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 敢打我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22本章字数:3261字

        “怎么了?有问题?丫头,我救了你,你不会连收留我都不行吧?”元博瀚脸上露出一副哀怨的表情,抱怨地对着霍之柔说道。

        霍之柔听到元博瀚的话,暗暗翻了一个白眼,收留?这话说得太可怜点了,元门的大当家没有地方住,这可是好像说的是大笑话一样,不过人家救了自己,赶人家走,这确实太不公道,可是,在她院子里面住下来,这似乎有些不好呢?

        霍之柔正想劝说元博瀚让他去霍家的客居住,只听到元音出声道:“霍小姐,最好也给奴婢准备一间房,你背后的伤口奴婢得经常给您换药,而主子也要随时知道您的情况,这让奴婢来回的跑,有些辛苦,您就好心让春晓准备两间屋子吧!”

        元音说完这句话,心里的小人捂着脸不好意思起来,她竟然助纣为虐,帮助主子毁人闺誉,有点缺德啊!

        元博瀚眼里露出赞赏的目光看着元音,果然自家的丫鬟会替主子着想!

        霍之柔听到元音这句话,本来想要赶人去客居的话说不出来了,无奈地对着春晓说道:“春晓,让人收拾两间房间给元大当家和元音!”

        “是……”春晓听到霍之柔的话语,心里虽然觉得这样做不对,可是自家小姐同意了,她这个丫头能说出什么反对的话出来呢?

        “什么!元大当家住在柔儿的院子里面!”霍坚诚听到丫鬟回禀霍之柔的情况,当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他顿时傻眼了,妹妹不像是有分寸的人啊,怎么将一个男人留在后院,还留在她的院子里面居住的!

        丫鬟点点头,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说道:“听春晓姐姐说小姐本来想要请元大当家去客居住的,可是元大当家说不要住那里,要留在小姐的院子里,毕竟元大当家是小姐的救命恩人,又是霍家的金主,所以……”

        霍阳州听到这个丫鬟的话语,无奈地扶额,他怎么感觉这个元门的大当家对自家的妹妹不一样的?将晋锦的生意全权交给她负责,然后如今亲自救她出了大牢,似乎这位元大当家喜欢妹妹。

        这个发现,顿时让霍坚诚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元博瀚喜欢霍之柔,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元博瀚可是元门大当家的身份,元门可不简单!

        霍坚诚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元博瀚住在妹妹院子里面的事情绝对不能外漏出去,否则将来妹妹该怎么嫁人?

        “传我的话,如果府上有人乱嚼耳根子传小姐和元门大当家的事情外漏出去,一旦发现,绝对不会轻饶!都给我闭上嘴巴,不许议论主子的是非!”霍坚诚厉声地对着面前的丫鬟说道。

        丫鬟听到霍坚诚的话语,猛地点点头,对着霍坚诚说道:“奴婢知道了!”

        霍之柔躺在床上,听着春晓说关于她被关进大牢之后,霍坚诚如何救她,当听到陈知府收了他们两百万银子却将他们赶出陈府的时候,脸上布满阴翳,手紧紧地握成拳头,两百万银子啊!这可不是一笔小数字,这个狗官竟然收了两百万两银子还不放她!

        “小姐,您不知道陈府的下人有多可恶,幸好阿云会武功,救了少爷和奴婢,否则我们一定很惨!”

        霍之柔听到春晓的话语,眼里露出煞气,怒极反笑说道:“他们竟然打你们,好,很好!对了,我醒了怎么不见阿云!”

        春晓听到霍之柔问起阿云的事情,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小姐,阿云被元当家惩罚了,她背后都是鞭伤,奴婢让她好好休息。”

        “什么!好啊!元博瀚,竟然敢打我的人!”霍之柔咬牙切齿。

        在霍之柔不远处的屋子,元音收到门里面的飞鸽传书,展开一看,随即对着元博瀚说道:“主子,仇大人已经带兵赶来晋城要将陈光赫撤职查办。”

        “哼!就算是这样,陈光赫和上官氏也得要让他们吃一下苦头才行!”元博瀚冷冷的声音说道,“他们什么时候会赶到晋城?”

        “估计最快也是后天!”元音算了算说道。

        “后天……”元博瀚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起身,出了屋子,朝霍之柔的闺房走去。

        元音看着元博瀚才坐了不到半个时辰又往霍之柔的屋子走去,无奈地摇摇头,主子啊主子,你这是一刻钟都离不开霍小姐了吗?您这个样子,总是想要就在姑娘的闺房里面呆着!难道不觉得像登徒子吗?

        春晓还没有将昨日发生的种种事情说完,听到敲门声,立刻打断了她的话语。

        春晓走到门口,打开门,当看到站在门口的元博瀚的时候,额头上冒出一排排黑线,元大当家啊元大当家,这里不是客栈,您能不能不要随随便便地来到小姐的闺房啊!

