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血染法源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21本章字数:3325字

        霍之柔看着蒋谷秋朝着她屈膝行礼,眼眸落在她微微耸起的小腹上,眼睛眯了起来,嘲讽地说道:“我可不敢受姨娘这个礼,姨娘现在在爹眼里,可是金贵得很!”

        蒋谷秋听到霍之柔的嘲讽,垂下脑袋,看似卑微地说道:“大小姐在府上要求妾身谨记自己的身份,妾身不敢出门就不知道规矩,该行礼的就要行礼,今日妾身和老爷过来祈福,妾身想到当初刚进霍府的时候小姐要求妾身就算怀着身子,也要给夫人请安,今日竟然来到了法源寺,怎么能不拜见夫人呢?”

        周围看热闹的女人们听到蒋谷秋的这番话,齐齐看着霍之柔,心里暗想着这位霍家的大小姐心还真够狠的,让一个怀着孕的妾每天都给嫡妻的牌位行礼,这整人的方式不是一般的厉害!如果哪家娶了这样的媳妇,那不是被媳妇压一个头的吗?

        霍之柔并不知道其他人现在看着她像一个彪悍的女子,听到蒋谷秋执意要拜见她的娘亲,讥讽道:“别,蒋姨娘,你要是拜祭了娘亲,说不定娘亲会气得从下面掐死你呢,不不怕吗?”

        霍之柔的话一落下,蒋谷秋脸色刷地一下白了起来,而她身边的洛兴为直接气得跳脚。

        洛兴为怒指着嘲讽不已的霍之柔,气呼呼地说道:“有你这样说话吗?她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在府上你怎么欺负就算了,如今大庭广众之下,你还不依不饶起来!”

        霍之柔看着洛兴为替蒋谷秋说话,双眸之中寒光陡然暴增,瞧瞧,这就是她爹,能让这个女人欺负她娘,欺负她,却不允许她欺负这个女人!

        还没有等霍之柔说话,只见蒋谷秋抓着洛兴为的手,说道:“老爷,您不要生气!”

        蒋谷秋说完,泪眼汪汪地看着霍之柔,哽咽地说道:“大小姐,妾身知道你讨厌妾身,在府上,你让妾身住最差的院子,甚至让妾身吃螃蟹,恨不得妾身小产,这些举动,妾身都没有告诉老爷,妾身知道,妾身不该进霍家,你要打要骂就好,不要和老爷闹起来。”

        霍之柔听到蒋谷秋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她在府上如此虐待她,周围不少人都看着蒋谷秋同情不已,她冷冷一笑,上次蒋谷秋带着洛惠兰来到广源寺,也是当众说她的不是,如今又故技重施,这次带的不是洛惠兰,而是洛兴为!

        “蒋姨娘,我之所以和爹闹,不是因为你推波助澜的吗?”霍之柔冷冷一笑,慢慢地靠近蒋姨娘,说道:“当初你还没出现的时候,我和爹都没有闹成这样,你这个女人有能耐啊,做了我爹差不多二十年的外室,竟然当了外室,就老老实实地在外面过不就好了吗?为什么偏偏在娘去世之后,还要进霍家吗?你说,你没有野心是什么?”

        蒋谷秋眼眸一缩,这个臭丫头,不好对付!

        蒋谷秋继续哭诉,上前抓着霍之柔的手,情绪变得激动道:“大小姐,为什么你想将妾身想得那么坏,妾身不过是想伺候老爷,并不奢求主母的位置,妾身做了那么多,为什么还不能让你转变对妾身的态度呢?”

        蒋谷秋用力地抓着霍之柔的手臂,甚至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让霍之柔吃痛得眉头蹙了起来,不用看,蒋谷秋抓着的地方一定都青了,她咬牙切齿地说道:“放手!”

        一旁一直沉默的元云看到不对劲,眼眸顿时一缩,立刻上前,帮助霍之柔摆脱蒋谷秋。

        “大小姐,妾身错了!”蒋谷秋注意到身边丫鬟的举动,更加紧紧地抓着霍之柔的手臂,尖锐的指甲戳进霍柔的肉里。

        霍之柔额头上青筋浮现,用力抓着蒋谷秋的手,扯了下来,甩开,谁想,蒋谷秋突然跌落在地上,尖叫一声之后随后呻吟地痛叫:“好痛!”

        不一会儿,只见血从蒋谷秋身上流了出来,渲染了一地。

        “姨娘!”落香惊恐地来到蒋谷秋身边,悲痛地对着惊愣住的洛兴为说道:“老爷,姨娘,姨娘她小产了!”

        洛兴为赤红的眼眸看着地上流出的血,脸色都青了,他的孩子,他的孩子……

        洛兴为颤抖的手,怒指着也惊呆住了的霍之柔,大声地吼道:“孽障,孽障!我洛兴为怎么会生下你这样的女儿呢?不尊长辈,欺压弟妹,现在还谋害人,以后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蒋谷秋听到洛兴为落下的狠话,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得意地暗笑起来,很好!

        蒋谷秋朝着落香使了一个眼色,落香会意朝着洛兴为悲痛地叫道:“老爷,先带姨娘看大夫再说!”

