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 送行奸情满满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22本章字数:3393字

        霍之柔听到元博瀚的问话,脸上的表情顿时羞红不已,这个家伙怎么会知道的,难道……

        霍之柔眯着眼睛看着站在元博瀚身后的元音身上,元音却表现得一脸淡定,似乎这件事不是她告诉元博瀚的。

        元博瀚看着霍之柔直盯着元音的样子,失笑,这个敏感的丫头,随即打趣地说道:“丫头,好不好奇这对玉佩的来历?”

        霍之柔听到元博瀚的话语,立刻收回看向元音的目光,看向元博瀚,好奇地说道:“说说,这玉佩到底有什么来历的?”

        元博瀚看着霍之柔脸上好奇的表情,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随后,他伸出手臂,手轻轻地捏了一下霍之柔的脸颊子,对着她说道:“想知道,下个月来到元门大会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元博瀚的举动和他的话语顿时让霍之柔脸上好奇的表情一僵,随后炸毛了起来,将元博瀚捏着她脸颊子的手拍了下来,恼羞成怒地说道:“元博瀚!”

        “嗯?怎么了?”元博瀚看着一脸怒气的霍之柔,脸上浮现出一抹坏笑,“我知道自己叫元博瀚,你不用大声说。”

        元音翻了一个白眼,主子,你这是想招人恨吗?

        霍之柔看着元博瀚一副无辜的表情,让她这火气怎么也发不出来,无奈地扶额。

        “好了,别生气,等下个月你过来的时候,我再告诉你,时辰不早了,你身体还没有恢复,早些休息吧!”元博瀚看着天上的月亮,如此良辰美景,身边又有佳人,可惜佳人身体未恢复啊!

        霍之柔点点头,脸上的疲惫显露出来,“我回房休息了,你早点休息!”

        “嗯!”元博瀚看着春晓搀扶着霍之柔离开,待她进了屋子之后,他将酒杯中的酒饮尽,起身返回屋子。

        “元剑,我离开晋城,这段时间你继续在她身边保护,如果她再出了什么差池,后果你自己明白!”元博瀚看着面前跪在地上的元剑冷冽的目光投在他的身上。

        元剑听到元博瀚的话语,身子一僵,随即说道:“属下知道了,属下不会让霍小姐再受到一丝伤害!”

        “嗯!退下!”元博瀚摆摆手。

        “主子,收到门里面的来信,九皇子齐王想要参加元门大会,特地写了一封信派人送到元门给您!”元音从怀里拿出一封信,恭敬地递给元博瀚。

        元博瀚看着面前的书信,他嘴角冷冷地勾了起来,司昊然这个家伙又从京城跑到杭州,真可恶啊!

        元博瀚想着。也不接过元音手中的书信,冷冷的声音道:“烧了!”

        “是!”元音听到元博瀚的话语,领命地走出烛灯前,将信点燃,不过一会儿,信便换成了灰烬。

        “还有一件事,吉姆公子现在正在飞鹤楼,听那里的下人说他想见您,当家,您不是说让他和霍小姐见面?明天就离开了,您这是不打算让吉姆公子和霍小姐见面了?”元音询问道。

        元博瀚听到元音的话语,手指点点额头,他差点忘记这件事了,丫头受伤了,然后又去收拾陈家这些家伙,他压根忘记了吉姆这个家伙和他一起来晋城了,还说要让他和霍之柔认识,现在时间可是来不及,明个他就要离开晋城。

        元博瀚想了想,嘴角露出一抹浅笑,“明日丫头估计会送行,到时吉姆也随我一起去杭州,让吉姆见她一面,就算认识了!”

        元音听到元博瀚的话语,嘴角微微抽搐,主子您不觉得这很敷衍了事吗?

        “对了,她的药你都交给她了吗?”元博瀚心里还是担心着霍之柔身上的伤。

        “主子请放心,奴婢将药都交给了春晓,告诉她每天三次给霍小姐抹上,还有忌讳的事情,只要霍小姐抹上半个月,这身上的伤口便会痊愈,也不会留下一点痕迹的。”元音对于她自己配制出来的药膏很是自信,完全可以让霍之柔恢复到如同婴儿般娇嫩的肌肤。

        元博瀚听到元音的话语,满意地点点头。

        一夜的时间很快过去,霍坚诚得知今日元博瀚要离开晋城,怎么说他也是救了霍之柔的救命恩人,加上又是元门大当家的身份,人家要走了,自然要相送。

        一大早,霍坚诚让下人注意着霍之柔院子的情况,当得知霍之柔和元博瀚从后院走出来的时候,他立刻整理了仪表,来到大门。

        “元大当家!”霍坚诚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

        元博瀚看着霍坚诚脸上这一抹笑容,眼睛眯了起来,心里有着不悦,要不是这个家伙,他用得着那么快离开吗?全都是这个家伙的错!

        霍坚诚看到元博瀚眼里不悦的表情,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他什么时候招惹了眼前这个大人物,让他看着自己不爽?

        元博瀚看着霍坚诚脸上的表情变得尴尬,轻轻一笑,随即说道:“霍公子,让霍小姐送我出城门就好,你不用相送,以后还得麻烦你好好照顾这个丫头,元某人感激不尽!”

