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无所不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0:11本章字数:3023字

    四月初的天气,阳光明媚。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不经意间,清岛市已经是满眼绿色了,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上午,清大的男生宿舍区沸腾喧闹,今天是周六,男生们在用各种方式宣泄着过剩的精力。

    315宿舍内,林扬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正望着屏幕,嘴角带着一抹胜利的浅笑。

    电脑屏幕上显示着一款单机游戏的画面,林扬玩这款游戏已经有多半年的时间了,在其他同学都把精力放在网络游戏中的时候,林扬却在用这款单机版的养成游戏,打发空闲时间。

    和别的游戏不同,林扬玩的这款游戏的内容极其丰富,涉及的职业和技能无所不包,在娱乐的同时,还充分的起到了寓教于乐的作用,极大的开拓了林扬的眼界,丰富了学识。

    经过昨晚又一个通宵之后,林扬终于将这款游戏彻底通关了,现在他的游戏角色已经掌握了所有职业的顶尖技能,在游戏中可以为所欲为了!

    看着屏幕上的通关画面,林扬志得意满的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感觉一阵倦意袭来,干脆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在椅子上打盹。

    叮——

    电脑发出一声长音,通关画面结束。

    “游戏结束,请选择存档退出或再上征程。”

    林扬没有看到电脑屏幕上的文字提示,此时的他睡的正香,无意识的身体前倾,恰好趴在了面前的键盘上,胳膊同时压住了若干个键位。

    Windows、R、↓、Shift、Enter、……

    画面一闪,再次出现了一行系统提示:您已选择再上征程,当前经验点数199288221点,将为您兑换为全职业宗师级技能,祝您游戏愉快!

    林扬似乎做了一个美梦,在梦里,他用豪华游艇载着数不清的美女畅游私人海岛,蓝天碧海、性感妖娆、大龙虾、比基尼、金沙滩、灿烂阳光……

    “砰”的一声,寝室的门突然被人用力推开,惊扰了林扬的黄梁美梦。

    “林扬,快点醒醒。有事儿,急事儿!”

    室友武文兵用身体撞开寝室门,怀里抱着一大堆杂乱的东西。

    林扬正介于半梦半醒之间,恍惚之间听到武文兵的招呼,黄梁美梦顿时化为泡影。

    “什么事啊?火急火燎的?”林扬打着呵欠坐了起来。

    此时的武文兵脸上充满了焦急、慌张、迫切、惶然的表情,他满头大汗,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

    “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不然我死定了!”武文兵急切的说着,同时把怀里的东西一骨脑的摊在了桌子上。

    “……怎么了?”林扬满脸疑惑的看着武文兵,又看看那一堆崭新的画笔、颜料、画布等工具。

    “扬子,你听我说,是这样……”

    武文兵像是受到了什么强烈的刺激一样,语无伦次、颠三倒四的说了半天,总算把事情的原由说了个清楚。

    原来,武文兵有个大伯叫武阳,是一位很有才华的油画家,他在国际画坛颇有名气,甚至还获得过世界级大奖。

    武阳最近要在清岛市办一个小型的个人画展,而他获得过大奖的那幅人物画一直被他的父亲,也就是武文兵的爷爷挂在书房里。今天老爷子交待武文兵,让他把画送到武阳那里去,用于参展。

    可是就在送画的路上,武文兵一不小心,将画筒掉在了马路上。然后非常不幸的被一辆疾驰而过的小货车轧中了……

    看到画筒被瞬间压扁,当时的武文兵有如五雷轰顶,瞬间石化当场!

    武文兵打开压扁的画筒,取出里面变了形的画布摊开在林扬面前。

    “唉,真是惨不忍睹。这还怎么参加画展,丢大街上都没人愿意捡。”林扬心疼地看着这一幅画。

    这的确是一幅非常难得的佳作。画上是一个朴实的农民老人在堆满粮食的谷仓前幸福的微笑。虽然面容沧桑,牙齿也掉得没剩几颗,神情中却充满了丰收后的兴奋与满足。画家将人物勾勒的突出而又传神,的确不愧为拿过国际大奖的作品。

    可是被车轮碾压以后,画布受折,干硬的颜料因为承受不住巨大的外力,出现了一道道裂痕,有的甚至已经从画布上直接脱落下来。

    “我这回真是摊事儿了,摊大事儿了!”武文兵表情痛苦,纠结的说道:“这件事要是让我爷爷知道了,非气得脑溢血复发。就算他没事,我爸和我大伯也会打死我的!”

