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暗流涌动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17本章字数:3393字

        这些天凌朗其实也并不只是和诺兰长老探讨和研究技术问题。关于帕娜的到来在和平派系和复仇派系两大世系之间引起的争论,他基本上算是搞明白了。

        “你知道我们刚来的时候,他们正在举行的那是个什么仪式吗?”凌朗卖了个关子。

        凌锐想起了他们来的时候,所有的穆里亚人都集中在广场上举行的一个神秘的仪式。

        “我们来之前没多久,穆里亚人的圣女死了!”凌朗用一种戏谑的口吻说了一件事。

        按照常理来说,死了一个圣女,无非就是一次改朝换代而已。这和凌锐他们八杆子打不着任何关系。但偏偏这位年逾古稀的圣女死得不是时候。

        穆里亚人的圣女,相当于生命女神穆娜在人世间的代言人。相当于穆里亚人的女王,是除了六大世系长老之外拥有最高裁决权的人。

        圣女必须是六大王族世系出身的公主才能担任。必须是年满十八岁的成年人。最主要的是,圣女必须是未婚的贞女担任的。一旦圣女选择与人结合或失去了女贞,那就立即丧失了继续担任圣女的资格了。

        前任圣女就是一生未婚。如今她死了,穆里亚现存的五大世系所有的王族公主,成年的全部都结婚了。最小的一个也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原本最最有可能成为圣女的是诺兰长老的孙女——十三岁的妮娜公主。但她尚未成年,按理说也是没有资格继任圣女的。

        这些年来,由于和平派系的实力较强,所以圣女一直都是从他们三大世系内产生的。如今老圣女死了,最有可能继任圣女的妮娜公主还有五年才能成年。所以和平派系主张沿用旧例在这五年的“空位时期”由长老会代替执行最高裁决权。

        本来这个主张即便是穆德诺和穆萨维两大世系也没办法拒绝的。他们世系所有的公主都结婚了,小的才刚刚十一岁。根本轮不到他们来争什么。

        但是现在不同了。帕娜凭空出现了。而且还是纯正的穆夸拉世系的成年未婚公主。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两大世系的长老贵族轮番求见。他们在酝酿着什么,另外三大世系的长老们都很清楚。

        “诺兰长老,别看他憨憨地只关心科学研究。其实这老头精着呢!”凌朗对诺兰长老的评价让凌锐有些诧异。在他看来胖胖地头顶环秃还有一个大胡子,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的诺兰长老,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一个忠厚老实的技术专家。怎么到了凌朗的嘴里就成了一个精明的老头了呢?

        “之前有人看到你陪着帕娜会见那些长老和贵族。就有人私下里传小道消息,说你可能是帕娜公主的情郎。老头子开始动你的脑筋了。他是想让你把帕娜给……那个了。然后她不就没有资格继任圣女了吗?如果你提出带帕娜离开的话,他是第一个举双手赞成的。”凌朗的话让凌锐心里一惊。

        他惊地不是诺兰长老有些猥琐的念头。而是他和帕娜竟然成了夹在两大派系矛盾中间的暴风眼。而且凌朗提到的那个传言,肯定是真的。他现在才恍然大悟为什么他和帕娜之间的接触一直都被严密的监控着。基本没有可能两个人单独带在一起。

        沃森长老和多罗长老是担心他会和帕娜发生那种关系。最终破坏了他们的大计。想到这里,凌锐不禁有些生气。

        他答应过库塔,要好好保护帕娜。而现在帕娜被这两大派系盯着,不管是继任圣女也好,还是跟着他离开也罢,总要得罪另一方。

        万一激起些变故来……不但会伤害到这个纯洁善良的女孩,更会让整个穆里亚世界,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想到这里,一时间凌锐也想不出有什么好办法解决目前的问题了。

        正当凌锐为了双方矛盾将帕娜夹在中间,感到问题棘手的时候。在帕娜的寝殿内沃森长老和多罗长老正在对帕娜做着苦口婆心的说服工作。

        “帕娜公主,现在的形势就是这样。如果你不同意继任圣女,那我们穆里亚人回归主位面的夙愿就永远也无法达成了……”沃森的话近乎哀求了。

        这些年他们这些复仇者派系的人一直被另外三大世系压制着。暗中已经有些年轻激进的贵族准备以武力夺取控制权了。一旦内战爆发,那将是穆里亚人的噩梦。

        “帕娜公主。”多罗长老是个直脾气,平时话不多,但是一开口就是大嗓门,“你就给个痛快话吧!要么留下来继任圣女,要么就看着我们和诺兰他们打一仗!”

        多罗长老是铁杆的激进派,那些主张武力夺取控制权的人都是他在幕后支持的。

        “神示说过,穆里亚人的刀剑永远不能加诸在同族兄弟的身上……”帕娜一脸凛然地说道,“多罗长老,你想违神吗?”