        霍坚诚听到元博瀚的这句话,嘴角顿时猛地抽搐,元博瀚真当妹妹是他的人了,竟然拜托他好好照顾自家妹妹!

        霍坚诚皮笑肉不笑地对着元博瀚说道:“元大当家,柔儿可是在下的妹妹,这点不用您担心!”

        一旁的霍之柔脸色有些不自然,真有一股想要将元博瀚嘴巴缝起来的冲动,打断了元博瀚想要继续和霍坚诚说的话,“时辰不早,该出发了!”

        元博瀚收住话,看着拉着俏脸的霍之柔点点头,“你送我去城门,我有东西给你!”

        霍之柔疑惑地看着元博瀚,东西?什么东西?

        霍坚诚着急,不想霍之柔和元博瀚有什么接触,可是瞧着元博瀚竟然说关于生意上的事情,只能单独和霍之柔说,让霍坚诚气恼不已,狡猾的男人!

        马车上,元博瀚将装着宝石的盒子递给霍之柔,含笑地说道:“看看,喜不喜欢?”

        霍之柔接了过来,打开一看,当看到盒子里面闪闪发光的宝石,惊讶地长大了嘴巴,手拿起一颗红色的宝石,在白嫩的手心更是衬托得更加好看,眼里露出欣喜的表情,“真好看!”

        元博瀚看着霍之柔喜见于色,他感到满足,果然这东西能讨这丫头喜欢,随即说道:“这是海外的东西,叫宝石,听说在海外的国度,女人都很喜欢,我想你也是喜欢的,所以就带过来送给你!”

        霍之柔听到元博瀚的话语,看着盒子中满满的一盒宝石,俏眉立刻蹙了起来,对着元博瀚说道:“这东西想必价值连城,我不能收!”

        霍之柔说完,将盒子合上,将它塞回元博瀚的怀里。

        元博瀚没有想到霍之柔会拒绝他的送礼,脸顿时浮现出不悦的表情,“丫头,这可是我特地送给你的,你不要,我就将它给扔了!”

        元博瀚说完,拿起塞回他怀里的盒子,就要往马车外面扔出去。

        霍之柔看到元博瀚的动作,眼睛顿时瞪大了,眼看着他就要将盒子往外扔出去,立刻抓住他的手,阻止道:“不要!”

        元博瀚看着霍之柔就这样直直地朝着他扑过来,一脉幽香沁腑,他眸光一黝,欲望蠢蠢欲动,手也下意识地抱住霍之柔的腰,两个人贴在一起。

        此时的霍之柔并没有察觉到元博瀚的举动,当看到她阻止了元博瀚扔掉盒子的举动时,顿时舒了一口气,这元门当家还是大手大脚的,真浪费!

        元博瀚埋头在霍之柔的发丝中,闻着她的幽香,有些沉醉,真不想离开啊!

        霍之柔正想起身,突然感觉到她的腰被人抱着,身子顿时一僵,而当她看到此时她和元博瀚的姿势的时候,轰地一下,她的脸瞬间红了起来,恼羞成怒地说道:“元博瀚,放手!”

        元博瀚听到霍之柔咬牙切齿的声音,宠溺一笑,抬起头,一脸温柔地看着霍之柔红彤彤的脸,说道:“丫头,要不和我一起去杭州吧!”

        “不要!”霍之柔毫不犹豫地拒绝道。

        “为什么不要,反正下个月你也要来杭州,现在和我去杭州有什么区别吗?”元博瀚不悦,和他一起回杭州,两个人一路游玩多有乐趣。

        霍之柔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下个月是下个月,现在是现在,本姑娘事情多得很!快放手!否则我可要叫人!”

        元博瀚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不舍地松开了霍之柔,而霍之柔获得自由的那一刻,立刻远离元博瀚,一脸警惕地看着他,这个家伙,越来越过分了!

        元博瀚看着霍之柔像防狼一样看着他,心里不满,看着她手中抱着的盒子,他嘴角一笑,“丫头,既然你不让我扔,你就好好地收着。”

        霍之柔嘴角抽搐,这个家伙。

        “主子!”一直在外面的元音听到马车里面的吵闹,心里想着主子又开始胡闹了,暗暗翻了一个白眼,本不想打扰主子和霍小姐,可是看着吉姆一脸不悦地走过来,她出声道:“吉姆公子过来了!”

        元博瀚拉下脸,这个家伙来的真不是时候!

        “元音姑娘,元呢?”吉姆听说今日要离开晋城,可是元博瀚没有让他见到这个家伙喜欢的姑娘,顿时让吉姆不满起来。

        还没有等元音回答,元博瀚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现在他改变主意了,不想让吉姆见到霍之柔,自己的宝贝要藏起来才是。

        “吉姆,元门有事情,我得尽快赶回去!”元博瀚一脸严肃地说道。

        吉姆听到元博瀚的话语,跳脚不满抱怨道:“你不是说让我认识你喜欢的姑娘吗?都没有让我见到人呢!”

        “改天再让你们认识!”元博瀚对于吉姆的抱怨视而不见,也不告诉吉姆,霍之柔和他们正一帘之隔。

        吉姆不满地冷哼了一声,正想说元博瀚失信,突然,马车的帘布被撩开,霍之柔的人影出现在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