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神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17本章字数:3401字

        帕娜拜访诺兰等三长老虽然不可能一下子弥合复仇者和和平者之间的矛盾。但是至少她让他们了解了,帕娜并不是完全站在复仇者一边的。也让他们了解了帕娜成为圣女之后,将会努力弥合两者之间的矛盾的想法。对于这一点,他们是完全支持的。毕竟谁也不想看到穆里亚人之间的分裂。

        两天后,帕娜在全体穆里亚人大会上被正式确认为帕娜·穆娜殿下。冠以穆娜的姓氏是成为圣女的首要条件。

        “我更希望称呼你为帕娜·凌。”凌锐对帕娜笑着说道。

        帕娜看着凌锐用调侃的口吻说这样的话,有些忧伤地说道:“锐哥哥,别这样好吗?我会伤心的……”

        “帕娜,我没有阻止你。但是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凌锐很认真的看着帕娜的眼睛。

        她一直在担心凌锐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但是她知道凌锐身负重任,他要找回伊伊的魂魄,他要复活伊伊。还要为自己的父母和家族讨回血海深仇。

        同样地,她也有自己的使命。她必须让穆里亚人团结,让自己的父兄祖先的牺牲和付出得到应有的回报。让穆里亚文明继续传承下去。

        所以,他们两人的感情,就只能永远藏在心底。

        “帕娜,伊伊的灵慧魄在你身上!”凌锐开口第一句话就让帕娜怔住了。她没想到伊伊的灵慧魄会在她身上。那岂不是说,伊伊要复活……就要她死?

        帕娜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锐哥哥,你是说……如果要复活伊伊姐姐,就……就要取走我的魂魄?”

        “不是这样的!我也不可能做出让一个爱人复活而杀掉另一个爱人的事情来啊……”凌锐看她的样子,笑着说道,“伊伊的灵慧魄寄居在你的灵宫里。”

        帕娜有些失落,如果说凌锐是因为伊伊的关系才爱上她的,那她现在是伊伊还是帕娜?她都有些糊涂了。

        “那要怎么样才能……把她取出来?”

        凌锐有些语结。取出伊伊的残魂其实很简单。伊伊的命魂在他的身上。对流散的残魄有着自然的吸引。但是对于现在的帕娜来说又有些不可能。

        “我必须得到你的……女贞。”这话在凌锐口中说出来,有点别扭。感觉就像一个大哥哥对小妹妹说“我要你的初夜”一样。

        即便是在情人之间,这种要求也是在气氛合适、环境合适、情到浓时用一些暗示提出来的。也没人这么直截了当肆无忌惮地说的。更何况这个要求并不是因为彼此感情的需要。而是为了复活他另一个爱人。

        不管怎么说,凌锐说出这话之后,他自己都有些鄙视自己了。但他找不出什么其他方式来和帕娜说这件事情。

        帕娜听了这话,并没有凌锐想的那样。吃醋、妒忌或是愤怒,相反她很是纠结。保住女贞是她成为圣女,为了族人的生存必须做的。但如果她没办法把女贞交给凌锐,那伊伊就不能复活。她已经放弃了他们之间的爱情,她现在又要剥夺伊伊复生的机会。她觉得这对于凌锐来说太不公平了。她相当于亲手扼杀了这个男人两份感情。

        “锐哥哥……对不起……”帕娜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感,一头扑到在凌锐的怀抱里,痛哭了起来,“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现在怎么办?怎么办?”

        她焦虑地思索起来,但是越想越乱,越想越觉得自己对不起凌锐。这个纯洁善良的姑娘,泪如泉涌,失声痛苦。

        “有办法的……别哭,我的好帕娜,别哭!”凌锐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抚慰着她,“我给你七年的时间。你只能做七年的圣女。七年后我会回来接你……”

        帕娜不可思议的看着凌锐,她没想到凌锐所说的办法竟然是这个……这……这不是欺骗神灵吗?

        帕娜对神灵的虔诚第一次受到了挑战。沃卡公爵曾经提出过这个建议。但是被帕娜断然拒绝了。因为这样是对神的欺骗。

        但现在是凌锐对她提出这样的要求……而且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可以两全其美了。

        神啊!我该怎么做?

        帕娜的心在动摇。她沉默了好久:“锐哥哥,让我想想……”

        帕娜去了生命古树。

        在穆里亚人的传说中,生命古树就是穆娜的化身。虔诚的穆里亚人如果遇到了难以决断的事情,都会到生命古树前请求神灵的谕示。圣女就是穆娜在人间的代言人。穆娜的谕示都是通过圣女的口向人们宣告的。但是大多数时候,这其实是一种象征。很多时候圣女的话并不是穆娜的谕示。因为她们并没有真正的祷告过。也没有真正的得到穆娜的意旨。

