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要告就告到底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22本章字数:3550字

        男子的话一落下,在外面围观的百姓惊呼地叫了起来,没有想到这些黑衣人竟然是家丁,而且还是这位陈知府的家丁!

        陈知府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些黑衣人竟然是他家的家仆,脸上浮现出惊愕的表情,但很快,惊愕转变成怒气,手重重地抓着惊堂木,手臂上的青筋浮现,好,好大的胆子,府上竟然养了一群这样愚蠢的混蛋!平时在外面作恶就算了,反正他眼不见为净,可是如今,去收拾这霍家的丫头,还被人抓住,更让人气愤的是,他们还被带到了府衙上,简直就是丢尽了陈家的脸!

        霍之柔看着陈知府气得五官扭曲,七窍生烟,她挑了一下眉,轻嗤,这样就气得说不出口话来了,怎么行?今天她带着这些家伙来到这里,可不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要闹,就要闹得最大的!

        霍之柔收起脸上轻蔑的表情,对着陈知府惊讶地说道:“大人,他们是您府上的下人?”

        霍之柔的声音立刻让怒发冲冠的陈知府找回了一丝理智,一双怒气的目光看着霍之柔,这个丫头真的不知道是他们家的下人?还将他们带到了这里来,难道不是想要看他们陈家的笑话?

        霍之柔一双平静的目光毫不胆怯地直视陈知府发怒的眼眸,让陈知府心一惊,这个丫头难道真的不知道?

        陈知府指着下面的黑衣人,冷冷的声音质问道:“你审问过他们了?”

        霍之柔叹了一口气,一脸无辜地说道:“小女确实问过他们是什么人,他们说是陈家人,可是小女想着,陈大人是如此光明磊落的好官,您的府上怎么会有这样宵小之徒,一定是这些人污蔑您,想要抹黑陈大人您,为了陈大人您的名声,小女子就将他们带来府衙,让您重重地严惩他们,敢污蔑您的名声,简直胆大包天!”

        霍之柔这番义正言辞的话语让外面的百姓哗地一下议论了起来,而陈知府气得紧紧地咬着牙齿,赤红的眼眸怒视着面前装成无辜样的霍之柔,恨不得给这个臭丫头动刑,可恶,这个臭丫头就是故意的!她竟然知道了他们是陈家的下人,还敢将他们给带过来,简直就是无形地打了他一个耳光,让他颜面扫地!

        霍之柔看着陈知府一副气恼瞪着她的模样,霍之柔脸上的表情再次一变,惊愕地看着陈知府,“大人,他们不会真的是您家的下人,是您派他们来教训小女的?因为小女没有和陈公子履行婚约?”

        “胡说八道什么!他们什么可能是陈家的下人!给本官打,重重地打!”陈知府听到霍之柔的反问,更是恼羞成怒,重重地拍打着惊堂木,怒声命令行刑。

        看着自家大人生气成这个样子,在堂上的捕差再也不迟疑,全部都拿起手中的棍子,重重地往跪在地上的十个黑衣人打去,鬼哭狼嚎的声音在大堂上响起。

        霍之柔冷眼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里冷笑,这位陈大人真是生气了,生气得想要销毁这些人证,瞧这些捕差听话的模样,这下手的板子还真是重啊!看看,不少人都被打得嘴里都吐出鲜血了,在这样下去,人命都不保。

        陈知府身边的蔡师爷看着不少人被打得出气多、进气少的样子,再这样下去,那可是血染大堂,虽然这些人是陈府的下人,但是也不至于将他们打成这样,哪个府上没有一个胆大包天的下人呢?再说了,如果自家大人真的将这些人打死了,大人派人半路截杀霍之柔的罪名可是被人认定了,虽然别人不敢把大人怎么样,可是大人的名声将会不好。

        “大人!”蔡师爷想到这里,立刻出声劝说道:“先将他们拉入大牢,过后再做审问,大堂上弄出人命可不好。”

        蔡师爷的话语立刻让被怒火气得失去理智的陈知府回过神来,他立刻叫道:“都住手!”

        陈知府的话一落下,在场的捕差都停下行板行的动作。

        “将他们打入大牢!”陈知府挥挥手。

        霍之柔眼眸一沉,就这样就解释了,那可不行!

        “大人,小女击鼓报案,就是为了讨回一个公道,如今这些贼人供出他们背后的主子正是您府上的管家,难道您不叫人请来这位管家问案,这事就这样了解了?那小女不就这样白白让人欺负了?”霍之柔拿起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一脸控诉地说道。

        “这案子极其复杂,至于是不是本官府上的管家,本官要多做审问,才能得出结论!”陈知府板着一张冷脸,看起来很是正义,其实整个人都是虚伪的。

        霍之柔轻蔑的目光在眼里划过,随即说道:“大人您是私下审问他们,而不是让那位管家过来和这些个黑衣人当面对质?小女可是苦主,理应也要听听他到底是不是罪魁祸首!否则将来小女子再次受到人身威胁,那该怎么办?如果大人现在不找出这个作恶的贼人,那么为了小女的安全,小女只能向元门大当家求救了,免得霍家和元门的生意都做不成,元门怪罪下来,元门的怒火霍家可是承受不住!”

