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 夜深惩戒渣父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21本章字数:3337字

        霍之柔眉头蹙了起来,到底蒋谷秋对这两个家伙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让两个人如此忠于蒋谷秋,宁愿被打入大牢,甚至可能会杀头,也不供出蒋谷秋,特别是蒋谷秋的哥哥蒋飞星,这个家伙竟然听从他这个妹子的话,将糟糠之妻给杀了,霍之柔摇摇头,不理解这两个人脑袋里面到底想的是什么,这蒋谷秋对他们真的那么好?好到连性命都不要了?

        霍之柔收起她的纳闷和不解,想到在大堂上也被打的洛兴为,出声问道:“洛兴为呢?”

        “奴婢不知道,老爷他并没有被关进大牢,蒋谷秋被释放之后,并不理会老爷,可是老爷却上前跟着蒋姨娘身后离开,嘴里还骂骂咧咧地说她是贱人,说要不是蒋姨娘,他就不会被赶出霍家了。”

        霍之柔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想到当初洛兴为不顾一切地想要娶蒋谷秋,还表现出一副怜惜她、在乎她的样子,如今洛兴为失去了霍家女婿的身份,她也给了他们可以结为夫妻的机会,可惜啊!当一切的一起都成了泡沫,两个人从情人变成了仇人,真是悲哀!

        霍之柔挥挥手,对着丫鬟说道:“行了,你出去吧!”

        丫鬟听到霍之柔的话语,恭敬地退了下来。

        丫鬟退下之后,春晓手紧紧地握成拳头,脸上愤愤不平对着霍之柔说道:“小姐,就这样放过蒋谷秋这个坏女人了?这女人既然害了您那么多次,就这样饶恕了她,奴婢真的不甘心!这个女人应该千刀万剐才是!”

        不仅仅是春晓不甘心,此时的霍之柔心里也是不舒服,将蒋谷秋弄进了府衙,本来可以弄一个杀人大罪让她永无翻身之日,没想到还是失了算,落香和她的那个兄长竟然将罪名包揽到他们的身上,给了蒋谷秋一个清白。

        屋子里烛火跳跃闪烁着幽冷的光芒,霍之柔嘴角勾起一抹嘲讽,讥讽的声音说道:“先让她过几天舒服的日子,弄死了她怎么行?如果她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醒不来或者成了痴呆,这个痛苦比起一刀杀了她更能折磨她!”

        春晓听到霍之柔这番话,脸上的不甘一消而散,赞成地点点头,说道:“小姐您说得不错,不能让蒋谷秋这样死了,让她每日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才算是惩罚!”

        隐在暗处的元剑听到霍之柔的话语,心里嘀咕着这位霍家大小姐果然不是一个善良之辈,不过这样的女人才能配得上主子,否则在元门被人生吞活剥了都不知道。不过……

        元剑嘴角露出一抹暧昧的笑容,能将这位霍家大小姐生吞活剥了只有他家的那位主子,以他平时的观察,主子眼里冒出的如狼似虎的亮光,或许早就就想要将这位霍家大小姐吞下肚子了!

        嘿嘿,元剑心里暗暗贼笑了起来,很快他收起笑意,今晚他要去解决洛兴为,按照主子的吩咐,将这个家伙给吓死,折磨一番之后再放走,想着这件事,元剑有些兴奋了起来,好久没有干这样的事了!

        所以说,元门的人有能人,也有变态……

        被放出来的蒋谷秋一脸阴沉,想到她兄长和落香为了救她,被打入大牢,气得她想要杀人,可是想到在医馆中的儿子和女儿,蒋谷秋压下想要杀人的欲望,不免担忧起儿女。这个徐大夫竟然敢将她告发,肯定不会善待她的儿女的,不知道两个人到底怎么样了。

        “贱人,还不赶快过来扶我!”洛兴为撑着被打疼的腰,看着前面愈走愈快的蒋谷秋,气得破口大骂。

        蒋谷秋听到身后洛兴为的怒骂声,脚步顿时一顿,转过身,目光阴翳看着身后的洛兴为,一脸狞色,眼睛的余光看到她不远处有一个手臂粗的棍子,森森一笑,慢慢地走到那边,手中拿起棍子,朝着洛兴为走了过去。

        洛兴为看到蒋谷秋这个模样,吓得脚步连连后退,一脸惊恐地说道:“你……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蒋谷秋讥讽一笑,“老爷如此对待妾身,妾身怎么能不好好回报您呢?”

        蒋谷秋说完,拿着棍子就要朝洛兴为劈头盖脸地狠狠打下去,毫不留情,看得周围的百姓目瞪口呆。

        “啊!贱人!”洛兴为没有想到蒋谷秋说打就打,还在是反了,他想反抗,可惜刚才在大堂被打了十个板子,身上本就带着伤,让他动作迟缓,想要阻止蒋谷秋的暴打,却有心无力。

        “住手,给我住手!”洛兴为手臂挡住他的脑袋,嘴里不停地叫着。

        蒋谷秋喘着大气发泄完,看着眼前狼狈的洛兴为,朝着他“呸”了一声之后,转身离去。

        被打趴在地上的洛兴为看着蒋谷秋离去的背影,眼睛充血,一脸恨意地盯着她的背影……

        蒋谷秋来到徐大夫的医馆,看到在外面抱着洛凯风的洛惠兰,兄妹两个狼狈的样子让蒋谷秋心痛了起来,快步地走到他们的面前,“兰儿……”

        洛惠兰听到蒋谷秋的声音,以为她听错了,抬起头,当看到面前确确实实是蒋谷秋的时候,她“哇”了一声哭了出来,“娘亲,娘亲,他们好可恶,将我们赶了出来。”

        “乖,不哭!”蒋谷秋抱着洛惠兰安抚着,眼里露出滔天的恨意,咬牙切齿地说道:“早晚有一天,娘亲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走,我们先离开这里!”

