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摘了片叶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16本章字数:3374字

        面对獓狠五十多米高的身形来说。凌锐就好像面对着暴熊的小蜜蜂。但是他的行动显然比骑乘这魂鹰的库塔还要敏捷。獓狠的脑袋转来转去地,竟拿他没办法。当然凌锐也没只顾着逃命。他手中的雷刀不住的挥舞着一点点的给獓狠的脖颈造成了一道道的伤口。不过獓狠的体型太过庞大,相对而言这些伤口就只能算是擦伤而已。

        不过正是他缠住了獓狠给穆里亚部落的勇士们留出了撤退时间。

        看着正在和獓狠纠缠的凌锐,被裹挟着往谷外撤退的帕娜眼神里满是担忧和焦虑。但她四周都是撤退的部落勇士。她也没办法转回去……即便她去了,也是无济于事。库塔飞到了他们的上空,大喝一声道:“加快速度!快点……”

        库塔也知道凌锐的攻击最多拖住獓狠一会儿。如果被他反应过来了,他们谁都跑不了。

        “哥哥!”帕娜看到了哥哥之后大声喊了起来,“帮帮他!”

        库塔看了一眼妹妹,心里也很难过,但是以他的实力现在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说这是一次错误的选择。他根本没料到如今的獓狠已经不是他父亲和祖父那时代的实力了。

        他没有回应妹妹的恳求,只是一边随着部属撤退,一边往后张望着。

        凌锐!你是穆里亚部落的朋友。

        库塔心里默默地念道。

        这时队伍已经基本撤出了山谷,库塔最后看了一眼正和獓狠缠斗着的凌锐。

        就这一眼让库塔整个人都惊呆了。凌锐可能是一时失误,竟然被獓狠一口吞了下去……

        “快跑!”库塔知道凌锐这一失手,獓狠立刻就能追过来。此刻他们已经到了开阔地,只要冲进了树林,他们就暂时安全了。

        这些穆里亚人都驱使着座下的宠兽飞奔了起来。可帕娜却转身向相反方向奔了过来。

        “帕娜!转回去……快跑,再不跑就来不及了!”库塔立刻挡住了她。

        “哥哥!你难道忘了神示里说过,穆里亚人是不能扔下同伴独自逃生的吗?我要去救他!”帕娜看着哥哥的眼神满是愤怒,眼角还噙着泪花。

        库塔沉声说道:“他已经……已经被獓狠吃掉了!”

        穆里亚部落历代以来和獓狠之间的争斗不下百余次,他自然知道这个食人巨兽的秉性。被他吃掉的人,可是连渣子都不会剩下的。他必须阻止妹妹去干傻事。

        帕娜听到哥哥的话一时间竟然楞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只是为了满足她来参加围猎的好奇心,就让凌锐白白送了性命。一切都怪她啊!按理说女人是不能参加围猎的,否则会引来不祥的灾祸。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罪魁祸首竟然就是她自己。

        这样的念头出现在帕娜脑海里之后,她再也顾不得什么了。双腿一夹,黑风豹顺从地向侧前方绕开了库塔后向山谷方向冲了过去。

        库塔被妹妹的行动吓了一跳,一边追过去,一边大喊道:“帕娜,回来!快回来!”

        “哥哥,所有的灾祸都是我引来的,我还是死了算了!”帕娜手中擎着一支长矛,骑在黑风豹上向前疾驰。风扬起她的长发,帕娜的脸上没有了恐惧,完全是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库塔在后面追着。黑风豹全力奔跑起来的速度,魂鹰可是赶不上的。

        就在这时獓狠出现了,他巨大的身躯从山谷的夹缝中挤了出来,一路走来整个谷口都被挤开了一大截。岩石哗啦啦地在他身后滚落山崖,最后砸出一个个的大坑,扬起一片尘土。

        当看到獓狠的身影的时候,库塔心中暗道一声不好。往前一看,帕娜已经快要到达山脚下了。

        完了!

        “帕娜——!”库塔大声地喊着。可前面那一人一豹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

        库塔的声音让那些已经快要跑到森林边缘的穆里亚勇士都停住了脚步。他们转头望向谷口的方向。

        就在这时,一个非常奇怪的画面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一道蓝色的电光在獓狠的额头迸射出来,很快一条裂缝出现了。獓狠的脚步也停滞了,整个身躯就这么卡在了山谷里。

        那条裂缝越来越大,最后獓狠的头颅爆裂开来,他的双爪一松,两个巨大的盘角从半空中掉落了下来,激荡起一片扬尘。

        尘土飞扬飞沙走石,从远及近飘荡过来。库塔和那些勇士都被弄得灰头土脸。帕娜已经看不到人影,全部被这扬尘所遮蔽住了。

        此时没有人注意到,一道黑色的身影从高空飞掠而下。

        巨大的沙尘之中,勇猛冲锋的帕娜也被阻住了,她的一条胳膊本能地挡住了眼睛。砂石和尘土打在她的身上,根本都睁不开眼。

        突然她好像被人抱住了,刚要挣扎,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帕娜,是我!”

        帕娜怔住了,整个人被搂在这人的怀抱里,一颗心儿砰砰乱跳。

        凌锐没死!他没死!

