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小林瑞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17本章字数:3422字

        “小林……君……我那个……给那人送点吃的。”熙子被小林瑞一的眼睛盯着,心里不由得一阵慌乱。虽然她还是如实地说了。但却好像偷东西被抓到了一样。

        小林瑞一正是抓住了她心理上的这一弱点,厉声喝问道:“送吃的?!你知道我今天为了逮这兔子,费了多大力吗?给你们吃也就算了。你竟然还把我幸苦弄来的食物给一个死囚去吃!巴嘎!”

        此刻的小林瑞一已经完全没有了那种温文尔雅地礼貌了。他一边喝骂一边向熙子逼过去。

        熙子连连后退。冷不防被一块石头绊倒,摔在了沙滩上。

        小林瑞一看到仰倒在沙滩上的熙子,眼神里瞬间闪过一道寒光。

        “我费力搞到的食物,你和你父亲都吃了!还给那死囚也送去吃了……我还救了你们……这些都需要回报的!”他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解自己的裤腰带。

        熙子是和族人,自然知道自己本民族的这些男人是什么样子的。他们卑劣,好色,虚伪。从来不把女人当人看。对于自己的妻子是这样,对其他的女人更是这样。

        她看到小林瑞一的动作,自然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熙子惊慌地用双肘在沙地上蹭着倒退:“小林君……你想干什么?爸爸……爸爸……”

        此地离营地还有一段距离。秋元卓夫兴奋地吃喝唱歌跳舞之后,疲惫地睡着了,睡得很沉,根本听不到女儿的呼救。

        “小林君……求求你……别这样……不要……啊……不要!”

        小林瑞一脱掉了裤子之后就扑在了熙子的身上。他一边撕扯着熙子的衣服一边还用那张臭嘴拱来拱去。而熙子的叫喊声,在他听来却是激发兽性的一种催化剂。

        熙子彻底绝望了,她都不再呼救,只是哭泣和哀鸣。她身上的衣服基本上都被这禽兽撕扯成了碎片。光滑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浑身直感到一丝阴冷……

        小林瑞一突然不动了……像一头死猪一样压在她的身上。

        熙子哭的泪眼迷蒙地只看到月光下有一个高大的身影……

        她被惊恐和害怕吓得晕过去了。

        当熙子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了营地的草甸子上了。旁边昨夜的篝火已经成了一堆灰烬。小林瑞一背对着她正努力地在篝火的灰烬中翻找着什么。

        熙子也没细看她只看到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有一把闪着寒光的短刀。那是小林瑞一的刀。她把心一横抓过那把刀,往小林瑞一身后冲了过去。当她正要举刀刺下去的时候。

        她的父亲一声大喊:“熙子!不要……”

        “小林瑞一”也转过了头……熙子看到地却是那个偷渡者的脸。

        “熙子小姐!”那偷渡者微笑着说道,“我才是真正的小林瑞一。”

        凌锐,这位“真正的小林瑞一”,用残烬中的火星重新燃起了篝火。在篝火边,他向秋元卓夫父女描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旭日号,也就是那条贩奴船从格里岛返程的时候,搭载了一位乘客。来自米诺联邦的学者——小林瑞一博士。

        他是到格里岛进行矿产考察的。半路上他们的船遇到了暴风倾覆了。船上混上来一个偷渡者,就是那个假冒的小林瑞一。他藏在救生艇里,小林瑞一博士坐救生艇逃离的时候,被他制住了。这个逃犯就冒用了小林瑞一的名字。

        “昨天……是您救了我?”熙子有些惊魂未定。但是看着这个说话柔和的帅气男人,她选择相信这个“真小林瑞一”的话。

        秋元卓夫摇了摇头说道:“小林君叫醒我的时候,我还差点和他打起来。”

        得到了父亲的印证之后熙子百分之百确信了。但是有一点,她很难启齿。昨天晚上她的衣服都被撕烂了。现在她穿得是那个“假小林瑞一”的衣服……这个衣服是谁帮她换的呢?

        想到这里,熙子的脸一阵发烫,眼睛偷偷的瞟向凌锐。看着他厚实的肩背,她的心里油然而生的是一种安全感。

        到了晚上,凌锐躺在草甸子上,仰望星空。皓月当空,云层在月光的映照下,幻化出了伊伊和帕娜的脸。她们在朝着他微笑。

        自由了!从进入格里岛之后,他每天都在渴望着自由。渴望在自由的天空下呼吸自由的空气。直到今天,他才能真正确定,他已经离开了那座黑狱之岛。即便是在穆里亚世界的时候,在内心深处,他还是没有离开那座岛。

        伊伊……帕娜……等着我!我会回来的……

        昨天晚上,他在船舱里听到了呼救声。看到了小林瑞一的丑行……他干掉了这个卑鄙的家伙。吞噬了他的灵魂之后,凌锐很欣喜地发现小林瑞一简直是一个最适合自己的身份了。这家伙出身在米诺联邦,父母双亡,没什么家人亲戚。常年在各大运输公司当水手。攒了点钱之后就弄了条货船,做起了贩奴的生意。

