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穆里亚部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16本章字数:3417字

        这里应该是个原始部落的规模,林间的空地就是部落的中心广场。广场上摆着许多的地摊。地摊上摆卖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严格的来说,他们并不是在“买卖”,而是更为原始的交换。

        凌锐亲眼看到在他脚下的某个摊位的摊主收下了一罐子像花蜜一样的东西。而他交付给对方的则是一串动物牙齿做成的项链。

        “你醒啦?”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凌锐的侧上方响起。他抬头一看,一个少女正悬空看着他。在她身后,那对透明的翅翼以一种超高的频率扑腾着。

        他向后退了一些,让出了一个空。那女孩微微一笑,翩翩地降落在了这仅一米多宽的小阳台上。

        当她降落之后,凌锐看着她的模样,被一种美给震惊地呆滞了。

        晨曦之光在她的侧脸镶上了一条金色的边,薄薄的耳垂透出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尖尖的耳廓支楞在发鬓后面,双颊勾勒出来的脸庞充满着一种恰到好处的美感。挺翘的小鼻子透出一股俏皮可爱,而盈润动人的唇又充满了令人迷醉的魅惑。一双飞扬秀逸的双眉之下一对乌黑纯净的眸子此刻也正打量着他。

        一头淡绿色的长发已经到了腰际。细腻的肌肤透出一种健康美丽的小麦色……身材玲珑凹凸有致。这个女孩子身上具有一种能够让世间所有男人窒息的美。

        此刻凌锐就已经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了。楞了半天他才憋出了一句话。

        “是你救了我?”

        “嘻嘻……”女孩轻轻一笑,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贝齿,还有两颗小虎牙,“是露露找到你的……我命令她带你回来的。”

        一开始凌锐还以为那个“露露”是另一个女孩。谁知道当他看到“露露”的时候,发现自己猜错了。这是一头体长五米多的黑风豹。

        “露露很聪明的,她可以听懂我们说话……”帕娜亲昵地搂着露露的脖颈。帕娜今年十六岁,是穆里亚部落酋长的妹妹。

        凌锐通过和她的交谈了解到,这个部落的人并不是精灵。他们自称是穆里亚人。自古以来穆里亚人就生活在这里,他们也安于这种与世隔绝的生活。对于外部世界他们的了解就是历史上几次受到的入侵。通过她的描述,凌锐猜测可能就是以前那些进入亡灵山脉探查的人类,这些人都隶属于格里公司。

        穆里亚人认为外边的人都是那些穷凶极恶的暴徒。所以他们对外来者都很敌视。走在部落里,凌锐能够从他们看自己的那种警惕和敌视的目光感觉的到。特别是那些上了年纪的人。按照帕娜的说法,这些人都曾经经历过那些抵御入侵者的战争。

        就在帕娜和凌锐在部落里四处转悠了解这个神秘的部落的时候。在酋长库塔的树洞里,一个关于凌锐的部落会议正在进行之中。

        “库塔酋长,我们必须杀死这个外来人。外来人都是敌人!”一个壮硕的中年男人用非常坚决的口吻对库塔酋长说道。

        “库塔酋长,艾墨说的对啊!当年我爸爸就是被外来人杀死的。”另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说话的时候,话语中流露出一种愤怒和悲伤混杂的情绪。

        “我觉得,我们现在下结论还太早……这个外来人和以前的那些都不一样,他长者黑头发黑眼睛……”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摇了摇头,“你们别忘了古老传说中的那位帮助穆里亚人的龙大人。他就是黑头发黑眼睛的外来人。”

        “赫鲁爷爷,那只是个传说……”一个年轻人笑着对老人的话反驳道。

        “传说?萨诺小子……你是说我们的祖先在欺骗我们吗?”老人立刻厉声喝道。

        这些人都是部落中各个家族的头面人物。作为酋长,库塔不能不尊重他们的意见。对于凌锐他并没有什么敌视和成见。把凌锐这个外来人带回到部落的又是他妹妹。虽然部落历史上曾经有过几次和外来人的战争。但最终这些外来人还是都被他们穆里亚人消灭掉了。所以在他看来,也没必要对外来的威胁看得那么眼中。

        至于凌锐……他还需要观察一下。对于爱好和平,以善良和真诚待人为传统的穆里亚人来说。无缘无故地就杀掉一个人,这是绝对不可以的。

        听了半天之后,库塔站起来沉声说道:“善言能使蛇屈服,恶语能让剑出鞘。穆里亚人不能在一个人还没有犯罪的时候,就给他定罪。这是神的谕示,我们必须遵守……对这个外来人,我们还是多加注意,小心谨慎对待他吧。”

        酋长既然决定了,他们也无话可说。而库塔的决定还引用了神示。对于穆里亚人来说神示,就是法律。这是千万年流传下来的传统。同样也是一个族群赖以生存的保证。

        第二天一大早,帕娜就跑来了。凌锐还没起床。

        树洞里有比较热,所以凌锐晚上睡觉的时候……穿得比较少。早晨,一柱擎天的现象也是正常的生理反应。

        当帕娜走进树洞的时候,小姑娘被他昂扬的小兄弟吓了一跳。

        她已经是个大姑娘了,部落里同龄的青年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她多多少少也都知道一些。甚至在某些特殊的宗教仪式上,大巫赤身跳神她也都见过。但像凌锐这样粗壮凶悍的……她还是头一次见到。

