刚才什么态度,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样,小姐又不欠他,不欠陈家什么东西,说什么小姐赖上陈家,奴婢都没有动手教训他都算好了!”

        “你你你!”曹管家被春晓的顶嘴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再看到霍之柔一副还笑着不说话,随即抱怨地说道:“小姐,你倒是说说这个丫头啊!”

        霍之柔看着担忧不已的曹管家,一点也不觉得刚才春晓的举动有什么错,既然人家都打她的脸了,也不用客气对他。

        而陈家……

        今日陈知府答应给她银子,意思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这位管家回去添油加醋说她是非,只会讨不到便宜。

        “回去我再说她,还有陈家这边,你也不用担心了,大不了,我们就去找元门帮忙好了!”霍之柔笑眯眯地对着曹管家安抚地说道。

        “元门?”曹管家惊得瞪圆了眼睛,不敢相信地说道:“小姐,怎么去找元门帮忙?这元门怎么肯插手这种事?”

        “怎么不可能?元大当家是一个好人!”霍之柔笑得眼睛眯了起来,这段时间和元博瀚接触,她觉得这位元门的大当家还是一个好心人,几次都出手帮她解决了麻烦,上次还说要帮她,可是被她拒接了,如果真的解决不了陈家的事,那么她只能上门求助。

        曹管家听到霍之柔说元博瀚是一个好人,嘴角顿时抽了抽,他怎么不觉得这位元门的大当家是好人呢?身为元门的大当家,心思肯定诡异,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给自家的小姐灌了什么迷汤,竟然让小姐对他如此有好感,单纯的小姐会不会被这个男人被骗了呢?

        霍之柔不知道此时曹管家担心的事情,指着地上散落银票,说道:“曹叔,将银票收好了,人家给钱,不要白不要!”

        “知道了小姐!”曹管家无奈地点点头,蹲下来,地上散落的银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