    林扬同情的点点头,这种获得过大奖的作品,不仅价值不菲,更寄托着作者对作品的深厚感情,却被武文兵这个冒失鬼给弄毁了,对于武家祖孙三代来说,都是一件不幸的事。

    不过林扬有些纳闷,画已经毁了,武文兵不老老实实向家里交代,却跑到寝室来找自己“帮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小子想向自己借钱,然后跑路?

    “这个责任我承担不起啊……”武文兵六神无主的说道:“所以我突然就想起你了,你以前不是学过油画吗,帮忙画一幅一模一样的,让我度过这一关吧!”

    “什么?!”林扬啼笑皆非,指着武文兵说道:“你脑子进水了?开什么玩笑?你大伯是国际著名水平的画家,这是获得过国际大奖的作品,而我不过就是初学者水平而已,怎么仿得出来!”

    “扬子,求你帮我这一次吧,你看我连工具都给你买来了。”武文兵指着桌上的绘画工具,用近乎乞求的目光看着林扬:“你就拉兄弟一回吧,我爷爷的命还有我的命,就都在这幅画上了啊。”

    “不行,你这主意太不靠谱了。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压根就做不到。就算是你大伯亲自临摹,都未必能画出一模一样的来。”林扬只能再次摇摇头拒绝。

    看得出来,武文兵已经被这件大麻烦刺激的连正常的逻辑思考能力都丧失了,所以才想出这么一个完全不靠谱的办法来。可是这个办法实在太没有可行性了,所以林扬立即回绝,压根就没考虑。

    “你就帮忙画一下吧,万一能蒙混过关呢……”武文兵仍然固执的坚持自己的想法。他现在就是溺水之人,而林扬就是他死死抓住的那根稻草。

    “砰!”

    林扬见武文兵执迷不悟,突然用力一拍桌子,来了个当头棒喝:“伪造名画比制造假钞还难,你冷静点好吗!”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武文兵这才发现自己太异想天开了,这件事就像掩耳盗铃的道理一样,就算骗得了自己,也骗不了别人。

    看来最后一根稻草也救不了自己了,武文兵无比沮丧的蹲在地上,十指插进头发里,痛苦万分的揪着发丝。

    看到他这么痛苦的样子,林扬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种事实在是帮不上什么忙。

    再看那幅已经沦为悲剧的油画,它构图严谨,色彩协调,内容饱满充实,而且画中蕴含了创作者的精神领悟,本来可以成为一幅传世名作,现在却毁在了一场事故里,实在令人扼腕叹息。

    看着看着,林扬的脑子里突然莫名其妙的闪现出了这幅画的结构图。那些关于下笔顺序、明暗处理、色差、饱和度等等的小问题也同时在他的脑子里闪现。

    像外科医生熟悉人体结构一样,林扬感觉这幅画好像在自己眼前被“解剖”了,无数的细节都被突然放大。画笔的走向,上色的方法以及色彩的明暗关系,全部清楚的呈现在眼前。

    “看”清了这些细微之处后,这幅原来看起来极复杂的人物画竟然变得简单了许多。林扬突然有了临摹的冲动。

    武文兵在地上蹲了很久,深深的懊悔和自责像一块千斤重的大石一样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算了,我还是向大伯坦白吧。”经过激烈的心理斗争,武文兵最终做出了这个艰难的决定。

    可是当他站起来的时候,眼前的一幕令他目瞪口呆。

    不知什么时候,林扬已经支起的画架,左手托着调色板,右手用画笔在一块崭新的油画布上勾描,人物和背景轮廓已经出来了。

    武文兵心中疑惑,刚刚还说不可能的事,转眼间林扬却在做了。这让他刚刚放弃的想法变得死灰复燃,心中再次生出了期待。

    武文兵不懂画画,不过林扬娴熟的动作和让人眼花缭乱的绘画技法,让他感觉大开眼界。

    林扬的动作干脆利落,如行云流水一般。不一会儿,画面的背景就出来了,人物也逐渐清晰起来。

    十分钟、二十分钟、一个小时过去了,林扬一直专注的画着。英俊的面庞上表情异常严肃,眉头微微皱起,双唇紧闭,目光在原画和面前的画板上不停转换。

    武文兵就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大气也不敢喘,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影响到林扬的绘画。林扬聚精会神时的神态让他想起了大伯创作时的样子,比较起来,似乎林扬的气势还要略胜一筹,更具有大师气质,这让他感觉很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