        洛兴为听到落香的话语,立刻回过神来,上前将蒋谷秋抱了起来,快步地离去……

        此时的霍之柔目光一直盯着地上的血迹,刚才蒋谷秋的指责和洛兴为指责她的话语还回荡在她的脑海中,让她此时眉头紧蹙着。

        春晓看着洛兴为抱着蒋谷秋离开,而周围的香客都对着霍之柔指指点点,甚至有些人说出的话语都极其难听,言语之中都有指责霍之柔过分的样子,气得春晓瞪眼看着这些香客,不要不知道事实真相就乱说好不好!

        “小姐……”春晓看着霍之柔久久都没有出一声,担忧不已地看着她。

        霍之柔听到春晓的声音,渐渐地回过神来,很快恢复脸上的淡定,摇摇头,说道:“我没什么。”

        “小姐,刚才那个蒋谷秋是故意摔倒的。”元云脸上露出自责的表情,“奴婢失职,让小姐您被算计到了!”

        “元云,这不是你的错,这个女人太狡猾了,呵呵,她还是如此狠心,那肚子里面的孩子当赌注,果然狼心狗肺!”霍之柔想到上一世蒋谷秋也是拿肚子里面的孩子将她赶出了霍家,没有想到这一世,还是故技重施。

        “小姐,那现在怎么办?难道任由这个坏女人陷害小姐?”春晓看着周围看热闹的香客渐渐散去,不满地说道。

        “去厢房抄写佛经。”霍之柔说道,她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耽误了她来到法源寺为她娘亲祈福的大事。

        春晓听到霍之柔的话语,无奈地看着霍之柔,自家小姐怎么都不担心的?而元云看着春晓不解的模样,小声地说道:“放心,小姐自有打算。”

        春晓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点点头,跟在霍之柔的身后继续往厢房而去。

        申时霍之柔才返回了霍府,刚下马车,一个家丁顾不上行礼,着急不已地对着霍之柔说道:“小姐,您终于回来了!”

        “怎么了?”霍之柔看着他一脸着急的样子,面色不佳,府上又发生了什么事了,难道又是她爹和蒋谷秋在府上兴风作浪了?

        “小姐,老爷带着小产的蒋姨娘回来,说要才重新安排院子给蒋姨娘住,管家说没有您的命令不会安排的,然后老爷就骂管家,话语很是难听,还想叫人将管家绑起来呢!”家丁着急地将事情道了出来。

        霍之柔眼底一片冰冷,在寺庙的时候洛兴为不是落下狠话,说有他没她,如今竟然回来,有本事他怎么不带着蒋谷秋在外面住?真是说笑话,给蒋谷秋安排一个好的院子,除非这个家没她!

        “曹叔没事吧?”霍之柔听到家丁说洛兴为要绑了曹管家,顿时担忧地问道。

        家丁听到霍之柔的话语,立刻摇摇头,说道:“管家没事,府上没人敢绑了管家,可是这样老爷更气愤了,说管家爬到主子的头上来了,没有规矩,要杀了曹管家,幸好曹管家及时躲过了,否则曹管家就伤着了。”

        霍之柔听到家丁的话语,脸色更加难看了起来,洛兴为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做到这样的程度,简直就不像话了!不过,上一世的时候,这个家伙不就是愚蠢吗?事事听这个女人的,将整个霍家拱手送到她的手上。

        霍之柔想到这个,不悦地问道:“现在他们在哪里?”

        “还在西跨院,曹管家让小的在门口等着小姐,说如今老爷像发疯一样,一个劲地想要让蒋姨娘换院子,说不换的话,就处置了忤逆他的人,老爷的样子极其的恐怖,曹管家担心老爷这个样子会伤害到您,所以让您回来之后不要去见老爷,等到老爷冷静了再说。“家丁将曹管家叮嘱他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霍之柔。

        霍之柔听到家丁的话语,摇摇头,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今天已经在法源寺闹了一场,洛兴为再恐怖的样子她也见识过了,有什么好怕的。

        “不用,我倒是去看看,爹到底有多发疯!”霍之柔脚步一转,往西跨院走去。

        家丁看着霍之柔这举动,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想阻止却怎么也阻止不了,只能叫了几个人,跟着霍之柔,以防霍之柔受到伤害。

        还没有踏进西跨院,霍之柔老远便听到洛兴为怒吼的声音。

        “曹冲,别以为你龌蹉的思想我不知道,你那么多年来都不娶妻,你心里喜欢的是霍含玉这个女人,这些年来我为霍家做牛做马,可是霍含玉这个女人从来不当我是她相公看,什么以夫为尊,我呸!霍含玉不过当我是霍家的下人而已,我真怀疑,霍之柔是你和霍含玉生出来的孽障!”

        霍含玉正是霍之柔的生母,站在西跨院门口的霍之柔听到洛兴为这一番话,气得脸色都铁青了起来,洛兴为竟然怀疑她娘亲的清白!

        “小姐,这还要进去吗?”春晓看到霍之柔气得身子都微微颤抖,脸色也是极其地苍白,担忧不已地问道。

        “去!我倒要听听,他还能说出什么无耻的话出来!”霍之柔面如寒霜,脚步加快地往屋子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