        元博瀚对于面前的丫鬟抱怨的表情视而不见,含笑的声音问道:“春晓,你家小姐还在睡吗?”

        春晓正想回答小姐还在睡,却听到霍之柔的声音响了起来,“春晓,是谁?”

        春晓本来想要撒谎的话语顿时说不出来了,对着屋子里面的霍之柔回道:“小姐,是元大当家!”

        “请他进来吧!”霍之柔听到春晓的回答,语气也有些咬牙切齿。

        元博瀚听到霍之柔的同意,嘴角勾了起来,越过瞪眼的春晓直接进了霍之柔的里屋,才见到霍之柔,只见她怒气冲冲地看着他,让元博瀚有些不解:“怎么?谁惹你了?”

        “除了你还有谁?”霍之柔没好气地说道。

        “我?”元博瀚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不解地问道,“我怎么惹你生气了?”

        “我问你,阿云是你给我的丫鬟,她的主人不应该是我吗?”霍之柔出身质问道。

        “阿云?”元博瀚被霍之柔这一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阿云就是元云,随后点点头,说道:“是!”

        霍之柔听到元博瀚肯定的声音,随即道:“那她的主人是我,我都没有惩罚她?你凭什么罚她鞭子?”

        元博瀚听到这里,终于明白霍之柔生气什么,无奈地对着她说道:“好了,是我错了好吗?别气了,下次我不敢自作主张惩罚你的人了!”

        如果元音听到元博瀚如此讨好霍之柔的话语,下巴一定掉下来,要知道,都是别人讨好元博瀚,很少元博瀚讨好别人,而且霍之柔口气又是那么冲的,看来啊!放在心尖上的人就是不一样。

        元博瀚看着霍之柔还嘟着嘴巴,立刻转移她的怒气道:“刚接到消息,仇大人带人过来撤职查办陈光赫,估计后天这样到晋城,还有一天的时间,明天我带你去收拾这个家伙,免得这位仇大人到了,不好收拾!”

        霍之柔听到元博瀚的话语,果然怒气一散,眼睛顿时瞪大,仇大人带兵过来撤职查办这个狗官,按照曹管家的速度,这个时候应该是没有到杭州才是,而且她也自认为她的祖父对仇大人的恩情也不可能让仇大人查办了一个朝廷命官,而且还是关系很深的朝廷命官。

        霍之柔惊讶过后,眯着眼睛看着元博瀚,对着他问道:“是你让仇大人过来查办这个狗官的?”

        元博瀚手中的扇子轻轻地敲了一下霍之柔的脑袋,无奈地对着她说道:“你觉得我有那么大的本事吗?”

        霍之柔听到元博瀚的话语,点点头,这个家伙确实有很大的本事,否则怎么可能把她从知府衙门救出来!而这个家伙竟然一脸谦虚说自己没有那么大的能耐,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霍之柔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对着元博瀚调侃道:“那个家伙可是朝廷命官,你明个带我收拾他,你不怕仇大人到的时候,那个家伙告你谋害朝廷命官一个大罪吗?”

        “怕?”元博瀚听到霍之柔的话语,自信地一笑,将手中的扇子打开,在胸前晃了晃,笑眯眯地说道:“怕的话我就不是元门的大当家了!”

        霍之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后掩饰住脸上的笑意,眼里流露出狠色道:“那好,明个你带我,我要狠狠地收拾这个狗官!”

        元博瀚点点头,“好,带去你收拾他!”

        翌日,背上伤口还没有恢复的霍之柔随着元博瀚踏进了陈府,陈府上下看到霍之柔,齐齐都露出惊恐的表情,顿时让霍之柔挑了挑眉头,侧头看着身边的元博瀚,“昨日你派人过来陈府了?”

        “嗯。”元博瀚冰冷的目光扫视了周围惊恐不安的陈府家丁,淡淡的应了一声之后,对着身边的元剑问道:“那些家伙呢?”

        “回主子,他们在大厅!”元剑恭敬地回道。

        元博瀚手自动地牵起霍之柔的手,对着她说道:“走吧,我们去大厅!”

        元博瀚的动作顿时让霍之柔身子一僵,但是脚步还是随着他往陈府大厅走去。

        跟在霍之柔身后的春晓看到自家的小姐竟然被元博瀚牵手,顿时手捂住嘴巴,脚步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元音看到春晓的动作,也停下了脚步,目光落在元博瀚和霍之柔相牵的手上,眼里露出浓浓的笑意,主子还真是不放过一丝机会啊!不过霍小姐身边的春晓丫头似乎对主子和霍小姐在一起很有意见呢!这可不行,搞定了这个丫鬟,让她在霍小姐的身边多说一些好话,这样也能帮助到主子和霍小姐在一起。

        元音想到这里,和身边的阿云对视了一眼,一人拉着春晓一只收,将呆愣的春晓远离霍之柔他们,打算单独教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