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王级魔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16本章字数:3398字

        队伍在山谷前止步,库塔的宠兽魂鹰也从空中降落了。

        “酋长!那些家伙现在都在里面休息呢,我们什么时候进攻?”一个穆里亚人从山谷里飞出来停在了库塔的面前。

        “有没有发现獓狠……”库塔一脸严肃地问道。

        “没有!”那个负责前期查探的勇士非常肯定的回答道。

        库塔沉思了一会,挥了挥手:“进攻!”

        两百名勇士随即有条不紊地分成了数个小队,有人绕道山谷的另一个出口,有人上山占领制高点……

        库塔对帕娜招了招手,帕娜立刻轻轻拍了拍黑风豹露露的背脊。这母豹非常聪明地蹿到了库塔身边。

        “帕娜,你和……凌锐兄弟先去山上。等会小心点……”库塔嘱咐妹妹的时候看了一眼凌锐。不知道为什么,宰这一群笨牛,他还这么谨慎。不过在凌锐看来,既然他和帕娜一起来的,自然会保护好他的安全。他心领神会地冲着库塔点了点头。

        帕娜虽然有些不情愿去山上观战,但是她哥哥是酋长,在围猎的时候酋长的命令是不能违逆的。她只得乖乖地带着露露和凌锐上山了。

        当他们到达山顶,只见两边的山谷出入口已经被穆里亚的勇士们全部封锁住了。这样的围猎基本上等于瓮中捉鳖。所有的准备完成之后,就等着库塔的一声令下了。

        “呜——呜——”两声号角响起。

        山谷中的巨岩野牛警觉地抬起了头。体型最大的牛王,站了起来,它两边望了望之后,立刻“哞”地一声召唤起自己的属下。牛群开始躁动起来了。它们缓缓地站了起来,以牛王为中心围成了一个圈,中间是那些体型较小的小牛和母牛。

        牛群紧靠着山谷的一面峭壁,紧紧地缩成了一团。而此刻穆里亚勇士们已经开始开始冲击了。他们从两面合围上来,从远处就开始射箭了。穆里亚人的箭法精准,每一支箭都准确的射中了巨岩野牛最脆弱的部位——眼睛。

        这些箭支射入野牛的眼睛之后,直接没入了它们的颅内。这些野牛瞬间就失去了意识,倒地不起。不过这些牛的体型很是庞大,倒地了之后反而形成了一道围墙。

        牛群一层层的倒下了,这道围墙也越来越厚,里面的野牛还把同伴的尸体一个个的推高,仿佛想要把这些牛尸堆叠起来一样。这样一来,除了射箭,穆里亚人就无法冲进牛群给它们造成更大的杀伤了。当外围的这道围墙垒高之后,穆里亚人的远程进攻也会失效。

        这些笨牛也并不笨,虽然这个办法看似有些蠢,但实际却是它们最有效的防御。毕竟牛尸的重量和防御力,的确可以给它们一个最好的保护。

        库塔在离地十米多高的地方带着七八个以飞禽为宠兽的穆里亚勇士从半空中开始射箭。这方面的攻击虽然少了些,但当牛尸墙垒砌起来之后,他们反倒成了最主要的攻击力量了。

        局面看上去似乎一切顺利,这样的围猎和凌锐之前的想法一样,就是一次屠牛而已。不过库塔的脸上似乎还是一片阴沉,他一边射箭一边观察这牛群中那头体型巨大的牛王。

        “哞——吼——”牛王发怒了。两只血红的眼睛闪现出两道妖异的血红光芒。

        它身体表面的皮肉像的灰色石块一样,崩裂掉落,整个体型涨大了一圈,从那些缝隙里闪出一道道血红光芒。渐渐地这牛王仿佛蜕了一层皮一样。头上的双角两边又出现了两个盘角而且这盘角还在不断地涨长。

        “獓狠……!”帕娜失声喊道。这个名字刚刚凌锐听到库塔提起过。

        库塔的脸色同时一变,他高举着双手大声喊出了一个字“散!”

        所有的穆里亚勇士立刻停止了手中的动作,迅速地散了开来。整个包围圈向外扩散。他和其他的几个飞在半空中的人也瞬间拔高了几倍。

        那牛王此刻已经完成了变身,出了两个短角之外,一对巨大的牛角盘曲在头顶,仿佛两把弯刀,尖端处还闪着黑森森的寒芒。

        全身长长的黑色毛发像一根根钢刺一样乍起,看上去就仿佛一只大刺猬。这头像牦牛一样的怪物,相比起它的体型来说,脑袋并不大。一张大嘴张开之后喷吐着一团团的黑雾,这些黑雾中者无救。两个撤退的比较慢的穆里亚人被黑雾笼住,当黑雾散开的时候,整个人和座下的宠兽都成了一副骨架了。

