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黑眼睛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16本章字数:3331字

        “我觉得C区警备队副区队长托洛森还是不错的。”桑肯执行董事提议的人选自然是他的亲信。

        不过他的想法并没有得到其他人的赞同。

        来自蒂林塔王室的赫尔姆公爵提出了他的人选:“我觉得中心区警备局的艾诺副局长应该可以胜任的。”

        董事会一共有十名执行董事,还有二十多个董事,这些人平时就并不是十分和谐,每次人事变动都会引起一番你争我夺。各自都有各自的支持者,意见要统一可没那么容易。如今更是只有一个职务空缺连交换妥协的空间都没有。董事会的争执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就在他们争吵和辩论几近白热化的时候,警备局的局长在董事会秘书的陪同下进入了会场。

        刚刚还争得面红耳赤的这些董事们立刻停止了争论。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刚刚进来的这两个人。

        董事会轮值主席是来自米诺联邦米诺斯家族的萨基勋爵。

        他抬头看了一眼,冷冷地问道:“比尔,现在在进行董事会议……你带着摩罗局长进来有什么事吗?”

        摩罗是警备局的局长,同时也是全岛警备军的最高负责人。他听着萨基勋爵的话,不禁擦了擦额头的汗。不过他得到的消息是在是太重要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冒险闯进来。

        “各位董事,A区警备队原区队长沙利克已经确认殉职了……”摩罗小心谨慎地先汇报了他刚刚得到的消息。

        “这个我们早知道了,沙利克在亡灵山脉失踪。我们现在就在讨论由谁来顶替他的职务……”赫尔姆公爵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话语中也是颇多的不耐烦。

        “不是失踪……有一个警备队员从亡灵山脉回来了。他亲眼看着沙利克队长被杀的……”摩罗也没顾得上打断公爵的话有些不礼貌,实在是他得到的消息太过惊人。

        摩罗的话立刻让在座的人全体吃了一惊:“什么?有人从亡灵山脉回来了?!”

        原来当天的确有几个队员被那恐鳄的残酷杀戮吓得逃跑了,他们中有一个人因为腿部受伤逃进了丛林之后就没有远离。亲眼看到了沙利克杀了恐鳄,随后又和凌锐“同归于尽”的全过程。后来他沿着原路返回,很幸运的躲过了数次魔兽攻击,最终逃出了亡灵山脉。

        离开亡灵山脉之后。他用通讯器和总部得到了联系,终于得救了。

        随后他被带回了格里总部。通过他的讲述,摩罗他们终于知道了沙利克他们这一队人的经历。最关键的是,他们每个人身上带着的视频录像装置,将当时的画面都记录下来了。

        在这段视频中,摩罗看到了那座令人震惊的黄金之城。而这也正是他今天壮着胆子闯进董事会议的真正原因。

        看着摩罗播放的视频。会议室里一片寂静。当那座规模宏大的黄金之城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摩罗能够清清楚楚地听到有人咽口水的“咕嘟”声。

        在场的所有董事,此刻眼中除了那金灿灿的黄金,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让他们转移注意力了,直到画面消失成一片黑屏。他们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

        “我们一定要占领亡灵山脉。这个岛是我们格里公司的。不能让这个所谓的传说阻挡我们的脚步!”桑肯董事第一个站了起来。他的话听上去是那么的义正辞严,完全没有提到这个黄金之城。在座的都是明白人,谁听不懂他的话,那就只有傻子了。

        格里公司董事会里有傻子吗?显然没有。

        很快格里董事会一致通过了进军亡灵山脉的决议。

        凌锐这些天的生活用一句话可以形容——痛并快乐着!

        他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除了腿上还有一块肉没有长好,其他的伤口都已经结痂脱落后长出了新的血肉。

        帕娜这些天还是每天照顾着他。那种花蜜,凌锐也弄明白了,这是穆里亚人采集一种名为噬血大王花的异种花粉酿制的。对于受了外伤,去腐生肌效果奇好。

        “锐哥哥!吃药了……”帕娜拿着一罐血花蜜从门口走进来。脸上挂着盈盈地笑意。这些日子,看着凌锐的伤一天天地好转。她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她所说的药就是这血花蜜。凌锐刚准备伸手将这蜜罐接过来,帕娜却把蜜罐收了回去:“你别动,伤口还没好呢!”