        这是一个不起眼的人。菊帝国那边没有他的身份信息。他可以借着这个名字混到菊帝国去,先想办法弄一个合法的身份。而要办妥这件事情就要借助秋元卓夫父女了。而对于未来的发展方向,他也考虑过了。凌朗的知识和技术完全可以胜任一个博士的身份。所以他就给小林瑞一安上了科学考察人员的这么一个身份。

        现在他们是落难了,所以很多事情都可以随便他来编造。秋元卓夫是生物学家,对于技术人员,两者交流起来比较方便。这样也能更方便他以后融入社会。

        而凌锐这个名字已经在一年前死在亡灵山脉了。

        他们三人在这个荒岛上生活了大概半个多月之后,有一条路过的商船发现了他们的信号。将这三个落难的人给搭救了。

        “小林君,今后您有什么打算吗?”之前流落荒岛的时候,谁都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不过既然已经上了船了。秋元卓夫就想问问小林瑞一这个问题了。他是自己父女两人的救命恩人。作为一个贵族出身的科学家,有恩报恩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凌锐自然是知道秋元卓夫的想法的。不过他并不能表现的过于急切。以恩情要挟,这对双方今后的交往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

        “唉!”凌锐探了一口气,“不瞒秋元先生,我在米诺联邦因为税务上的一些问题,已经破产了。这次受雇到格里岛考察矿产资源,又没有什么收获……”

        秋元卓夫一听凌锐的情况,立刻很同情地说道:“这样吧,您先跟我回千鹤吧。我想想办法,先帮您在大学里找一份教职,您的知识才是真正的财富啊!”

        “我虽然出生在米诺联邦。我也觉得回到祖国的土地上才是我们和族人的归宿啊!”凌锐点头同意了,还对秋元卓夫表示了感谢。

        至于他的住处,秋元卓夫也很慷慨的邀请他去自己家里暂住。

        凌锐再次表示了万分的感谢。而在一旁听着父亲和小林君谈话的熙子,听到这些的时候,脸上不禁飞起一层红晕。

        这数十天在荒岛上的生活,凌锐的聪敏还有他那种正宗西方式的绅士风度。让这个年轻的和族女孩的心里有一种非常奇妙的感情渐渐发芽了。

        千鹤城。

        这是菊帝国的第二大城邦。城主是千鹤家族。

        菊帝国的皇室是万世一系传承的神原家族。皇室的居城、帝国的首都名为神原。而这千鹤家族和神原家族分别控制着菊帝国最大的两个城邦。两家自古以来一直奉行着联姻政策。千鹤家族又被民间称为皇后家族。皇室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皇后,都是来自这个家族的。

        秋元卓夫是秋元家族的次子。秋元家族则是千鹤家族的分家支系。在千鹤城中像秋元家这样的分家支系有很多。只不过秋元家算是比较近的。因为秋元卓夫的祖父是千鹤家族嫡系的子孙。

        秋元家住在城北的一个小区里。这是秋元卓夫自己买的房子。秋元家族有一幢大屋在城中心。不过那里是秋元家的祖屋,所有成年的家族子弟都要搬出来住的。只有嫡系家庭除外。

        今天他们刚到家不久,秋元卓夫的大哥就来了。

        “卓夫,这次的经历很凶险吧?”秋元健夫身材同样不高,五十出头的年纪头发已经花白了。

        秋元卓夫低头躬身说道:“让您担心了!”

        “那件事情,父亲的意思……你还是听爷爷的,不要违逆他老人家的意志。”秋元健夫想了想之后,还是提了那个让弟弟一直愤愤不平的建议。对方一直在催促,爷爷的意志很坚定。可偏偏这个弟弟就是那么不开窍。

        听到兄长又提起这件事情,秋元卓夫抑制着愤怒,再次拒绝了:“大哥,这个……我不能同意!爷爷是族长不错,但他没有权力让我的女儿为了家族做出那样的牺牲!”

        “那怎么能叫牺牲呢?主家的嫡子媳妇,怎么就亏待了熙子了呢?爷爷说了!如果你答应,他就把森立为继承人!”秋元健夫说这个话的时候,自己也有些不适很舒服。他是长子,嫡系应该是由他的儿子来继承的。但是爷爷已经决定了,他也没话说。谁让弟弟生了个漂亮的女儿呢?而且还让主家的嫡子看中了。

        “这是交换吗?用我女儿的幸福交换我儿子的继承权?”秋元愤然的站了起来冷然地问道。

        “你……”按照传统礼仪,弟弟先站了起来,根本就是逐客的意思。他身为家族嫡长子被自己的弟弟赶出家门,这件事被其他家族知道了那可就成笑柄了。

        秋元健夫为了避免这种尴尬的事情发生,立刻也站了起来。他瓮声瓮气地说道:“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吧!”

        说完他就往门外走去,正好碰到从楼上下来的凌锐和熙子。两人一前一后有说有笑的样子,让秋元健夫看在了眼里。

        “熙子……”秋元健夫开口喊了一声,“家里来客人了?”