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哥哥弃仕从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22本章字数:3361字

        想得美!霍之柔眼里狠光一闪,想要霍远航留下来,难道也想将这里的霍家变成他们的吗?别做梦了!

        霍远航眼里却露出贪婪,想到这里的霍家就要变成他的,心里越发激动了起来,一脸含笑对着霍之柔说道:“柔儿侄女放心,叔伯会好好帮着你的。”

        放心?霍之柔掩饰在宽大袖子中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但很快松开,脸上突然露出无奈的笑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对着霍远航说道:“侄女也想是十叔伯帮忙,只是,唉!元门大当家和侄女有约定,一旦侄女将晋锦的事情交给旁人,那么霍家和元门的生意就此作罢!

        霍之柔的这句话一落下,在场的人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

        四叔祖、六叔祖和七叔祖显然不相信霍之柔的话语,三个老人齐齐地眯着眼睛看着一脸无辜的霍之柔。

        霍之柔静静地打量着在场的人的反应,除了霍阳州一脸淡定地喝着茶水,似乎如今他们这些人夺权的事情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个发现顿时让霍之柔心里有些诧异,这个家伙要么就是不简单,要么就是不正常!

        四叔祖和身边的两个兄弟对视了一眼,随即对着霍之柔说道:“丫头,元门大当家可是这样说?”

        霍之柔听到四叔祖质疑她的话语,一脸认真地点点头,举起一只手,肯定地说道:“孙侄女发誓,如果孙侄女欺骗,将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霍之柔这一个毒誓更加让除了霍阳州之外,其他四人脸色更加难看。

        毒誓是不能随便发的,正是因为如此,霍之柔如此郑重其事地发起毒誓才让他们几个老的不得不相信霍之柔说的话,也更加气恼。

        霍之柔看着三个老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模样,心里暗爽,她很庆幸当初元博瀚在她面前说过这句话,元门和霍家做生意只是和她这个人做,其他人他元博瀚不会认!

        霍之柔冷冷一笑,这几个霍家嫡系的人真够无耻,她记得自己的祖父曾经说过,霍家在怀州那一代也是大世家,现在竟然打起了她这个霍家旁系生意的主意,传了出去,也不怕人家嘲笑他们这些嫡系的人。

        霍之柔眼眸一沉,可不得将这三个老的得罪太紧了,否则他们不依不饶的,那可不好,她霍之柔是不怕什么嫡系的人,就怕麻烦!如今请他们过来的目的就是帮她处理掉洛兴为这个无为的爹,如今洛兴为的事已经解决了,如果最后真的和他们几个人闹翻了,她自愿从霍家族谱里面除名,和怀州霍家划清关系。

        一旁脸色阴沉的霍远航显然还是不甘心,出声说道:“既然晋锦的生意我不能帮忙,可是霍家在晋城还有别的生意,那我就留下来,帮孙侄女管其他几个铺子吧!”

        霍远航无耻的话语让霍之柔心里怒火沸腾了起来,还真当是软柿子了。

        霍之柔正想拒绝,只听到门口传来霍坚诚冷冽的声音,“不劳烦叔祖和叔伯担忧,霍家既然是坚诚和妹妹的,坚诚和妹妹会守好这份家业,坚诚会处理好生意上的事情!”

        “哥哥!”霍之柔转过头,只见霍坚诚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投给霍之柔一个“不用担心”的目光之后,锐利地目光看着霍家嫡系几个。

        四叔祖看到霍坚诚出现,眼眸顿时一缩,随即出声道:“坚诚,你以后是走仕途的?怎么能做商人之事?”

        “四叔祖放心,坚诚已经不打算科举了,打算留在晋城处理霍家生意。”霍坚诚坚定地说道。

        “什么!”三叔祖听到霍坚诚的话语,惊得起身,“你……你糊涂!”

        霍之柔眉头皱了起来,看着霍坚诚,哥哥不考科举了?

        “三叔祖,所谓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坚诚相信就算做生意,也能做好的!”霍坚诚直直地看着三叔祖,说出他的心里话。

        “你,你当真打算不考科举了?”四叔祖显然还是接受不了霍坚诚的决定。

        “是!”霍坚诚点点头。

        四叔祖咬着牙齿,恨恨地说道:“希望你将来不会后悔!”

        “坚诚绝对不会后悔!”霍坚诚认真而肯定地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淡定喝茶的霍阳州抬起头,将手中的茶盏放了下来,目光直直地看着霍之柔和霍坚诚,说道:“爹,既然他们兄妹俩有能力处理晋城的生意,我们也不要操心了!”

        霍阳州的这句话一落下,在场的人将目光投在他的身上,四叔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再不留下一个人帮忙就是不合适了,点点头。

        事情落败的七叔祖和霍远航极其不高兴,七叔祖对着四叔祖语气有些不善地说道:“四哥,既然这里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还是早些回怀州吧,晋州这里一个小地方,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四叔祖被自家弟弟这口气弄得气恼,暗暗瞪了他一眼,说道:“闭嘴!”