        凌锐只得乖乖地不动。

        帕娜用一根长柄木勺,一勺一勺地将这花蜜喂到他的嘴边,还不时地用一根小手指摸去他嘴角流出来的蜜汁。

        “你瞧你……都不好好吃,都流出来了……”帕娜小嘴翘着一边娇嗔着抱怨,随手就把手指塞进自己的小嘴吮吸干净。

        这血花蜜酿制复杂,非常珍贵。帕娜可是用了好多东西去挨家挨户换来的。自然是不能浪费的。

        凌锐被她这无意的举动搞得很是尴尬。她每次喂食花蜜因为两人的配合问题,这个流出来的花蜜总是有的。但这也不能怪他啊。如果她肯让自己吃的话,就不会出现这种问题了。凌锐虽然有心想跟她提,但是每次话到嘴边,又有些说不出口。

        毕竟帕娜是好意。再说一个姑娘能这么照顾他,他还能说什么呢?好像说什么都有种不识好心的意思了。

        每次喂药都会让凌锐尴尬不已,而除了这个还有更让他有些消受不起的就是……洗澡。

        刚开始他全身伤口溃烂的时候,还不能洗澡。后来好不容易伤口都结痂了,他身上的气味也就有些难闻了。他就提出让帕娜弄点水来,他可以自己擦洗一下。帕娜的确给他弄了盆水来,但谁能想到,竟然不让他自己洗。而是帕娜亲自一点一点地帮他擦洗,除了伤口和某个比较隐秘的地方,她都帮他洗遍了。

        一开始帮凌锐洗澡的时候,帕娜还有些尴尬和羞涩。但是做过几次之后,她就好像喜欢上了这种活计。现在每天她都会准时帮凌锐擦洗一遍身体。

        喂完了花蜜之后,帕娜照例端了一盆水进来。

        “帕娜……今天能不能让我……自己洗啊?”凌锐实在是有点受不了了,那个地方已经都已经很久没洗过了,要是不擦洗擦洗,估计都要发臭了。

        “不行!你的伤还没好呢。别看现在长出的新肉,但是都还没长好。要是弄得伤口崩裂了……怎么办?”帕娜和往常一样断然拒绝。凌锐的伤口虽然长出了新肉,但的确还很嫩。要是伤口崩裂了,的确是很麻烦的。

        “那个……我……有个地方只能我自己洗。”凌锐支支吾吾地还是把话说出了口。

        没想到帕娜随口就说:“别说了,什么地方我不能帮你洗!别找借口了。”帕娜二话不说就开始给凌锐擦洗起来了。

        从脖子到小腿。哪怕是脚趾头中间她地洗得干干净净地。

        “怎么样,都擦干净了吧?”帕娜有些自豪地问了一句。

        凌锐的脸涨红着说道:“那个……那个地方还……算了我自己来吧!”

        “什么啊?哪里……呃……”帕娜顺着凌锐的眼神看到了一个被她忽视了的地方。

        那里已经支楞起了一个小帐篷了。

        帕娜的俏脸一红,一声不吭地跑到外边阳台上去了。

        凌锐苦笑了一下,自己擦洗了起来。这么多天,他都一直只能憋着。要不是今天实在憋不住了,他都不敢提这茬。

        过了一会儿之后,帕娜回来了,看着凌锐面前放的水盆和毛巾,她红着脸把盆端出去了。

        夜幕降临之后,帕娜陪凌锐坐着。凌锐听着外边传来青年男女的歌声。帕娜则安静的坐在床头,用一块兽皮给凌锐做衣服。凌锐的衣服几次战斗下来都已经破的不成样子了。只有一条裤衩勉强能穿。

        “帕娜……他们在唱什么呢?唱得真好听。”凌锐听着外边的歌声隐隐绰绰,但是都没听清楚歌词,只能大概听个旋律。

        “哼……她们唱的可没我好听!”帕娜轻哼了一声,继续埋头做自己的事情。这件兽皮围裙是她特意给凌锐做的,马上就要做好了。

        凌锐看着她可爱的样子,脱口而出地说道:“那你也唱一首啊!把她们的歌给比下去。”

        “唱给谁听呢?”帕娜的脸一红,这是部落里年轻男女互诉情愫的情歌对唱。她如果在这里唱……那不就是对着凌锐唱了?哪有女孩子主动唱情歌给男人听的。她红着脸轻轻摇了摇头。

        “唱给我听啊!”凌锐可不知道这里面的说道,只是觉得帕娜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唱歌也应该是很好听的。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听美女唱歌也是一种享受。

        帕娜一听他这么说,脸上是红得更厉害了,两个耳朵都有些发烫了。她低垂着头继续干活,但一颗心却在“砰砰”乱跳。

        凌锐见她实在是不肯唱歌,不由自主的轻轻叹了口气。他的眼睛看着帕娜在那里做衣服的样子。不禁想起了当初伊伊给他补衣服的时候,轻轻哼唱地那首歌。

        “你那美丽的黑眼睛/黑眼睛/

        迷住了我的心/我的心/

        迷住了我的心/

        多少人把你迷恋/

        把你迷恋/

        我要为你献出生命/

        黑眼睛/

        我把爱情的花儿恋上/

        恋上你的心/

        我的黑眼睛……”

        当这首歌在他的耳边轻轻响起的时候,凌锐恍惚着把幻影中的伊伊和现实中帕娜重合在了一起。他缓缓地伸出手将那个正在唱着情歌的人轻轻揽入了怀中。

        这一刻除了那低如呢喃的歌声整个树洞里没有一点声响,凌锐听到了两个略有些急切地心跳声。

        砰砰……

        砰……砰

        渐渐地两个心跳的频率开始同步了。

        凌锐轻轻地俯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