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断绝父女关系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21本章字数:3266字

        霍之柔听到问话,尊敬地对着四叔祖说道:“刚才侄孙已经朝您请安了,侄孙女怎么会怀疑您的身份呢?当年祖父带着侄孙女回族地拜祭,侄孙女还记得您给了一颗糖给侄孙女呢!”

        “好好好,是一个脑子不错的丫头,将来晋城霍家交给你们兄妹俩,我们也放心!”四叔祖听到霍之柔的回答,很是满意,当初霍坚诚到怀城求助,还觉得这对兄妹一个没能力的人,竟被生父揉捏,想着是不是带家族里面的人过来帮衬一下,如今一路过来,霍坚诚的表现让他很满意,而现在亲眼所见霍之柔,也让他彻底放下心来,这样的人才配当他们霍家人!

        四叔祖继续将目光投在洛兴为身上,眼睛露出精光,随后冷冷一笑,说道:“可惜啊,你们俩有这样不中用的爹,不过没事,四叔祖给你撑腰!”

        四叔祖的一句话顿时让洛兴为咬牙切齿,扫视这在场坐着的五个人,还拿着一副轻视他的目光看着他,就如同看着他只是一个外人而已,可恶!

        “你们到底来这里做什么,都给我滚,这里是我家,不是你们的,来人,将他们给我赶出去!”洛兴为恼羞成怒地大声吼道。

        可是,在一旁伺候的下人眼观鼻,鼻观心,一个人反应都没有。

        “都给我聋了,还不给我将他们赶出去!”洛兴为看着周围下人毫不听从他的命令,顿时怒指着他们火冒三尺道。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椅子上的霍远航脸上露出讥讽,朝着暴怒中的洛兴为,冷冷地哼了一声,轻蔑地说道:“还真当这里是你洛家了?别忘记了,这是霍家,你不过是入赘霍家的女婿,一切都要以霍家为尊,当初六堂叔祖和含玉堂妹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男人,简直就是瞎了眼!”

        霍远航的话语一落下,不仅仅是洛兴为脸色难看,就连霍之柔的脸色也是极其不佳。

        霍之柔一双阴翳的目光直直地看着霍远航,就算当初她的祖父和娘亲选错了人,也轮不到这个家伙说是非!

        四叔祖看到霍之柔脸上的不满,也明白这个侄子说话太过了,轻轻地咳嗽了几声,对着他说道:“行了,这件事过后再说,丫头,你写信叫我们过来的目的是什么?”

        霍之柔听到四叔祖的话语,将眼里的不满掩饰住,看着一旁怒火腾腾的洛兴为,一改之前她单单只是想要夺权的想法,严肃的声音说道:“洛兴为,不配为人夫、为人父,犯了霍家家规,应驱逐出霍家!”

        霍之柔的话如同一阵响雷,将大厅里面的人惊得久久都没有反应,霍家这五个人没有想到霍之柔竟然会做出如此决裂的举动,就连霍坚诚也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他请来霍家族老只是想要洛行为收敛一些,却没有想到妹妹竟然会将洛兴为赶出霍家。

        “孽障,当初我就应该掐死你!”霍之柔的这句话如同一把尖刀,捅在了洛兴为胸口上,顶得他胸口生疼,也勾出了极大的火气来,指着霍之柔劈头大骂道。

        洛兴为的骂声也让在场的霍坚诚和五个霍家嫡系的人回过神来。四叔祖睿智的目光直直地看着霍之柔,说完这句话之后的她极其平静,宛如一块沉在水中的冷玉,让四叔祖不由心中疑惑起来,将生父驱逐出家族,这一举动如果传出去,将会危及她闺誉、霍家的名声,这样重要的事情,却处之泰然的表情,难道对她来说真不担心?

        而此时,听到洛兴为怒骂的霍之柔冰冷无波澜的目光直直地盯着洛兴为,脸上极其的平静,平静得让人觉得诡异,只听到她不屑的声音说道:“难道你觉得,刚才我说让你滚出霍家的话只是说说而已吗?”

        这句反问顿时让洛兴为脸色涨成猪肝红,是的,他认为霍之柔只是开玩笑!

        一直沉默的六叔祖面色沉沉,看着平静的霍之柔,严肃的声音问道:“柔丫头,你可知道,将他驱逐出霍家,可不是简单说驱逐就驱逐的,说说你的理由!”

        “是!”霍之柔听到六叔祖的话语,深呼吸了一口气,朝着他行了一个礼之后,说道:“其一,十多年来,他一直养着外室,外室女人还为他生了一子一女,这件事,他一直隐瞒着祖父和娘亲,不久之前,他竟然将这个女人迎娶进门,要不是孙侄女阻止,如果这个外室的女人就成为这个家的主母了!”

        霍之柔的这句话一落下,三个叔祖顿时气着,这件事在信里面,霍之柔并没有提及,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如此无耻,可恶,实在太可恶了!