        “四哥不走,那我叫远航收拾东西明个我们自己走了!”七叔祖也不怕得罪四叔祖,落下这句话之后便甩袖离开了大厅。

        “你!”四叔祖被七叔祖这样子气得脸色涨红,这家伙瞧瞧自己什么样,一点都被长辈的样子,简直就是让小辈笑话!

        霍之柔看着七叔祖和霍远航这对父子就这样板着脸离开的大厅,也不顾此时大厅里面人的态度,心一沉,有什么样的爹就有什么样的儿子,爹竟然如此不知礼,儿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不留下霍远航,是正确的,至于霍阳州……

        霍之柔将目光投在霍阳州身上,只见他此时也看着霍之柔,当看到霍之柔看向他,霍阳州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这笑容让霍之柔一愣。

        霍之柔很快反应过来,微微地垂下眼睑,嘴角也勾起一个弧度,这个叔伯不简单啊,一句话就能让四叔祖他们改变主意,看来深藏不露呢!

        霍之柔离开客居,一直站在外面的曹管家也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脸上有些不高兴,对着霍之柔说道:“小姐,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是这样的人,竟然伸手到这里,太可恶了!”

        霍之柔听到身后曹管家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冷笑说道:“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霍氏家族除了嫡系这边,旁系也不少,以前听祖父说过,霍家的子孙极其旺盛,嫡系这些人眼高于顶,看不起旁系的人,但经过那么多年的发展,有些旁系的家大业大,财富积累让嫡系的人生了嫉妒之心,后来一改之前说嫡系这些人只读书做官不经商,现在不少嫡系的人也开始做起了生意,比如说这位七叔祖,从今日的谈话可以看得出,他们一家就是做生意的,呵,对于有利益的事情,他们是不会放弃的!”

        曹管家听到霍之柔的这番话,眉头深深地蹙了起来,“小姐,那现在怎么办?他们真的明天会离开吗?”

        霍之柔停下脚步,看着曹管家一脸忧云的样子,安抚地说道:“曹叔你也不担心,既然他们已经决定明天离开,如果真的改变的话,那就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今晚你叫厨房做一顿丰盛的晚餐,让下人上菜的时候告诉他们,这是饯行宴,我就不相信,说出了这样的话,他们还有脸皮留下来!”

        曹管家看着霍之柔一点也不担心的模样,心里叹了一口气,小姐还是少了警惕心,幸好大少爷以后在家中了。

        霍之柔将目光投在霍坚诚的身上,“哥哥,你……”

        霍坚诚知道霍之柔想说什么事,含笑地说道:“柔儿,哥哥已经下定主意了,你不要劝哥哥了!”

        霍之柔听到霍坚诚的话语,顿时噎住,不过想想,她因为上一世的阴影,确实也不希望自家的哥哥入仕,点点头,说道:“好吧,哥哥能留在家里做事,妹妹也高兴!”

        霍坚诚听到霍之柔的话语,揉了揉她的脑袋,“以后妹妹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嗯!”霍之柔嘴角勾了起来。

        翌日,四叔祖、六叔祖、七叔祖和霍远航、霍阳州离去,霍之柔和霍坚诚一路送他们到城门外,看着他们远去的马车,脸上露出了笑意,虽然发生了一点小事,但是还是解决了。

        霍之柔的目光落在霍阳州身上,只见他今日身着着月白色绸衫,看起来斯文优雅,如今骑在白马上一副神采英拔样子,引来进出城门的百姓的目光。

        “柔儿侄女,后会有期!”霍阳州骑马跟在马车旁,对着马车里面的霍之柔含笑说道。

        霍之柔听到霍阳州的话语,点点头:“十三叔伯,后会有期!”

        霍之柔目送着一行人离去的背影,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管家,是霍家大小姐霍之柔!”城门外,一辆马车里,陈家管家刚从外地归来,自从上次陈家管家送银子去霍府怒气冲冲地返回陈府,陈府下人都知道,陈家的主子们包括管家都对霍家人很是厌恶,如今竟然在城门碰见了这位霍家的大小姐,马夫立刻将这个发现告诉马车里面的管家。

        陈府管家李管家听到马夫的话语,猛地将车帘布撩起,目光阴霾地看着刚驶进城门的马车,阴沉的声音说道:“你确定是霍家那个丫头就在马车里面?”

        “小的确定!”马夫出声说道。

        “哼!这个臭丫头!”李管家想到上次去霍府被一个丫鬟奚落的事情,肚子里的怒火浮现了出来。

        “管家,要收拾她们吗?”马夫对着李管家讨好道。

        “收拾?”李管家冷笑,“是要收拾,不过进了城不方便收拾,你去打听打听一下这位霍家小姐的行踪,看看这个臭丫头什么时候再出府,到时再打算!”

        “小的明白!”马夫听到李管家的话语恭敬地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