        蒋谷秋说完,吃力地抱起洛凯风,母子三人往以前他们居住的宅子走去。

        夜深人静时分,正是作奸犯科。洛兴为站在蒋谷秋他们居住的宅门前,布满伤痕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一会,他将要火烧这座宅子,让这个臭女人给他下地狱去!

        洛兴为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被暗处的元剑看在眼里。

        元剑抱着手臂,看着洛兴为极其狼狈地爬上墙,和猪爬墙一样的姿势,冷冷一笑。

        只见洛兴为偷偷摸摸地进了宅子,随后点燃柴房,待火势燃烧起来之后,他发狂地笑了起来。

        屋子里面的蒋谷秋听到外面的动静,顾不上穿衣服,从里面快步地走了出来,想到看到走火的屋子,吓得她脸色苍白,惊恐地大声叫道:“走火了,快,快来人啊!”

        趁着蒋谷秋还没有看到自己,洛兴为偷偷地溜走,却没有想到他才走出大门,一个黑色的人影出现在他面前,还没有等洛兴为看清楚是谁的时候,一个手刀打在他的脖子上,瞬间让他陷入了黑暗中。

        一声声鹰唳的声音让洛兴为渐渐地苏醒过来,他睁开眼睛,却看到眼前一片乌黑,这个发现,让洛兴为瞬间清醒了过来,他惊恐地起身,想要弄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头顶上的鹰唳声让他抬起头。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一个黑衣人,他一手拿着一个火把,一手拿着一条带着倒钩刺的铁鞭。

        “你……你是谁?”洛兴为瞪大了眼睛,看到眼前黑衣人,再透过火光打量了周围,才发现此时的他不是在城里面,而是在荒郊野岭,吓得他脸色苍白。

        元剑看着吓得发抖的洛兴为,黑布下的嘴角冷冷的勾起了一抹笑容,森森地对着他说道:“是来取你性命的阎罗!”

        这句话吓得洛兴为脚发软,猛地跌坐在地上,想到保命,他立刻快速地起身,不管不顾,转身撒腿就跑。

        元剑看着想逃洛兴为,冷哼了一声,轻蔑地说道:“想逃,门都没有!”说完,手中的铁鞭往洛兴为甩了过来。

        铁鞭似乎变成了一只灵动的蛇一般,张开狰狞的蛇口,往洛兴为的脖子咬了过去,一瞬间的时候,洛兴为脖子便被铁鞭圈了起来,而他身后的元剑用力一拉,钩深深地刺到洛兴为脖子里,流出鲜血,让他吃痛地跌落在地上,手也不管铁鞭上尖锐的倒钩,用力扯开。

        “你……你是谁?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为什么要抓我?”洛兴为惊恐又愤怒地看着朝着他走过来的元剑质问道。

        元剑听到洛兴为的话语,一双冰冷的目光直直地看着他,还没有等他说话,只看到在空中盘旋的黑鹰不耐烦地俯冲下来,停落在元剑的肩膀上,不满地朝着他叫着。

        元剑看着等不及的黑鹰,低沉的声音说道:“好了,别恼了,一会就给你玩!”

        洛兴为听到元剑对着他肩膀上这只看起来极其凶狠的黑鹰说的话语,全身瞬间冰冷颤抖了起来,这个家伙话难道要让这只凶残的老鹰吃他?

        “我……我给你钱,你……你放了我,我是霍家的老爷,霍家是晋城首富,只要你开一个价,我……我立刻满足了!”洛兴为试图和元剑说条件让他放了自己。

        元剑看到洛兴为试图挣扎的样子,轻蔑一笑,嘲讽道:“谁稀罕你给的臭钱,我知道你是谁,你不是霍家的入赘女婿吗?这些年你作恶多端,你的生死簿上都记录着你的恶性,死了,要打入十八层地狱,今天我就送你上路!”

        “不!”洛兴为听到元剑的话语,再看着他肩膀上发出嗜血目光的黑鹰,吓得他失禁了,也顾不得什么狼狈,爬着想要逃。

        元剑看着洛兴为屁滚尿流的样,嘴角冷笑,手中的铁鞭一拉,痛得洛兴为凄惨地发出痛苦的声音,这痛苦声在荒山野岭中一遍遍回荡,让人惊恐地觉得仿佛就是鬼哭狼嚎的声音,可惜,这里周边十里外无人居住,洛兴为就算是痛苦得叫喊求救,也无人到来。

        “真不听话!”元剑露出不满,随后略带着兴奋的声音说道:“一会我用鞭子撕扯着你的血肉,将它们一片一片地从你身上拨开,就像是剥皮一样,放心,我会剥得很漂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