        洛兴为知道自己不厚道,可是蒋谷秋跟了他那么多年,一心一意地待他,还为她生了一儿一女,不知道比霍含玉这个病恹恹的女人好多少倍,而他承诺过会凤冠霞帔迎娶她进门,却没有想到被霍之柔给破坏了!

        霍之柔对着身旁洛兴为杀人的目光视而不见,接着说道:“其二,在三年来,洛兴为当家,可是,洛家店铺三年来,两百二十万两银子却是凭空消失,经过我调查,其中部分银子是落在蒋谷秋,也就是他养的外室手中,这样的人,连识人之能都没有,如何配当家?”

        “你胡说!分明就是你污蔑我,污蔑了秋儿,毫无证据之下,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出来!”洛兴为怒瞪着霍之柔说道。

        霍之柔朝着洛兴为轻蔑一笑,嘲讽地说道:“你果然被女人冲昏了脑袋!”

        “你!”洛兴为眼眸赤红,如同恶鬼一般。

        “那个,丫头,确实要讲求一个证据,你说他们贪了两百二十万两银子,你有什么证据吗?”六叔祖出声道。

        霍之柔看向身边的春晓,只见春晓从袖子里面拿出一张纸,上前交给三个叔祖传阅,而霍之柔冷清的声音出声说道:“当初查账的时候,侄孙女怕府上的账房师傅无能,于是重金聘请了元门的人帮忙查账,这二百二十万银子也是他们查出来的,如果三位叔祖不信,侄孙女将账本交给你们,让你们查阅一下便知真假,至于外室蒋谷秋贪污银子,侄孙女也将那位勾结她的管事抓了,如要问话,随时可以带过来!”

        霍之柔话语中提及元门顿时让在场的五个人惊讶不已,元门的大名他们如雷贯耳,可是为什么元门的人会帮忙霍之柔查账呢?三个叔祖传阅手中的纸张,随后齐齐地对视了一眼,一脸不解。

        霍之柔看到三个叔祖的样子,嘴角露出一抹得逞的淡笑,当初她请元博瀚帮忙是留有一手的,元门的威望之下,有谁会质疑他们做假账呢?根本就不会!

        而霍坚诚带着深意的目光看着霍之柔,他离开家的这段时间,妹妹长大了,能管得了生意,只是,怎么和元门扯上关系呢?

        霍坚诚和霍家的几个嫡系心里同样有着疑惑。

        洛兴为此时也是又惊又气,惊讶的是霍之柔竟然会找上元门的人帮忙去查账,气得是今天她是非和自己作对不可了!

        “丫头,为什么元门会帮你?”四叔祖将他们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他可不信霍之柔话语中说的重金聘请,元门会在乎这个吗?

        “四叔祖还不知道吧,如今提供给元门的晋锦是霍家提供的,因为这样,元门大当家才会帮这个忙,说起来,侄孙女还是欠了大当家一个人情!”霍之柔轻轻地叹气,想想这些日子,元博瀚确实很照顾她,如果不是他的帮忙,如今霍家变成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了。

        在场的五个霍家人听到霍之柔说霍家提供晋锦,眼睛发亮,能够和元门牵上关系,这是多难得的机会啊!

        “也不知道用了什么美色去迷惑人家元门大当家,和你娘一样德行,竟会勾引外男,简直就是不要脸!”洛兴为看着上面坐着几个人兴奋了样子,忍不住泼冷水说道。

        “有你这样说你女儿的话!果然这样的人不配是霍家人!不配是丫头的父亲!”四叔祖听到洛兴为的话语,勃然大怒,突然伸手,一把将桌上的茶盏扫落于地,哐啷哐啷,茶盏尽碎。

        霍之柔目光一片冰凉,今天洛兴为一而再,再而三地诋毁她的娘亲,一点都不念他们夫妻一场,这样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人!畜生都会念情,可是他却如畜生都不如!

        “柔丫头,这个男人不会再是你的父亲,也不会再是霍家的女婿,从今日开始,他将从霍家除名,净身从霍家出去!”四叔祖顺过一口气,声音铿锵有力,面色无比坚定地说道。

        洛兴为听到四叔祖说让他净身出户,目光徒然而变,凶狠的目光直直地看着四叔祖,恼恨地冲着他说道:“老不死的,你竟然让我净户,这些年来要不是我洛兴为,霍家早就破败了,我这些年为霍家做的一切,这霍家本来就是属于我的!”

        “属于你的?做梦吧!”霍之柔脸上虽然轻笑,可是心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给用力掐住,疼,很疼,到了这个时候,眼前这个爹还不忘记了霍家的财产!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强调道:“霍家不是洛家,该是你的,霍家早就已经给了你!”

        “孽障!我掐死你!”洛兴为听到霍之柔的嘲讽,满肚子的火焰无边无际的缭绕蔓延开来,赤红的眼眸尽是杀意,立刻往霍之柔扑了过去。

        还没有等霍之柔反应过来,只看到洛兴为一脸狰狞扑过来,双手紧紧地掐住她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