        她此刻的心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就仿佛有个声音在她耳边一直喃喃着一样。

        他们这一行人回到部落的时候,整个部落都轰动了。数百年来一直在侵扰着他们的凶兽獓狠被杀掉了。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激动的神色。酋长库塔决定当天晚上举行敬神祭祖的仪式。

        部落里的男女老少都开始紧张地忙碌起来了。

        外边是欢天喜地,而帕娜在凌锐的住处,却坐在床边眼里满含着泪水。

        獓狠的体液具有强烈的腐蚀性,凌锐的皮肤被严重地灼伤了,有些地方已经露出了白骨。战斗结束之后,当库塔他们赶来找到他们的时候,他已经晕过去了。

        幸亏有魂甲护住了他的胸背。即便是肉身受到再严重的伤害,以凌锐如今的能力,这些腐肉很快就能长出新肌的。要说凶险,这次的确是非常地凶险。当时他被獓狠一口吞下。幸亏他反应快用雷刀在獓狠的上颌处劈开了一道裂口,进入獓狠的颅内。最后他就在这家伙的颅内大大地搅和了一番,劈开头骨钻了出来。

        如果真的被獓狠吞下腹中,那凌锐这条小命就玩完了。

        五天时间,凌锐昏睡了五天。体能的透支让他全身脱力了。而这五天里帕娜就一直呆在他的身边。

        昏昏沉沉中,凌锐时不时会感觉到有一股甜蜜的汁液从自己的嘴里流进肚腹,甜甜的、黏黏的有点像花蜜。全身无力地他连眼皮都抬不起来。只能迷迷蒙蒙感到一些光亮。

        第五天。

        当他稍微有了些力气准备睁开眼睛看看的时候,嘴唇一个柔软的东西裹住了。随即嘴里再次流入了一股蜜汁。他缓缓地将眼睛睁开……

        一双美丽深邃的眸子就在他眼前最多一厘米的位置。他的胸前有些痒痒,他伸手拂去,却碰到了一些树叶……还有一团明显不是他自己的……软肉。

        “唔……”一声闷哼。

        凌锐身上嘴上一轻。刚刚和他紧密接触的人和他分开了。他抬眼望去……

        帕娜呆呆地站在他的床前,手里拿着一个罐子,一双眼睛怔怔地看着他。而她的双颊确实一片绯红。连雪白的脖颈都有些红晕了。而她前胸那个树叶编成的抹胸,露出了一片雪白,赫然还有一点嫣红。

        她看到他的眼睛望着的地方立刻用手捂住了胸前发凉的地方。凌锐抬起了自己的手。两根手指间赫然有一片巴掌大小的绿色叶片。

        两人就这么尴尬着对视了几秒。

        帕娜再次坐回了他的床前,磕磕巴巴地问道:“锐……哥哥……你……你醒啦?”

        凌锐原本有些昏沉的意识瞬间清醒豁然明白了。原来这些天,都是帕娜用……用嘴给他喂食这些花蜜。想到这里他的脸上也不禁红了。

        他尴尬地点了点头,想了想问道:“我睡了几天了?”

        “锐……哥哥,你睡了五天了呢?我要去告诉我哥去!他和几位长老都来看过你,长老说你是我们部落的恩人呢!”帕娜想起来要把这事情立刻告诉哥哥他们。让大家都高兴高兴才对。她立刻起身往外跑去。

        “帕娜!等等……这个……还给你!”凌锐叫住她的同时伸出了手。

        帕娜回头看到那片叶子,脸又不禁红了。虽然有些尴尬,但她想了想还是飞快地跑过来取走了那边被凌锐摘下来的叶子,随即像阵风一样的跑了。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凌锐不由得想到了伊伊。

        伊伊,离开他已经二十五天了。帕娜的确很美,他也能够从帕娜看他的目光里,看到一种异样的柔情。就仿佛当初伊伊看着他的时候一样的那种柔情。

        没多久,库塔和部落里的几位长老都来了。凌锐在和獓狠一战中的表现,库塔原原本本地在部落会议上说明白了。在穆里亚部落的历史上,曾经有一位外来者和凌锐应该是同族,此人被称为“龙大人”。他对穆里亚部落有恩,所以在时代流传的传说中,黑发黑眼的龙大人可以说和传说中的那些英雄的地位是相当的。

        凌锐的表现,让他们和这位龙大人联系起来了。如今凌锐成了穆里亚部落最尊贵的客人。这是库塔和长老们在祭祖仪式中郑重宣布的。

        但是穆里亚部落的人并没有想到,凌锐除了帮助他们解决了獓狠这个宿敌,同时也带来了一个巨大的危机。

        格里岛中心区的大会议室里,三十多名董事聚集在一起。他们在讨论A区警备队区队长的继任人选。

        沙利克所带的搜索小队失踪已经快二十多天了。其实当他带队进入亡灵山脉开始。董事会中的一部分人已经有这样的想法了。对于这些以赚钱和盈利为第一目标的董事来说,一个古板不懂变通的区队长,其实死了比活着好。

        他进入的是亡灵山脉,从来没有人能从里面活着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