        于是这小丫头进退两难得站在树洞口,把头侧过去,尽量不去直视……那个地方。但这就仿佛一叶障目掩耳盗铃一样,越是回避着不去看,心里瞬间滋生出来的好奇心,还是会驱使着她的目光悄悄地瞥向他这边。一张脸儿红的像个熟透的苹果,心跳得就好像钻进了一只小林蛙一样。

        “……呃,你……”当帕娜把头悄悄转回去一点的时候,她发现凌锐已经从床上坐起来了。……那个地方已经不是很明显了。

        凌锐其实从她蹬蹬蹬地闯进来的时候就已经醒了。自然也知道自己早上的升旗仪式在一个女孩子眼里看来……的确有些不雅。

        他翻身坐起之后,一张脸也是红着的。不过他毕竟不是初哥了,很快就找了句话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尴尬:“帕娜……这么早,你找我有事吗?”

        帕娜听到他的问话才想起来自己来的目的,她非常兴奋地问道“凌锐哥哥,我们一起去围猎好吗?”

        围猎,对于一个部落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群体活动。帕娜的邀请,其实是她哥哥库塔提出来的。

        部落里的人对于凌锐的到来有着各种各样的猜测和担忧。库塔对于突然出现的这个外来人的担忧其实并不比他们小。但他并不想对这件事武断的下结论。所以他就想出了邀请凌锐参加围猎的主意。

        围猎是观察一个男人本性的善恶和自身实力最好的场合。至少在库塔看来,围猎时一个人的表现是最真实的。不过他出面就不一定能够达到这个目的了。所以他用允许妹妹参加围猎作为条件,让帕娜去邀请。这样看起来就要自然的多了。

        对于帕娜的邀请,凌锐自然无法拒绝。他已经在帕娜的身上发现了伊伊的灵慧魄。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冥冥中有一股力量将她引导着和他相遇。每次和帕娜接近的时候,凌锐都会产生一种莫名地悸动。也许这是沉睡在魂鹰心丹之中伊伊在向他呼唤。

        既然发现了伊伊的灵慧魄,他就不能离开穆里亚部落了。他必须得到这份魂魄。这是他对伊伊的承诺,更是他的使命。

        “好吧……我去,那个……帕娜你也参加围猎吗?”凌锐答应了之后随口问了一句。

        帕娜的脸上显露出一丝兴奋的激动:“恩!哥哥终于答应让我参加围猎了。以前都不许女孩子参加围猎的……哼!这次我要让他们瞧瞧露露的厉害!”

        听到她这么说,凌锐心里“咯噔”一下。他很快就猜出,这是有人想借着这次的围猎来试探和考察他这个外来人。不过这也是机会……一个融入部落的机会。

        围猎对与穆里亚部落来说可不是一件小事。整个部落里两百多名男子都参加了。这也是凌锐第一次近距离的观察这个部落的好机会。既然别人能够通过围猎来观察他,那他也能通过围猎来观察他们。

        穆里亚人主要的武器是他们的宠兽。每一个参加围猎的男人,都骑着一头巨大的魔兽。

        寒冰虎、火狼、裂地暴熊、古拉多陆蜥、铁甲犀……帕娜告诉他,这些魔兽都是这些穆里亚勇士从小豢养的,而且都以一种灵魂契约确定了双方的主从关系。

        库塔的宠兽竟然是一头魂鹰!

        看到那巨大的身躯和刀一样的羽翅,凌锐有些心虚。他杀了一头魂鹰,不知道和这头有什么血缘关系没有。而且那魂鹰的心丹还在自己体内呢。魂鹰这种动物对于灵魂的感知非常灵敏,不知道对死去的同类,会不会有什么心灵感应什么的。

        “凌锐哥哥……凌锐哥哥!”帕娜转头叫了凌锐好几次他才反应过来,“你怎么了?我叫你都不理我……”

        “帕娜……那个……我在想,这个围猎怎么进行的?”凌锐语塞着问了个问题。

        听到凌锐这么说,帕娜笑了,笑得很甜。凌锐能够很明显的感到同时有数道目光盯上了自己。

        帕娜可没管这么多,眉飞色舞地说了起来:“我们这次的目标是一个巨岩野牛群,有部落里的勇士提前跟踪它们。我们现在只需要包围它们,然后杀死它们就行了!”

        巨岩野牛是一种体型巨大,防御能力极其强悍的魔兽。它们的身体坚硬如岩石,所以行动力比较迟缓。它的牛角比较短,攻击力相对比较弱。凌锐看了一眼周遭的这两百多名穆里亚勇士,这么多人杀一群牛,最多也就费点功夫而已,危险基本上很小了。

        跟着围猎的队伍在丛林中穿行,没多久他们就到了一处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