        在暗处听到霍之柔这番话的元剑无声地笑了起来,这位霍家小姐还真会拿主子出来威胁这个狗官,不错,脑子机灵!

        陈知府听到霍之柔话语中隐晦地说他不公,气得吹胡子瞪眼睛,这臭丫头胆子还真大,也不看看她站在的是什么地方,竟然在公堂上如此轻视他。

        陈知府正想怒斥霍之柔,想要惩戒这个口无遮拦霍之柔,可是当听到霍之柔提及元博瀚的时候,他脸上的怒气顿时一僵,心胆颤了一下,他怎么忘记了,眼前这个丫头可是元博瀚看上眼的女人,得罪了她,可是得罪了元博瀚。

        陈知府压下强烈的不满,语气不好地说道:“来人,去本官府上,将管家带过来!”

        李管家还不知道自己派去教训霍之柔的人被抓住并带去了府衙,此时的他正在和上官氏汇报事情,事情还没有说到一半,突然上官氏的丫鬟走了进来。

        “夫人,府上来了捕差,说大人要他们带管家去公堂!”丫鬟恭敬地对着上官氏说道。

        李管家听到丫鬟的话语,心“咯噔”一跳,脸色顿时变得难看,难道他们收拾霍之柔失败了?

        上官氏眉头蹙了起来,不悦的声音说道:“带李管家去公堂,为什么?”说完,看着李管事脸色极其难看的样子,她手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生气地质问道:“李管家,你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

        “夫……夫人,您救救小的……”李管家跪了下来,一脸哀求地说道:“小的看那位霍家的丫头如此嚣张,让夫人您生气,小的就看不过去,于是就派人去收拾这个臭丫头,小的没有想到,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失败,还闹到了公堂上。”

        “糊涂!”上官氏听到李管家的话语,更加生气,咬牙切齿地说道:“收拾那个臭丫头,你不会拿外人的名义去做吗?竟然拿陈府的名声去败坏,如今事情弄砸了,还闹到了公堂上!

        上官氏心里更是担心她的相公归来的时候,一定会将怒火发泄到她的身上,如今竟然派捕差到府上抓人了,这可是大大地丢了他的面子,以她对这个相公的了解,现在的他一定气愤不已。

        李管家听到上官氏的怒骂,随即也解释道:“小的叫他们伪装成刺客,不让他们暴露自己是陈家的下人,可是小的,小的不知道,他们……他们竟然会失败,还……”

        李管家说到这里,更加惊慌失措地说道:“夫人,您要救救小的,看在小的这些年忠心耿耿的份上,求您了,夫人救救小的!”

        上官氏正想说什么,只见另一个丫鬟快步地走了进来,朝着上官氏行礼之后说道:“夫人,外面的那些捕差催促着,说大人还在等着,耽误不得。”

        “夫人……”李管家面如纸白。

        上官氏看着李管家吓成这个样子,瞪着他,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竟然就被吓成这样样子!

        “你别慌了,你先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情,或许不是这件事!再说了,就算是又什么样,你是陈家的人,老爷又是知府,就算打入了大牢,也能放出来!”上官氏一脸高傲地教训着眼前跪在地上的李管家说道。

        李管家听到这里,瞬间冷静了下来,是啊,他家老爷可是知府大人,就算是他真的犯了事情,也能轻易出来,他担心什么?

        “夫人,小的知道的,小的立刻随他们去见大人!”李管家压下惧意,对着上官氏说道。

        上官氏淡淡地“嗯”了一声,待李管家离去之后,对着身边的丫鬟说道:“你去府衙看看,到底事情如何。”

        丫鬟听到上官氏的命令,领命而去。

        李管家进来府衙大堂,看到大堂上被身上打得血肉模糊的下人还有一旁朝着朝着他点头冷笑的霍之柔的时候,李管家后背都冒出冷汗了,他心里忐忑起来,真的是这件事。

        “小的拜见大人!”李管家脸上强加镇定地说道。

        “啪!”陈知府手重重地击打惊堂木,一脸怒气道:“李海,本官问你,是不是你派这些个家伙去打劫霍之柔的?”

        李管家听到陈知府的质问,猛地摇摇头,对着陈知府说道:“回大人,小的绝对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全都是他们污蔑了小人的!”

        此时大堂上被打的家丁们不仅身上痛得难受,心里也是气得心肝都痛了,他们没有想到他们听从了李管家的命令,去教训了霍之柔,如今虽然失败了,但是李管家也不能就这样放弃了他们,说是他们诬蔑了他!

        在场的这些陈家家丁都知道,就算他们最后被放出了大牢,他们也不可能在陈家做事了,他们如今奢望的,就是能平安地走出府衙,可是现在这位李管家放弃了他们,那么他们还有什么希望呢?

        想到这里,在场穿着黑衣的家丁们气愤不已,其中一个人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地说道:“明明就是管家叫我们去教训霍家小姐的,还说只要教训了她,这个月就给我们多发点例银,现在竟然说不关你的事,简直就是放屁!”

        “没错!”其他人有气无力地附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