        獓狠是一种高级魔兽,以人为食。这些年来这家伙一直都威胁着穆里亚部落的安全。原本库塔他们今天的目的就是这怪物。但他经常和那些巨岩野牛混在一起,轻易不会变身。

        库塔一边大声叫喝着部下往后撤,一边冲过去和这怪物缠斗起来。獓狠口中喷吐出的黑雾被魂鹰的双翅扇动着吹散。它开始变换招数,身体一抖就是数支标枪一样的长毛射向库塔。

        凭借着魂鹰的辗转腾挪,库塔左支右挡勉力维持着。虽然还未显败像,但确是独木难支的危局。

        “哥哥!”帕娜看着哥哥陷入危险之中,再也忍不住大喊了一声,双腿一夹黑风豹径直冲了下去。

        凌锐冷不防被掀落在地,当他发现帕娜的举动的时候,她已经冲下去了。其余的那些穆里亚勇士只能远远地看着,毕竟这獓狠的黑雾太过凶险。没有酋长的命令,他们也不敢以身犯险。

        黑风豹速度很快,几个腾跃帕娜已经冲到了谷底。虽然穆里亚人背上都有翅翼,但是在这个环境里可不适合飞行,战斗的罡风乱而无序,还带起许多的飞沙走石,越是靠近战团越是危险。帕娜驱使着黑风豹冲到了獓狠的身后,她猛地举起了手中的短矛。瞄准了一个地方之后……

        她狠狠地投了出去!

        “吼——”獓狠一声暴怒地吼叫之后立刻调转了头,朝着帕娜就喷出了一团黑雾……

        “快跑!帕娜……”库塔正在空中和獓狠缠斗,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时来不及救援的他只能无力而悲戚地大喊着。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阵罡风从天而降将这团黑雾生生从帕娜身前驱散了。

        凌锐双翼展开从山上飞掠而下。

        “唳——”一声长啸,蕴含着灵魂攻击瞬间响起。

        与此同时,他的长刀已然脱体而出,一刀猛劈而下,夹带着雷电光芒的刀罡,隐隐带着风雷之势冲着獓狠的脑袋狠狠一击。

        凌锐的攻击立刻吸引了獓狠的注意,帕娜随即脱离了战圈,黑风豹将她带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库塔看到凌锐出手,朝着他投来一瞥,点了点头。凌锐心领神会地转到了獓狠的后方,两人一前一后和獓狠游斗了起来。相对于库塔的短矛,凌锐的刀罡给獓狠的伤害还要大些。每一次刀罡及体都要带来一阵电芒攻击,而且凌锐的啸声也对獓狠的动作有着一些阻滞作用。这时库塔的宠兽魂鹰朝着凌锐看了一眼之后,也开始唳声长啸起来。

        此起彼伏的啸声,让獓狠很是难受,每次啸声入耳,它的灵魂就受到一次冲击。

        身体的行动渐渐慢了下来。而凌锐的刀罡给它的身上也造成了一条条的伤口。身上的长毛越来越少了,眼神也开始有些迷离散乱。

        趁你病要你命!

        库塔看到机会到来,立刻大喝一声:“进攻!”

        在周围已经等待了很久的勇士们立刻冲进了战圈,那些巨岩野牛在他们的短矛和利箭攻击之下,一个个的倒下。

        獓狠看到自己的族群受到如此屠戮,眼中血芒乍起。

        再次变身!

        只见这獓狠两只前蹄腾空而起……一团黑雾笼罩在它的身周。当黑雾散开之时,一个高达五十多米高的黑发巨人出现了。脸还是那张苍白的马脸,一头黑色的长发曳地,浑身的毛发仿佛一个大拖把一样披散在背后,两个前蹄成了两只铁爪,两只大盘角被抓在手中,成了两把弯刀。

        “哼!把我逼到现出真身,你们还是头一个!”他竟然口吐人言,看来这魔兽已经达到了王级,“不过,你们今天都得死!”

        按照凌锐的了解,普通魔兽之上还有三个等级,分别是王级、圣级和神级。这三种高等魔兽都只在上古传说中出现过。但他今天却实实在在的见到了。

        显露真身的獓狠,双脚依然是牛蹄的模样,不过比起以前已经大了许多。十米左右直径的巨蹄每一次起落都会让大地一阵颤抖。

        “獓狠!这五百年来,你伤我族人性命还少吗!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库塔冷静地厉声喝骂着,同时手中的短矛继续向他投射过去。不过这样的攻击在显露真身的獓狠面前,根本就是挠痒痒了。库塔也没料到,这獓狠竟然已经达到了王级。他原本的自信开始动摇了。

        身体防御力已然强化了数十倍的獓狠被这短矛击中后,“铛——铛”两声金铁撞击之声之后,脸痕迹都没留下,短矛就被弹开了。

        库塔的眼神有些慌乱了。现在的情况他根本没有预料到。獓狠生性记仇,如果今天不杀掉他……那穆里亚部落就危险了。

        獓狠显露真身之后,开始杀戮穆里亚的那些勇士来了。刚刚还一边倒的形式瞬间倒转了过来。

        和獓狠相比,部落勇士们骑乘的宠兽就仿佛面对巨虎的小猫。它们带着主人四散奔逃,不过还是有些人来不及逃跑被跺成了肉酱。库塔看着地面上慌不择路的这些部属,心如刀绞。

        穆里亚部落人口较少,这二百多名勇士已经是部落的大部分武力了。但是今天已经折损了近四分之一。他咬了咬牙把心一横正准备让魂鹰冲过去迟滞獓狠的追杀。这样也能为他们的逃亡争取一点时间。

        就在库塔准备牺牲自己救同伴的时候,一道黑影疾速冲到了獓狠的脖颈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