        今天帕娜来了。这是她继任圣女之后,第一次向穆娜求示。但是她所求的却是如何在违神和现实之间选择。这听上去很滑稽,请求神灵的谕示,是不是可以违背神的意旨而选择爱情。

        但虔诚的帕娜却选择这样做。在她看来穆娜作为生命女神应该是能够了解生命的真谛的,应该能够给她指出一条光明之路。

        她走到了生命古树前,双手抚着巨大的树根。仰天看着遮天的树荫……

        “穆娜!你的女儿帕娜前来求见你……请求你给我一个倾诉的机会……”帕娜虔诚地说着。

        周围很多的穆里亚人都来了。五大长老,还有众多的贵族。这是帕娜继任后,第一次求示。如果她能够顺利的进入生命古树,那说明神灵已经真正的接受了她。这同样是全体穆里亚人非常希望亲历的神迹。

        自从他们来到穆里亚世界之后,以往的圣女从来没有人选择来生命古树求示。最关键的就是生命古树是否能够接受她们。她们自己都无法确认,谁都不敢冒险。如果生命古树拒绝她们的进入。那对作为圣女的她们来说,会带来巨大的质疑。甚至是否能够担任圣女都成问题。

        沃森和多罗两位长老就曾劝过帕娜,不要来求示。一旦被生命古树拒绝,那她成为圣女的可信度就会大大的降低。民众不会再支持她。那她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但帕娜还是坚持要来。她认为如果没能得到神的许可,她无法做出决定。

        所有人都在看着,看着树下的帕娜。她默默地祷告已经一天了。没有动静……

        晚上,有人燃起了篝火。他们同样在等待着神迹。传说中的神迹,因为以前的圣女从不求示,所以从来没人看到过。今天帕娜前来求示。他们即便是熬夜等待,也要等下去。有人还拿来的帐篷,打算打持久战了。传说中曾经有圣女求示一连十天都没有得到回应,但第十一天神迹出现了。

        第一天很快过去了。帕娜就在树前站了一整天,默默地祷告了一整天。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依然没有动静。

        第三天……

        第四天……

        ……

        第十五天!

        整整站了十五天。没有喝水也没有进食,因为求示是非常神圣的。如果在求示的时候,进食会被视为对神灵的不敬。但帕娜就那么站了十五天。凌锐曾经想要上前劝她放弃。但被沃卡公爵劝住了。

        “帕娜殿下是圣女!是真正的圣女,她一定能成功的,请相信她!”

        不得不说沃卡这个疯子对神灵的虔诚比帕娜更疯狂。至少凌锐是这么觉得的。他的话有一种天然的蛊惑性。当初帕娜就是被他煽动了。而凌锐也被他这一句“请相信她”说服了。

        十五天了,已经超过了历史记载的最长的求示坚持时间了。当太阳渐渐西沉,明月再次升起,在场的人都失望了。已经早有人坚持不下去了,他们已经认定,帕娜就是一个伪圣女。神没有接受她。

        在场的除了一些虔诚的穆里亚人,大多都是来自穆德诺和穆萨维两大世系的贵族还有五大长老。

        “诺兰,你觉得会成功吗?”耶克长老这些天一直等在这里。他虽然对帕娜成为圣女并不是很赞同。但他也期待能够出现神迹。穆里亚人离开神已经很久了。有时候他都觉得是不是从末日来临的时候,神就放弃了穆里亚人了。

        赫鲁长老同样很担心,毕竟这么多年都没有出现过神迹了:“是啊!这么多年都没有圣女敢于尝试向神求示……”

        “我觉得,我们该相信她。”诺兰小声地回应着他们,他的眼睛里除了担忧更多的是一种虔诚的坚信,“她是我所见到的,最虔诚的殿下。”

        同样的在另一边沃森和多罗长老也都捏着一把汗。他们曾劝过帕娜,不要尝试向神求示。但失败了……不得不说,帕娜是这么多年以来对长老们的影响最无视的一位圣女。但也是他们见过的最具备圣女气度的一位。

        一个晚上都过去了。晨曦在天边露出一丝白色。第十六天了……

        在场的人有的已经昏昏欲睡,有的正从睡梦中醒来……

        凌锐无法再等下去了。他必须去阻止她,他不能看着自己的爱人为了他们的爱情独自承受这中折磨。

        他快步走到帕娜身边。几乎没人注意他。他从身后紧紧地搂住了帕娜。

        “帕娜!我的小帕娜,放弃吧!求你……别再折磨自己了!”凌锐低声的呢喃着恳求着。

        帕娜从昏昏沉沉的状态惊醒。这是不可以的……在神灵的面前,凌锐如此肆无忌惮地示爱,是对神的亵渎啊!

        “锐哥哥,放开我……唔……”帕娜的双手不能收回,她回头惊声呼喊着。

        但没想到凌锐接下来的动作更为大胆!他竟然吻住了帕娜的嘴唇。

        “天哪!他在干什么啊?!”已经有人看到了凌锐的“渎神”行为,惊叫了起来。

        几乎所有在场的人都惊叹着望着树下的两人。

        但就在他们为凌锐的“渎神”行为,感到愤慨和震惊的时候……

        两个绿色的光团在帕娜的双手处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