        帕娜是个非常聪慧的女孩。这些日子和长老贵族们会见谈话,虽然都只是一些闲话聊天,增进感情。但她慢慢适应了自己身为王族公主的身份。同时也学会了如何让这些狡猾的长老们接受她的想法。那就是以神的名义行事。

        不得不说,她绝对有成为圣女的潜质。即便是被她严厉的驳斥,多罗长老却是心甘情愿的认错了。

        “殿下!老朽错了!”多罗长老涨红着脸站了起来深躬着认错。

        一旁的沃森长老更是在心里敬佩帕娜。这就是真正的圣女啊!也只有圣女才能有这样的能力。

        “殿下!请您答应吧!只有您才能引领十万穆里亚人回到故土,重现先祖的辉煌。让穆娜的光辉重新照耀大地啊!”沃森随即起身向帕娜行礼。而他口中呼号的殿下,其实就是圣女的尊称。在他们心目中,帕娜就是他们的圣女。而且他们相信,只要帕娜同意。诺兰等人是没有任何理由反对的。

        “不……长老,我……我有心爱的人。我不能离开他!”帕娜心中确实是十分的纠结。

        对于穆里亚人目前两派对峙一触即发的局面她是知道的。而且她还知道,这一切全是因为她。在这么一个非常关键的时间点上,她的突然出现让一直受到压制的复仇者派系看到了夺回主导权的希望。而同时也让和平派系感觉到了一种威胁。

        她也曾经想过如果她成为了圣女之后,首先要做的不是帮助复仇者们实现夙愿,而是尽可能调和双方的矛盾……但是成为圣女首先要面临的,就是放弃……

        放弃凌锐!

        放弃两人之间的感情。

        这是她无论如何也办不到的。

        被帕娜再一次拒绝之后,沃森和多罗两位长老悻悻然地离开了。

        “长老,殿下怎么说?”他们俩人回到一处秘密集会的偏殿的时候,一批贵族拥了上来。其中一个为首的络腮胡子中年贵族急切地问道。

        再过两天就是既定确认圣女人选的典礼了。最关键的问题是成为圣女,必须是自愿的。否则同样是渎神的行为。而无法说服帕娜,他们梦想的一切都将化为泡影。

        沃森长老沮丧地摇了摇头。

        这个动作立刻引起了一片骚动。有些人失望地准备离开,有些人则激动地要和和平者开战。

        “是因为那个叫凌锐的男人吗?”那个络腮胡子的中年贵族追问地一句话让全场都安静下来了。

        帕娜公主爱着那个凌锐。这件事情,其实所有人都知道,只是没人愿意说出来而已。

        “沃卡!不许乱说……”沃森长老看着自己的侄子,厉声喝道。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忌这些!”沃卡是年轻一代中的领袖,同时他也是最为坚定的复仇主义者。

        多罗长老摇着头,他刚刚被帕娜当头棒喝,如梦初醒。一直都在反思着暴力夺权的想法是不是真的错了。最后他朗声说道:“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放弃吧!不止是推选圣女,包括武力夺权,也必须放弃!”

        “多罗!”

        “长老!”

        ……

        一阵因为讶异、不解而引发地喧哗。那些刚刚还在嚷嚷着要开战的年轻人。他们听着多罗长老的话都闹腾起来了。

        “殿下刚刚说了……神示说过,穆里亚人的刀剑永远不能加诸在同族兄弟的身上……”多罗大声的重复着帕娜的话,最后愤然地吼道,“我们能够违神吗!”

        沃卡作为年轻一代的领袖,对成员内部的这种暴力倾向一向都感到头疼。但听到一贯暗中支持暴力夺权的多罗长老的一番话,他的心情和刚刚他叔叔沃森长老的心情是一样的。

        “叔叔!这就是殿下!只有真正的殿下才能领导穆里亚人……我们怎么能放弃啊!”沃卡的眼中因为激动而闪现出点点晶莹的光芒。

        沃森沮丧地说道:“殿下用情很深,无法割舍啊!”

        他的话让众人刚刚燃起的激情瞬间又跌落谷底。许多人摇着头离开了。无奈地他们还是只能接受现实。

        沃森则暗暗攥紧了拳头。无法割舍吗?那就由我来地你割舍吧!

        这些日子帕娜和凌锐在一起的时间因为凌朗要去搞研究的原因本就很少了。而且每次两人见面似乎都被人为的监视着,他们只能对坐着说说话。随侍在帕娜身边的侍女,即便是帕娜明确说明不需要她们在场,她们还是会守着。

        不过今天凌锐过来的时候,那个侍女将他引入房间之后,竟然退了出去。帕娜看到那侍女悄悄地掩上房门,立刻兴奋地扑到凌锐的怀里。

        “锐哥哥……我……我想你!”帕娜脸微微一红,但双手仍然紧紧地搂住了凌锐的腰。

        凌锐轻声说道:“她们是在监视我呢,怕我……要了你的女贞。”

        听到凌锐的这句话,帕娜的脸更红了,一颗螓首紧紧地贴在凌锐的胸前。凌锐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那种火热。

        “帕娜……我想,我爱上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